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授权翻译】【盾铁】Anything(616背景,虐,HE)

Summary:

“相信我。”Tony说,钢铁侠的机械音让他听起来不带任何感情。

“你根本不懂信任是什么意思。”Steve说,然后离开。

然后一切宛若地狱。

Warning:(暂时的)主要角色死亡,后期罗大盾微黑化(所以大家都知道死的是谁了是吧)

Note:

我只是想让Steve失去点什么,并不为此感到抱歉。

作者:laireshi

原文地址

授权图

Beta:明明英语很好偏说自己英语渣不是cp胜似cp每日一撩相隔天远的  阿酒 @ENICY 

译者的note:于是,一个英语水平永远停留在高三那年暑假的我,还是对翻译下手了。(我特喵的甚至都没真正意义上的看过漫画= =)那两天特别想看虐的就去找了laireshi大大的文,然后脑子一热就要了授权。太太好爽快的就给了但是我希望我没有毁了这篇文吧……

原作很棒,任何错误都是这个脑残译者的问题。欢迎一切帮助我提高英语水平的太太和小天使们,接受一切捉虫和beta,但是请对我温柔一点哦不要太凶残(对手指)
 

钢铁侠掉落在地上。

Steve并没有冲过去检查他是否一切安好。医疗队伍很快就会到达,Tony Stark不是他需要关心的问题。

他抬头注视着另一颗行星,看到它缓慢地消失在它自己的宇宙中,安全的,没有发生任何爆炸。终于,所有的事情都按照计划被解决了。

至少这世界上还有事情是正常的。

Sam在他身边降落,“就这样了,哈?”

“但愿吧。”Steve说。

“又怎么了?”

Steve不知道。这挺简单的,把所有事情推到一边,计划如何拯救这个世界而不考虑这之后的未来。但是现在,未来已经来临——他感到迷茫。

“Steve!”Carol向他跑过来,“把你的屁股挪到Tony身边,然后打开他的盔甲。”

“为什么。”他冷冷地问。

她给了他一个非常担忧的表情。“他没有回复。你有他盔甲的密码,打开它。”

这不公平,Steve想,这种整个宇宙都在强迫他马上回到Tony身边的方式,以及Tony一边无休止地背叛一边又全然托付性命的样子。

他跟着Carol过去了,他当然会这么做。已经有医疗人员围在Tony身边,看起来手足无措。

整个盔甲被压碎了,几乎没有修复的可能。Steve不确定自己的密码是否还有效,那些盔甲破损的地方看起来小到还不足以让人撕裂,却又大到足以让血浸染地面。

他僵立在原地,不能思考。

*                           *                           *

“Steve-”

“别这么叫我。”Steve打断他。Tony防御性的举起双手,不是对着Steve,而是他的两侧。

“Captain。”Tony说,Steve分辨不出也不关心他是否在讽刺。“我需要你的盾牌。”

Steve大笑出声。

“我是认真的,我真的——”

“你现在需要的是离开。”Steve说。

“相信我。”Tony说,钢铁侠的机械音让他听起来不带任何感情。

“你根本不懂信任是什么意思。”Steve说,然后离开。

*                           *                           *

“Steve。”Carol重复道,他的身体猛地抖动了一下。

他想要伤害Tony——他不想看到他受伤,不是像现在这样,不是这种他本来可以避免的情况。

“34-44-54-64.”他说。这么多年来都是同样的组合,自从他们最后一次敌对之前,“Steve Rogers,盔甲覆写。”

盔甲电脑上线,”一个冷漠的机械音回答道。Steve本不可能听出任何不同,但他就是觉得那声音与钢铁侠的不一样。

“盔甲解体。”

盔甲解体了,那些部件移开,露出了下面的Tony。医疗人员挤开Steve,冲到Tony身侧。但这没有必要,什么都没有必要了,因为这一切那么明显。

Tony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破碎的娃娃,其中一片盔甲仍然深深地插进他的身侧,鲜亮的红色环绕在四周。而反应堆,那个就像Tony的生命般一直闪烁着光芒的地方,熄灭了,变得冰冷而灰暗。

*                           *                           *

那些日子在记忆中模糊不清。

有人告诉他葬礼就快开始了。他给了那家伙一拳头,然而他仍不清楚那到底是谁。

Tony已经死了,没有什么是重要的了。

遥远的憎恨是多么容易,当Tony还活着的时候,总是在他的视线里,毫无悔意却又用每一个行动乞求他的原谅。Steve已经难以回想起为什么他会拒绝提供帮助,在Tony为所有的让他们走到这般田地的那些错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之后。

这不值得。

*                           *                           *

“你确实应该对他生气。”有一天Sam说。

“是的,”Steve同意道,“然后我杀了他。”

“Steve……”

“别,”Steve说,“别说。是我的错。”

“你不可能预料到这个!”Sam说,“所以停下——你这该死的救世情结……”

Steve冲他大笑起来,可能还同时哭了出来,这很难说。

*                           *                           *

Sam的话在他脑海中回想,这微不可见的希望。这是他的错,但也许并不完全像他想的那样……

他需要知道。

在他到达Reed的起居室时对方正在和Sue喝茶,他看起来对Steve的出现非常警觉。Sue自然什么都不知道,而Steve也不是来告诉她那些事情的。这是他们之间的事。

