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盾铁】五次Natasha逃婚,一次她都没成功(3490逃婚,小甜饼一发完)

给未婚妻 @苏三起解 的聘礼,每日一离婚,幸福快乐一家人

又名:

辣椒抓,辣椒抓,辣椒抓完小罗抓

小罗抓,小罗抓,小罗抓完吧唧抓

吧唧抓,吧唧抓,吧唧抓完寡姐抓

寡姐抓,寡姐抓,寡姐抓完大盾抓

大盾抓,大盾抓,大盾抓完入洞房~

但是别想了,这篇文里是没有洞房情节的

梗源是微博上的@hailstony登陆不上原号的我 姑娘,这梗真心太萌了!

顺便给 @比哈特的马大哒 艹一下热度,可能会做成无料,盾铁O或者SLO放在她摊子上。她和 @风橙子 要出盾铁多宇宙结婚本了,大家请多多鞭打她们,千万不能窗!

 

NatashaStark。

天才,亿万富翁,花花公子……啊不,性感女郎,慈善家,钢铁侠,SI的最大股东兼技术核心,复仇者联盟的创始人之一,仅凭一己之力养活了半个美国的八卦小报和娱乐记者,追逐她的男男女女可以绕地球三圈。

……现在正百无聊赖的走在大街上,穿着一套毫无特色的烂大街的当年流行款,画了淡妆,戴着墨镜,塞着耳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女性,走在路上也不会有人回头的那种。

如果不是她那看似普通的妆容完美的遮掩了她脸上的特征,走路的时候还小心而有技巧的避开了所有摄像头的话。

“JARVIS?”她对着耳机小声呼唤道。

“为您服务,Miss。”

“Pepper发现我不见了吗?”

“恐怕是的,Potts小姐现在非常生气。”

“但是那个非常重要的,由于我没有带其他人来而离不开她的项目的谈判仍然绊住了她,是吧?”

“正是这点让她更加生气。”JARVIS的声音有些无力,“您借着出差到伦敦的机会自己逃跑,如果失败了,以后Potts小姐都不会再给您出差的机会了。”

“以后再说以后的吧,先混过这一个月再说。”

“Miss,我不认为趁Rogers队长出任务期间逃跑是一个好主意,他会在婚礼前赶回来的,您是在给队长制造麻烦。”

“他早不走晚不走,偏偏在婚礼前出那个什么神秘任务去,你觉得什么任务会离了他就不行?”Natasha烦躁的按住耳机,“他准是后悔了,正好我也后悔了。”

“Miss,我有充足的证据证明你们二位都没有任何后悔的迹象,您心里也清楚Rogers队长并没有后悔。”

“闭嘴JARVIS,到底谁是你爸爸?”

“从技术角度上讲,Rogers队长确实是我父亲,因为您是我母亲。”

“……你给我静音!”

JARVIS乖乖闭嘴了,但是Natasha本人却被这几句话搞得更加烦躁。她理了理头发,尽量把注意力集中到躲开Pepper这件事情上。

她在伦敦有两处房产,不在她个人或SI的名下,但她不敢随便前往——毕竟那可是Pepper,就算她知道核弹的发射密码Natasha都不会惊讶。卡肯定是不能用的,身上也没有太多现金。思前想后,Natasha决定还是先避开监控走到偏僻一点的路上,然后随便找个没有监控的地方住一晚,撬门也行。

“早知道就应该在丛林深处准备个小木屋。”Natasha对着耳机哼哼,“不过没关系,只要得到工具,作为一个合格的Stark,我可以在森林里存活一个月。”

JARVIS还在静音中,但他还是发出了一阵嗞嗞的电流声以示抗议。

“抗议无效。”Natasha掏出手机,准备规划一下逃生路线,“对了JAR,Pepper试图策反你吧?告诉我她失败了。”

“她失败了,Miss。”如果JARVIS有实体,现在一定是在翻白眼,“只要您没有遇到任何生命危险,我就不会将您的行踪告知Potts小姐。”

“乖儿子。”Natasha挑起嘴角,“那么现在——”

一阵机器的轰鸣声打断了她对美好未来的宏伟蓝图的设想。Natasha抬起头,看到一架直升飞机从空中飞过。似乎是有人紧急调用了全城的广播系统,因为此时不管是那飞机上还是旁边汽车的车载收音机里都在以最大的音量播放着什么东西。

“——给我抬起你尊贵的屁股和高跟鞋,快点滚过来!”

