就算是喵呀喵

【虫铁】只有你-04+尾声(完结)(非典型灵魂伴侣AU,HE)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灵魂伴侣AU,然而虫铁互不为灵魂伴侣的故事。

Note:不虐但是可能也不够甜,主Peter视角,大部分时间都没在谈恋爱(。

前文戳tag虫铁只有你

全部文章链接


04.

第二天上午九点,年轻的蜘蛛侠顶着两个黑眼圈,坐进了Happy的车,并从头到尾保持了罕见的沉默,惹得Happy频繁地从后视镜看他。

“嘿Peter,”在他们到达基地后,Happy转头看向Peter,在对上后者的眼睛时顿了顿,才继续问,“你知道怎么走吗?”

总觉得Happy原本想说的不是这个,Peter想了想,说:“只知道一部分的路。”

“没事,Friday会给你指路的。”Happy说。

Peter点点头:“谢谢Happy先生。”然后打开车门走了下去。车里的Happy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车窗:“Peter!”

Peter转过头。Happy盯着他看了会儿,似乎是确定了他的沉默只是由睡眠不足导致的,最后说:“别紧张,Tony永远不会为难你。”

Peter愣了一下。这句话携着一股暖意,流过了Peter的四肢百骸,最后汇集在心尖,然后越来越热,几乎要烫的他坐立不安。突然间一晚上的自我厌弃和苦恼都被抛在一边,Peter晃了晃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嗯!”

他突然很想见Tony,于是抓紧书包,小跑着冲进了复仇者基地。

 

在Happy的车到达停车场时,Tony就收到了通知。但他当时正忙于一个实验,所以挥挥手把Peter丢给了Friday。等他终于放下手头的东西走进训练场时,Peter已经开始有一阵子了。训练场有三层楼高,Tony站在二层的玻璃外,忙于应付人工智能操纵的盔甲的Peter没有看见他。

他看了一会儿。男孩明显是临时抱佛脚,对于这些本来就是针对他的弱点设计的攻击应对的很吃力。由于不允许使用制服,Peter身上只穿着普通的运动衫,被追着跳来跳去,Tony能清楚地看到他额头上细小的汗水和眼底的黑眼圈。

“你知道么,”在看了一会儿后Tony突然出声道,“你不应该叫Spider-Man,应该改名叫Spider-Run。”

“Stark先生?”Tony的声音让Peter明显停顿了一下,甚至试图抬头去找Tony在哪。等到他的蜘蛛感应提醒他自己还在训练中时,他只堪堪来得及确保自己不被一拳拍进墙里。

“这么容易分神?”Tony皱了皱眉,没有停止训练。Friday会根据Peter的情况调整力度的。

Peter没时间反击,只好又跳到墙上,一边跑一边控诉道:“明明是您先叫我的!”

“战斗中难道你要因为敌人喊了你一声而被打飞吗?”Tony挑了挑眉。

Peter被噎住了,半晌才小声嘟囔着:“这还不是因为叫我的是您吗。”

“你说什么?”

“没什么。”Peter迅速回答道,“我可能——哇,这一拳力道真大,吃我一记这个!”“当”的一声,“天,这盔甲比想象中的结实多了。”

“如果有一天我能把小鹿斑比那套把戏搞清楚,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你设计个靠声音驱动的武器,”Tony顿了顿,举例道:“就像‘八分音符酱’那种。”

Peter:“……”

 

由于事先没有准备,再加上Tony的捣乱,等到Peter磕磕绊绊地完成训练任务时,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Tony本人作息紊乱,什么时候进食一向是随心而动,且动不动就屏蔽Friday,因此完全没有吃午饭的意识。Peter就不行了,少年人正是新陈代谢旺盛的时候,运动量又大,还没到中午就饿的不行了。等到训练结束,Peter觉得自己眼前已经飘满了德尔玛先生的三明治了。

“Boss,”在Peter饿昏过去之前,Friday终于出声提醒道,“Parker先生已经超过七个小时没有进食了。”

“什么?”Tony摘下防辐射眼镜,转头看Peter,理所当然地震惊,“你没吃午饭吗?”

“呃……”Peter眨了眨眼睛,“没事的Stark先生,我不饿。”

“啊,棒极了,我就知道你不饿。”Tony以一种让人瞠目结舌的速度顺杆爬了上去,“根本就没有吃午饭的习惯,对吧?”

