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盾铁】圣诞舞会(3490,HP AU,双向暗恋)

一篇傻傻的双向暗恋,格兰芬多盾/拉文克劳铁

3490哦~~~(话说在看了眠狼大大画的3490铁之后我就一直想写……这严格意义上算BG了吧233)

以及,我实在是想让铁罐成为拉文克劳,但是又不知道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有什么课在一起上,所以干脆篡改了原著,强行让他们一起上课了……

艾特一下我家缺粮瘦了三顿的鱼 @ENICY 

 

其实一开始,Steve并没有报名成为勇士的想法。

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六年级学生,没什么特长,自认为代表不了霍格沃茨,也不想去出那个风头。唯一的优势就是,小时候由于身体原因,他比别人都晚上了一年学,正好过了邓布利多教授设置的年龄线。

当然,其他人可不这么认为,比如他的好朋友Bucky。用他的话说,Steve拥有一身完美的像是打了膨胀咒的肌肉(不,Bucky,这不是什么好话),英俊帅气的脸庞,优秀的成绩(O.W.L,全是O和E),还是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的队长。“除了你,还有谁有资格代表霍格沃茨吗?”脸上长满了可笑的白胡子的Bucky重重的拍着Steve的肩膀。周围人都在哈哈大笑,但是他毫不在意,“现在,快点把你该死的名字投进去,然后我就可以去医务室把这个胡子弄下来了,趁Nat还没有来吃饭……哦她来了!我先走了兄弟!”

Bucky几乎是给自己施了个幻身咒一样嗖的一下就不见了,把Steve留在人群中央。“你要投吗Steve?”Sam问,“没事,不用管那家伙,看你自己的想法。”

两秒钟后,当一个黑发棕眼的拉文克劳从他身后路过时,Steve猛地把纸条扔进了火焰杯里。

 

冲动是魔鬼。在第三次被愤怒的麦格教授赶出公共休息室后,Steve想。身边的同学们显然还有些意犹未尽,Bucky不知道从哪搞来几大箱黄油啤酒,居然还有火焰威士忌,现在正醉醺醺的说着乱七八糟的句子。他赢了第一场项目,格兰芬多们都激动坏了,把休息室搞得一塌糊涂。

“Steve,你还好吗?”第二天一大早,Natasha一走进餐厅,就坐到了Steve身边。她先是诚恳的祝贺了他,然后关切的问道,“你看起来没睡好。”

“这不是什么问题。”Steve苦笑道,“大半个格兰芬多的人都没睡好。”

“是啊是啊,我注意到了。”Natasha挑眉,“但是他们都会把自己收拾干净再出来。你是霍格沃茨的勇士,还战胜了火龙,眼睛下面挂着两个黑眼圈可不好看。别忘了,今天有魔药课。”

“魔……魔药课怎么了。”Steve差点被南瓜汁呛到,“魔药课蒸汽那么大,谁也看不清谁……”

Natasha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掏出魔杖,在Steve的脸上轻轻点了点。

“你还没有和她说过话?”她摇着头问,“别这样Steve,哪怕是借个刀子都行,你得打开话头。你可是Steve Rogers,没有人会拒绝你的。”

“我有计划。”他脸红了一半,“我会按着计划走的……”

“你是说等你赢了三强争霸赛再跑去告白?”Natasha怜爱的用一种“你真的是个白痴”的语气说,“那可是Toni Stark,你觉得她会在意三强争霸赛这种东西吗?我怀疑她甚至没去观赛。”

Bucky趴在旁边的桌子上,在Natasha的拍打中哼哼出声。Steve仔细思考了一下,觉得她说的是对的。

“今年有圣诞舞会,你知道吗?”Natasha问。

“Bucky昨天告诉我了。”Steve有些发愁的戳着盘子里的东西,“他还说勇士必须要领舞。”

“你不会担心吧?”Natasha挑眉,“你基本上是格兰芬多最受欢迎的人了,姑娘们排着队等着和你跳舞呢。”

“Nat……”Steve无奈的看着好友,“你知道我只想和一个人跳舞的。”

礼堂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他看到格兰芬多七年级的Pepper Potts和拉文克劳六年级的Bruce Banner说了两句,然后一边摇头一边在餐桌上拿了两条面包和一杯饮料。

看来Toni今天又不会来吃饭了。他有些遗憾的想。随即,他听见了一声不详的“卡崩”声。

他转回头,Natasha手里拿着一把被“四分五裂”了的银刀子,正在对他微笑。Steve目瞪口呆的接过刀子的残骸,看着Natasha一脚精准的踹上了Bucky的蛋蛋,然后在老友一声惨叫中甩开头发,回到了斯莱特林的桌子旁。

“是Nat!?”Bucky蜷在椅子上,声泪俱下的控诉Steve,“你居然不叫醒我!我又错过了一个给Nat留下好印象的机会!”