“卧槽,Pepper!?”Natasha震惊的听着那个熟悉的声音在怒吼,“JARVIS?那是Pepper吗??”

“是的,Miss。她曾让我通知您,如果您再不回去她就要全城广播,但是那时候我被您静音了。”

Natasha:“……操,JARVIS,我要把你……”

“捐给隔壁的幼儿园。”AI管家流畅的接下了话,语气里有一丝幸灾乐祸,“您现在准备怎么办呢?”

Natasha往后退了退,靠在墙上捂住了脸,听起来已经气若游丝了。

“Pepper到底怎么想的……她知道这意味着多少赔偿和公关和法院传票吗?好吧她知道。”她忍不住嘤嘤嘤的呻吟出声,“看来她真的生气了。”

“根据我的推测,那是因为Potts小姐意识到您其实是在逃婚。”

“不就是逃个婚嘛,多大点事……”

“NATASHA STARK,给你五分钟的时间,再不联系我,我就把你的裸照投在纽约和伦敦的所有大屏幕上。”

“投吧。”Natasha拎起包,重新迈开腿在马路上狂奔——也难为她踩了那么高的高跟鞋还能在不崴脚的情况下健步如飞,“我二十岁那年裸照就贴在所有小报上了,不光是裸照,还有床照呢,不新鲜。”

就像是听到了Natasha 的这句自言自语一样,Pepper语气轻柔的吐出下一句,直接把她钉在了原地。

“不仅仅是你的,我还要发你未婚夫的。”

Natasha:“……”

她僵硬的站在那里,意识到Pepper真的干得出来这事。话说回来,她和美国队长要结婚这事压根没对外公开过,这不是坑人吗!

“JARVIS……”Natasha用一种快哭出来了的语气呼唤自己的管家,然而并没有激起对方的同情。

“Miss,我已经调出了Potts小姐的手机号码,请问您是准备给她打个电话呢,还是亲自去找她呢?”

 

NatashaStark。

天才,亿万富翁,性感女郎,慈善家,钢铁侠,SI的最大股东兼技术核心,复仇者联盟的创始人之一,仅凭一己之力养活了半个美国的八卦小报和娱乐记者,追逐她的男男女女可以绕地球三圈。

……现在正穿着老式套头衫,鸭舌帽压的要多低有多低,把自己缩在中央公园的长椅上,努力假装自己并不存在。不仅如此,她还在衣服里塞了很多填充物,把自己原本完美的体型塞成了美国大街上常见的富态女性的样子。

俗话说的好,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因此第二次逃婚,啊呸,逃家的Natasha选择了大大方方的在市中心游荡。上一次被抓到之后,Pepper逼着她当着众人的面给JARVIS下了命令,让他在婚礼完毕前都不准帮助自己逃婚。但是她是谁啊,她可是Stark,Pepper一走,她就开始在命令和程序中找漏洞。所以现在有JARVIS帮她挨个黑监控,除非复联来一个全城大扫荡,否则Natasha很有信心在他们发现前跑出纽约。

说到上一次,距离Natasha第一次逃婚已经过去两周了。Pepper那一番怒吼果然为SI赢得了一大堆赔款和诉讼,但是同时居然也省去了一大笔广告费用——毕竟NatashaStark不靠谱的名声早就传的沸沸扬扬,逃家什么的并没有激起任何反响,反而是未婚夫的存在让网民们炸了个开花,据说这两天已经有人发起了关于Stark未婚夫是谁的投票。

“如果您想知道的话,Rogers队长排名第三。”JARVIS说。

“第三?”Natasha挑眉,“前两个是谁?”