Peter被他问的愣住了,但他在Tony面前一向是没有原则的,于是乖巧地点了点头:“对,对啊。”

“其实晚饭也没必要吃。”Tony满意地点点头,“我们可以把你的数据处理完,然后我这里还有很多小惊喜,足够玩到睡觉时间了。”

Peter:“……”Tony这是……在邀请他留宿吗?

这个可能性让他的表情一瞬间有些不自然,没什么别的原因,就是有点紧张。但Tony大概是误会了他的意思,大笑起来,拍了拍Peter的肩膀:“开玩笑的。没注意时间,下次有什么需要都及时告诉我,好吧?”

Peter傻兮兮地点了点头,被Tony带到了基地旁边的餐厅里。

SI的新地址选的非常偏远,原本是没什么可吃的。但Tony还挺舍不得自己吃惯的那几家,干脆潇洒地签了几张支票,帮他们开了几家分店,也算是SI的员工福利了。

“好多人啊。”明明是周末的下午三点,餐厅里却拼起几张长桌,周围坐了不少人,看起来像是在聚餐。

“唔,Friday?”Tony扫了他们一眼,敲了敲耳机。

“Boss,今天有Miller工业的项目组来参观。”Friday回答道,“SI与Miller正在酝酿合作。”

“啧。”Tony撇了撇嘴,“想起来了。这个合作居然还没中止吗?我以为我表达的很明确了。”

“Potts小姐不允许您因为自己的任性而影响公司的利益。”Friday的语气没有波动。

“好吧好吧——”Tony拖长了腔调,看了看有点茫然的Peter,“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揽住他的肩膀转头就走,“这什么表情?放心,连商业机密都算不上——你肯定不怎么玩Facebook……”

“Tony?”一个女人的声音打断了Tony的话,Peter眼尖地看到他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但重新转回去时已经只剩下恰到好处的礼貌和迷茫。

“嘿,你好女士。”他握了握对方伸出的手,“你是……?”

“Linda Johnson。”那女人也不在意,握着Tony的手摇了摇,“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

话还没说完,她突然皱起眉,抬起另一只手,一边解开腕表一边解释道:“抱歉,我突然觉得……”

周围的女性同时发出了小声的惊呼,而Peter盯着那露出来的深红色数字,只感觉正躺在他衣兜里的那个小瓶子突然冷的吓人,连带着他的胸口都被冻住了。

他看到这位Johnson女士的倒计时飞快减少,在三秒钟内走到了0。

 

Peter不太清楚自己是怎么和Tony道了别。等他回过神时,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身上套着制服,把自己裹得像个蚕宝宝。幸好May不在家,不然估计能被他吓到。

Peter盯着天花板看了会儿,猛地坐了起来,然后又泄气地把自己重新摔到床上。

“她是骗人的。”他自言自语道,“她一定是和我们一样,从Paul那里拿到了……”他摸了摸口袋,拿出那个小瓶子,有些茫然地透过灯光审视里面的内容,“她根本不是Tony的灵魂伴侣,她……”他想起了Tony没说完的话,“Karen!能帮我在Facebook上查查这个Linda Johnson吗?”

“她是Stark先生的狂热粉丝,Miller工业的高级经理。”范围被缩的足够小,Karen迅速得到了结果,“经常在Facebook上向Stark先生表白,还主动散发谣言说自己早就和Stark先生睡过,由于正好赶上SI与Miller的合作,给Stark先生带了点麻烦。”

“所以Stark先生早就知道她了。”Peter喃喃自语,想到Tony的态度,松了口气,但很快又紧张起来:“可事关灵魂伴侣……Stark先生会不会很在意?他会看出她的把戏吗?”

Karen没有回答他,而是宣布了一个更可怕的消息:“三分钟前有人将餐厅里发生的事的视频传到了网上,目前已经引发了不小的关注,很多人认为这是神的指示,他们应该在一起。”

“不行!”Peter直接跳下床,“我得戳穿她,Karen,帮我联系Stark先生,我……”

他看着手里仍然握着的东西,沉默了。

他该怎么解释?为什么他明知道有这样一种东西存在却没有告诉Stark先生?绝不能说实话,但是……Peter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骗过Tony。假如Tony就这么知道了他的那点见不得光的心思,该怎么办?

况且他自己,也是起了歹念,想要用卑鄙的手段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人的。

蓦地,他就想起了Paul当时叹着气说出的话。

没有人能与神对抗,有的只是障眼法。你可以用了它,让其他所有人都相信你们是灵魂伴侣,但你自己心里知道不是的,你知道与你牵手的人终将遇到她的灵魂伴侣。等那一天来临,你会发现,你改变的只是一串数字,而不是命运。

Peter靠着床边慢慢坐下,抓了抓头套,有些不知所措。然而还没想出对策,就听到了Tony的声音:“Peter?”

