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盾铁】谎言,真相和好运气(HP AU,巫师!Tony,小甜饼一发完)

Summary:Tony搞来了一瓶吐真剂,想在早饭的时候把它滴到Steve的牛奶里,然而就在那天早上,Steve决定喝下Tony圣诞节送给他的福灵剂……

Note:这篇可以看做之前那篇HP AU的后续(关于Tony和他讨厌的魔法),也可以独立阅读,只要知道前提设定是Tony是个巫师就行了~

其实本文没有太多涉及到HP的东西_(:з」∠)_


“你在学校里最擅长的科目是什么?”某天下午,Tony正在维修他的装甲,Steve就坐在工作间的一个角落,翻阅着一本魔法史的课本。

“什么?”Tony不得不分心看了对方一眼,“天呐Steve,也就只有你和格兰杰能读进去这本书了。”

“它很有意思。我是说,我从来不知道魔法世界是什么样子。”Steve露出羞涩而满足的笑容。

差不多半个月前,Steve就开始有意无意的向Tony暗示,说他对魔法世界很感兴趣。Tony,自然不会无视掉任何暗示。他慷慨大方了买了一堆巫师用的小玩意,从韦斯莱魔法把戏坊订购了一大批订单,甚至还在他们不可描述的时候用魔法搞了些小情趣出来。最终Steve不得不明白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Tony,我只是想读一读你上学时的课本。”

好吧,老冰棍和他上世纪四十年代的脑子。想读课本并不难,难的是Tony当年自己用过的那些课本早就在他退学时被他自己一把火烧了。他只好给丽痕书店寄了封信,一口气把一到七年级所有种类的教科书都买了一本回来。从那天起到现在,除了训练和出任务,复仇者们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泡在这些书里了。

“是变形课吗?”Steve问,“因为你看起来好像很擅长给东西变形。”他想到了某些不太好的场景,因而红了脸。

“呃,不是。”Tony回答道,“虽然我确实是每门课都拿了O,但是我最擅长的是魔药课。大概是因为这门课也属于‘造东西’的一种。”他指了指身后的那套盔甲。Steve点点头。

“我知道你是最棒的。”

*                           *                            *

以上……也并不能解释为什么Tony现在一大早精神抖擞的坐在餐桌前,暗搓搓的转着手里的小瓶子,等着Steve把早餐端上来。

其实还是有那么一些关系的。Steve的问题勾起了Tony对于魔药课的一些记忆。即使他已经几十年没有学习怎么调配这东西了,但他是个天才,而且一个坩埚真的要不了多少钱。我是说,反正Tony也得给Natasha调配她的美容药水,做点其他的东西就顺便吧。

当然,他并不真的打算依靠药物来让自己的男友吐露心声,但这会是一个很好的恶作剧。他改良了吐真剂的效果,降低了它的威力,喝下的人仍然会保留自己的神志,只不过会容易变得更加诚实。最妙的是,当事人会以为自己是出于本人的意愿才想要说实话的。

“Tony?你在笑什么?”Steve把吐司和煎鸡蛋放在他的面前,一边投给他一个疑惑的表情。Tony一惊,赶紧正了正神色。他本人在各种方面都臭名昭著,还在霍格沃茨里乱跑的时候没少干过恶作剧,但是对他正直无比的美国甜心男友嘛……还真是第一次。这让他内心其实有点小小的愧疚。

Steve什么都不知道,又去端其他人的早餐。根据JARVIS的报告,他的队友们将在两分钟内陆续到达,因而Tony赶紧把吐真剂倒进Steve面前的玻璃杯里,然后正襟危坐,准备对面前的早餐下手。

“铁罐!?你居然这么早出现在这里??”Clint的声音突然从天花板处传来,刚做过坏事的人被吓的跳了起来,抬起头怒视着上方。“肥啾,下次你再在吃饭时间从天花板里下来,我就让JARVIS给大厦开启换气系统。”

“那我还是别告诉你你卧室着火了这件事了吧?”Clint落到地上。

“卧室着火了!?”Tony和Steve的声音同时喊道。

“据我所知没有,Sir。”好管家JARVIS的声音悠悠响起,“不过Mr. Barton确实在您的屋子里大闹了一番,为了找到您藏起来的巧克力蛙。”

“告诉我他没找到。”

“好的Sir,他没找到。”JARVIS说,“Mr.Barton把所有巧克力蛙的袋子都拆了开来,现在您卧室的墙壁上爬满了青蛙,我正在指挥机械手们把它们一个个抓下来。因为这件事情并不紧急,所以根据您之前的命令,在您和Captain独处时我没有把它报告给您。”

“MUTE!”Tony气急败坏道,一边冲向电梯,一边冲Clint竖了个中指,“你等着吧肥啾,我会再给你来一包肥舌太妃糖的!” 