“第二是Rhodes先生,第一是……呃……”JARVIS顿住了。

“提醒我该给你检修系统了JARVIS,你现在都学会用人类犹豫时候的拟声词了。”Natasha说,“说说吧,第一是谁?”

“是Hammer先生。”

“咳咳咳!”刚喝了一大口奶茶的Natasha马上被呛了个半死,“我……擦……为什么是那个傻逼?”

“网民们认为Hammer先生对您表现出了极大的执念。”JARVIS说,“他一直十分仰慕您,追随您,模仿您,这是真爱的表现。而您也以自己独特的方式表示了对他的关注。”

“……如果他们指的是把他揍一顿然后丢进监狱的话。话说回来难道我要去监狱和他结婚吗!”Natasha狠狠的咬着吸管,“他们一定是瞎了,居然把Steve排到第三……有哪个男人比得上Steve吗!有他在我怎么可能选择其他人!”

“包括Rhodes先生?”

“当然包括。”Natasha理直气壮的说,“Rhodes是个好兄弟,但是我对着他可兴奋不起来。我不管,JAR,你去那个页面把Steve的票刷上去,刷到第一,要比第二多至少十万票。”

JARVIS:“……好的Miss。”

Natasha才不管自己唯一一个盟友会不会被气的出现乱码,她三口两口喝完了奶茶,丢进垃圾桶,就沿着选定好的路线走出去。为了防止任何拦路查车的行为出现,她准备直接靠双脚走出纽约城。

纽约是她和Steve出生长大的地方。在他们在一起之后,Steve经常会把她从实验室或工作间里拖出来,带着她约会。他们并不会去什么昂贵的餐厅,也没有什么独特或浪漫的惊喜,就只是两个人牵着手,一边走,一边调情或吵架(基本都是Natasha单方面的)。这种平凡的情侣的日常曾经是Natasha最厌恶的,但在遇到Steve之后,这种骑摩托或自行车、散步、排队买票的日子却变成了Natasha的最爱。

……啊,想Steve了。

就在她沉浸在这种伤春悲秋的情怀里时,随着一声爆炸,纽约市的日常又一次出现了:某个疯狂的把自己Hulk化了的反派,足足有十层楼那么高,正轻松的挥手砍断了一幢大楼。在空中,一架昆式战斗机和战争机器已经赶到了。

“啧。”只犹豫了不到两秒钟,Natasha就向战斗的方向跑了过去,“JARVIS,汇报情况。”

“参战人员有Rhodes先生、Barton先生和Thor先生,目前还没有本次敌人的详细信息。”

说话间,Natasha已经赶到了现场,躲在一幢建筑物后面。有神盾的探员在疏散民众,她也不想那么快被抓回去……然后她一抬头,就看到Rhodey被敌人一掌拍到了地上,却没有立刻飞起来。

“JARBIS,Rhodey怎么了!?”

“Rhodes先生说盔甲的反应堆出了问题,没有动力支持了。”

“操。”跺了跺脚,Natasha躲过空中不断落下的残骸,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Rhodey身边,“Rhodey!你没事吧?反应堆怎么了?你先从盔甲里出来,这样不安全。”

然而盔甲里的人只是升起面甲看了她一眼。

“呦,终于出现啦?”

Natasha:“……”

现在跑已经来不及了,Rhodey一下子跳了起来,抓住了转身就跑的家伙。

“为了防止你误会。”他说,“我们并不是为了抓你而制造了一个反派,不过在他出现的时候我们意识到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仅此而已。”

意识到自己是不可能挣脱的,Natasha干脆转过身,可怜兮兮的看着Rhodey。

“别想了,这招对我没用。”Rhodey凉凉的说,“好了,尊敬的小姐,从今天起除了任务,你被禁止外出了——出任务也必须是两人及以上的那种。别怪我,这可是你自己作的。”

 

NatashaStark。

天才,亿万富翁,性感女郎,慈善家,钢铁侠,SI的最大股东兼技术核心,复仇者联盟的创始人之一……请参见上文。

……现在以一种躺尸的姿势瘫倒在昆式战斗机里,一脸哀怨的看着头顶,手指在身边不断的敲打。

这一周以来,她被严格限制了进出活动。Pepper把任何需要她出席的会议都推到了婚礼之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Natasha还挺喜欢这种清闲的感觉),任务都尽量交给别人出,在大厦里总有人跟着她。这一次如果不是实在腾不开人手,她是不可能被允许和Bucky Barnes一起出来的。

