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盾铁/all铁友情向】人人都爱小辣椒(小甜饼)

又名:四次复仇者们给Pepper打了电话,一次Pepper主动联系了他们,还有一次与电话无关

然而Pepper在前三次几乎没有出场_(:з」∠)_个人更喜欢后面的那一次和还有一次,最开始写出来的就是那里所以大家不要因为前面放弃我答应我去看看后面好吗=3=


1.

Steve站在工作间的门口,攥着手里的纸条,感到有些犹豫。

纸条上是Pepper Potts的电话号码。这位美丽的CEO在他们搬进大厦的第一天就给每个人塞了一张这样的纸条,并微笑着表示有任何与Tony有关的麻烦都可以联系她。Tony当时端着一杯咖啡,大声的表示了不屑。而Steve现在拿不准Pepper到底是认真的,还是只是客气一下做个样子。如果是后者的话,那打过去可就太尴尬了。

“Cap?”Natasha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已经是晚饭时间了,你在这里做什么?”Steve有点做坏事被抓包的尴尬。

“是这样的,Nat,Tony已经将近两天的时间没有出来吃饭了。JARVIS说他在三十多个小时里一直在工作,而且只喝了咖啡。”

“所以你很担心?”红发女特工挑起一边的眉毛,瞟了眼他手里的纸条,“你在犹豫要不要给Pepper打电话。”不是个疑问句。

“是的,Pepper之前说有任何有关Tony的问题都可以找她,所以我……”

“但是你不知道她这句话是不是真心的。”

有时候Steve真的怀疑Natasha有读心术。他们这么对视了片刻,最后Natasha叹了口气,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号码。

“这里是Pepper。”

“Pep,我是Natasha。”

“嘿Nat,最近过得怎么样?”

这两个人居然这么熟悉,这让Steve莫名其妙的觉得头皮发麻。他们又聊了几句,然后Natasha进入了正题。

“Stark把自己关进工作间里两天了,除了咖啡什么都没吃,Steve很担心,希望把他叫出来吃晚餐。”

那边的Pepper叹了口气。

“我就知道。我会打给Tony。”

两分钟后,工作间的门打开了,Tony趿拉着拖鞋走出来,神色阴郁。

“不敢相信,你们居然真的找了Pepper来当救兵!”他夸张的挥舞着双手,神经衰弱的样子让Steve很是担心。当然在这种事情发生了足够多的次数后他意识到,Tony只不过是太久没休息了,工作的时候他处于亢奋状态,一旦离开工作间就会马上变成一个睡眠不足的普通人。

那天晚上,Tony一手握着叉子(上面还卷着意大利面)一手拿着咖啡杯趴在桌子上睡的不省人事的样子留在了所有人的手机相册里。最后还是好心的Steve把他送回了卧室。

 

2.

“Potts小姐!!”

“叫我Pepper就好。怎么了,Clint?”这是由JARVIS的系统支持的视频通话,Pepper一身干练的职业装,似乎正在办公。她脸上既没有被打扰的不悦,也没有被Clint这幅天塌下来的样子所困扰。

“好的Pepper!”Clint马上改口,“求求你救救我!”

这下Pepper皱起了眉。“Tony又干什么了?”

事情要回溯到一周前。

复仇者大厦引进了一款双人游戏,引进者是雷神Thor。据说他在探望“他的Jane”的时候见到了这款游戏,立刻被其精良的画面所吸引,一回到大厦里就兴冲冲的介绍给大家。最后自然,还是Clint最先掉入这个深渊。他不眠不休的玩了两天,还冒着被Coulson电死的风险把游戏机带到了神盾总部。最后他终于自豪的宣布:“已经没有人能打败我了!”

Thor早就拜倒在鹰眼的紧身衣下,其他人完全不屑于玩游戏,因此没有人搭理他。感受到了无敌的寂寞,Clint抓住Tony出来倒咖啡的机会,在他耳朵边念叨了十分钟。

“天哪,肥鸟。”即使是能在脑内同时进行六种复杂运算的Tony也被他烦得受不了了,翻了个白眼。他把咖啡杯塞到机器里,走到屏幕前抓起游戏手柄。“你不要后悔。”

在咖啡杯被装满后,Tony扔下手柄,捧着杯子离开了,留下Clint跪在屏幕前,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被秒杀了三次的游戏记录。不仅仅是他,一旁的Steve也完全看呆了。Clint跪了几分钟,突然站了起来,背景里有火焰在熊熊燃烧。

“我要复仇!Stark你等着吧!我一定会报复回来的!!!!!”

