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盾铁】星魂(治愈系一发完,HE)

虽然题目很中二但答应我不要放弃doge

梗来自 阿酒  @ENICY  这也是送给阿酒的文(捉虫也是她= =)。虽然她当时要求的是个欢乐搞笑文来着……被我搞成这样了……

有“星星”的设定,这个设定和伴灵有点相似,又不一样,文中就会解释的挺清楚的~

每个人的灵魂,都是生而完整的。

*                           *                            *

TonyStark出生后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身旁就出现了属于他的那颗星星。那星星很小,还没有婴儿的拳头大,紧贴着Tony的小脑袋发出一闪一闪的柔和的光芒。

Howard小心翼翼地抱起那婴孩,那团光芒也跟着凑到他身边,围着他打转。Maria已经疲惫的快要睡过去,但看到这幅场景,还是忍不住轻笑出声。一旁的医护人员赶紧接过Tony,按部就班的检查着他和他的星星。

星星不会随着人的年龄而成长,这意味着Tony的灵魂已经近似于完整。医生甚至大胆的预言,在Tony成年前,他的星星就可以自主融入灵魂,而不需要灵魂伴侣的帮助。

“我听说美国队长就是如此。”其中一个护士说,“他的星星在他接受血清注射的那一刻与他的灵魂融合,成为完整的一体。他注定要站在所有人面前,为这个伟大的事业而奋斗。”

“美国队长”四个字让Howard的脸色沉了沉。他把Tony放回Maria枕边,给二人掖好被角,并在Maria额头留下一个吻。

“你又要去北极了吗?”Maria轻声问。

“是的,搜寻工作还没有停止。”Howard点头,然后离开。

没有人注意到,Tony手边的那颗星星闪了闪,似乎变得比刚刚大了一些。

 

Tony五岁那年,Howard把他送到了一家寄宿学校。彼时他已经不会再抱着美国队长的玩偶奶声奶气的寻求父亲的陪伴,但他仍然恋恋不舍的看着父母回到车里,看着车子消失在大门外。

这是一所私立学校,专门用来接收这些有钱人的孩子。Tony是整个班里最聪明的,也是年纪最小的。实际上就算是在同龄人中,他的身形也格外瘦小,因此颇受那些校园恶霸的关注。他不招人喜欢,也几乎没有朋友。即使是自由活动时,他也是一个人缩在角落里,捣鼓他那些小发明。

“……相信大家对此都非常熟悉。每个人在出生后不久,就会拥有属于自己的星星,他们是我们灵魂的一部分。星星的大小意味着灵魂缺失的程度,明暗则与主人的身体和心理状态有关。”

这是一节有关生命的基础教育课,通常这样的知识是由父母传授的。Tony的父母从未说过这个,但他看过很多书,因此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

“星星的大小不会随着年龄而改变,却会受到每个人经历的影响。通常,如果一个人经受了足以影响他灵魂的人或事的重大变动,那么他的星星也会跟着改变。比如众所周知的美国队长,他的星星在遇到一生的挚友James Barnes和Peggy Carter后都分别有所缩小,代表着他的灵魂在趋于完整。然而真正让他的星星进行融合的还是重生计划。‘美国队长’让Steve Rogers成为了一个真正完整的人。”

“当然,能够像美国队长这样不依靠灵魂伴侣融合的人十分罕见。对大部分人来说,在人生中的某个阶段,他们会遇到属于自己的灵魂伴侣。他们相知相识,然后在某一刻,他们的灵魂会产生共鸣。此时两个人的星星会交融,然后分别融入他们的灵魂。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灵魂伴侣让彼此变得完整。”

是啊,但是没人能说清你什么时候会遇到你那该死的灵魂伴侣,也没人知道什么时候你们的灵魂会发生该死的共鸣。为什么这个规则不能简单一点呢?我又不能和每个人都发展一段关系来检验他们是不是我的灵魂伴侣。

Tony在内心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班里那个最喜欢带头欺侮他的Jack又开始那眼神扫他,这让Tony绷紧了身体。这群下手不知轻重的富家子弟最近弄来几把枪,他们喜欢把Tony堵在人少的地方,然后拿他的星星做射击练习。

这就是为什么虽然Tony对灵魂伴侣这一套不屑一顾,却仍然要尽全力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个——星星不能与主人相隔太远,而一旦星星被破坏,那么主人必死无疑。

 