Karen居然就这么把电话拨出去了!

Peter简直懵了,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先找个话题还是赶紧挂断电话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但电话是通过Karen打的,他要想挂断就必须下命令,而一说话就会被听到……

等他终于想起可以通过让Karen识别口型来执行命令时,Tony已经语气平淡地扔下一颗炸弹:“算了,不用着急,我已经到楼下了,我们可以见面说。”

“什什什什么?”Peter结结巴巴地问,“您说……”

“我说我到你家楼下了,好吧,现在是到门口了。”紧接着脚步声传来,卧室的门被推开,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Peter面前,挑眉看着他,“抱歉未经允许就开了门,不过你放心锁还是完整的……唔,这是什么行为艺术吗?”

Peter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维持着一个半蹲在床边的尴尬姿势,一只手举着那个玻璃瓶,另一只手则抓住了面罩,形成一个半扯不扯的动作。他的耳朵一下子红了起来,赶紧扯下头套,自欺欺人地把瓶子扔到床上。

“Stark先生……您……您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的精神状况是否正常?”Tony语气轻佻,不客气地坐在床上,拿起被扔在那里的瓶子在手里把玩,“毕竟你一声不吭扭头就跑的时候看起来不太好。”

“有,有吗?”Peter觉得底气不太足,“我当时……突然想到……”

还没等他编出点什么来,Tony就笑了出来:“逗你的,当时乱成一团,你回来也是正确的选择,省得被扯进去。”

“那……”Peter顿了顿,“那您来找我做什么?现在您应该很忙吧……我什么事都没有,真的,就只是有点惊讶。”

“嗯……任何人如果在看到你当时的表情后,都不会说你只是有点惊讶了。”Tony笑了笑,在Peter再一次磕磕绊绊解释前打断了他,“好了好了,我是来解释的。再次抱歉,我已经承诺过不连接Karen了,但是情况特殊,我从她那里得知了事情的经过。”

仿佛一桶冰水从头顶浇下,Peter听到自己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全部吗?”

“全部。”Tony肯定地点点头,看着Peter那种仿佛世界末日到来的表情,又忍不住笑出了声,“别这样,我不擅长哄人。不过有一件事必须先说清楚:如果我对你有任何反感,就不会在知道真相后专门跑过来找你了。”

这很有说服力,Peter拽了拽制服,觉得手脚又是属于自己的了。

很奇怪,在他千方百计想要瞒住Tony时,觉得自己根本没法承受事情暴露带来的后果。但现在反正Tony已经知道了,他反而破罐子破摔起来。

“就是您看到的那样。”他努力挺直腰背,鼓起勇气,又不甘心就这么被三振出局,觑着对方的脸色,小声说:“我……是真的很喜欢您。”

“我知道。”Tony点了点头,“唔,比你以为的要早。”

Peter:“……”

“您早就知道了?”他忍不住问。

Tony又点点头。

“小朋友,你的心思实在是太好猜了。”他嬉笑着,脸上却又带着Tony本人独有的那种漫不经心的坚定,“我总对自己说,我不应该把你拉下水。但这里没有人对爱情一无所知。既然你已经做好了决定,我想给自己一个机会……给我们一个机会。”

Peter觉得,他大概是听错了。

“您说什么?”

“年纪轻轻的,耳朵不太好使啊。”Tony笑道,“我说,我也喜欢你,我们可以试试。”

这次雷炸在了耳边,Peter猛地向前一步,站在Tony面前,嘴巴有些傻的张着,又一次问道:“您喜欢我?您喜欢我?”

“是啊,有那么难以理解吗?”Tony有些不耐烦地挑起眉,“你要是再多问一遍我就—”

Peter向前倾着身子,收紧双臂,用力地抱住了Tony。

“抱歉Stark先生,我……”他喃喃道,“我从来没想过……”

Tony看着他,半晌,叹了口气。

“你要想好,Peter,你还没有遇到过自己的灵魂伴侣,你不明白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他轻声说,“即使是我也不得不承认,灵魂伴侣确实是理想的伴侣选择。”

Peter抬起头,把回答封在一个吻里。

 

尾声

Tony在做早饭。

……差不多可以这么说。实际上是由Friday操纵的机械手按照精确到秒的“科学菜谱”完成了从煎蛋到烤吐司的全过程,Tony只负责把咖啡接到杯子里,然后把盘子端给他的男朋友。

这已经很值得称赞了,毕竟一年有360天的时间里Tony连这点参与度都不会贡献的。但昨晚Peter被年终总结折腾到凌晨三点,Tony决定做点什么安抚一下他受伤的心灵。

“Peter?”在走到卧室门口时,Tony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响动,于是直接推开了门,“你……”

然后他卡壳了。

在那张柔软舒适的双人床上,他的小男朋友只穿了一条四角裤,正以一种扭曲的姿势躺倒在床上,指挥着Dummy给他手腕上的绳子打结。

Tony:“……” 他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癖好了?

