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盾铁/冬铁亲情向】Long way home-Chapter 4(教父子,身份梗,洗脑,HE)

Note:基本走队2和钢1两条线,结局盾铁,冬铁亲情向

(更多的Note就放到最后啦~)


Chapter4

 

鲜血,残肢,呼救和恳求的声音,涣散的瞳孔,深不见底的悬崖。

Bucky猛地睁开眼睛,感觉自己像是刚刚从水里捞上来一样。一阵噼啪的声音在他左耳侧响起,然后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金属臂把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捏扁了。

这下Tony一定会生气的。Bucky挫败的倒回沙发上。倒不是说Tony真的会冲他发火什么的,但是他一定会露出非常苦恼的表情。他一直非常好奇Bucky是怎么做到毁坏那么多电子产品的,而Bucky真的不想告诉对方其实自己几乎每晚都在噩梦中醒来。

当他还是九头蛇麾下没有自主意识的冷血杀手时,他不会去思考自己在做什么,也从不做梦。甚至当他的意识处于混沌的状态时,他也能做到浑浑噩噩的过日子。

但自从Tony和Bruce开始给他治疗,他的记忆和意识在逐渐恢复,那些曾经死在他手下的目标,都出现在了他的梦里。尤其是Tony失踪的那三个月,没有哪一天他不是看着资料或窗外的黑暗熬到天亮。

Tony。

然后Bucky利索的翻身下地,赤着脚向卧室走去。

他需要去确认Tony安好。

 

Tony不在自己的房间,也不在Bruce的。Bucky犹豫了一下,回到客厅,踩在阳台的栏杆上翻到了阁楼。

Tony确实在矮小的阁楼里。他只开了角落里的一盏灯,各种零件和工具杂乱的散在地上。在翻窗进去的一刻,Bucky从心底升腾起对天才科学家的由衷的敬佩之情,因为他在这里工作了这么久,居然没扎到脚。然后他一抬头,就发现自己对着一个眼熟的斥力炮。

“谁!?”一看清Bucky的脸,Tony赶忙把装甲拨回成手表的样子,“F**k,Barnes你不睡觉跑上来干什么?差一点我就把你轰飞了。”

“做噩梦了”“一不小心把手机捏碎了”“想你了”,怎么想怎么gay,最后Bucky还是反问道:“那你为什么不睡觉?”

“我?”Tony幅度过大的挥舞着手中的扳手,“我不需要那么多睡眠,有那时间还不如再造一套盔甲。你知道爱因斯坦一年只需要睡三个小时吗?”

“不知道。”Bucky诚实的回答,“但是我知道Tony Stark一天至少需要睡五个小时。”

“不,Tony Stark不需要。”

“不睡觉会长不高。”

“F**k you Barnes!老子都22了!”

“是不敢自己一个人睡吗?”

“都说了我22了!不是2岁!”

“没事,我可以在你床边守着你。”

“都说了我可以自己一个人睡啊啊啊啊!!”

“再吵下去Hulk就要出来了。”

“也不想想那是谁的错!!!”

“你才是声音比较大的那个。”

“……………”

一直到被Bucky以公主抱的姿势放在床上,Tony也没有再出声,只是把身体团成一团背对着Bucky,格外专注的盯着胸前反应堆的蓝光,手指不自觉的蹂躏着身下的床单。

Bucky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清楚的认识到面前这个总爱逞强的人才刚刚22岁,在他自己面前几乎可以算是个孩子。他还这么年轻,却已经经历过了很多人一辈子也不会经历的苦难。尽管Tony对在阿富汗发生的事闭口不提,但长达三个月的监禁和折磨,不难想象当闭上双眼时,他的梦里会出现什么。

两个人就这么玩着“我睡觉,你看我”的游戏,几分钟后Tony的耐性被磨没了,准备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踹开Bucky去工作室改进盔甲,然后身下的床动了动,属于另一个人的体温就这么突兀的靠了上来。Tony几乎是一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好歹没在冰凉的金属臂贴上来时叫出声。

“沙发不舒服。”Winter Solider面不改色的解释道,“我今晚要和你睡。”

“……你知道你这句话说的很有歧义吗?”