然而这并不是一个苦练逆袭的故事。第二天早上,Steve正在准备早餐,Tony摇摇晃晃的走下楼梯,打开柜门寻找咖啡豆。Steve发现他从里面抓起什么东西,然后整个人愣在那里,身子都在微微发抖。Steve赶紧走过来,就看到柜子里空空荡荡的,而Tony手里是一张纸条,上面用Clint的字迹写着:SATRK,这是复仇!

Pepper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她已经可以预料到Tony的反应了。

“整整一周的时间,我的水龙头里只能冒出凉水或者开水,床会自己翻过来(什么,Tony还给床加了这个功能吗?),所有的门都会夹我的手指,在我想找东西的时候灯会灭掉,又会在我想睡觉的时候突然亮起,电梯会把我关在里面,我必须提前两个小时到厨房等待晚餐不然所有的门会禁止我进入……”

Clint还在不停的说,Pepper已经换上一副同情的表情。这挺不容易的,因为连Steve都有点想笑。当然,正直的美国队长必须承认,Tony的恶作剧确实有点玩的过头了。他几次想制止,却担心没有合适的立场而再和Tony吵起来。

“——所以,你一定要救救我QAQ”

“好的好的。”Pepper说,“Tony,你听到了吗?不要再这么玩了。”

屏幕里穿着正装的Tony悠闲地走了出来。Clint一惊,然后马上换上一张笑脸,奴颜婢膝的样子让Steve都觉得不忍直视。Tony回以一个标准的镜头前的笑容,然后关掉了视频。

折磨了Clint一个星期的地狱就这么结束了。从那天起,Pepper Potts在每个人心里的形象都变得高大起来。

 

3.

Tony躺在Steve的腿上,面色潮红,时不时发出低低的呻吟声。这是个足够香艳的画面,但Steve完全没有那个心思。他颇为担忧的皱着眉,把手贴在Tony的额头上。

还是很烫。

在复仇者的所有成员里,Tony的身体是最弱的,即使是和普通人相比也有更多的问题,但他确实不常感冒或者发烧,导致大家都忽略了这个问题。想到一个小时前他居然还硬撑着和他们并肩作战,Steve就觉得心揪成一团。

“Cap,这不是你的错。”Bruce轻声安慰着他,温柔的拍了拍Tony的脸。“Tony?醒醒,吃了药再睡。”

Tony咕哝了一声,勉强张开嘴。Steve无奈,只得把他扶起来,把药和水杯放进他手里。Tony直接把药吞了下去,随随便便的把水杯一推就又倒回去,水差点洒了两人一身。Steve和Bruce 担忧的看了看对方。

“只好先这样了。”Bruce说,“等他清醒一点再说吧。”

尽管JARVIS保证有任何情况会立刻通知,Steve还是在Tony床边守了一晚上。一直到第二天早上,Tony才彻底恢复清醒,用沙哑的声音嚷嚷着要喝咖啡。Steve多少松了口气,拒绝了这个要求,然后把药片和水杯递给Tony。谁知道半昏迷的时候还会乖乖吃药的病号一下子跳了起来,径直冲进工作间锁上了门。Steve用了最高权限都没能把门打开。

“博士?”他开始觉得有点恼火了,抓住无辜的Bruce,“你能让Hulk出来把这个门砸开吗?”

“冷静点Steve。”Bruce有些哭笑不得。他看得出来Steve不是认真的,但对方似乎确实在考虑用盾牌在墙上砸个洞的可行性。“我确信施工队不会希望在墙上看到一个美国队长形状的破洞的。Steve,Tony就是这个样子,他讨厌任何与医院有关的东西。这样做很任性,但如果你现在强行让他接受你的做法,只能让他在壳里缩的更深。这对你想要追求的东西没有好处不是吗。”

Bruce的话里带着点暗示,Steve发现自己并不感到惊讶。他从没有宣扬过自己对Tony的迷恋,也没有刻意掩饰。现在的他一半在担忧Tony的病,另一半……在思索,Tony有这么激烈的反应,是不是因为讨厌Steve过多的接触?