“Doctor Richards,”Steve说。如果他的声音过于冰冷,没有人可以责怪他。他感觉得到Sue对他的注视。

“Captain。”Reed说。

“他还有任何的机会吗?” Steve开门见山地问道。

 “没有。”Reed看起来正在深思,“他重新校列宇宙来阻止入侵。那么多的能量——他肯定改进了盔甲来完成这个。我会说这是不可能的,如果缺少能使反应稳定下来的振金。”

“那么如果他有振金……”

“那么振金就会完全吸收那些能量。”Reed说完,又开口想补充什么,但Steve没有在听。

他捏碎了手里握着的马克杯,锋利的裂口刺穿了他的皮肤,但他感受不到任何痛觉。

*                           *                           *

葬礼就在两天后。

他应该参加,他应该做一个致辞。

“Tony Stark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爱他,但他清除了我的记忆。他是一个好人,但为了做他认为正确的事情他走偏了太远。而我为此恨他,然后我杀了他。事情本不该如此。”

Steve不认为这能顺利进行下去,但去思考那些他不能说的话仍好过去思考一开始他为何会想到这些话。

想到Tony的死。

Steve无法想象一个再也没有Tony的世界。失去他彷佛是再一次于新世纪中醒来。

他做不到。

如果他能记住憎恨他的感觉,事情会变得更容易些。

*                           *                           *

他没有参加葬礼。

他不再理睬那些电话。

如果他不出门,他就可以假装Tony仍活着,仍在努力把世界变得更好。这个他拯救了的,这个他为之义无返顾牺牲的世界。

Steve想知道有没有一个世界里死去的是他。他妄想死去的是他。

他希望他能弥补。

那面盾牌似乎在嘲讽他。

*                           *                           *

某一天他醒来,手机在响,复仇者卡片在闪光,但全都不重要,因为窗外的天空是红色的,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知道这不能意味着什么,因为Tony用死亡让一切重回正轨

他向外看去,纽约的上空还有另一个地球。

他的手穿过了窗户。

*                           *                           *

“他到底为了什么而死。”Steve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Reed被吓了一跳,“现在一场入侵正在发生。”

“是的,队长,我注意到了。”

“他为了什么而死。”Steve重复道。

“很明显他终究不能转移足够多的能量——其中一个世界已经重新变得不稳定,这是——”

Steve没有再听下去。

“我们有六个小时。”Carol说,“我们该怎么阻止?”

Steve知道放在第一位的建议会是什么。他知道他会拒绝。他全都知道,但是一个细小又叛逆的声音在他的声音里说,Tony是为了地球的安全而死

Tony为了阻止入侵付出生命,而这毫无意义。

*                           *                           *

Steve到达了入侵点,去察看那里的情况,在脑子里没有任何的解决方案时,试着找点事情做而不是去指挥别人。

复仇者们也在这里,监察着另一个地球,心神不宁。Jan认出了他并飞了过来。

“Steve。”她说,不同以往的紧张着。

“怎么了?”

“我——你不应该来这里。”她说,他听出了她语气里的担忧。

没有必要。Tony已经死了。不会发生什么更糟糕的事情了。

“Steve,”她说,变回了她原来的体型,“不要。”

“我需要去做些什么。”他喃喃道,然后向前走。复仇者们看到了他,走到他身边。他能听见Jan在和他说话。没有什么是重要的。

因为在那里,在另一个地球下方,是Tony。

*                           *                           *

那当然不是他的Tony。

宇宙对此是那么残忍。

那不是他的Tony,但他是Tony,他有完全相同的笑容和蓝色虹膜里的亮斑。见到Steve让他很高兴,当然他会高兴,因为他不知道Steve杀了这个世界的他——

“Steve。”Tony说,然后停下来。他更近距离的观察他,头偏到一旁,他那么像Tony,这个认知让Steve受伤。

他没有穿着盔甲,但Steve知道这说明不了什么。他是Tony。他或许有绝境,或许有血边战甲,或者该死的,他甚至有可能发明了一个隐形的——

(Bleeding Edge Armor是铁罐在绝境之后发明的一套纳米科技装甲,直接装着在体内,需要使用时直接从皮肤内展出覆盖,不清楚国内译名是啥,还是直译吧_(:з)∠)_by 阿酒)

Steve想到Tony,赤裸的,在另一个世界里,在刚刚结束的折磨后开着玩笑,而一分钟前他还说自己不可能再一次思念他了,但是现在他正在这么做。

Tony,不是他的Tony,错误的Tony,看起来很关切。“这里发生了什么?”他问得小心翼翼。

Steve想要回答。但是他不能。一个Tony就在这里,活着的,健康的,这不对,这不公平,这不——

Tony已经死了

Steve逃开了。

*                           *                           *

他最终停在了布鲁克林。人们都看着他,天空仍然是红色的,但他不在乎。

他帮不上忙。那是Tony,拥有那些想法和解决方案和所有问题的答案。Tony才是这个世界需要的人。Tony才是那个已经死去的人。他的通讯器很繁忙,他能听到复仇者们在交谈,但他不能理解任何一个单词。他扯出了通讯器并一把捏碎了它。