任务本身其实并不困难,捣毁一个反派的基地什么的,你们懂的。Natasha一进去就控制了整个基地的电路和网络系统,所以基本上没费什么功夫,他们就把绑起来的十几个人丢给了负责收拾战局的特工,然后开着飞机踏上了返程。

其实Natasha严重怀疑,这种任务之所以要让他们两个人出,就是因为担心其他所有人都出去后她会逃跑。

她翻了个身,侧过头看向驾驶座上的Bucky。这个被洗过脑的士兵平时沉默寡言,已经没有了Steve描述中当年那种花花公子的轻浮气息,反而显得沉稳可靠。尽管平时有点棒槌,但是平心而论,他对Natasha真的不错,仿佛真的在把她当侄女养。

……不像某个同样是叔叔辈的人物,在他们约会的第一个晚上就上了她的床,亏她还担心着老年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没敢玩那么大的。据说直到现在Steve还是每次会先向Howard道个歉,Natasha不是很想知道其中的细节。

她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和Steve已经三周没见了,她真的觉得自己快到极限了。

听到叹气的声音,Bucky在座位上偏过头,没有说话,只是脸上浮现出了些担忧的表情。看他这幅样子,Natasha突然计上心头,于是又重重的叹了口气。而Bucky,就如同Natasha预想的一样,轻轻松松的上了当。

“怎么了?受伤了?”他问。

“没有。”Natasha又换了个姿势,把头偏过来又偏过去,“但是我心情很不好。”

Bucky没有说话,Natasha知道他在听。

“我被他们这么关着都有好久了。之前是Pepper没收了我的护照不允许我出国,现在连大厦都不能出了。我又不是Bruce那种喜欢待在家里的人,Bucky,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得抑郁症了。”

Bucky点点头,面露同情和理解。

“Buuuuuuucky,你让我出去走走吧。”她摆出了那张对Rhodey没有用的可怜兮兮的脸,“我真的只是想出去散散心,是Pepper想得太多,居然以为我要逃婚什么的……那可是Steve唉,我怎么可能去逃婚!结果他们现在就把我关着,这样我心情不好,Steve回来的时候也不会高兴啊。”

Bucky皱了皱眉,看起来有些动摇,Natasha决定乘胜追击。

“你可以一直跟着我,有你看着我肯定跑不了的。”她举起一只手,信誓旦旦的保证,“停在哪里都行,就,只要别直接回到大厦。让我在外面走走吧。Pleeeeeeease!”

Bucky为难的说,“不行,Nat让我看着你,不能放你走。”

这句话说出口后,Bucky已经做好了被连环哀求的准备。可是等了好久也没听到回答,于是他打开自动模式,一转身,就发现Natasha在哭。

Stark家的人从来不哭,就算是作为一个女性,Natasha也从不比任何人柔弱(除了在她想要展现自身魅力的时候)。而现在她在哭。在错愕之余Bucky想,恐怕连Steve也没看到过这样的场景。

一时间Bucky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愣愣的看着Natasha小声的抽噎着,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最后他只能递出去一包纸,说:“别哭了,我在这附近停下,带你走走。”

Natasha接过纸巾,还是哭的一抽一抽的,问,“真的吗?”