是的,Tony Stark不相信灵魂伴侣。从小的时候他就对这种“命运”的事情颇为怀疑,等他继承了SI,发明出了可以让星星隐形的技术后,他就更懒得去找那个不知道在哪里的家伙了。他的星星仍然是他的弱点,但现在没有人能看到它,他自己也就假装这事不存在,忙着过自己花天酒地的日子。

他的星星并没有在成年前融合,反而比他出生时又大了好几圈,现在几乎有他的手掌那么大,这在星星里可以说是庞然大物了。

“你的星星在不断长大,这意味着你的灵魂的破损程度在加剧。”在阿富汗的山洞里,Yinsen一边摆弄着棋子,一边轻声说。“即使你不去寻找你的灵魂伴侣,你们也终有一天会相遇,因为这一切在你诞生的一刻都已经被安排好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去寻找。”Tony哼了一声,“我是Tony Stark,我从不服从于任何人,即使是所谓的命运。”

“那么这么多年里,你的星星就从来没有进行过任何的融合吗?”

Tony抬起眼,认真的观察着Yinsen。对方的表情平淡,Tony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他的身边没有任何星星。科技可以让星星隐形,但是不能抹去它们的存在,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感受到其他的星星。所以Yinsen的星星或者是自己融进了灵魂里,或者是找到了自己的灵魂伴侣。Tony倾向于是后者。

“有两次。”他承认道。一次是在MIT,Rhodey冲进他的实验室把他揪出来大骂他是个傻逼的时候,另一次是他酒精中毒在医院里醒来,Pepper坐在他床边哭泣的时候。双方都在那一刻感到了星星的变化。Pepper捂着嘴有些惊讶的看着他,而Rhodey则疯狂的揉着脑袋,大叫着什么“早就知道会这样”“我他妈的要被你缠着一辈子吗”之类的话。如果不是这两次融合,他的星星比现在还要惹眼。

他们又沉默了一会,Tony问,“你有家庭吗?是你的灵魂伴侣吗?”

“当然。”Yinsen说。他们直视着对方的眼睛,然后Yinsen叹了口气。“你拥有一切,却又一无所有。”

Tony耸耸肩,没有反驳。他的盔甲还在制作中,而他不想去考虑其他任何事情。

 

Tony二十一岁那年,真正感到了灵魂撕裂般的巨大痛苦。在那个圣诞节的假期,他跪在地上,不停的喘着粗气,看到他的星星的光芒变得紊乱,以一种骇人的速度膨胀起来。他愣在那里,直到接到了电话,要求他去医院辨认他父母的尸体。

在那之前,他的星星也有过变大的时候,但那都很细微。这种缺失的感觉一下子狠狠抓住了他,让他感到惶恐和不安。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因为失去父母而使得灵魂破损,但显然,永远无法回来的母亲和永远得不到关怀与承认的父亲,从此成了他灵魂中最大的碎片。甚至那之后的放纵与堕落,都没有再带来那么严重的伤害。

他曾经想,还能发生什么更糟的事情呢?大概他的灵魂天生就是如此,没有什么再能弥补的了。

直到他穿着那套他在山洞里做出来的盔甲飞到空中,然后因为动力不足而坠落在沙漠里。坠落的一刻并没有预想中的疼痛,反而是一股柔和的光芒笼罩了他。他呆愣着躺在那里,看着自己的星星围绕着盔甲,从头到脚的旋转着,然后它裂成了两半,其中一半就那么打着旋飞进了他的身体里。

一直到光芒消散,他裹着破布跌跌撞撞的走在沙漠里的时候,都还没有从这场突如其来的融合中回过神来。

那感觉……就只是,前所未有的美好。在这么多年的放纵和自甘堕落后,他几乎已经感觉不到当年那种像是要把他撕成两半的痛苦。现在他灵魂的一部分找了回来,他反而开始念念不忘起仍然飘荡在外的另一半来。

没有体会过完整,便不会把那一直以来的缺失当成一种遗憾。

“Tony。”Pepper看着他,语气里既是生气又是担忧,“你可能会害死你自己的。”

她的表情让Tony感到愧疚,但他只是移开了视线,用沉默作为回答。Pepper失望的离开了,而Tony知道,他的盔甲已经成为了他的一部分。他是钢铁侠,他永远都不会再抛下这个身份。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情值得期待。

他想找到他的灵魂伴侣。

*                           *                            *

SteveRogers醒来时,差点被身边耀眼的光晃瞎眼睛。他抬手挡了一下,那光马上就暗了下去。他又睁开眼,这才发现那并不是谁忘记拉上窗帘或者拿灯晃他的脸。

那是他的星星,正浮在他右手边的半空中,那么耀眼。这不对。在Howard的帮助下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自己的星星了。

