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盾铁】Dog and cat(内战后,一发完,HE)

Title:Dog and cat(and the one who had to take care of them)

Summary:Steve和Bucky变成了动物,Tony是那个不得不照看他们的人。

WARNING:全篇CP感不强,虽然题目和设定很傻白甜但是本文其实并不傻白甜,感觉我就离不开“内战后他们的关系如何缓和”这个主题了……

 

“你再说一遍。”右手平稳的举起,掌心的斥力炮发出隐隐的光芒,饶是心大如Thor这样的神也忍不住紧绷了一下身体,露出讨好的表情。

“钢铁之人,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被吾弟Loki施法变成了动物,对此吾深表歉意。吾已质询过吾弟,此魔法仅为恶作剧之用,48小时后就会自动解除,在此之前吾弟也没有解除的办法。”

“就是说,你那傻逼弟弟把复仇者联盟的两大战力变成了一只金毛和一只不爽猫,要两天以后才能变回来,而这期间我还得负责照顾这两个愚蠢的动物?”

“钢铁之人,吾深感抱歉,然其他队友们具有任务在身,美丽的Potts女士指出你是照看他们的最佳人选。吾深以为然。吾还有要事在身,再会!”

“你他妈的是逃跑了吧!绝对是逃跑了!”还撞碎了复仇者大厦的玻璃,又一次!Tony愤愤不平的想着,垂下手,把手上的盔甲重新收回手环中。在他身边,一只金毛犬正兴冲冲的绕着他打转,尾巴摇的飞起。再远一点的桌子上趴着一只布偶猫(这个品种让Tony觉得讽刺),脸上的表情和那只走红网络的不爽猫简直一模一样。

我操蛋的人生啊。Tony放任这句话在他脑子里转了几圈,然后直接甩下那条狗,大踏步走进电梯里,把试图跟上来的Steve狠狠拍在外面。

只不过是两天时间而已,他可是TonyStark,这点小破事还是搞的定的。

“JARVIS,购买全套的养狗和养猫设施,还有狗粮和猫粮,盯着点这两个东西,别让他们乱跑也别把他们饿死。”

“十分钟前已下单,Sir。”AI管家的声音响起,“建议您去休息一下,我会确保Rogers队长和Barnes先生的安全。”

“如果我睡得着的话。”Tony应了一声,走进那个他已经两天没有进过的卧室。

*             *            *

他确实睡着了,根据JARVIS的报告,四小时三十七分钟。梦里依然充斥着光怪陆离的场景,战斗,死亡,妈妈留在他脸颊上的吻,最后是西伯利亚刺骨的寒风。Tony心里很清楚,他的PTSD从未真正痊愈过。它曾经在好转,直到一个协议把一切拉到了更深的深渊里。

内战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一个月前,Steve和其他队友们回到了纽约,回到了复仇者大厦里。他们仍然一起战斗,配合默契,所有人之间的关系都在不断缓和,只除了三个人:Tony,Bucky和Steve。

别误会,后二者之间没有任何矛盾,有问题的是Tony和他们的关系。Tony开始长期离开复仇者大厦,当他留在大厦里时他不再出现在每一次电影之夜。他仍然偶尔会下来吃饭,和大家谈笑风生,甚至对Steve和Bucky也会开几句玩笑。但除此之外,他们不再有更密切的接触。Steve不再督促着Tony维持正常的作息,Tony也不会再把自己弄成一个混蛋,然后变着法的试图道歉。

彬彬有礼的陌生人,这样挺好的不是吗。Tony随手扯了件衣服披在身上,走进工作间。

*             *            *

Steve觉得脑子懵懵的,每隔五分钟就陷入我是谁我在哪的终极人生哲理循环。其实他还是Steve,有Steve全部的记忆和思维,美中不足的是脑子缩小成的狗脑袋的大小,于是曾经四倍容量承载的东西被无限压缩成了一小团。他知道该对Steve这个名字做出反应,却不知道为什么。他记得Tony,本能的想亲近他,却被一个透明的东西挡在了外面。Tony看上去不想带上他,这让Steve觉得沮丧。