他直接冲进了电梯,因而没看到Clint在环顾了一圈之后,直接抓起Tony的玻璃杯,把里面的牛奶喝的一干二净。

“Clint。”Steve不赞同的皱着眉,“你不应该给Tony搞那些恶作剧,而且你也不该喝Tony的牛奶。”

“行了Cap,铁罐还没动这个杯子呢,我没和他间接接吻。”Clint做了个鬼脸,“我太渴了,你又偏心只给铁罐上了早餐,我只好喝掉喽~你可以把你自己的那一杯给他啊。”

然后在Steve来得及说什么之前,Clint就把他的那杯牛奶挪到了Tony的位置上。Steve无力的叹了口气,拿过被Clint喝干净的那个杯子,又去倒满了牛奶,然后摆到了自己的盘子旁边。

*                           *                            *

Tony今天显得怪怪的。Steve瞄着对方的神色,在心里评论道。今天他们两个都轮到休假,纽约看起来还很太平,Steve昨晚就做好了规划,决定今天要和Tony进行一次难得的外出约会。为了这个,他还特地翻出了Tony圣诞节时送给他的福灵剂,掐着量喝了一口。这种魔法的东西他其实都是不太相信的,但是Tony不会害他,喝一口也无伤大雅。

迄今为止都一切顺利。他们乔装打扮了去看画展,一路上没有小偷,没有街头斗殴,也没有任何人认出他们。他们到达画展才发现购票是需要身份证的,然而就在Steve准备去别的地方逛逛时,工作人员又跑出来告诉他们,因为今天系统出了故障,所以他们可以直接买票了。

这简直可以说是运气很不错。但是,正如Steve说的,Tony显得和平时不太一样。

早上Tony从卧室出来后,大家都已经吃到一半了。他气冲冲的坐到Steve身边,对Clint龇牙咧嘴的说了很多威胁的话。他们艰难的(或者说如往常一样的)以Steve劝Tony喝下牛奶结束了这顿早餐,Bruce帮着Steve把盘子放进洗碗机里,Clint跑到了坐在沙发上的Tony身边。

“不会还在生气吧铁罐?”他问,“好吧,我承认这个恶作剧可能有点过头了,但是我希望这不会影响我们的友谊,我……”

“没有。”Tony说。Clint还有一大堆俏皮话跟在后面,结果就这么被卡断了。他目瞪口呆的看着Tony,用变调的声音问:“什么?”

“我说没有,我没在生气了。”Tony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没有什么事情会影响到我们的友谊。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Clint发出了一种像是鸟被掐住脖子的声音,耳朵居然有点泛红。这可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情景,Natasha都忍不住凑了过来。

“没看出来你居然这么爱Clint。”她挑起眉毛。

“我爱你们每一个。”Tony玩着平板,头也不抬的说。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他不得不转头看了看他的队友们,眉毛皱起来,“怎么了大伙?我当然爱你们,你们都对我很重要。我们不是家人吗?”

“呃,是啊。”Clint终于又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干巴巴的说,“没错,铁罐,大家都知道这个,只不过你,呃,通常不会这么坦诚。”

“我搞不懂为什么。”Tony翻了个白眼,重新把头埋到平板里。

“Stark没事吧?”Natasha抱起胳膊,看起来正在认真考虑着要不要把他打晕拖走检验一下是不是真人。

“Sir没事。”JARVIS说,“请原谅我不能告诉你们发生了什么,但是Sir大概到下午就会恢复正常。”

“他又做什么实验了吗?”Steve不赞同的摇着头,把平板从Tony手中抽出来,无视掉对方伸着小短手想要够到的样子。“Tony,你该去换衣服了,我们今天要出门的记得吗?”