有时候,Steve真的很担心自己的发小以后会走抖M路线。

 

Toni Stark昨天晚上没睡好,以至于今天快上课的时候,才在Pepper的怒吼声中醒过来。

“你也早上好啊Pepper。”她把面包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你知道吗,我觉得你已经要成为一个拉文克劳了。除了需要改一改你母狮子的性格……”

“闭嘴。”Pepper一把把她从床上揪了起来,“再不快点,你魔药课就要迟到了。”

“哇——哦——”Toni拿起魔杖,开始给自己身上施一堆乱七八糟的咒语,“放轻松,我有经验。”

“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呢。”在她收拾自己的时候,Pepper问,“昨天格兰芬多们倒是热闹了一晚上,我不相信拉文克劳也会跟着庆祝。”

“研究啊,研究。”Toni打了个哈欠,“魔法的世界博大精深,尽管我已经是当今魔法界最聪明的人了,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三强争霸赛的起源与发展》《勇士是如何产生的》《德姆斯特朗——黑魔法?》《布斯巴顿与……”

“哎呦!”Toni大叫一声,拿起魔杖一戳,Pepper正在翻阅的那摞书马上就消失了。

“你是要告诉我你转行去研究三强争霸赛了吗?”Pepper抱起胳膊看着她。

“谁说的。最近霍格沃茨不是在举办三强争霸赛吗,我紧跟潮流而已,这样显得我很有水平……”

“第一个项目都结束了,你怎么昨天晚上才开始看?”Pepper挑眉,好心的走过去把Toni从那一团乱糟糟的金红色被子中解救出来——这个全校大名鼎鼎的拉文克劳,在宿舍里却是独树一帜的把所有的个人物品都变成了金红色的。Pepper有时候觉得她的室友还没把这张床烧了已经是很有涵养了。

Toni不吭声了,躺在床上装死。

“快起来。”Pepper狠狠拍了拍她的肚子,把Toni拍的嘤嘤嘤的哼唧起来,“你的书包——”她挥了挥魔杖,把Toni的书包召唤了过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这样正规的赛事,即使是你也没法找到破绽的。”

“不可能。”Toni嘟囔着下了床,“至少三个学校的校长肯定知道比赛内容。邓布利多是个君子,其他两个学校的可不是,他们一定提前把内容透露给自己的勇士了。你没看到第一个项目多危险吗?那可是火龙……虽然我自己养过好几条但是……”

“Rogers是个心智健全的成年人,他自己选择了报名成为霍格沃茨的勇士,他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而且说实在的,在他不提前知道项目内容的假设下,他做的相当不错。”

Toni哼哼着把魔药课需要用到的东西塞进书包,Pepper叹了口气。

“Toni,你和他说过话了吗?他知道你是谁吗?”

“一个愚蠢的问题,我是ToniStark,就连费尔奇的猫见了我都要绕着走,这个学校没有人不认识我。”

“那就是没说过。”Pepper下了结论,“你就是听不进我和Rhodey的建议是不是?”

Toni抿着嘴,好一会才开口道:“我知道,但是Pepper,我会把一切都搞砸的。”

“你不会。”Pepper把她抱在怀里,“你可是Toni Stark,无数男人为你着迷。只要你一开口,他们就会点头不是吗。”

“那些都是一夜情,我不想和Steve一夜情。”Toni闷声说,“我想认真起来,又不知道怎么认真。我会搞砸的。”

“你再这样我可要生气了。”Pepper佯装生气道,“好了,别再想了。就算斯拉格霍恩教授再喜欢你,也不会希望看到你第四次在这门课上迟到的。快去上课吧,也许今天会有好事情发生呢。”

好事情?魔药课上,隔着一团朦胧的蒸汽,在Steve问她借银刀子时,Toni在心里想。这件算吗?