也许等在这里Tony就会回来。Steve这么想着,保持着笔直的坐姿等在电梯门外,然而等了很久很久也没有任何动静。他有点饿了,食物的味道就在不远处,于是他小跑着过去,发现Bucky仍然趴在桌子上,已经慢条斯理的吃完了自己的那份妙鲜包。Steve很快吃掉了自己那份狗粮,然后决定出发去找Tony。四条腿仿佛是自动的,Steve准确无误的沿着楼梯跑上去。Bucky注视着他的背影,随即也跳下桌子,跟在了Steve后面。

工作室里很安静。Tony没有开音乐,他在进行新一套盔甲的模拟测试,因而当JARVIS告诉他“Rogers队长”和“Barnes先生”在门外时,他诧异的转向门外。工作室的玻璃已经被调成单向的,他可以看到外面那一猫一狗都趴在门口,似乎在睡觉。

“JARVIS,不是告诉过你不要让他们乱跑吗?”Tony感到一阵烦躁,“真不愧是好基友啊,睡个觉还要一起堆到我门口,这什么意思?”

“Sir,我认为他们是在关心您。”JARVIS说,“据我的观察,Rogers队长和Barnes先生仍然保留人类的记忆,他们甚至记得电梯的密码。只不过他们现在变成了动物,没有人类复杂的思维,而是更简单直接的被本能驱使。”

“你说这两个老冰棍的本能是趴在玻璃门面前睡觉?”Tony翻了个白眼,“那就让他们趴去吧,JARVIS,启动第三套方案。”

*             *            *

事实证明,Tony低估了犬类动物的敏锐和执着。

在持续工作了八个小时后,Tony开始感到饥饿。Steve对作息规律的坚持让Tony几乎已经适应了普通人的作息,尤其是在吃饭问题上。现在可没有人会给他送饭,于是他放下工具,准备去厨房给自己找点吃的。

问题就是,他已经忘了自己门口还趴着两只动物。等他打开门,听到一声欢快的狗叫声时,想回去已经晚了。

Steve——他真不想用这个名字叫这只金毛犬——在见到他的一刹那就扑了上来,直接把毫无防备的钢铁侠扑倒在地。“JAR,你一定是故意的!”左摇右晃的避开凑过来的舌头,Tony对着天花板竖了个中指。然后他惊恐的看到Steve一爪子挥上来,把他的中指又拍了回去。

“绝无此意,Sir。”AI管家的声音里有隐隐的笑意。

“都变成狗了你还知道中指是个骂人的手势吗!?话说回来‘阻止别人说脏话’真的是老冰棍与生俱来的本能吗!?”

在Steve狗点点头的时候,Tony忍住了一句“操”。

“你……算了,我要去吃东西,你先给我下来。”Tony站起身,习惯性的理了理发型。他往前走,Steve就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这次在走进电梯时,他没有把Steve关在门外。

*             *            *

冰箱里有一点剩下的披萨,Tony抓起来就想吃,狗妈妈Steve用吠叫和抓咬强行制止了他。大多数人都很难不对动物更加宽容,因此在瞪了对方几眼后,Tony还是把披萨丢进了微波炉里。

两分钟后,他端着咖啡和披萨坐在餐桌的一头。Steve尝试了几次,然后成功跳上了对面的椅子。刚刚一直悄无声息的Barnes也跳上了距离Tony最远的那个角落,直勾勾的盯着这边。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相处了。有时候Tony早上不起床,十点多了才慢慢悠悠的走进餐厅,嚷嚷着要先吃点东西。如果没有任务,Steve就会不赞同的看着他,最后还是按照小胡子土豪的要求给他做一小份早午饭,Tony在一边狼吞虎咽,Steve会坐在另一边读书,学习现代知识,或者就是看着Tony吃东西。无需交流,也没有人会觉得尴尬。