所以他不需要那个画蛇添足的收音机也能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不对了。

他冲出了那简易搭建的棚子,跑到了大街上。高楼,屏幕,各式各样的服装,每一项都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的星星发出更刺眼的闪光。

神盾局的特工将他围了起来,Nick Fury冷静的告诉他现在是2011年。他的星星终于再也无法维持原本的形态,迅速爆裂开来。超级士兵的血清放大了他的感官,他神色迷茫的转了转脑袋,最后一头栽了下去。

 

“我还以为神盾的资料至少有那么一点是靠谱的。”Natasha说着,把一个纽扣大小的东西丢给Steve,示意他戴在身上。“刚找到你的时候谁也没想过要给你准备这个,它是在你解冻不久之后才出现的。”

“谢谢。”Steve观察了一阵,然后把它别在身上。他的星星周围立刻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光圈。

“现在你的星星对我们来说就是隐形的了。”Natasha说。她顿了一下,最终还是问道,“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已经融入灵魂的星星还可以再分裂出来。”

“你说的没错。”Steve点点头,“我的星星从一开始就没有融合。血清让我变成了一个超级士兵,但并没有在我的灵魂上起到任何作用。”

Natasha挑起了眉。“我就不告诉你历史书上是怎么写的了。实际上即使是对现在的我来说,你也像是一个完整的灵魂。一旦我看不见你的星星,就完全无法感受到它的存在。”

Steve摆弄着手里的平板电脑,低下头。这就是血清的另一个作用。当他接受了血清的注射从舱里出来的一刻,所有人都欢呼起来。不仅仅是因为他成为了一个超级士兵,还因为他的星星也消失了。

他们都理所当然的以为这意味着自主融合,而大肆赞扬着这个计划和人选的正确性。只有Howard看出了端倪,把他拉到一边问他,“你的星星在哪里?”

于是Steve的星星从被衣服遮掩的一个角落里钻了出来,仍然像之前一样大小,发出暗淡的光芒。

血清没有让他的星星消失,却让他的星星失去了被感知的能力。只要他能把它藏好,就没有人会以为他还是个不完整的人。于是Howard借助振金盾牌的帮助制作了一个只能对美国队长起作用的屏蔽装置,美国队长的星星则作为自主融合的又一个传奇,被载入了大大小小的资料里。

“啊,好伤感。”Natasha耸肩,“我也算是听着美国队长的故事长大的。只不过在我听的版本里你是一个邪恶计划的产物,是我们必须要消灭的敌人。”Steve被她的话逗的笑了出来。“不过也挺方便的,这样没有人知道你这个弱点,战斗的时候就少了很多束缚。”

“优点和缺点都是相伴而生的。”Steve说,“我的星星不再能被其他人感知,同样的,我也失去了感知其他星星的能力。尤其是现在,屏蔽装置已经如此普及,我根本无法判断谁是完整的。”

一阵短暂的沉默,然后Steve挑起了话头,“那么现在通用的屏蔽装置是谁做的?也是Howard吗?”

“不是,但也差不多了。”Natasha说,“是Howard Stark的儿子,Tony Stark。”

这个名字带给Steve一种奇特的感觉。他还没有适应跨越了七十年的这个事实,在他心中,Howard还是那个年轻的单身汉,见到Peggy的时候差点把眼镜摔下来。而现在他的儿子已经站在世界之巅,他却连那孩子的一张照片都没见到过。

“算起来,Howard的儿子应该也算是我的侄子吧?”Steve喃喃自语。Natasha露出一个微笑。

“我曾经有幸和Tony Stark有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友情提醒,可别在他面前提你那个老朋友。”

这话里的暗示让Steve皱起眉。但他在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联系了,因此当Natasha提出带他去Stark大厦附近转转时,他还是同意了。

 

Steve出生时,就像任何一个有个醉鬼父亲的穷人家的孩子一样。他父亲不知道在哪里鬼混,母亲也没有去医院,身边只有几个邻居和亲戚陪着。他瘦瘦小小的,蜷在一块毯子里。他的星星也就像是每个普通孩子该有的大小,有气无力的围着他的脑袋转圈。

Steve的整个童年就是在生病,被父亲殴打,和母亲无微不至的关怀中度过的。他是个老实勤勉,尊重传统的好孩子。因此就像大街上成千上百的孩子那样,他期待着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那是一种源自内心的本能的渴望,吸引着他去寻找那个与他命定相连的另一部分。