在他身边,Bruce已经拨通了Pepper的电话,把情况如实转达了过去。他没有开免提,然而Pepper的怒气冲冲的声音被他的四倍听力完全捕捉了进去。Pepper对于Tony这种自毁行为气坏了。他们只等了几分钟,里面的人就不情不愿的打开了门。

“如果你这么在意,为什么不问问Pepper呢?”

 

4.

尽管第一通打给Pepper的电话就是在Steve的请求下进行的,这却是Steve第一次自己打给Pepper。他把自己想问的话翻来覆去的想了几遍,做足了心理准备,才在他的老年人专用版Stark Phone上按下号码。

Pepper却像是早就知道他要打过来一样,在接通的下一秒问:“Steve,有什么事吗?”

完全不按套路出牌,Steve差点咬到舌头。他说:“Pepper,我没想到你有我的号码……”

“我存了你的号码,因为我感到这十分有必要。”Pepper轻快的说,“是关于Tony的吗?”

“呃,是的。我……”Steve和Pepper其实并不算熟悉,这让他感到有点难以启齿。

“复仇者大厦附近有一家墨西哥菜,Tony很喜欢吃,很适合作为第一次约会的地点。我可以帮你们预定位置。”

“哦不用麻烦你,我可以自己……呃,Pepper?我还没有说我,呃,爱上Tony了。”

Pepper翻了个白眼,Steve必须承认,很有Stark的风范。

“老天,Steve,不然你以为我为啥要存你的电话号?”可能是Steve的错觉,他居然觉得Pepper在嫌他蠢,“你对Tony的感情,恐怕只有Tony自己看不出来了。不,他也看出来了,只不过他太不自信了以至于不愿意承认,他总是怀疑你会后悔的。”

“Tony也知道了?”Steve有些慌张,“我怎么可能后悔?可是我不知道Tony会不会接受我……”

“啊,你们两个白痴。”Pepper的声音几乎是慈爱的,“你们互相喜欢对方却不自知?Steve,你还记得Natasha给我打电话那次吗?”

“记得。”Steve点头。

“好吧,那时候我告诉Tony,再不出来的话你会很担心,他就乖乖出来了。还有Clint的那次,我警告他这样下去会惹你生气。还有吃药那次,”她的声音甜甜的,“我好好训斥了他一番,着重描述了一下你有多伤心多担忧。效果显著,Steve,我都快爱上你了。”

Steve有点愣愣的点点头,一个不受控制的傻笑浮现在他脸上。

“好了,现在去找他吧。我帮你给那家店打电话的。”

 

+1

“我们还没有公布消息。”那个他熟悉的声音在电话另一头响起,冷静,残忍,“这不是我的意愿,但Tony一定希望你们可以陪在他身边。他曾指定你为他抬棺,Rogers。”

电话被挂断了,Steve茫然的环顾四周。他的反应一定吓坏了他的队友们,因为他们现在围坐在他身边,关切又疑惑的看着他。

“是Pepper。”他艰难的调动着自己的声音,眼前蒙着一层白雾,“她说……Tony希望我们能回去。他让我为他抬棺。”

他把脸埋进手里,不敢看他们脸上的表情。

 

++1

“他哭了。”他们在公共休息室里见到了Pepper Potts。她眼眶微红,脸上带着陌生的恨意。

“他哭了。”她又重复了一遍,“在他被送进急救室之前。他已经陷入半昏迷的状态,眼泪和血一起砸在我的手背上。即使是在没有接住我的时候,他也没有哭。Steve Rogers,你知道他承受了怎样的痛苦吗?你知道自己心爱的人躺在里面,而你只能眼睁睁看着屏幕上的那根直线的绝望吗?”

Steve没有说话。他能感到轻微的耳鸣,身体捕捉到的一切信息似乎都无法被处理。他张张嘴,最后问道:“他在哪里?”