“当然记得。”Tony放弃了努力,从沙发上跳下来,“我们五分钟后见。”

他们出门之后,Tony也比平时安静的多。他竟然没有对苹果公司门口排队等着新发行手机的人做出任何的嘲讽,也没有抗拒安保人员的任何检查。当他们参观画展时他就亦步亦趋的跟在Steve身边,回答Steve的问题(这幅比那副好一些)(太丑了)(确实,我对这里没有兴趣,但是陪在你身边就不会无聊)。

Steve一直知道Tony对画展没有什么感觉,但他从来不说出来,Steve也就偶尔会拽着他来看看。以往Tony总会眉飞色舞的做出各种乱七八糟的评论,把时间都花在调戏Steve上。但今天他似乎褪下了花花公子的那套外壳,开始大打直球,反而让Steve有点口干舌燥。

Tony大概是做了什么和诚实魔法有关的实验。Steve想。他喜欢那个嘴硬心软的钢铁侠,但是有时候他也会希望对方能坦诚一点,把所思所想都告诉自己。毕竟不管心里多么清楚,都没有那个人说出来带来的感动更深。

“中午想吃什么?”他问。通常Tony会嬉笑着说“吃你就好”“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但是今天Tony果断回答道:“汉堡!”

“太不健康了。”Steve一边教育着对方,一边开始在心里计算Tony这一周里摄入的卡路里。最终他点点头,带着明显有点高兴的Tony走向了汉堡店。

*                           *                            *

Steve端着垒了三层高的食物(超级士兵的超级饭量)回来时,Tony被好几个叽叽喳喳的女中学生围在中间,看起来居然有些……害羞。

“你和刚才那个金发帅哥是情侣吗?”

“是啊,他是我男朋友。”

“天哪你们俩都好可爱////简直就像是喵和汪的组合///”

“你们长得真的好像美国队长和钢铁侠啊!其实我们几个都是盾铁党来着,才过来和你搭话的。你知道盾铁吗?”

Tony诚实的摇了摇头,张张嘴,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催促他下一秒就要告诉她们自己的真实身份。Steve赶紧一步迈过去,把东西放在桌子上。那几个小姑娘用敬畏的眼神看着他的肌肉、大胸和托盘里的食物,他赶紧摆出美国队长的招牌笑容和她们打了个招呼,三言两语打发走了她们。

比以往坦诚的多的Tony让这顿午餐变得异常和谐。Tony的墨镜和帽子都已经摘下来了,以Stark的关注度,坐在人来人往的汉堡店里居然没有一个人认出来,Steve不得不开始思考福灵剂是不是真的能给他好运气了。

“下午想去哪里?”Steve问。

“回家。”Tony说。他通常不会用“家”来代替“大厦”。

“为什么?”Steve好奇道,“你不是把所有的工作都做完了么?”

“嗯。想回床上,想让你脱光了操我,用你那星条旗大——”

他们可是在大街上,Steve一把捂住了Tony的嘴。对方哼哼了两声,用水润润的大眼睛看着他,好像是不解于Steve为什么会阻止他说话。Steve开始觉得太过诚实有点操蛋了。但Tony已经开始开黄腔了,这大概意味着诚实魔法的效果在减退。

说起来,那一小口福灵剂的效果能持续多久来着?

*                           *                            *

“所以说,你喝了吐真剂,而你的国旗男友喝了福灵剂?”Loki懒洋洋的把玩着手里的权杖,他对面坐着如临大敌的Steve和仍然有点懵懵懂懂的Tony。就在刚才,这位恶作剧之神突然从某个角落里冒了出来,瞟了一眼两个人就邪笑着问他们发生了什么。吐真剂的效果还没过去,Tony毫不犹豫的像倒豆子一样把事实都噼里啪啦的倒了出来。

“是吐真剂让Tony变得这么诚实的?”Steve皱起眉看了Tony一眼。这小混蛋居然想把魔药倒在他的杯子里,如果不是Clint捣乱,现在中招的就是Steve自己了。

“嗯哼。”邪神向后一躺,靠在椅背上,“第一次没发现Stark的魔力算我走眼,现在似乎是个报复的好时机。”

“Loki!”

“喂蝼蚁,你上一次和你男朋友上床是什么时候?”

“昨天晚上。”Tony回答道。

“你盔甲的密码是多少?”

“34-44-54-64.”

“你的魔杖藏在哪里?”