 

关于向Toni借刀子这件事,Steve其实并不是自愿的。

首先,他的刀子被Natasha弄成了一堆碎末,至少他本人是没有能力复原了。其次,在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之后,Bucky义正辞严的拒绝了Steve向他借的请求。不仅如此,他还在魔药课开始十分钟后,趁着斯拉格霍恩教授不注意,把一根豪猪刺丢到了Steve的坩埚里。

那一瞬间,Steve真的是打死他的心都有了。

好心的斯拉格霍恩教授没有多问,而是让Steve和Bucky把自己收拾干净,去Sam那一桌坐。

“教授,”Bucky说,“那一桌只够再坐一个人了。”

“这样啊。”斯拉格霍恩点点头,“那么,Rogers先生,请坐在Stark小姐身边,和她共用一个坩埚吧。没问题吧,Stark小姐?”

“当然没问题。”Toni脸上带着有点可爱又诚恳的笑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Steve总觉得自己从里面听出了咬牙切齿的味道。

她很讨厌我?Steve疑惑的想着,把东西搬到了Toni的桌子上。对方也把坩埚挪到桌子中间,给了他一个客客气气的微笑。这位大名鼎鼎的拉文克劳性感女郎其实并不那么受欢迎,即使是上课,她身边通常也只有Bruce。心情好的时候她就安安静静的上课,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不停的提出一堆稀奇古怪不着边际的问题,把课堂搞得一团糟。

Steve觉得,她今天的心情似乎并不好,却并没有任何出格的举动,只是搅拌着药剂。她并不抬头看黑板,似乎对活地狱汤剂的制作方法了如指掌,Steve不得不辨认着书上的步骤,以最快的速度准备下一步需要的材料。

他们几乎没有交谈,却意外的很有默契。

魔药课并不是Steve擅长的科目,但他仍然注意到Toni并不是按照课本上标准的做法进行操作的。

“只有白痴才会只按照书上的内容做,而不会自己思考。”在他疑惑的时候,Toni把缬草根放进坩埚里,硬邦邦的说。

Steve愣了两秒钟,然后忍不住笑了出来。

“照你这么说,这整个学校里岂不都是白痴了。”他把瞌睡豆汁递给Toni,“是你太聪明了。”

“Bruce就不是白痴。”Toni把液体倒进去,蒸汽变成了淡雪青色。

“说到这个,今天Banner怎么不在?我早上还在大厅见到过他。”

“邓布利多教授找他有事。”Toni说。Steve点点头。BruceBanner和Toni一样,是整个霍格沃茨最聪明的人之一,Steve对他很有好感。

如果不是他不清楚Bruce和他到底是不是情敌关系的话。

Toni对外一直宣称是单身,无所不知的Natasha也让Steve放心。但是……小心点总是没错的。

就在这时,一只很小的、被裁成小熊形状的纸片敲了敲Steve的腿。他低下头,看见那只小熊身上写着:“上吧兄弟,事成之后记得请我吃饭!”

Steve:“……”

他还没来得及回复,那个小熊纸片就对他竖了个大拇指,然后把自己蜷成一个团,飞快的滚走了。

Steve:“……”

斯拉格霍恩教授叫了停。Steve环视了一圈,发现整个教室只有他们这一桌完成了这副药剂。他福至心灵,在Toni拿起瓶子时问道:“你可以给我补习吗?”

Toni的手停在了半空中,她转过头,第一次直视着Steve,表情困惑。

 

“梅林的胡子啊。”Bucky抱着魔法史的论文,一边奋笔疾书,一边咬牙道,“我给你创造了那么好的机会,兄弟,你居然就求她给你补习?”更奇葩的是Toni Stark居然还答应了!

“Stark说话出了名的让人听不懂,你确定她能教会你吗?”Sam问。

“操,这不是重点啊!”Bucky手一抖,羊皮纸都被戳破了。

“我只是觉得魔药课上不是一个合适的契机。”Steve一脸的正直。

“那什么是合适的时机?”Bucky翻白眼,“这就是你为什么单身。”

“说到时机。”Steve突然挥了挥魔杖,把自己那份论文召唤了回来,Bucky一声哀嚎,“Buck,你得赔我个坩埚。”

“我那是在帮你!”Bucky扑上去抢论文,“再说我自己的坩埚也牺牲了!”

“那是你自作自受,我可没让你在我坩埚里放豪猪刺。”

“操操操,SteveRogers你就这么对自己兄弟!”

