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盾铁/情人节贺文】嘿队长,你知道自己头上长草了吗?(小甜饼一发完)

最前面的广告:听说印调要长长长

(悄悄告诉大家,本子在下周或者下下周就会宣,紧接着开预售~~~有橙子的封面和马大哒的扉页哦wink)

*灵感来自于,韬韬有一阵子天天在群里给队长头上涂一大片绿色,说是呼伦贝尔大草原2333333*

*简单来说就是铁罐一不老实,队长头上就会长草w*

“呃,Steve。”异常安静的早餐时间,叼着条培根的Clint犹豫了很久,还是开口问道,“你知道你头顶上,呃,有片草原吗?”

被问到的人抬起头,用一种从今天一早就开始的冷静危险的目光看了Clint一眼,后者被吓得一激灵,赶紧乖乖闭了嘴。

事情要从半个月前说起。

 

“你来干什么?”Steve警惕地看着面前的邪神,反手带上门的同时,另一只手握紧了兜里的卡片。

“别这么紧张。”Loki的眼睛跟随着Steve的一举一动,似乎是觉得非常有趣,“伟大的邪神就不能是来旅游的吗?”

Steve懒得接话,仍然紧绷着身体。Loki又逗了他两句,仍然没得到任何有趣的回答,无聊的撇撇嘴。

“好吧好吧。”他说,“我还是去找那个铁罐头吧,至少他比你有意思的多。”

半个小时后,就在Tony一边大声抱怨着试图毁了他的发明的Loki,一边急急忙忙的和Pepper说着“亲爱的我错了我爱你”以试图缓解对方的怒火时,Steve觉得自己头上有点痒,于是伸手挠了挠。

在摸到那绝对不是头发的东西时,他忍住了一声惊呼。

 

“我不确定,它看起来像是魔法。”Bruce有些苦恼的盯着屏幕上的数据,“我是说,它们的构成仍然是普通的头发,但它似乎可以影响人类的感官……而且据我所知,即使是超级士兵的头上也没那么容易长草。”

Steve叹了口气。在他那头耀眼的金发上,一片绿色正随着他的身子晃动。

“我不想为难你,Bruce,但是我真的没法顶着这个出去。”Steve说,“而且它还在不停增多,在你检查的这一个小时里,已经又长出七八根了。”

不仅如此,这些草还像是在放大镜下一样,视觉效果惊人。从远处看去,甚至会觉得Steve的半边头发已经染绿了。

“是啊……而且我和JARVIS都没能看出任何规律。”Bruce捏了捏眉心,“现在只能先认为是Loki的魔法恶作剧了……我先试试把它遮起来。”

他们又折腾了几个小时,终于不得不承认,剪或染都没用。Bruce无奈,只得翻出一个鸭舌帽,扣到了Steve的头上。

“好队长。”他们一出现在餐厅,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Thor扯着嗓门喊起来,“汝为何在室内仍然着帽?莫不是中庭最新的流行?”

“不,不是。”Steve尴尬的笑了笑,“不小心撞翻了Bruce的一个实验,头发被烧了下。”

Bruce跟着道歉,其他队友们见了也七嘴八舌的安慰起Steve。今天是周四,在享受了一顿外卖大餐后就是例行的电影之夜,而Tony直到第二部星际迷航放到一半时才跌跌撞撞的踏出电梯,带着一身酒气,仰头就倒在了两个软垫上。他们不得不暂停电影,先把Tony拖到沙发上。

“你之前告诉我只是个视频会议。”Steve替他松开领带,责怪道。

“生活总有意外之喜嘛。”Tony嘟囔着,伸手胡乱在Steve身上摸来摸去,“帽子?”

“呃,Tony,别……”

躲的太快会被怀疑,Steve一犹豫,就被自己手脚不老实的男朋友掀了帽子。所幸灯还暗着,没人注意到Steve头上不正常的颜色。在Steve想着找个什么借口离开时,Bruce端来了一杯醒酒茶。

“啊Bruce亲爱的,你是我的生命之光。”Tony接过杯子喝了两口,满足的叹息。

是啊,即使是和Steve在一起了,Tony仍然改不了见谁撩谁的毛病,或者说这已经是是花花公子身体的本能了。Steve无奈的看着Bruce有点发绿的脸,然后意识到自己的头顶又痒了起来。

与此同时,Tony说:“JAR,你怎么还不给爸爸开灯?”

