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盾铁/冬铁亲情向】Long way home-Chapter 9(教父子,身份梗,洗脑,HE)

今天hin开心,无良lo主来更新啦hhhhhhh

本章Tony视角

Chapter9

 

如果问Tony喜欢的人都有谁,他会说:Steve,Maria,Jarvis,Peggy。然后他会抱紧Howard送给他的书告诉你,如果臭老头不那么忙的话他也会勉强喜欢他一下。

但如果问他最喜欢哪一个,他会挣扎一下,然后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Steve Rogers。

Steve是Tony的教父,比起总不在家的Howard,Steve更像是他的父亲。更早的事情Tony不记得,但是大约在他能颤着腿四处乱跑寻找Howard的时候,Steve就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边,在他快要摔倒时温柔的将他抱起,又因为Tony的哭声而手忙脚乱。Tony把自己的脸埋在对方的颈窝,感到一双大手笨拙的拍着他的后背。那一刻他决定不要再找Howard了,他要一直黏着这个笑起来过分好看的叔叔。

所有的记忆和期待在他因为电击而惨叫出声时消失殆尽。

 

在九头蛇的最初几年的事情Tony其实已经记不清了。九头蛇的洗脑技术虽然强劲,但并不精准。Tony当时还太小,九头蛇既想让他变成他们忠实的狗,又不想破坏他还在成长的大脑,结果是他们并没有完全篡改Tony的精神世界,从而给他留下了一片属于自己的空白。

或许是因为Tony的头脑仍在不断发育,或许是因为这种老套的方式无法禁锢这样天才的大脑,在Tony开始为九头蛇制造武器的第三年,一个细小的声音穿过他满是理论和公式的思维,在他耳边响起。

那是一个名字。Tony当然知道那是个名字,还是一个特别常见的男性名字。念着那个名字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个小孩子,脆生生的,有点耳熟。后来Tony才意识到,那是他自己的声音。

这不正常,因为他从来不会想这些没用的东西,他的脑子里应该只有那些需要他学习的知识,那些需要被制作的武器,就像他现在在做的这个——可是话说回来,他到底为什么要做这个?

他一时间停下了手中的工作,这种反常的举动令监视者一下子警觉起来,几分钟后他就被几个士兵带到治疗室接受医生的质询。他应该实话实说的,因为他不该对上级有任何隐瞒。但是这一次,或许是因为那个突然响起的名字,或许是因为对所做之事的疑惑,他没有提起那个声音,只是告诉医生他手腕很疼。前两天训练时他扭伤了手腕,这个理由被接受了。考虑到每个士兵都要接受的痛感训练,他没有得到任何的治疗就被送回了工作间。

手腕其实已经不疼了,但他还是装出一副忍耐疼痛的样子,并为自己大胆的隐瞒而震惊。他的思维还是一片混乱,所有知识都还在,但是更多新鲜的东西冒了出来。当几个蒙面的特工从他身边经过时,他居然想拽下那些面具看看他们长什么样子。

疑惑,好奇。这都是他以前不会有的东西。

而现在,直觉告诉他,他还是维持以前“正常”的样子比较好。

 

新世界的大门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向他敞开。

他开始意识到有些食物会让他心情愉悦而有些会让他想吐,他开始在被迫进行一些不擅长的训练时感到烦躁和想要逃避。他发现身边的科研伙伴有的是被抓来的有的是来监视他的,而他开始更多的对一切说谎,在想偷个懒的时候躲开监视者和仪器的监控。

更重要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记忆出现在他的头脑里,大部分以梦境的形式,在他最放松的时候侵袭他。起初他怀疑这是医生们的新把戏,后来他意识到那是他自己的记忆,是他曾经一片空白的过去。而随着这些空白被填补,幼时接受的那些关于道德和对错的教育开始让他深深地厌恶起自己所在的这个组织和所做的一切。

整整两年的时间,他找回了大部分记忆,成为第一个在没有任何外界刺激下成功摆脱九头蛇控制的被洗脑者。

Tony知道,他需要逃出去。

 

九头蛇对Tony的看管十分严格,何时何地都有专人监管。即使是睡觉,房间里的摄像头也忠实的记录下一切。大多数情况下他被困在实验室里,但是在一些比较重要的交易或战斗的场合,Tony也会作为科研人员之一被派往现场。

