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授权翻译】【指环王】【AL】Moments(亲情向)

这是我两年前翻译的,在这边存个档= =任何问题都是译者的错_(:з」∠)_


此文是有授权的,但是这个授权索要的经历特别尴尬,作者大大一年后才回复我,而且是用中文回复的……用中文……所以我……真的没脸把大大的授权贴上来(sad



Part 1:匆忙——Elrond
冬日的太阳温暖的闪耀着。
Imladris—或者也可以用通用语叫它Rivendell—的山谷里十分宁静,只有急促的马蹄声打破这里的安静。不过这些马匹的骑手们并没有陷入危险之中,只不过他们的首领渴望到达目的地,因此迫使队伍里的其他人努力跟上。
Legolas Greenleaf, Mirkwood的王子, 恰好在庭院中让他的马停了下来,愉快地环顾着这个他叫做家的地方。当他热切的眼神对上一个正穿过树木跑来的身影时,他跳下马,急切地去迎接他最好的朋友。"Lassë!" 那个人类叫着,同时迅速的给了木精灵一个拥抱。
当看到其余Mirkwood的精灵骑马奔驰着穿过大门时,Aragorn挑起了眉毛。“很着急,是不是?”他打趣道。
Legolas开玩笑地怕了他一下。“我甚至一点都不能理解为什么你在这里一点都不着急。”他说,“连我的马都知道要快一点。”Aragorn笑了。“如果你问我的话,我认为你的马就像Erestor,还有那些他一直喂给马的苹果。”Legolas咧嘴一笑。“或许吧。”
我选择在这个时候从树木中走了出来。"Mae govannen, tithen pen."Legolas微微鞠躬——永远是正式的那个,我想。"Hirnîn Elrond," 他轻声向我问好。我挥手拒绝接受他的恪守礼节。“拜托了,Legolas, 这是不必要的。一方面,你是个王子,而我只是个领主。”Legolas正准备争辩,但我在他能说什么之前继续道,“另一方面,你最好的朋友是我的ion(儿子).”
Aragorn 咧嘴笑了。“即使是你也不能对此争论什么,Lassë。”他轻轻取笑道。 Legolas露出了微笑。“确实。”他赞同道,“只是这么做感觉很不尊重。”
我微笑道:“我还以为在这里你会屈服于我的愿望呢……”
Aragorn和Legolas一起笑了起来,Aragorn带着一种随意的亲近感拉住他最好的朋友的手,拽着Legolas向Last Homely House的方向走去,激动地谈论着自从Legolas上次到Imladris以来的数月间发生的事情。
我留下来帮助其余的Mirkwood的精灵安置他们的马匹,一种温暖的喜爱之情悄悄在我心中蔓延。Aragorn和Legolas的友谊几乎从Aragorn还是个婴儿时就开始了。他们之间的羁绊比我看过的任何一个都强——甚至比我自己的儿子,Elladan和Elrohir之间的还要强大。

 

Part 2:保护——Boromir
鸟儿轻柔地叫着。
黄昏时分,我在Imladris的花园里闲逛,我的大脑还在为今天会议上了解的一切感到震惊。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我没有听见有人接近我的声音,直到那个人就在我身后。本能地,我拔出我的剑并转过来面对那个不管是谁的人。Aragorn从我的刃/尖处向后一跳,举起空无一物的双手做了一个安慰的姿势。
在我们中的任何一个能动一下之前,一个温暖的、非常坚/硬的东西狠狠地撞上我的膝盖并把我撞倒在地。我听到了熟悉到让我感到痛苦的武/器被抽出的声音,紧接着冰冷的利/刃抵在我的喉咙上。“敢碰他你就死定了。”一个轻快的精灵的声音嘶嘶地说道。我认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Mirkwood的Legolas,那个当我在会议上说Aragorn是“区区一个游侠”时为他辩护的精灵。
那个所谓的游侠爆发出一阵大笑。“Legolas,”他勉强说着,语调里带着些许责备,“放开他。”Legolas在我耳边低声咆哮了一下,然后才放开我去站到Aragorn身边。缓慢地,我站了起来,懊恼地揉着我受伤的膝盖。Legolas仍然瞪着我,他的匕/首紧握在手里,随时准备着出击。
尽管处在杀气腾腾的愤怒之中,他仍然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存在。
“我恐怕你不得不原谅Legolas,”Aragorn对我说,当他把胳膊环绕在精灵的肩膀上是他仍然在笑,“他有一点保护倾向。”
“‘一点’保护倾向?”我难以置信地重复着。Aragorn点点头,现在他只有眼睛在笑了。“只有一点。”Legolas转了转眼睛,至少为了回答Aragorn,他不再怒视着我了。“只有你在Imladris里也能惹上麻烦,Aragorn。”那个人类几乎又开始笑了。“他没有伤害我的意思,我亲爱的朋友。”
“好吧,我怎么知道?如果你看到有人用剑指着我而我没有武/器,你会怎么做?”Legolas激动地说,试图为他的行为辩护。Aragorn低声笑了,温和的微笑着看着他。“好吧,Legolas,你赢了。”Legolas得意的笑了,他的表情变得沾沾自喜。“又一次。”
我微笑着看这对朋友斗嘴,很明显我在精灵这方面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尤其是对那些爱着人类的精灵来说。
Faramir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回响。我告诉过你了,他笑着说。