“右臂袖子里。”

“你身上最敏感的部位是哪里?”

“胸口,反应堆附近。”

他们两个就这么一问一答,每一个问题过后Tony都显得更清醒一些,停顿的时间也更久些。最终,在Loki问道“你最大的弱点是什么”时,Tony卡住了。他转了转眼睛,在椅子上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Steve和Loki都盯着Tony,直到他不安的动了动,问Steve:“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吗?”

“没什么。”Steve微笑。他看了看Loki,纠结了一下,最终还是对他友好的点点头,说:“谢谢你的帮助,Loki。”

“不用谢。”Loki勾起一个非常和善的微笑,“我来是想告诉你们,毁灭博士和他的机器人们出动了,你们的队友们已经在战斗了,而我似乎不小心屏蔽了你们的通讯器。”

Steve &Tony:“……”

Loki没有说谎。当美国队长和钢铁侠赶到时,战斗已经接近尾声。Clint对他们这种只顾秀恩爱丝毫没有团队精神的行为大为不满,他在通讯线路里嚷嚷了十分钟,直到Natasha的声音插了进来。

“Cap,Tony,在你们十点钟方向有个女孩。”

Steve和Tony向那个方向看过去。那是一栋大楼,一部分已经被轰飞了,就在他们目之所及的地方,有一个小女孩蜷在那里,大声的哭喊着。

“你的福灵剂还剩下多少?你带在身上吗?”Tony抓住Steve的胳膊,语气焦急。

“这里。”Steve从身上摸出一个小瓶子,里面只剩下了瓶底的那么一点,大概只够一小口的量。在Steve来得及问出什么之前,Tony已经一把抢过了瓶子,掀开面罩喝下去再合上面罩,动作一气呵成。接下来他一个猛地加速,就这么冲进了那座摇摇欲坠的大楼里。

Steve拼命的冲过去,但即使是四倍速度也赶不上钢铁侠或者重力的作用。就在他离大楼还有十米远的时候,一个空中还没有被回收的飞行器狠狠撞了上去,砖石轰然坠落,将一切都掩埋在下面。

没有人逃出来。

“TONY!!!”

刺骨的寒冷和恐惧笼罩了Steve。

*                           *                            *

“都和你说了没事的,福灵剂的效果是不会打折扣的。”神盾医院的病床上,Tony光着膀子,懒洋洋的趴在那里,身体随着Steve的动作而颤动着。

在头脑几乎一片空白的Steve带着他的队友们和救援队把废墟一点点清理开后,就见到在靠近出口的地方,几块墙体和钢筋共同支起了一小块安全的区域,把穿着盔甲的铁罐头和他怀里的小女孩完美的保护了下来。

“这简直是走了狗屎运。”Clint评价道,“一整栋大楼倒在你身上,而你除了后背的一点淤青什么都没留下。你知道这他妈的有多难吗?你们甚至都没靠着任何墙或者家具,就支撑起了一个三角形的空白,你以为这是在搭积木吗??”

想到鹰眼当时脸上的表情,Tony忍不住坏笑出声。然后他浑身一紧,发出了一声惨叫。

“哦!操!Rogers!”他哀嚎道,“你轻点!!!”

“现在知道疼了?”Steve的声音非常冷淡,“不行,你今天必须得得到点教训。”

“为啥要给我教训!我又没做错啥!”Tony不满的抗议起来,“我早就告诉过你福灵剂的作用了,你对它没有信心又不是我的错!”

“再怎么样你也不能以身犯险!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该怎么办?”

说到后半句的时候,Steve的声音已经低了下来。Tony扁扁嘴,不吭声了。房间里安静了好一会儿,最后Tony用轻不可闻的声音说,“好吧,我道歉。”

“接受你的道歉。”Steve说,拍了拍他的屁股,“今天晚上惩罚继续。”

“卧槽!?Steeeeeeeeeeeve!你不能这么对我!我还是伤患呢!……唔……哈,哈,别……”

 

——END——

番外:

“Cap,铁罐,你们小点声行吗!?做个按摩怎么跟上床一样!?听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鹰眼/肥啾,闭嘴!”

 

是的,老贾是故意不告诉Tony那杯牛奶被换过的。这大概也属于福灵剂的一个效果w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么么大(づ ̄ 3 ̄)づ

评论(13)
热度(175)
© 就算是喵呀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