但是Bucky似乎是打定主意要赖在这里了。Tony百无聊赖的瞪着另一面的墙,最终抵不住身体的疲惫,睡了过去。

他还是做了噩梦。但是这一次,在Yinsen的眼睛将他吞没时,有一双手将他晃醒。而等他再一次醒来时,Bruce已经在准备午饭了。

 

夜色渐深,Steve漫无目的的走在布鲁克林的街头,左侧的衣兜里装着那节电池。

在决定与Iron Man进一步接触后,Steve就开始带着它在街头游走。平时他隔一阵子也会回到布鲁克林或者Stark大宅附近看看,因此这样的行为算不上异常。Natasha和Clint负责调查神盾内部的间谍,不过Natasha承认她仅凭他们两个或许不会有太大收获,最好是Steve可以从Iron Man嘴里问出些东西,给他们的调查一个明确的方向。

但是一直到路上行人变的稀少,Iron Man也没有出现。不能说自己没有失望,Steve慢慢的沿着原路走回自己的小公寓。一站到门口,他就意识到不对劲。

这间公寓是神盾分配给他的宿舍,也是他唯一的住所。因为体质原因,Steve不能长期住在一个地方,因此每隔几年神盾就会为他安排新的住处。Coulson曾多次表示,只要Steve愿意,他就可以得到一栋别墅什么的,这样没有人打扰,也不用经常搬家,但是Steve拒绝了。曾经他和Bucky会厚着脸皮赖在Howard家,在成为Tony的教父而又失去Bucky后,Steve更是一有时间就会待在自己的教子身边。而现在,住在哪里都无所谓了。没有等待自己回去的家人,房子也只不过是供人睡觉的地方而已。

“你确实知道神盾在这间屋子里装了窃听器吧?”Steve打开门,看着里面背对着他站着的盔甲,“我不太清楚这里有没有针孔摄像头。”

屋子里没有开灯,透过采光不是很好的窗户里照进来的月光,四倍视力可以清楚的看到Iron Man手里拿着一个绿色的方形物件,正低头仔细观察着。Steve用了几秒钟的时间才意识到他手里的是什么。

是一块电路板。

“没想到你会对这个感兴趣,”毕竟对方可是能做出这么多让Fury抓狂的黑科技的人。“不过乱翻别人的抽屉可不太有礼貌。”

反手把门合上,Steve打开客厅的灯。Iron Man正站在放置电视机的柜子前,那也是Steve少有的家具之一。他没什么个人物品,柜子里放的都是对他很有意义的东西,Tony和Bucky都曾经嘲笑过他这种老人家思维,但是每次搬家,他仍然不忍心把这些东西扔掉。

“为什么你会有这么一块老式的电路板?”对方不答反问,“看起来已经很有年头了,而且我严重怀疑它有任何实用价值。”

“就算有实用价值我大概也不会用吧。”Steve苦笑,他注意到还有一本相册被摊在外面。作为一个被翻了东西而行凶者毫无愧疚的受害人,他似乎有理由表示不满,但是现在他只是有点无奈,“这是Tony做的,在他四岁的时候。他和你一样是个天才。”

把电路板放回原位,Iron Man转过身,破有兴趣的看着他:“你刚才是夸奖我是个天才吗?我该说声谢谢?话说回来,你对每一个敌友不明的人都这么称赞吗Captain?这可真是一种美德了。”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而且我相信你不是我们的敌人,你有很多机会可以杀掉我们,或者给神盾一个陷阱,或者让神盾的系统瘫痪,但是你都没有做。”

“万一我只是想放长线钓大鱼呢?先获得你们的信任,再给你们致命一击。”

“你是九头蛇的敌人。”

“黑吃黑是一种美妙的关系。”

“……”Steve觉得自己有点无话可说了,现在这种状态真是无限接近于诡异。

“好了,我们还是说正事吧。”Iron Man耸肩,“关于神盾和九头蛇的事情,我知道现在的我无法取得你的全部信任,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完全相信的,所以不如你直接问我吧。”

犹豫了一下,Steve问:“都有谁是九头蛇的人?”