 

Part 3:分离——Gimli
我冷冷地审视着战场上的景象。
座狼、马匹、人类的尸体散乱的布满山丘。我听到Legolas在我身后的声音。“Aragorn!”他叫着,轻灵的声音里有着浓浓的担忧。
当我意识到那个人类不在视线中时,我的胃直线落了下去。“Aragorn!”我喊道,感到我自己的担忧正在生长。我听到一个奥克斯在我身后发出难听的嘎嘎的笑声,于是我转过身。“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会让你死的痛快点!”我怒吼着,举起了我的斧头。
那个奥克斯呼哧呼哧的笑了。“他……死了。”我听见Legolas在我身后发出不敢相信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跌下了悬崖。”它继续说,显然很享受我们脸上的恐惧。Legolas迅速脱离了他的震惊,猛地抓住那个奥克斯的喉咙。“你说谎!”他低声咆哮着。那个奥克斯又挤出了一声嘲笑,然后就在Legolas的手中失去了生气。
Legolas,”我轻柔地说,“看。”有什么东西在奥克斯的手中闪耀。我从它手中撬出了那个东西并把它递给Legolas。“不。”他喃喃道,蓝色的眼睛放大了。
那是暮星项链。
他跳起来冲到了悬崖边缘,我跟在他后面,不过我比他更小心一点。
悬崖下几百米的地方激流涌动,即使有人能从坠落中生还, 他也不可能在这样的水流中活下来。
Théoden走近我们,然后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把伤者放到马背上。”他越过肩头对Gamling喊道。“把死者留下来。”

Legolas低头看了看他手中的项链。几乎是茫然的,他向悬崖边踏出了一步,一些被他的脚步扰动的小石头掉下了悬崖,我能听见它们下落中碰撞的声音。
Legolas?”我小心地问道。他猛地颤抖了一下,退了回来。我能看出这么做耗费了他多少气力。我安抚的握紧了他那只空荡的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小伙子。”我低语道。他点点头,泪水无声的从他脸上滑落,让他的视线离开了那条河。
当他走开时,我听到他喃喃道,“我很抱歉,Estel,我辜负了你。”
我的心因为同情而感到一阵痛苦的刺痛。Aragorn和Legolas那么亲密,我从来没想过他们会这样被分开。

 