他曾想过那会不会是Peggy,Peggy大概也有过一样的想法。但当他的星星融合时他就知道,他们注定只是彼此的朋友。当他翻阅资料时他发现,Peggy最终还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灵魂伴侣,他们之间过得非常幸福。

这就够了。

Steve其实很庆幸血清没有让他的星星融合。能进行自主融合就意味着没有那个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灵魂伴侣。他知道现代社会的人们不再把这件事情看的那么重要了,很多人甚至只把自己的灵魂伴侣当成朋友。但他就是……没法放弃这个。

他坐在Stark大厦下的咖啡厅里,随手涂抹着那个又大又丑的建筑,内心为Howard的儿子的审美感到担忧。他本来想等到钢铁侠回来,然后或许以什么身份拜访他一下。但是比钢铁侠更早来一步的是Fury的紧急通讯。Steve叹了口气,戴上了他的盾牌。

*                           *                            *

再一次为了拯救世界而战比Steve想象中的还要容易。只要他把脑子放空,专心致志的和Loki战斗,就能暂时把在一个崭新的世界醒来这种事情抛到脑后。

他还是见到了Tony Stark。这不意外,因为据说钢铁侠也是一直致力于拯救世界。但是Tony完全不是他想象中的样子。他就是Howard的翻版,性格却比Howard差劲一万倍。他站在那里,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与周围格格不入的气息,完全不听从指挥,走进母舰不到五分钟就开始讽刺Fury的独眼。

而Tony,他也不喜欢Steve。并不是说他不是美国队长的迷弟,就是因为他小时候太喜欢美国队长了,才会对Steve感到深深的失望。他不完美,没有什么人是完美的,但那可是美国队长。而SteveRogers这个人就这么出现在他面前,硬生生打破了他心中美国队长的形象。一个无知的老冰棍,还一本正经的教训别人。最让Tony恼火的是,他试图在他身上寻找Howard的影子。

当事情已经进展到这个地步,一场争吵就是在所难免的了。后来Natasha告诉他们,虽然当时每个人都受到权杖的影响而不太理智,但只有美国队长和钢铁侠两个人,就像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抓着对方的痛脚死命的踩。他们俩在之后的战斗中居然还能配合的那么默契,简直就像是奇迹。

实际上,Steve也觉得这是个奇迹。他那个年代可没有会飞的队友,他在这方面没有经受过任何的训练。但那就像是一种本能,当他跳下来,Tony就会飞过来接住他。当Tony举起手,他就知道要拿起盾牌来反射掌心炮。没有谁在配合谁,他们就是……这么做了。

当那场战斗的末尾,Tony从虫洞中掉下来,喘着粗气问他们有没有谁亲过他时,Steve感到了一股发自内心的喜悦。他们这个几个小时前刚刚组建起的队伍此刻都聚集到了Tony身边,脸上带着或责怪或放松的表情。

于是当他们坐在烤肉店里吃着东西,Tony装作不经意的提出大家可以考虑搬进Stark大厦反正房间太多了根本住不过来正好STARK的四个字母都被轰没了只剩下A了不如就当做复仇者大厦吧这样反派也有个集中进攻的地方大家战斗起来也比较方便当然要是你们更愿意住神盾那小破房子反正我是完全没意见我这就是顺口那么一说——直到Natasha和Clint微笑着分别往他的嘴里塞了一块烤肉。

新晋队友小胡子土豪艰难的咀嚼着,然后Thor隆隆的声音响起:“此法甚好,吾愿意!钢铁之人当真慷慨大方。”

“不,不是慷慨大方,都说了只是随口那么一说实际上我现在好像有点后悔了——”

“谢谢你Tony,我需要收拾一些东西,会在周末之前搬过去。”Steve微笑,然后Tony这次彻底闭上了嘴巴。Bruce早就答应了他的邀请(为了科学!),Natasha和Clint纷纷表示神盾的安全屋简直反人类。他们又一次沉默下来,但是假如Steve的四倍视力没有出错的话,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丝细不可查的笑容。

*                           *                            *

当他们待在大厦里时,他们会摘下身上的屏蔽器,让星星们自由的活动。

没有人规定过这个,但是自从某一天下午三点,Tony晃晃悠悠的走到厨房,他的星星也像醉汉一样转着圈最后一头冲进咖啡杯后,这就变成个约定俗成的习惯了。星星在它们熟悉的地方可以与主人隔的更远,渐渐的大家都开始学会用自己的星星干点什么其他的事。