“真巧,我在被做到一半的药剂喷了一身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

“Stark那么受欢迎,你不快点下手,她答应别人了怎么办!被拒绝又不丢脸!”

不是所有人都Bucky一样对Natasha死缠烂打了两年也不嫌丢脸的。Steve站在八楼的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对面时想着。他听Bucky提到过这个所谓的“有求必应屋”,但是他自己从来没有进来过。实际上他现在,有点,嗯,紧张。

“放轻松,Rogers,你可以的。”他在心里默念了一遍,然后推开了那扇门。里面是一间普通的教室,像魔药课的那间一样烟雾缭绕,里面摆满了瓶瓶罐罐。Steve不得不眯了眯眼睛,才艰难的找到了那个躺在一锅沸腾的药剂旁睡得昏天黑地的人。

嘿Bukcy,我和一个女生约好了在一间只有我们两个能进来的屋子里见面,现在她在睡觉。我们真的是来学习的。

这话Steve自己都不信。他在门口踌躇了一会儿,想先出去,却发现身后的门已经融进了墙里,连个缝都没有。

Steve:“……”无奈之下,他只好在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之间给自己找了个位置。不管叫不叫醒她都很尴尬啊,Steve想着,有些幽怨的看向那个让他陷入这种困境的人。

大概对十几岁的少年来说,喜欢的人的面容是永远也看不腻的。Toni现在头发乱成一团,袍子上有深一块浅一块的液体的痕迹,四仰八叉的躺在地板上,一点没有平时的光鲜亮丽,Steve却终于捞到了一个可以光明正大看着对方的机会,以至于盯着对方看了好久,才被旁边越来越沸腾翻涌的液体唤回了神。

“不会爆炸吧?”Steve想。他看不出来这锅里是什么,但他觉得Toni八成是不会允许他施清洁咒的。

 

Toni是被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惨叫声惊醒的。尽管那叫声只持续了几秒钟后就随着几声听起来就手忙脚乱的声音消失了,Toni还是飞快的找回了自己的神智,猛地坐了起来。

她先用魔杖戳了戳身边的坩埚让它不再来回晃动,然后就抬头看到Steve站在门边,似乎是刚进来的样子,手里抱着一颗金蛋。

“你随身带这个?”Toni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只是躺在那里等着一样,一边悄悄用魔杖在背后给头发施咒,让它们变得更加柔顺。

“今天Bucky说要研究一下,我才带出来了。”Steve辩解道,“进门的时候不小心摔了,没打扰到你吧?”

“没有没有。”还要感谢这颗蛋把我叫醒了。Toni想着,起身走到Steve身边,拿过了对方手中的蛋,“所以这就是你们第二个项目的线索?一颗蛋?”

“是啊。”Steve重新回到他之前坐的位置,放下书包,“里面是空的,一打开就是惨叫声。我和Buck今天没敢打开,在蛋壳上试了很多咒语,都没有反应。所以……”

“线索在惨叫声中。”Toni打断了他,自顾自地拨弄着那颗蛋。

“我和Bucky也是这么想的。”Steve说,“但是我们听过很多遍,实在是没能听出什么东西来。”

“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改变介质?”

Steve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

“好吧。”Toni耸耸肩,打开了金蛋,在刺耳的尖叫声中面不改色的念道:“清水如泉。”

惨叫声陡然停止了,金蛋里发出了模糊的歌声。

“啊——哈。”Toni得意的笑了,转头看向Steve。后者赶忙收了收自己脸上目瞪口呆的样子。这幅表情大概是取悦了Toni,她随手清空了一个坩埚,在里面注满水,就要把金蛋放进去。

“你要听吗?呃……不对。”Toni突然顿了一下,“你不介意我听吧?”

“当然不。”Steve马上就意识到自己回答的太快了,但是Toni根本没在意——她已经把头扎进你水里了。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不耐烦地盯了Steve一眼:“你到底听不听?”

“当然!”

坩埚里被施了魔法,Steve一把头探进去,就发现里面有一个湖那么大。Toni一直不停地让歌响了三遍,Steve不得不找准空隙出来换口气。

“泡头咒。”第三遍歌声结束时Toni忍不住嘟哝了一声,Steve打着哈哈混过去了——他总不能说自己是一紧张就忘了。

“所以第二个项目是水下生物。”Toni兴奋地把金蛋抛回给Steve,“你要去湖底和人鱼争夺你的宝贝了,我得说我有点好奇那会是什么。”

“人鱼?”