“对,Dummy,把这个拉紧……嗨,早上好Tony。”Peter转过头,对Tony打了个招呼,“我会解释的……但你能不能先帮我把腿上的绳子捆好?Dummy没有弄紧,现在已经松了。”

Tony挑了挑眉:“最好还是先给我个解释吧。告诉我你不是突然想玩逆向捆[h]绑play。”

“我不是。”Peter飞快地回答,“就是……中午前把我锁进屋里怎么样?别让我出门?”

“……”Tony被这奇葩的要求搞蒙了,愣了一下,才终于想起了什么,把盘子放到一边,伸手翻过了Peter的手腕。

果然,还有一个半小时。

“Peter,”他有点哭笑不得,“这东西是没法这么操纵的。相信我,我当年也这么试过——你不会想知道后来我是以一种怎样的状态遇到了Pepper。”

“呃……总是要试试的。”Peter嘟囔着。但Tony已经挥了挥手让Dummy离开了,然后轻轻一抽,把Peter手腕上的绳子也解开了。接着一把揽着Peter倒在了床上。

“看来Dummy的工作做的不太好。”Tony笑道,“这么紧张?八年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Peter愣了愣,然后投降般叹了口气。

“是啊……我现在的想法仍然和当初一样。”他抿了抿唇,像是有些紧张,“但是……”

在他说完之前,Tony已经靠近,给了他一个带着培根香气的吻。Peter的肚子马上配合地响了起来。他们两个都愣了愣,然后同时爆发出大笑。

“昨晚好像连晚饭都没吃……”Peter摸了摸肚子,伸手去抓住了盘子上的吐司夹煎蛋,“谢啦,Tony。”

就在他刚刚把吐司送到嘴边时,复仇者通讯器突然疯狂地响了起来。

“嘿,复仇者们!”另一位他们在几年前结识的Peter的声音回荡在屋子里,“我们在布鲁克林区发现了几只恐龙,你们可能有必要来看看!”

“什么?”Peter已经把他的早饭重新扔到盘子上,随便擦了擦手就开始穿战衣,而Tony则在一旁感慨“现在连恐龙都会来打扰我们了”,“现在什么情况?”

“哦,没什么情况!”说实在的,能让Peter都被吵的头疼的人不多,而Rocket引以为豪,“我们已经搞定了!但地球的警察太麻烦,Quill说非得你们出面才能解决!照我说我们就应该直接开着飞船冲出去!”

“那我们就见不到Peter和Tony了,”Quill指出,“而且来回躲导弹也是件麻烦事。”

“哦,伙计们,别让这事进展到发射导弹的环节,行不?”Peter套上了头套,“我这就去——Tony不需要去吧?他还没完全恢复,上一次……”

“如果你是想说什么和你们那些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小动作相关的事情,那你就可以闭嘴了!”Rocket在那头喊道,Peter捂住了脸,而Tony笑出了声。

“嘿亲爱的,早饭。”在Peter晕头晕脑地准备直接冲出门时,Tony喊道。

“哦,好的。”Peter把头套拉起到鼻子上,然后一把拎起早餐,重新冲向门口,“对了Tony,你想吃上次那家甜甜圈吗?我回来的时候带给你?还有午饭——”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就听不到了,而窗外出现了一个像人猿泰山一样飞跃过纽约上空的红黑色身影。Tony重新躺回床上,打开通讯器戴在耳朵上,脸上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笑容。

“您担心吗?”Friday问。

“唔,”Tony想了想,点点头,“多少有一点吧。”在他的人工智能面前,他通常还是诚实的,“不过我相信他。”

但我不想仅仅因为某个人“适合我”,就和他在一起。我不想接受任何人的指引,我想选择我喜欢的人。

我喜欢的人是你,Tony。

只有你。

——END——

哇,难以想象我隔了这么久居然还是把他完结了(。)

可以摩拳擦掌准备娱乐圈AU了(开心)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3=

评论(6)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