而Tony,他怀念这个。

都已经过去半年了,如果是其他的争执,他们现在肯定早就和解了。他或许曾经责怪Steve站在他的对立面,但真正让他难以释怀的,是Steve的隐瞒和欺骗。

一方面是难以割舍的情感,一方面是无法原谅的欺骗。

而现在,他吃完了那份披萨,Steve跳下椅子,把他自己的一袋狗饼干拖到了Tony面前。

“你脑子真的已经缩成一只狗了是不是?”他拿起那袋饼干,面无表情的看了那东西一会儿,一边脑子里乱哄哄的想着似乎有人说过狗饼干挺好吃的,一边撕开了袋子,抓起了一块骨头形状的。

他和那块胆大妄为的饼干对视了三秒钟,然后塞进了嘴里。

*             *            *

被刺眼的阳光晃醒时,Tony一时间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随即他想起,这一定是JARVIS叫他起床的又一个馊主意。

“早安,Sir,您今天有一场重要的董事会,Potts小姐特别嘱咐过您不能迟到。”

“是啊是啊。”想到Pepper的脸,Tony夸张的打了个寒战。他胡乱的伸手去摸衣服,结果摸到了一团毛茸茸暖烘烘的东西。那东西在被他袭击之后兴奋的叫了一声,开始用湿漉漉的鼻头胡乱拱他的手。

愣了两秒种,Tony才想起伟大的美国队长变成了一只狗。昨天吃完东西后他就被强行拖到了卧室里,机器人们贴心的把Steve的窝也推了进来。当Barnes在门边露出一个脑袋时,他没有制止。

然而他百分之百确定的是,昨天晚上,Steve绝对是睡在——不管是哪里,反正是除了Tony的床以外的任何地方的。满床惨不忍睹的金色狗毛提醒Tony这货绝对不是早上才跳上来的。

Steve的本能难道是和我睡觉??Tony摸了摸修剪整齐的小胡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随即他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收拾整齐,然后穿上钢铁侠的盔甲。

“Sir,请允许我提醒您,本次会议就是在三十层之下的会议室进行,您完全可以乘电梯前往——”

“JARVIS宝贝,看着我,告诉我我是谁。”

“您是Tony Stark。”

“穿上这身盔甲后呢?”

“您是钢铁侠。”

“这就对了,我他妈的是钢铁侠,穿着盔甲去开董事会是我的权利,不管这该死的会议是在纽约还是在悉尼。这一条被写在美国宪法里呢。”

“我很确定美国宪法里没有这一条。”JARVIS无奈道,“Rogers队长似乎很想与您同行。”

“什么?即使是我,如果带着一条狗去开会,也一定会被Pepper打死。如果你还爱你的爸爸,JARVIS,把他拦下来就好了,告诉他我晚上就回来。”

两个小时后,Pepper在中途休息时问他:“Tony,我爱你,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屋子里有一只猫,门外还有一只金毛狗看着你几乎把尾巴都甩下来了?”

*             *            *

终于又回到了工作间,Tony抓起咖啡杯喝了一大口,满足的叹了口气。

他们最后不得不把会议室连通的另一扇门打开,把这两个动物赶了进去。Steve似乎只要看到Tony就会得到满足,因而乖乖的扒着门缝,不再给周围的人带来任何困扰。Barnes……好吧,Tony到现在也没搞清楚Barnes到底是怎么钻进屋子里的。就像他现在也不知道这只不爽猫是怎么趴在墙角盯着他看的。

“你难道是什么小精灵吗?”Tony有些疲惫的嘟哝着。该说是犬系和猫系男子的区别吗,想想自从住进复仇者大厦,不管是人还是猫的James Barnes似乎都热衷于站在一个比较远的地方观察Tony的一举一动。尤其是在战场上,有好几次Tony都会发现是Barnes帮他拦下了什么进攻,再默不作声的离开。

他们之间的对话,除了Barnes一见面就对他说的那句对不起,和Tony最初帮他调整机械手臂时问的几个问题以外,就无限接近于零。有的时候连Tony都为了和谐的气氛而说两句话,冬日战士却还像是被什么人洗脑了那样愣愣的,除非被闻到问题,否则一句话都不说。

“Tony,他被洗脑了,这真的不是他的错。”Steve诚恳的近乎于有些隐忍的表情浮现在Tony脑海里。

是啊,我知道。Tony想。我知道他是被洗脑了,他只是一把枪,被错误的人握在手里。可是如果不怪他,我该怪谁呢。

怪九头蛇吗?可是九头蛇那么大的一个组织,即使是Tony,也没有自信能将它连根拔起消灭干净。他甚至不知道当年参与了这场谋杀的人都有谁。与他们相比,憎恨James Barnes,不是显得要容易的多吗?