第一个这么付诸实践的是Clint,他让自己的星星在Tony洗澡时冲进了他的隔间。然而Tony和他的星星都无动于衷。不仅如此,他们还联手困住了Clint的星星,把它拖到喷头下面,在它身上抹上了榴莲味的沐浴露(别问JARVIS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真的不是sir买来欺负某些老冰棍的)。接下来的一整天里,连Clint自己都不想靠近自己的星星。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虽然自食其果了,却给后来人开辟了道路。很快,Tony的星星就开始在Steve画画的时候在Steve身边打转,而Steve的星星也开始在Tony不吃晚饭时在他面前上蹿下跳。Bruce一看到Tony的星星就知道对方又有了什么新点子想和自己商讨,而Natasha也会在Clint或Thor的星星开始在冰箱附近转悠时提高警惕把自己的食物藏起来。

因此,当那个电影之夜,所有人坐到一起时,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理所当然了。

星星——每个人的星星——都开始一闪一闪的亮起来。

那阵笼罩了整个公共休息室的光散去后,没有人还在意电影的内容了。

“唔,我知道几公里外有家自助餐不错。”Tony喃喃道,“想去吃个夜宵吗?”

*                           *                            *

“你就是个白痴。”Tony大吼道,“有时候我真想打碎你那口完美的牙齿。”

他们吵架了,又一次。这几乎是他们的常态,但这次Tony看着Steve的背影,他知道这件事情不可能和平的解决了。

一直到他看着那盾牌砸下来,满腔的怒火在西伯利亚的寒风中渐渐消散开来,满脑子里都还是他在废墟里醒来时Steve咧开的好看的笑容,他像个鸡妈妈一样催促自己去睡觉的样子,他们并肩战斗时无需任何言语的默契。

习惯是那么容易,而那曾经让他觉得完整。

他的星星从空中落下来,躺在他身边。他的身体和心理都陷入了一个极差的状态,他的星星也暗淡的没有光泽。他已经呼叫了Vision,于是就只是坐在那里盯着它,试图让自己更绝望一些,试图干脆让自己的灵魂再一次分裂。他刚刚亲眼目睹了父母的死亡,然后被自己爱着的人打倒,丢下。这种程度的痛苦,难道还不足以撕裂他吗?

然而它没有。在他锲而不舍的注视下,那星星反而又重新慢慢的找回了光亮。等到Vision带着难得焦急的Natasha赶过来时,它已经恢复到了平时的样子,还飞过去和女特工的那一个打招呼。

“Tony?”Natasha也有些疑惑,“你没事吧?”

钢铁侠愣愣的点点头,然后拒绝了Vision的搀扶,自己站了起来。

“我挺好的。”他说,“我们赶快回去吧。Cap肯定不会放任肥啾他们待在Raft里,接下来要和政府打一场硬仗了。”

Natasha盯着他看了一会,最后露出一个微笑。

*                           *                            *

他们又一次见面,是在全员聚集的会议上。双方各退了一步,协议被暂时搁置。政府官员把白眼翻到了天上去,然后取消了有关他们的所有指控。

会议进行的很顺利,最后其他所有人都离开了。他们的队友们犹豫了一下,还是带上了门,把空间留给了复仇者的这两个领导人。

“永远学不会妥协,是不是老冰棍?”最终还是Tony先开了口。他躺在椅子上,把自己转了个圈,看向Steve的眼睛。

“而你也永远学不会不要一个人承担一切。”Steve说,“为什么你不愿意再多相信我们——多相信我一些呢?你明知道政府想要什么,签署协议只会让我们变成他们手中的武器。”

“所以我说你永远学不会妥协。”Tony讥讽道,“先不说我们确实需要监管,如果你能转转你那被冻住的脑子你就会发现,超级英雄当时已经处在了风口浪尖上,如果我们态度强硬,只能给自己惹来更多的麻烦。政治不是非黑即白一锤定音的游戏,只要当时我们签署了协议,就可以缓解矛盾。不出半年,我就能让他们改变协议的内容,让协议变成对我们有利的东西。”

Steve没有吭声,Tony也配合的保持沉默。过了好久他才站起来,走到Tony身边,说,“我只是不想放弃我一直以来坚守的东西。我并非不懂退让,但有些事情是底线,不能退。”

他的手抚摸着Tony的脸,顺着滑到脖颈处,在上面轻柔的打着圈。Tony忍不住浑身一颤。他想推开Steve,可他的星星已经背叛了主人的心思,欢快的粘到了Steve的星星上。他狠狠瞪了它一眼,心不甘情不愿的放松了身体。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徘徊,催促着他对自己爱的人诚实一些。

“我只是——不能失去你们,不能失去你。”他轻声说,“因为你们太重要了,我才想尽我所能的保护你们。”

Steve倾身向前。

“但你忘了,我们也都是超级英雄。我们是队友,朋友,家人,你要相信我们的能力。我们只有彼此信任,才能不断前进,不是吗?”