 

五分钟后,复仇者联盟全员集合坐在沙发上,每人手里抱着个软垫,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彼此,再一起看着Steve头上那片茂盛的草地。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解释清了事情的经过,Steve自暴自弃的一摊手。现在他的头发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连带着脸色都衬的有点发绿。Thor已经愤怒的甩起了锤子,留下一句“吾去找Loki”就破窗而出。Tony愣愣的看了Steve头上壮观的场景,终于还是没忍住,一把摸了上去,然后在满手的青草香气中怪叫一声,倒在了Natasha身上。

Steve和Natasha的眉角同时跳了跳,却是Clint最先开口喊道:“噫,队长,你头上的……咳,好像又大了一圈。”

Steve皱起眉。刚刚他感到头上有动静时,Tony开口调戏了Bruce。而他头上长出第一根草时,Tony正在对Pepper“表白。”

他有了一个猜测。

 

这个猜测在第二天他们一起出席一个和军【喵】方的谈判时得到了证实。席上,一般半为了羞辱对方,一半是为了好玩,Tony一直在用各种亲昵的称呼和言论与军【喵】方代表们调【喵】情。而他每这么说一次,Steve的头上就要好个惊天动地的热闹一番。

“Stark先生?”眼见着Tony又转身去和Steve说话,其中一个上【喵】将忍不住咳了一声。被点到名的人毫无羞耻心地转过身:“怎么了honey?”

第七次了,Steve觉得就算是美国队长的头套也要罩不住那一头莹莹绿草了。Steve很想出言警告他一番,又实在没有对方那么厚的脸皮。为了尽快结束折磨,他挺直了后背,来回扫视着对面的军【喵】人们,不怒自威的给钢铁侠笼罩了一个强大的气场,使得这次的会议甚至比预想中还要早半个小时结束。

“你说什么?”散会后,Tony被Steve堵在了楼梯的拐角处,看着对方莫名气势汹汹的脸,“你是说你头上的这个——”那个单词在必死光线中消了音,“和我有关系?”

“准确的说,是和你花花公子的一面有关系。”Steve的脸色阴沉,“每次你和别人调【喵】情,这些草就会多长一根。”这么一说,他头上的草原意味着Tony已经在外面留了多少情了,想一想就好气啊。

这边,Tony也是蒙的。他知道自己不是个守夫道的,但是对Tony Stark来说,调戏别人就像是在问好,单纯的嘴贱而已,他可是一点歪心思都没动过。身边和他稍微熟一点的都对这种问候方式熟视无睹,Steve也从来没表示过什么,怎么这次突然就这么生气了?还有那些草……

“呃,Steve亲爱的,听我说。”识时务者为俊杰,Tony赶紧低头认错,“关于这些草,既然你已经有了想法,我们回去可以再做一些实验,说不定在找到Loki之前就可以消灭它。至于花花公子什么的,我保证我以后一定注意……”

他们这么说着,一个穿着紧身衣的女特工正好从后面路过,于是Tony自然而然的抬手打了个招呼:“Hi Lisa。”

女特工瞟了他一眼,刚张张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又得到了来自钢铁侠的一个媚【喵】眼。于是她闭上嘴,给了Tony一个和善的微笑,指了指他身后。

两分钟后,再一次嘴贱眼贱的Tony被美国队长扛在肩上,被众人一路目送着出了神盾的大门。

 

有道是,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更成功的美国队长。由于美国队长只有一个,所以世界上也只有一个成功男人,那就是钢铁侠。

然而现在,成功人士钢铁侠,遭遇了人生中的重大危机。

“Steve……”Tony抬起头,对面前的人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你可以去帮我拿一杯鸡尾酒吗?”

“好啊。”Steve说,“然后让你在隔间里喝掉吗?”

Tony:“……求求你了Steve,今天晚上怎么玩都行,你先出去好不好?”

如果是平时在小便池那里,Tony大概巴不得Steve紧跟着他,最好两个人都互相盯着看,然后随便找个隔间来【喵】一发。但是现在,在隔间里,又不能欣赏任何人的小兄弟,某些人又像个巨大的背景板一样遮掉了一半的光……

Tony觉得,再这么被盯下去,他就要便秘了。

“看在Thor的四角【喵】裤的份上!”他终于忍不住吼了出来,“在这种地方我怎么可能给你戴绿帽子!”