Part 4:重聚——Éowyn

〔作者:在我和我的姐妹看来,Éowyn理应懂一些辛达语。我的意思是,Rohan应该有类似的课程不是吗?〕

一个孤单的骑手骑马飞奔在堤道上。
Rohan的人民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匆忙经过的身影。我没有从工作中抬起头,想着那不过又是一个信使,或者是其他什么无足轻重的东西。
那匹马在庭院中停了下来。Gimli在人群中推开一条路。“他在哪?他在哪?我发誓我要宰了他!”我不知道他说的是谁。我隐约听到他对那个骑手大声嚷这什么,很明显不再愤怒了。
“Gimli,国王在哪?”那个骑手问道。那个声音如此耳熟,听起来像——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他已经死了。尽管如此,我还是忍不住转过身……
……然后差点心脏病发。
Aragorn还活着。
他目的明确的大步向里走去,Gimli跟着他。然后他停了下来,差点撞上什么人。
Legolas站在他面前,有效的挡住了他的路。他看着Aragorn,脸上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温柔的表情。
“你迟到了。”他用精灵语说道,一个小小的微笑让他精致的容貌更加优雅。Aragorn只是瞪着他,显然没有预料到这个反应。毕竟,他可是被假定死亡了的。如果我的兄弟差点死了,开玩笑肯定不是我要做的第一件事。
没错,我知道他们有那么亲密。这从我偶然看见的他们在一起的样子以及Legolas没有Aragorn的陪伴独自来到Helm*s Deep时的悲伤就很容易看出来。他们就像一个灵魂的两个部分。
Legolas把视线从Aragorn脸上移开,去观察他身上的其它部位。当看到人类身上的伤口时,精灵的额头皱了起来。“你看起来好糟糕。”他用通用语说,担忧的眼神审视着Aragorn的脸。Aragorn对此虚弱的笑了一下,抬起手把一束滑落的金发别回尖耳朵后面。
Legolas把什么东西塞进Aragorn的另一只手里,他的手指缓缓滑过Aragorn的,似乎仍然害怕那不是真的。Aragorn的手短暂的环住了Legolas的手,随后精灵把手拿开了。他又盯着Aragorn看了一会,似乎终于开始理解现状了。
“哦,Aragorn。”他啜泣着,猛地投入人类的怀抱。Aragorn被撞的几乎失去平衡,但还是紧紧的抱住了精灵。他对Legolas说了什么,距离太远了我听不清。精灵闭上眼睛,哭泣着,留下了喜悦的泪水。
重聚是甜蜜的。
我有一种预感,某个人类再也不会让自己离开某个精灵的视线了。

〔作者:结果她是对的。不,我是认真的,在电影里,Aragorn再也没有甩下Legolas去什么地方了……除了下一章的那个小分离:)〕

 

Part 5:争吵——Théoden

〔作者:难道Théoden不应该也理解辛达语吗?〕

愤怒的声音向我飘来。
我认为我能辨认出Aragorn和Legolas。奇怪于他们为什么争吵,我寻着声音到了一个边缘的洞穴,一些男孩正在那里为战斗全副武装。我对精灵语的了解程度足够我理解这场争论的主旨——他们在争论我们赢得这场即将到来的战斗的可能性。
“他们赢不了这场战争!”Legolas的表情里有一种奇怪的紧张。“他们都会死!”让我感到惊讶的是Legolas提高了音量,那个通常冷静的精灵从不喊叫,尤其不会对Aragorn。我被震惊到几乎没发现他是在说我不能保护我自己的城池。
但是接下来Aragorn的举动让我更惊讶。他已经转过身似乎要离开,但Legolas的话让他又转回来,两步跨过他们之间的距离。“那我就和他们一起死!”他用通用语大喊道,恼怒地举起了手。Legolas不自觉地退缩了一下,似乎以为Aragorn会打他。
Aragorn走——不,跌跌撞撞地退后,脸上有明显的震惊和痛苦。他和Legolas又无声地瞪了对方一会儿,然后Aragorn放弃了凝视。他看着他最好的朋友,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最后只是叹口气转过身,用不跑起来的最快速度大步离开了房间。我发誓我看到他眼中有泪水。
Legolas想跟着他,眼中也有泪水,但是Gimli拦住了他。“让他去吧,伙计。”矮人轻声说,“随他去。”
——————————————————————————————————————————
跟Aragorn说完话之后我正准备离开,这时Legolas走进了房间。“King Théoden。”他轻声说,低下头以示尊敬。“你知道Aragorn在哪吗?”我点点头,指了指身后。Aragorn在房间的另一端,正背对着我们为战斗做准备。“Hannon le.(谢谢)”Legolas说。他的声音有些不自然的僵硬。我听见他向Aragorn走去。
我在门口徘徊,无声的疑惑着为什么Legolas要问我。他应该一进门就能看到Aragorn。然后我意识到 他大概是想让Aragorn听到他的声音,给他一个小警告,以防Aragorn还在对他生气。
“原谅我,”我听见Legolas说,“我不该绝望。”我越过肩头去看,刚好看到Aragorn摇了摇头,对Legolas露出温柔的笑容。“没什么好原谅的,Legolas。”他用精灵语说,然后给了Legolas一个迅速却猛烈的拥抱。
我微笑着离开了房间。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