他毁坏了Tony完美的科技,Tony会为了这个怒视着他。但Tony不在这里。

Steve不清楚当他看到Carol在面前降落时是否有感到惊讶。

“你他妈的在干什么?”Carol尖锐的问道。

“你们不需要我。”Steve说。

“操,Steve,你不能——”

他伸长双臂,把盾牌递给她,“拿走。”

“Steve——”

“你们可能会需要它。”他说。Tony需要,他没有补充。“拿走它,不要再还回来了。”

她专心而谨慎的审视着他。他知道她稍后还会回来,当他们结束任务的时候。他知道她会做出顾全大局的决定,而把他的情绪问题放在之后处理。

她接过了盾牌。

他没有看着她离开。

*                           *                           *

两个小时后,当他回到家里时,光线又重新变得正常。

所以他们拯救了世界,而Tony仍然死了。

Steve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感到失望。

*                           *                           *

Steve的世界刚刚在他身边碎裂,而Tony看着他的样子就好像他会哭出来。

“拜托。”他说,“让我来修好这个。”

“这里没有什么可以修复的,”Steve说,“Stark。”

Tony畏缩了一下,Steve转过身。

“求你了,”Tony轻声道,“我可以做任何事情,只要——”

“你总是想做任何事情,”Steve说,没有去看他,“而这就是问题所在。”

*                           *                           *

Steve知道Tony是真心实意的,他真的会做任何事情。

难道Steve不应该回礼奉还吗?

他知道那些名字,他见过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如果这就是他的生命,那么那些不是黑魔法和神秘的学问,对吧?

就这样了。Strange不会做的。但是……Doctor Doom或许会,他大概会知道,Loki也可能知道,但是他不会乐于助人,而且他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Chthon……但是Steve不想去那里,除非那里已经是他最后的机会,但是他不想去。Mephisto?

谁他妈知道该怎么联系到Mephisto?

此时此刻,他愿意做任何事情。任何能让Tony回来的事情。

他听到一阵巨大的噪音,有什么东西在他身边盘旋,然后他后退了几步。

“在美国队长呼唤我的时候,我怎么可能谢绝呢?”Mephisto慢吞吞的说。

“你想要什么?”Steve突然说。

“我想,”那恶魔说,“问题在于你想要什么。”他笑了,带着极端的疯狂,“但是我知道答案,不是吗?”他盘旋着,看起来就像是Tony。

Steve想要闭上眼睛,但是他不能。想要推开他,但是他不能。“停下。”他说,就这样,那恶魔又一次以原本模样站在他面前。

“我想要Tony Stark活着。”Steve低声道。

“这可不容易,美国队长。”Mephisto说。他挥了一下手,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他身边。他看起来极端冷静,表情呆板。“你知道规矩,队长。一命换一命。”

Steve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他想到因为他而死去的Tony,想到另一个Tony,活着的,耀眼的,危险的,脆弱的。

Steve可以做任何事情

在Steve的手接触到男人的一刹那,那个男人就恢复了神智,颤抖着试图把Steve推开。Steve咬紧了牙关。这个男人不重要。没有什么是重要的,除了Tony。他用力,那个男人尖叫着,尖叫着,那声音残留在空气中直到Steve把他的头揪下来,鲜血喷涌的到处都是。

Steve不在乎。

“把Tony给我。”他说,直视着恶魔。

Mephisto持续地疯狂大笑着,然后消失了。Steve环顾四周——Tony。他为Tony做了这些事情,如果Tony不在这里——

Tony站在他面前,赤裸着,身上没有任何那些夺走了他生命的伤口的痕迹。他的胸口很光滑,没有反应堆,但Steve可以看到它随着呼吸以正常的频率起伏着。世界上的一切终于又恢复了正常。Tony Stark站在Steve面前,而Steve觉得他的人生中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巨大的快乐。

然后Tony看到了他身后,失去头颅的尸体和满地的鲜血。他睁大了眼睛,向后退了一步。

“你他妈都做了什么,Steve?”他问,声音有一丝颤抖。

“那些你会做的。”Steve肯定地回答道。

 

——END——

这算是HE吧?

这篇文的最后罗大盾基本是黑化了,虽然黑化的不彻底但还是黑了。其实这个结局给我感触最深的是(就像是原文评论里有人说的那样),Tony并没有那么做。在616的内战里Steve死了,而Tony没有选择为了让他复活而夺走别的生命。

放一个原文评论的截图。


(好像看不清)

评论:

But Tony never did. Steve died, and Tony didn't do that.

God, Steve.

作者太太的回复:

Yes. But Steve is not Tony, and he's far from thinking straight. And imagining Steve who really lost it was interesting. Tony gets dangerous mostly to himself, Steve is different.

(这篇文其实是个生贺所以你们猜出是谁过生日了吗hhh)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w

评论(19)
热度(124)
© 就算是喵呀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