“……Cap,这可真是一记直球啊。”Steve觉得Iron Man的面甲下面一定是一副哭笑不得的脸,“我知道的也不多,只能说,注意一个叫Jasper Sitwell的军官,以及小心Rumlow和他的特战队。”

两天前还并肩作战的人的名字让Steve皱了皱眉,但他还是点点头,继续问道:“你知道九头蛇的目的何在吗?他们在密谋些什么?”

“掌控世界上最大的情报组织?这点蛮有吸引力的。不过没错,他们有一个大阴谋。去问问Fury什么是‘洞察计划’吧。”

“你知道很多东西,你和Winter Solider。为什么还要和这个并不安全的组织合作?”

这次Iron Man歪了歪头。“没错,我们知道很多东西,但是仅此而已。难道九头蛇看起来像是两个人可以扳倒的组织吗?”

又是相顾无言的几分钟,然后Steve突然开口。

“你上次说……说你见过Tony。”Steve觉得心脏快的几乎要震出他的胸口了,“他还……他还活着吗?”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的时间,Iron Man的回答才传进Steve耳里。

“还活着。”

Steve从来没觉得电子音能给人带来如此的喜悦。

“那,你是在哪里看到他的?什么时候看到的?肯定是在你离开九头蛇之前,你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还好吗?九头蛇都对他做了什么?听说九头蛇可以给人洗脑,Tony他还有自己的意识吗?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大概是他快把嘴咧到耳根的表情太过狰狞,IronMan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

“等等,等等,Cap,这么多问题,你想让我回答哪个?”

“哦,抱歉,我太激动了。你……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又是长时间的沉默,也可能只是Steve太过急躁。在他快要忍不住的时候,Iron Man问道:“你为什么那么想找到Tony Stark?据我所知他已经失踪15年了,九头蛇不养废物,所以Stark肯定为他们工作。你知道他是个天才,那么你知道他制造的武器为九头蛇提供了多少帮助吗?你知道他害死过多少人吗?你怎么知道他到底是真的被洗脑,还是自愿加入九头蛇的?”

透过面甲,他看到Steve的脸皱成一团。然后Steve叹了口气。

“我相信Tony。即使真的如你所说,我还是要找到他。”Steve的声音很真诚,“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自己的孩子或教子,但是我想你会理解,即使他们犯了错,即使你为了正义不得不让他们接受审判,但是爱和思念不会因此减少。

“我要找到Tony,因为我是他的教父,他是我的教子,因为我爱他,不需要其他的理由。”

 

——TBC——


因为罗大盾不是恋童癖,so现在还是单纯的父子爱呢。话说回来父母对子女的爱真的是没有任何理由不计任何回报的,经常看到子女被拐卖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父母仍然在不断的寻找,也是心疼啊……



关于昨天说的冬铁的问题,看了姑娘们的回复觉得大家说的有道理,本来我写的也像是亲情向,给吧唧一个单箭头对他不太公平。然后最喜欢的是  Yoko葉子🌸  说的:

冬铁两个受伤的人一直在一起,说一点特殊的情感都没有也不太可能,毕竟是Tony·魅力无限·stark╮(╯▽╰)╭,可以单箭头慢慢转亲情,这样情感过渡也比较自然


因此之前的单箭头就不改了,之后基本就是亲情向了。正文里可能没位置描写吧唧的心路历程,所以大概会开个番外再顺便给吧唧找个归宿一类的。这章再打一次冬铁tag,下章开始就不打惹~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有什么疑问尽管说出来吼=3=

评论(5)
热度(57)
  1. 可爱的all妮就算是喵呀喵 转载了此文字
© 就算是喵呀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