“长期盘踞在霍格沃茨湖底的好邻居。”Toni说,“那么,你有对策了吗?”

“呃——”Steve有些懵,他才刚刚知道了项目的内容而已,“为了活过一个小时,我猜我需要泡头咒吧?”

“泡头咒,腮囊草,变形,阿尼马格斯,随你喜欢。”

Steve决心不指出这里面有一半的方法他自己绝对不可能想到。

“时间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你需要能够辨别方位,还要通过湖底的其它障碍。如果你只用泡头咒,还需要给身体保暖……”

在Steve反应过来之前,他们已经借着补习功课的名义,给Steve设计了一整套第二个项目的应对方案了。

难怪他们说没有什么是Stark办不出的。Steve想着,把羊皮纸塞进书包里。然后他才意识到,他不仅又没有邀请对方参加圣诞舞会,还没有和她约下一次见面。

大概我天生不适合谈恋爱吧,Steve叹了口气,对胖夫人报出了口令。

 

“我以为你已经知道自己不需要过度操心了。”Pepper的表情很凶残,“Steve可以自己处理好。”

“实际上并不是。”Toni得意洋洋地反驳道,“如果没有我,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开金蛋的线索。”

“看在梅林的份上,他拿到金蛋才两周的时间,没解开线索才正常吧。”

Toni大大咧咧的给了Pepper一个拥抱,左顾右盼的转移话题。

“说起来,弗立维昨天……”

“Toni,你真该改改你对重视的人这种过强的保护欲。”Pepper把Toni推开,抬起手整了整她的领子。“我来猜猜,Steve最近是不是和一只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小飞鼠走的挺近的?”

“这我怎么知道。”Toni嬉笑着去扯Pepper的袖子,被对方无情的甩开了。

“别这样,Toni。你知道什么是一段真正平等的关系吗?”

Toni的表情以光速塌了下来,可怜兮兮的看着Pepper,后者却没再说下去,而是看向了Toni的身后。Toni也转过头去,就看到一个她从来没见过的格兰芬多学生站在她身后,脸涨的通红。

“那,那个,Stark小姐,我可以,那个,圣诞舞会……”

作为一个格兰芬多,你的勇气真是少得可怜啊。Toni在心里想着,面上却维持着完美的笑容,说:“不好意思,我已经有约了。”

自从差不多一周前,Toni就不再自己出门了。反正她本来也不怎么走动,上课就缠着Pepper或者Bruce他们。可惜即使如此,还是挡不住源源不断的追求者们一次次对她的邀请。今天她能用这么正常(而不是“你太丑了”“我的水晶球告诉我我不能选择身高低于六英尺的舞伴”之类的)的理由拒绝对方,已经是心情很好的表现了。

看着可怜的男生落荒而逃的背影,Pepper叹气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不……”

“怕什么,就算拖到最后一天也会有人邀请我的。”Toni满不在乎的说,没有多给那个格兰芬多任何一个眼神。“实在不行,我还有Bruce和Rhodey呢。”

Pepper:“呃……”

Pepper今天显得格外的欲言又止啊。Toni有点闷闷地想。是我做的太过分了?就在她认真的开始反思的时候,Pepper冲着她身后挥了挥手:“Steve。”

Toni:“……”

她猛地转过身,就看到Steve和Natasha站在后面,前者面上带着有些尴尬的笑容。

 

Steve确实不是故意要听他们在说什么的。他正要去上保护神奇生物课,本来只是路过,Nat却看到了在草地上散步的Toni和Pepper,并要拽着Steve去打招呼。

“她们在说话呢,我觉得还是找个Toni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比较好……”

“你没发现她最近一直和朋友们在一起吗。”Natasha不由分说的拖着他往前走,“你难道要在圣诞舞会上和Cap手拉手跳舞吗。”

Cap是Steve的猫头鹰。顺便说一句,Steve每次去找他,都发现他和另一只猫头鹰(是个漂亮的姑娘)蹭在一起。

Steve不认为自己会沦落到和猫头鹰跳舞的地步,不过他得承认,自从上次忘记和Toni约见面,他就再没捞到机会和对方说话。

一个人只要不是傻得过分,不管是想追一个人,还是想看出某个人是不是在追自己,其实都是很容易的。然而这两个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只要说句话就可以把对方约出来,明明敏感的很快就发现了对方的心思,却就是不敢迈出那一步。哪怕只是个什么都证明不了的圣诞舞会的邀请,也不敢说出口。