 

Part 6:担忧——Éomer
战场上有一种可怕的宁静。
我在地上一片乱糟糟的身体中行走着,试图搜寻是否还有能被救活的伤员。迄今为止我已经发现大多数年轻的战士都有装死的本能。
在又送走了一个部分骨折的年轻人后,我发现我和Aragorn正面对面。“我们又见面了,Éomer,”他露出一个歪曲的微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离开的那个晚上,你说除非死亡把你带走,否则你再也不会见到我。”
我微微一笑。“我很庆幸这被证实是错的,”我说,然后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你的Elvishness(纯粹精灵性????)让我感到很困惑。迄今为止你已经有两次被认定死亡,然而现在你站在这里,活着,而且完好无损。”
Aragorn轻笑道。“我不是精灵。不过,”他补充道,眼神闪耀,“我是在精灵中长大的,我最亲密的朋友们也都是精灵。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有时候你会把我当做精灵。”
我正要回答,这时一团模糊的金色从我身边飞过并抓住了Aragorn。“Estel!”
我眨了眨眼,然后意识到那是Legolas,那个很明显几乎从来没离开过Aragorn身边的精灵。至少我妹妹是这么说的。Aragorn温暖地笑了,用一只胳膊抱住了精灵。“为什么这么着急,Lassë?”
Legolas飞快地用通用语和精灵语的混合说着什么,从我能理解的内容来看,他在担心Aragorn。人类的笑容更柔和了一些,轻抚着Legolas金色的头发。“我很好,mellonnîn(我的朋友)。”他低声说。Legolas稍稍后退了一些,显然还没放下心。他仔细检查着Aragorn,寻找伤口。他注意到了Aragorn胳膊上的一条浅却长的伤口,然后他越过去,扯过人类裂开的袖子。“你受伤了。”
“这没什么,Lassë。”Aragorn说,“我受过更严重的。”Legolas转了转眼睛,但还是放过了他。Aragorn转过身面对我,他的手不自觉的停留在Legolas的腰上。“你刚刚在说什么,Éomer?”
我摇了摇头。“没什么。你们两个非常亲密。”我指出。对此,他们两个都笑了。“我已经认识Aragorn很多、很多年了,”Legolas说。“自从他还是一个很小的孩子。”
“Éowyn说你们比兄弟还要亲密。”我说。他们咯咯笑了。“是啊,我们确实是这样。”Aragorn说着,低下头温柔地对身侧的精灵露出微笑。
“Éomer大人!”Elfhelm在战场另一端喊道。“快点过来!”
在我赶过去的时候,我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他们的羁绊确实很牢固,如果Legolas甚至愿意穿过Paths of the Dead,只为了和Aragorn在一起。

 