“真的。你先别哭了。”Bucky看她擦了擦眼泪,然后递给她一瓶水,“喝口水吧。”

啧啧啧,洗过脑的老冰棍就是好骗。Natasha想着,拧开瓶子喝了一口水。找个机会召唤盔甲,打晕他就走。

这是在她迷迷糊糊的失去知觉之前想的最后一件事情。

 

NatashaStark。

天才,亿万富翁……唉懒得说了。

……现在正坐在Clint对面,带着亮闪闪的眼神和可爱的笑容,看着对方……吃东西。眼见着对方把一整盘子消灭干净,她又赶忙讨好的递上一盒小饼干作为饭后甜点,其狗腿程度令人发指。

“味道怎么样?”她问。

“呃……挺好的。”Clint小心翼翼的把盘子推了推,“但是我……说真的,我不敢违逆Nat……你知道,上一次Barnes差点被你策反,虽然他最后还是把你放倒了带回来了,但是Nat也好好收拾了他一番……如果我这次帮你,我大概就没命回来了……”

“那要不你干脆退休吧。”

Clint:“……”

“我是开玩笑的。”Natasha扑到桌子上,一把扫开盘子,一双手直接抓上了Clint的,“求求你了肥啾,后天Steve就回来了,我只有你了。”

这声音和这动作把还是单身狗的Clint激出一身鸡皮疙瘩,赶忙把Natasha甩了下来,“别,别这样,如果队长知道我们现在这样,一定会比Nat先打死我……”

Steve有那么强的嫉妒心吗?Natasha设想了一下这个场景,然后决定先把它甩到一边,又像个橡皮糖一样粘了上去,“相信我,Steve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Clint:“队长会不会做这种事情不好说,但是那个和你同名的特工是肯定会说到做到的。我还年轻啊铁罐,你放过我吧,我们不可能逃过Nat的。”

看Clint那一脸提起Nat都会颤抖的样子,Natasha终于叹了口气,意识到这货是指望不上的。亏她还把苦练了很久的美食端上桌,连Steve都还没尝过呢。

没错,Rogers家里是Steve在做饭,但这不意味着Natasha就是厨房杀手。为了给Steve一个惊喜,她可是精心准备了很久。结果还没来得及做给Steve吃,对方就一溜烟的跑到不知道哪个角落为神盾效力去了。

Natasha绝望的意识到,自从答应了Steve的求婚以来,她已经越来越不像一个Stark了。

Clint有点愧疚的看着她,说:“抱歉,但是我真的帮不了你,不如我给你带几个甜甜圈吧?”

Natasha装死一般趴在桌子上。“你能赶上我和Steve的婚礼吗?”

“肯定没问题,就是替Fury送个资料而已,我明天就回来。”Clint安慰她,“说不定还会和队长一起回来呢,你就先忍一天吧,很快就可以看到队长了。你们就可以——”他比了个引号手,“——继续亲亲热热甜甜腻腻了,逃婚什么的小情趣留到队长回来再说吧。”

Natasha竖了个中指,Clint做了个鬼脸,端起盘子放进水池,就去准备出发了。

“JAR,肥鸟今天准备用什么?飞机还是车?”

“飞机,Miss。”JARVIS回答道,“Barton先生的目的地是神盾的母舰,然后他会把资料送至加拿大温哥华。”

顿了顿,JARVIS继续说,“Miss,我强烈建议您不要……”

“闭嘴吧JAR。”Natasha一扫刚才的虚弱无力,迅速爬了起来,“Nat现在在哪?”

“Romanoff小姐现在正在训练室,她刚刚设置了一个小时的战斗练习。”

“就是说她一个小时都不会出来,足够了。”Natasha说着,跑进工作间,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背包。Clint还在自己的房间里,大厦里也没有其他人,于是Natasha干脆利落的翻开窗子,沿着大厦外墙爬进了停机坪——她走正门进去的权限早就被取消了。

在心里默默感谢了蜘蛛侠,Natasha走进战斗机,翻开了放在后面的杂物箱子,然后爬了进去。也亏她身材娇小,才能在这种大小的箱子里勉强找了个位置蜷成一团,然后小心翼翼的等着她的驾驶员出现。

她没等太久,Clint就带着弓箭走了上来。意料之中的,Clint没有任何怀疑,只是例行公事的向JARVIS确认一切正常,就坐在了驾驶座上。

好样的肥鸟。Natasha握拳。就这样,转动那个该死的钥匙,把我们带离这个地方吧!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机器启动的声音却并没有出现,反而是Clint的声音响起。“Nat?你怎么在这里?”