除了这个,他还需要一个帮手。

他对Bucky没有任何记忆,照Steve的说法,他只不过是在刚出生的时候抱过他。但是Steve总是会留一些东西,那个存放他所有老照片的相册里有两个年轻人的合影,而Tony以过目不忘的能力记住了那张脸。因此当Winter Solider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时,他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他搞了点无伤大雅的小破坏——在Bucky的金属臂进行例行检修的那天早上,他把JARVIS顺到医疗室里,搞掉了他们的设备。于是在一群技术人员忙着抓住破坏者时,他们把WinterSolider送到了距离最近的有能力检查其金属臂的地方——Tony的工作间。

一旦把他们两个放到如此近的距离相处,就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止Tony往Bucky的金属臂里装点什么东西了。

于是当他们一起被派去毁灭一个敌对势力的据点时,Bucky一枪干掉他们身边仅有的一个九头蛇士兵也就不足为奇了。

“你做了什么?”Bucky把枪抵在Tony的头上,Tony瞟了他一眼,继续破坏他们的武器系统。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靠震动传声的小装置,可以每天讲故事哄孩子睡觉。”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你要是不信的话早就报告给上面了,也不会现在站在这里用你那不爽猫的脸假装能威胁我了。我就不信,你听了那么久的睡前故事,一点没觉得不对劲?”

他们本来准备借着Tony被派往阿富汗的机会离开九头蛇,却没想到因为十戒帮的袭击,Tony不得不在胸口装上一个反应堆,而他们也因为失去对洞察计划的掌控而不得不寻求与神盾局的进一步合作。

 

在他们定下初步计划时,Bucky就问过Tony,要不要寻求Steve的帮助。他们两个一个是教子,一个是兄弟,都是对Steve来说最重要的人,都对美国队长有不可动摇的信任。而且他们明明都活着,却不告知Steve,未免对他太残忍。

但Tony拒绝了。

对Tony来说,小时候想要一辈子跟着Steve的愿望有多强烈,现在想要永远避开Steve的决定就有多坚决。他知道Steve仍没有放弃寻找他,但Steve想找的是他记忆中那个那个会咧着嘴大笑,会搞一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却从不会真正伤害任何人,会毫无理由的相信别人的Tony Stark。那不是他,因为他只是一个双手沾满献血的九头蛇的走狗,他不配得到Steve的包容和关爱。

但是现实并不总会如计划一般运转。在他对上Steve那双蓝色的眼睛,听到他饱含情感却又破碎的询问时,他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坚守之前的决定,再也不想离开Steve了。

如果说七岁还太小,不够他分辨对长辈的依恋与爱情的区别,那么在九头蛇挣扎着生存的这么多年里,Steve这个名字已经成为浸入他骨子里的毒药。在每个与自己的大脑和本性抗争的夜晚,他背对着监控蜷成一团,一遍又一遍无声的念着Steve的名字,竭尽全力保持自己的清醒,熬过漫漫长夜。

明知道Steve对他只是长辈对晚辈的爱与责任,但只要他在他身边,一切就有回旋的余地不是吗。

 

Tony事先并不知道信号源的那一头是Zola,但是这与他的猜测相差不远,这也是为什么他自己没有露面却把Bucky推出去。就像Bucky说的,他们不能再这么残忍的对待Steve了。

在Zola给出坐标时他就查询了那个位置,是一个九头蛇的小基地,没有太多武装人员,主要是用来关押那些被抓获的科学家并强迫他们工作的,倒是非常符合Tony的身份。Zola被毁坏前恐怕是想把这个坐标发出去,作为以防万一的双重陷阱,可惜上世纪的老古董完全不是JARVIS的对手,他的好AI轻轻松松的就隔绝了Zola与外界的联系,反倒为Tony提供了方便。

Steve仍然像以前一样对待他,这让Tony一时间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他答应了和Bucky在纽约等待,Steve一离开,他就穿上Iron Man的盔甲飞到了华盛顿。

显然,直接把真相告诉Steve要合理的多。但身份这种东西,一旦开始隐瞒,就总也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开口了。

他知道,其实自己最怕看见的,只是Steve失望的表情。

 

——TBC——

Tony给神盾发的资料一开始只是想给九头蛇找点麻烦,因为他根本不相信神盾。但是在阿富汗之后事情脱离了原计划,他们也不得不找到Steve(因为他们只相信Steve),并尝试接触神盾里正派的势力

关于Tony对Steve的感情可能还有一点东西没解释清楚,后续会有的(大概吧)

下一章要忽悠大盾了……然后开始艰难的撩盾之路………………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么么哒(づ ̄ 3 ̄)づ

评论(6)
热度(36)
© 就算是喵呀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