Tony Stark那么坚韧,又如此脆弱,一句父母临别前没有来得及说的话在四十多岁的男人心里仍然能留下巨大的创伤。那亲眼看着父母被杀害的空洞,如果不用恨意和复仇,该拿什么填满呢?

不要说什么爱和宽恕。能做到这些的是圣人,而他不是。在那个九头蛇的基地里,有那么一秒钟,他真的想让Barnes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在当初汹涌的恨意和冲动褪去后,他见到了更多面的Barnes,这个人为拯救地球,甚至是保护Tony而做出的努力。Tony知道,他是个真正的英雄。他身边的其他人不敢开口,却也在有意无意的暗示他,Barnes值得被尊重,被原谅。

这不是Barnes的错。那么自己呢?难道他就活该父母被人杀害,连一点恨意都不配留下吗?*

(*来自墨香大大的《魔道祖师》)

他盯着屏幕看了许久,然后意识到,自己其实半个字也没有看进去。那只猫不知道什么时候蹭了过来,小心翼翼的蹲在他脚边。Tony想到JARVIS的话。

他其实清楚,Barnes心里的愧疚,一点也不比他的恨意少。他也在试图“赎罪”,也在渴望着Tony的原谅。

憎恨,也是件劳心劳力的事啊。

他伸出胳膊,让Bucky借着这个平台跳到了桌子上。没有讨好和亲近,他们就这么看着彼此。良久,Tony伸出手,挠了挠猫咪的下巴。对方无法抗拒猫的本性,舒服的眯起眼睛,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             *            *

一天后,当Tony从另一个视察里回到复仇者大厦,Steve和Bucky已经恢复了人形,正在接受Natasha和Clint的盘问。那两个刚刚结束任务的特工似乎觉得这是件特别好玩的事情,Clint不住的大笑出声。Steve有些尴尬的强调他真的记不清那两天都发生了啥,Bucky则是颇有效率的翻了个白眼,不幸正对着Natasha,然后成为了女王地位不可侵犯的牺牲品。

Tony走进来时,Steve本来就不流利的叙述一下子变成了结结巴巴,Bucky也把后背挺直了些。Clint看到他,甩了一包薯片过来,在沙发上腾了个位置。Tony挑了挑眉毛,坐在了那个紧挨着Steve的位置上。

“Tony。”Steve说,“呃,我记不清变成狗的那两天发生了什么了,JARVIS不肯告诉我,希望我没有给你造成麻烦,呃——”

Tony吃了口薯片,又吃了口薯片。

“你猜怎么着。”他慢吞吞的说,“YouTube上现在有一个视频的点击量已经超过三千万了,内容是关于一只狗和一只猫,脚上穿着蜘蛛侠套装的鞋子,踩在复仇者大厦外八十多层的墙上,往下走了三十层,然后跳进了某个开着的窗子,引发了里面一阵尖叫……”

Steve的耳朵红了,Clint又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大笑,连Natasha也轻笑出声。

“而且这个视频的拍摄角度很奇怪,就像是拍摄者也踩在墙上一样……”

“哦。”Steve说,“哦。嗯,Peter最近可能是有点太清闲了,我觉得是时候找他来做个特训了。”

“明天再说吧。”Tony懒洋洋的把脚搭在桌子上,“今天是星期四。我猜,今天该轮到我选电影了吧?”

 

——END——

嗯,结尾并不是说他们的关系就和好如初了,但是在一步步恢复不是吗~在我看来主要问题就是,时间啊,时间是可以磨平一切的,但是并不意味着伤痛就不复存在了……

评论(6)
热度(126)
  1. 狗家少爷(≧∇≦)就算是喵呀喵 转载了此文字
  2. 狗家少爷(≧∇≦)就算是喵呀喵 转载了此文字
© 就算是喵呀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