有那么一瞬间,Natasha以为他发现了自己。紧接着她意识到不对:这是比被Clint发现更恐怖的事情。

外面,Natasha Romanoff的声音响起。“没什么,Clint,你要去找Fury是吗?”

Clint:“是啊,我以为你知道。”

“我确实知道,不过……”女特工的声音越来越近,很快就紧挨着Natasha了,“你有没有携带什么违禁物品?”

“什么时候复仇者大厦开始查这个了?”Clint问,“当然没有。话说回来在我们这有什么东西能算违禁品吗?NatashaStark?”

他讲了个笑话,还没有开始笑,就看见黑寡妇一手掀起了后面的箱子,露出了藏在里面、头上还顶着块抹布的人。

Clint:“……怎、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躲在那里的?你的权限不是被取消了吗?……不不不,真的不是我要帮她,Nat你要相信我啊!”

转头给了Clint一个和善的微笑(后者立马噤声),黑寡妇挑起眉看了看仍然缩在那里的Natasha,伸出手敲了敲箱子的边缘。于是对方立刻像被电到一样猛地站起身,本来就大的棕色眼睛睁的更大了,里面还能看见隐隐的水光。

十分钟后,被留了一口气的Clint驾驶着昆式战斗机,晃晃悠悠的飞到空中。Natasha则被黑寡妇抓着,乖乖的走进了大厦。看她一脸生不如死的表情,特工不由得叹了口气。

“Tasha。”她呼唤对方的名字,看她转过头,“明天Steve就回来了,别闹了,好吗?”

Natasha不吭声。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另一个Natasha伸手一揽,把她抱进怀里,“对自己和Steve都有点信心,做个乖女孩,有一场盛大的婚礼等着你呢。”

 

Natasha  Stark。

……

……现在正缩在工作间的隔间里敲着盔甲,听JARVIS向她转播队友们的对话和所处位置。

是啊,你们猜得没错。就在昨天晚上,Steve回到了复仇者大厦。那时候Natasha已经睡了,他也没叫醒她。结果今天早晨一起来,就发现本来睡在身边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她肯定还在大厦里。”Bruce肯定的说,“我们封锁了所有出入口。”

Clint也有些暴躁——他还在因为被Natasha坑了而有点不爽,“找到她只是时间问题,她又不可能藏一辈子。”

刚刚得知未婚妻已经逃了四次婚的Steve Rogers现在还有点蒙。复仇者们已经把大厦搜了一遍,并没有找到Natasha的踪迹,现在他们正在讨论她能藏在哪里。Steve想了想,开口道:“我大概知道她在哪里,我去找吧。”

Clint一边嘟囔着“还是队长有办法”,一边就要跟上去,却被黑寡妇一把拽了回来。

“队长,仪式是九点开始,你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Natasha冲他点点头,说,“好好谈一谈,这是你的专长不是吗?”

Steve报以一个微笑。

他知道Natasha一定是在工作间里。那间房间里面有一个隔间,需要指纹和密码,而他敢肯定Natasha只给了他一个人这个权限。

“Tasha?”推开门,他的未婚妻果然就坐在里面的椅子上,背对着门,听到声音也没有回头。“亲爱的,我们的婚礼就快开始了,你需要化个妆。快出来吧。”

Natasha还是不理他,Steve于是上前几步,把她的椅子转了过来,让她面对着自己。

“Tasha?”

“……我不想去了。”半晌,Natasha轻声说,“我不想和你结婚了。”

看她一副真的要哭出来的样子,Steve在心里叹了口气。真不知道是谁在欺负谁。

“你想。”他一本正经的说,“我看出来了,你现在脸上的每个表情都在嚷嚷着说你想马上和我结婚呢。还是你比较希望我把你抱进教堂?”