“工作间。”Rhodey推着轮椅进来了,“他喜欢待在那里不是吗。”

僵硬的点点头,Steve向电梯走去。他没有看任何人,但他知道他的队友们也跟在他身后。

电梯门合上,Rhodey疑惑的看着他们的背影,转头问Pepper:“我错过什么了吗?”

Pepper坐在沙发上,在果篮里挑了一个苹果。

 

在让人窒息的沉默中,一行人走到了Tony工作间的门口。他们没有敲门,反正即使这么做了,也不会有人回答。Steve的手在半空顿了顿,然后推开了门。工作间还是他熟悉的样子,满地散乱的零件,漂浮在空中的全息图像,挥舞着灭火器的Dummy,和……埋头工作的Tony。

站着的,呼吸着的,正挥着手指挥Dummy去做些什么的Tony。

Tony正在修补Steve的盾牌。大厦里没什么人,他也没有锁门,听到门口的动静不由抬起头,还以为是Pepper来劝他休息。结果,理所当然的被站在那里的一群熟悉的面孔惊到了。

“What the f——”

两边就这么呆愣愣的对视了好一阵子,直到Dummy滑到Tony身边,亲昵的——把灭火器里的泡沫喷了他一身。

“Dummy!你这蠢货!”如梦初醒,Tony手忙脚乱的丢下手里的工具,喝道,“Friday,关上工作间的窗帘,关闭监控,销毁刚刚所有的录像,别让任何人知道他们在这里!你们,”他看向复仇者们,“脑子抽了什么疯?就这么跑回来,想念Raft舒适的环境了是吗!?还有Friday,他们是怎么进入大厦的,你为什么没有通知我?我明天一定把你捐到距离最近的幼儿园去!”

话语一如既往的充满嘲讽,但所有人都听出了那别扭的关心和一丝丝慌乱。

Tony胡乱抖了抖身上的泡沫,Steve目不转睛的看着他。Tony瘦了至少两圈,之前被Clint嘲笑过的小肚子都塌了下去。他身上没有明显的外伤,但面色苍白憔悴,动作僵硬,显然身体状况很不好。

但他还活着。

那股从昨天就积聚在胸口的让他如行尸走肉般的悲痛和麻木,竟就这样一点点消散了。

毫无征兆的,Wanda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Tony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这一次他是真的慌了。

“哦操,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哭了?天呐Wanda你再哭我的恐慌症都要犯了——这是Team Cap的新手段吗?用哭泣的小女孩把我引过去然后干掉我?”他试图开个玩笑,但其中关于“死”的字眼再次刺痛了众人敏感的神经。

“所以你们谁能行行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回来?良心发现?……肥鸟,你要干什么?操,别突然抱上来!你他妈是哭了吗!?没有眼泪干嚎个鬼啊!……不,我不要你的小甜饼!……Nat,别,你这样会让我觉得我下一秒会被你用头发丝杀死……妈的Rogers你也来凑热闹?……我不需要睡觉!睡也不和你睡!快放开我!FUCK YOU ROGERS!不!这只是个表达我内心愤怒的句子不是说我真的想操你!……PEPPER!!!Peeeeeeeepppppppppperrrrrrrrr!!!!快来救我啊!!!!!!”

 

番外:

“Pepper!你居然告诉他们我死了!?这是个恶毒的诅咒吗!?难道现在纽约的工作变得很好找了!?”

“别傻了Tony,我从头到尾就没有说过你死了,我说的都是事实。你确实曾让Steve为你抬棺来着。只不过我可能不小心忘记告诉他们你的心脏后来又顽强的恢复跳动了。”

“……”

“以及,纽约的工作还是很不好找,所以别开除我,我亲爱的老板。”

“我恨你,Pepper。”

“我也爱你,Tony。”

 

——END——

写到最后感觉Pepper真是深藏功与名啊~~~~~~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づ ̄ 3 ̄)づ

评论(49)
热度(331)
  1. 狗家少爷(≧∇≦)就算是喵呀喵 转载了此文字
  2. 狗家少爷(≧∇≦)就算是喵呀喵 转载了此文字
© 就算是喵呀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