他们的唇贴到了一起。Tony用余光看到,他们的星星仍然紧贴在一起。实际上,快要不分你我了。

然后Tony感受到了,来自内心的悸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不管是哪本书都无法解释灵魂伴侣之间的关系,那是刻在灵魂深处的印章。远在他们见面之前,他们就已经成为彼此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那是来自灵魂的共鸣。

*                           *                            *

“就这么结束了?”Peter从被子里探出一个头来,抓着Steve的手上下摇摆着。

“是啊。”Steve微笑着,把手上那本给小孩子听的关于灵魂伴侣的启蒙书放了下来。

“为什么说每个人的灵魂都是生而完整的呢?如果是生而完整的,为什么我们身边又会出现星星?又为什么人只有在长大后,只有在遇到灵魂伴侣后,才能让星星重新融入身体呢?”Peter眨巴着眼睛,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Steve愣了一下,正巧这时Tony走了进来,他一把抱起Peter丢到空中,Steve赶紧跳起来接住。这样的游戏显然已经进行了无数次,Peter没有受到任何的惊吓,反而还咯咯笑了起来。他从Steve的怀里跳出来扑到Tony身上,一边手脚并用的往上爬,一边还不忘记继续问着;“所以到底是为什么呀?”

“啊,难缠的小东西。”Tony哼了一声,抱着他坐到床上。

每个灵魂在被孕育时,都是一个完整的个体,他们与世隔绝,因而独一无二的美好。而当他们离开了那个伊甸园,降落在这个世界上,当他们吸入第一口空气,发出第一声啼哭,才会意识到自己的弱小与缺憾。因为他们那么无知,那么孤独。

他们与朋友,与家人,与灵魂伴侣,与世界上一切因果的联系在那一刻开始建立,化成跟随在他们身边的那颗星星。他们会带着这象征着灵魂缺失的那部分的星星开启这段旅程。旅程中会有收获,也或许会失去更多。但唯有经历了磨难,才会变得强大。唯有离开所有庇护,经历过跌跌撞撞的摸索,才懂得灵魂因每一次鼓足勇气的前行而完整。

“我该怎么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呢?”Peter问。他正在穿衣服,蜘蛛侠的套装卡在了他的头部,Steve走上前,温柔的帮他把衣服一点点拽到合适的位置。Tony给他穿上鞋子,揉了揉他的头发。

“当你遇到那个人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这个模糊的回答让Peter非常不满意,他鼓起脸表达着抗议。他的那颗星星绕着他们,一闪一闪的不停地转圈。Steve和Tony笑了起来,一人牵起Peter的一只手,走进了电梯。

“我是认真的,亲爱的。”

爱如星光,永不灭熄。

——END——

最后一句话来自一美读的睡前故事w

 Note:关于他们的星星的问题。私认为铁罐和队长是不一样的。在铁罐经历阿富汗,造出盔甲之前,他就是一个死亡商人。他确实有一个天才的脑子和一颗善良的心,但他花天酒地虚度时光。他是在经历了那一系列事情之后才真正开始改变自己,关闭武器部门,去试着战斗,试着做一个英雄。因此他的星星在他造出盔甲后发生了变化,因为他开始真正承认自己的内心。

而队长不一样,他那股道德观和责任感是与生俱来的,血清让他成为一个超级士兵,只不过是为他成为一个超级英雄提供了一个更便捷的渠道。即使他不是美国队长,他也仍然会出没在人们最需要他的地方,做一个平民英雄。所以他的星星即使是在他成为美国队长后也没有改变,因为这件事情并没有触及他的灵魂,他还是他。  

以及,虽然我总是忍不住扯到内战上(= =),但是这篇我确实觉得,盾铁需要真正意义上的对彼此坦诚,才能成为真正的灵魂伴侣(捂脸)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难得一矫情,希望我确实达到了治愈的目标=3=

有任何疑问欢迎指出=W=

评论(14)
热度(196)
  1. 静水忧悒沧笙踏歌妖娆的猪肘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就算是喵呀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