这话一出口,两个人同时想起了他们自己曾经在卫生间里做过的事情。Tony可以发誓,他看到Steve翻了个白眼,然后退了一步,关上了隔间的门。

Tony总算松了口气,开始解决自己的生【喵】理问题。

上一次被Steve扛回去怒来了一发,第二天早上二人惊奇的发现,Steve的头发居然恢复了原来的颜色。Tony一激动,在联系Bruce的时候出口说了几句黄【喵】段子,然后他们就眼睁睁的看着一根绿油油的草又爬上了Steve的头。

于是,从床【喵】上爬起来的钢铁侠揉着老腰去了实验室。他们做了个实验,最后发现,只要Tony去勾搭别人,无论Steve本人知不知道,他头上都会长草。而如果想让这些草消失,就需要……

“……需要疯狂的性【喵】爱??”Steve差点咬到舌头。

“不知道你在害羞什么,亲爱的,明明是我的腰比较疼。”Tony趴在实验室的垫子上欲哭无泪,不停的扭动着屁股。Bruce只好假装看不到。Steve内心斗争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任劳任怨的给人家揉腰去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件事还是你的错。”揉着揉着,Steve突然说,“要不是你处处留【喵】情,我头上也不会长草。”

Tony:“……”无法反驳。虽然长草这种鬼主意是Loki想出来的,但是归根结底还是Tony本人不老实。这么一想,Tony觉得自己挺对不起Steve的,当下保证,以后再也不和别人调【喵】情了。

不过人类还有一句话,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做出保证的第二天,Tony从一个派对上回来,打开卧室的大门,迎面就撞上了一片广袤的草原。他还没来得及倒退一步道歉,对方就一把把他拉了进去。

那天晚上,隔音效果极好的屋子内的求饶声持续到了半夜。

从那天起,Steve就再也不让Tony一个人出去应酬了。

 

在接到去加拿大出差的通知时,Tony绝望的捂住了脸。

“Pep,我可以……”

“不可以。”Pepper甚至没听他说完,就直接打断了他。

“不,亲爱的Pepper,这真的不是我想要逃避工作……”

“那你为什么不想去?友情提示,Coulson告诉我你最近没有复仇者的安排。”

Tony:“……我就是怕,Steve会把我艹【喵】死……”

Pepper挑起眉,“你知道,如果你不继续解释下去,我是不会同意的吧?”

Tony:“……”

事实证明,Tony对自己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因为在他这短短三天的出差时间的最后一天时,故事回到了我们的开头,Clint Barton看着Steve头上的草原,只觉得对方真的被戴了一顶硕大的绿帽子。

偏偏另一位当事人现在正在国外玩得开心,只顾着拼了命的往男朋友头上甩帽子,一点也没想过回来帮人家摘下来点。所以Clint可以发誓,自从队长的头上可以长草以来,这是水草最为丰美的一次。

Tony的飞机是早上六点半到纽约,算起来现在也快到大厦了。Clint在心中默默画了个十字,决定暂时信【喵】仰基督教,以保佑Tony可以活着给他升级箭头。

“嘿,亲爱的。”正想着,Tony就出现在了餐厅,身上还带着些酒气。从飞机上下来怎么会喝酒?一时间,所有人都想到了他在机上喝酒看女孩跳钢【喵】管舞的历史。

可惜,某个大难临头的人还没有丝毫自觉。他晃悠着走进厨房,给自己夹了个煎蛋,然后开开心心的走到桌子旁,随口就在Bruce的脸上印下了一个油乎乎的唇【喵】印,导致后者和Steve的脸色都猛地变了。

不同的是,一个变黑,另一个变绿了。

Steve终于忍无可忍,把最后一口牛奶喝下去,就干脆利落的把自家男朋友掀翻,又一次扛在了肩上。

直到这个时候,Tony的醉意才被突然的腾空而起吓跑了。他快速的思索了自己的所作所为,脸一下子白了一半。

“不不不,Steve,不像你想的那样!”他像只搁浅的鱼一样扑腾起来,“只是个欢送派对,大家玩的太开心了,不小心就玩了一夜,我是喝了不少,但是绝对没对任何人动手动脚!也没看钢管舞!我……”

Steve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Tony的脑袋,又指了指自己的头顶。

Tony:“……我……我错了!Steve!放过我吧!”

Steve微微一笑:“晚了。”

 

一直到半个月后他们逮到了Loki,整件事情才算告一段落。据不知名的鹰眼先生透露,魔法解除时,Tony几乎流下了喜悦的泪水。

至于后来,Tony发现自己在调戏别人上已经处于“不【喵】举”状态时内心的悲愤和绝望,就不是我们能知道的了。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嘿嘿嘿

评论(29)
热度(219)
© 就算是喵呀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