“不要!”Natasha立刻反驳,随即她意识到自己上了当,因为Steve正笑眯眯的看着她呢。“我是说,不需要你抱,因为我压根不准备和你进教堂。”

完了。Steve想。这样无理取闹的举动他竟然觉得可爱,是真的没救了。他觑着Natasha的脸色,站起身,然后一把抱起了他的未婚妻,转身坐在椅子上,把Natasha搂进了怀里。

“操,Rogers你干什么?”受到了惊吓的人赶紧在Steve的大腿上稳住身体,怒气冲冲的吼道,“你这是在逼婚吗?我说了不去,小心我起诉你,你——”

“Tasha,我爱你。”

Natasha猛地闭上嘴。

NatashaStark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她知道自己是什么了乱七八糟的样子,嘴欠,花心,不近人情,黑历史一大堆,专门喜欢给别人找麻烦。Steve是她的未婚夫,如果有人敢和她竞争,她一定会第一时间站出来和那个人决斗,说不定还会觉得Steve花心而和他打一架。偏偏在所有人都相信他们是完美的一对时,她又会开始一个人胡思乱想,觉得自己其实是配不上Steve的。

Steve会不会后悔?

质疑自己的种子一旦种下,就很容易在Natasha Stark这样的人心中生根发芽。因为在那套钢铁之躯下,她有一颗比其他所有人都要柔软的心。她比任何人都更加重视身边的人,也比任何人都要害怕失去。

她听到Steve一声柔软的叹息,一个略微干燥的吻印在她的脸颊上。 

“是我的错。”他说,“你知道吗Tasha,我会选择接下任务,是因为我在担心,担心某一天你突然站到我面前告诉我你要取消婚礼。所以当时脑子一热,想着如果我不回来你就没有机会甩掉我了,就答应了Fury的要求。”

Natasha:“……你傻吧?”

“是啊,我也觉得挺傻的。”Steve苦笑道,“但是当时我想,你那么完美,有那么多人追求,而我只是个退伍的二战老兵,古板的像个老头子,就连你那些伟大的发明创造我也看不懂……万一你后悔怎么办?”

“我操,Steve Rogers,你是傻逼还是故意来气我的?”Natasha吼了起来,“你看看你的金发大胸,你想想你做过的那些事情,你他妈的是我见过最完美的男人,我会后悔?我他妈是脑子被Hulk砸过才会后悔!”

“我恐怕我们之中的两个人都有过傻逼的时候。”Steve眯起眼睛,脸部红心不跳的说出这个词,“因为你也是我见过最完美的女人,NatashaStark。或者我更愿意叫你Natasha Rogers。”

“我不完美。”半晌,Natasha嘟囔着。

“是啊,你不完美。”Steve马上点头同意,为此他得到了Natasha的一记拳头。“如果要说你的缺点,我可以说上一整天。”

“但是那有什么办法呢?”他说,“我爱你。也许这个世界上有比你更完美的人,但是我爱的是你,Natasha Stark。”

Natasha的回应是猛地抬起头,狠狠地撞上了Steve的下巴,险些把对方的眼泪撞出来。

“就这种水平的情话,还想泡我?”她高傲的仰起头,从Steve的怀中挣脱出来,拍打着身上不存在的尘土。Steve笑了起来。

“所以你需要给我更多的机会磨炼。”他说,“现在可以和我去参加婚礼了吗?”

Natasha重重的哼了一声。

“当然,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还没准备好,我们可以推迟婚礼。如果你担心丢脸,我们可以请Loki做个戏,反正他身上的锅够多了,不差这一个。”

“不要。”Natasha翻了个白眼,“推迟的话,我不就白费那么大劲穿婚纱了吗?”

“说的是啊。”Steve身上穿着白色的西装,像求婚那天一样单膝跪地,牵起Natasha的一只手。“那么,Natasha小姐,我有这个荣幸邀请你参加我们的婚礼吗?”

Natasha故作矜持的抬高音调,说:

“那么我就勉为其难的同意了,Rogers先生。”

 

至于后来,逃了五次婚的Natasha是如何被复联众人(包括她的新婚丈夫)一起狠狠地收拾了一顿的,就不是这里该讲的故事了。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可爱)

我去码MCU结婚梗去……

以及,是的,我们的铁罐最后一次逃婚的时候已经穿上婚纱了,这个心口不一的小坏蛋doge

评论(24)
热度(296)
© 就算是喵呀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