大概即使是平时再自信,在遇到想要珍重的人时,都会显得过分的谨小慎微吧。

在看到Steve的一瞬间,Toni的脑子就飞快转了起来。在对方还没来得及尴尬两秒钟的时候就先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说:“啊呀,真不好意思Steve,我都忘了。”

Steve迟钝的眨了眨眼睛,说:“啊,没关系。我要去上课,我们边走边说吧?”

Toni应了一声,几乎没有发表自己意见的就跟了上去。Pepper看着他们两个的背影,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

那天不过几分钟的时间,Toni就小跑着回到了Pepper身边,嚷嚷着“太蠢了”而拒绝告诉Pepper任何细节。Pepper也不去追问,却在Toni开始一遍遍把衣服和发型换来换去的时候,忍不住把她拉近怀里,给了她一个拥抱。

亲爱的,你大概不知道自己看起来有多幸福吧。

 

Steve Rogers第一次见到ToniStark,是在三年级的一次魁地奇训练之后。就在他结束了加训,从球场的角落里走出来时,他看到了在空中盘旋的身影。

平心而论,他早就知道Toni长什么样子,也并不喜欢Toni的行事风格。但是那天晚上的魁地奇球场上,骑着飞天扫帚的女巫笑声张狂,即使是最后落到地上,脸上仍然带着收敛不住的笑容。她兴奋的和James Rhodes大声说着什么,棕色的大眼睛闪闪发亮。Steve就躲在看台后面,直到他们离开。

很少有人能看到ToniStark如此真实的一面,而那一晚惊鸿一瞥的Steve,将那一幕深深刻进了脑海里。

那像是个偷来的秘密,越沉淀,就越让他不可自拔。

 

Toni Stark第一次见到SteveRogers,是在霍格沃次特快列车上。她在去找Pepper和Rhodey的路上,被几个看她不顺眼的女生堵了个正着。Steve路过时那几个女生刚刚逃走,Toni满身满脸腥臭的液体,身旁立着一个有她自己一半大的箱子,好几个学生在窃笑着指指点点。

那时候Steve还是个身形瘦弱的二年生,魔力不足,连最基本的清洁咒和漂浮咒都用不好。他就那么跑上来递给Toni一条毛巾,然后拎起她的箱子。明明没有认出她来,却还一边走,一边试图安慰她。等他们找到车厢时,他已经气喘吁吁了。

自始至终,Toni只在最后道了一声谢谢。却忍不住在Pepper埋怨她的时候,问了她Steve的名字。

 

天那么黑,她一定没看到我吧。

 

这样一个小插曲,他一定已经忘了吧。

 

这样想着的两个人,却挽着对方的胳膊,带着所有人艳羡的目光,在舞池里翩翩起舞。

一曲终了,Steve带着Toni退到了角落里。Toni脸有点红,不停地瞟向古怪姐妹,身子还在随着节拍微微抖动,显然还没有玩够。Steve不得不咳了一声,才换回对方的注意力。

“三月份的霍格莫德,我,呃,能和你一起去吗?”他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当然可以。”Toni的表情就像是他刚刚问了这个世界上最蠢的问题,“现在我们可以回去了吗?这首曲子很棒啊,正适合展现舞蹈女王(Toni,这个称号是什么时候来的?)的风采,我——啊!”

Steve已经发现了,让Toni闭嘴的最好办法就是出其不意。比如刚刚,他直接把她拦腰抱起来转了个圈,就势回到了舞蹈的人群中。

“乐意之至。”

 

后来?

我只能告诉你们,在二月份的第二个项目过后,所有人都开始管Toni叫“Steve的宝贝”。而BuckyBarnes发现,Pepper和Natasha早就成了要好的朋友,据说她们从这个学年一开始就一起在图书馆自习了。

——END——

准备再写个一两篇的后续,不过等考完试再说……

这篇写的也有点仓促,回头有机会我改一下(捂脸)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3)(ε ̄ *)

评论(12)
热度(115)
  1. 狗家少爷(≧∇≦)就算是喵呀喵 转载了此文字
© 就算是喵呀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