Part 7:牺牲——Gandalf
空气中充斥着战斗的声音。
我们在人数上处在极大的劣势,我每打倒一个敌人,就会有更多的冒出来。我向Valar祈祷Aragorn知道他在做什么。他认为如果他能用足够多的士兵挑战Sauron,Frodo或许能多一分销毁魔戒的机会。
我的手杖和剑在我在不断接近的敌人中砍杀时飞快地旋转着。我的精力全部集中在战斗中,挥剑时甚至没有时间考虑动作。紧接着一声咆哮充斥了空气,有那么短暂的一瞬间我震惊的抬起头,看到一只巨怪在士兵中不分敌我地冲撞着。它在一个高挑的身影前停了下来,瞬间我认出那是Aragorn。他举起了剑,向前冲去。
我猛地闪躲,避开了一个向我脖子飞来的利刃,又陷入到了我之前的循环中。格挡。转身。砍杀。格挡——
“Aragorn!”Legolas尖叫着。“Aragorn!不!”
我在战斗中稍稍转身,看见Legolas艰难的推开士兵前行着,脸上满是绝望和恐惧。他从来没有显得如此惊恐——除了在Aragorn遇到危险时。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恐惧着自己会看到什么,然后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巨怪残忍地斜视着Aragorn,然后它抬起脚,狠狠地踩在Dúnedan身上。Aragorn的身体抽搐着,他表情痛苦,挣扎着想把巨怪推开,却是徒劳无用。Legolas又喊了起来,这次是用辛达语。他没法及时赶到Aragorn那里,这点他是知道的。
他丢下了双刀,迅速拿出了弓,把箭搭在弦上就射了出去。那只箭呈直线飞了出去,精准地刺入了目标的心脏。巨怪轰然倒下,Aragorn挣扎着站了起来,气喘吁吁,脸部的肌肉抽搐着。
但是Legolas永远没有机会看到他的箭是否命中目标了。
一只奥克斯在Legolas射出箭的一刹那将利刃刺入了Legolas的身体里。Legolas痛苦地尖叫着,跪在了地上。他笨拙的手指勉强将利刃拔了出来,然后倒在地上不动了,鲜血从他身侧流出,汇集成一片血泊。
我暗暗咒骂了一声,挥剑暂时阻止身边敌人的前进。我举起手杖,急忙在Legolas身侧投掷了保护的符咒。我可不想成为那个告诉Aragorn他最好的朋友为救他而死的人。
Legolas会为Aragorn牺牲任何东西,Aragorn也会为Legolas这么做。

 

Part 8:担忧Ⅱ——Sam
我在一束亮光中醒了过来。
我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床边的黑影,直到眼睛适应过来,然后我因为辨认出那是谁而笑了出来。“Strider!”
那个男人笑了。“你觉得怎么样,Sam?”我仔细检查了自己的身体。“我认为我很好。”他对此咯咯笑了。“我知道一个人……不论什么时候他说他很好,我都知道他其实并不好,因为通常他这么说完之后就会马上昏倒。”
我了然地咧嘴一笑。“是Legolas吗?”他点点头,微笑中洋溢着喜爱之情。“不过我几乎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Frodo醒了。你想看看他吗?”我假装恼怒地转了转眼睛。“这是什么问题?如果你理解我的意思的话,先生,我认为我从来不会不想见到他。”
他又笑了。“我清楚地知道你的感受。”他轻柔地喃喃道。
我在床边摆动着双腿,缓慢地站了起来。当我确信自己不会摔倒后,我径直向门口走去,Strider跟在后面。
我们已经正好沿着走廊走了十五步半,这时Strider停了下来。“哦,Valar在上,不要又来了!”他咕哝着。我扭头想要问他出了什么事,这时Legolas出现在拐角处。
那精灵受伤了,甚至连我都能看出来。他身上微弱的光晕不见了,白皙的面庞变得更加苍白,脸上还微微出了一层汗。他紧紧捂住身侧,似乎很痛苦。当他短暂地拿开手时,我能看见他衬衣上模糊的血迹。
Strider猛地抽了一口气,我知道他也看见了那血迹。他推开我,迅速跨过了他和Legolas之间的距离,轻柔地把手放在Legolas的脸颊上。“Mellon nîn(我的朋友),难道我没有告诉你要待在床上?你受伤了,不应该起来四处走动。这让我很担心。”Legolas瞪着他,不过当他注意到那我确信在Strider脸上的关切之情时,他的注视柔和起来。他抬起手覆盖在Strider的手上。“我很好,Aragorn。”
Strider克制住一声大笑。“你知道的,我刚刚告诉Sam,每次你这么说完,就会昏倒在我面前。”Legolas看起来很惊恐。“你没有这么做。”
“我就是这么做的。”他顽皮地回答道。Legolas叹了一口气,随他去了。“好吧,那么,我会证明你是错的。这次我不会昏过去了。”Strider怀疑地眯起眼睛,不过没有继续说下去。相反,他稍稍越过肩头看过来,“过来,Sam。”然后继续沿着走廊向我猜测是Frodo的房间处走去。他没有比现在再多离开Legolas哪怕一英寸的距离,徘徊在Legolas身侧如此近的地方,让我惊讶于他竟然没有被绊倒。
在我们前行时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Legolas正在试图拉大他与Aragorn的距离,不过任何人都能看出他其实并不在意。仅仅是Aragorn的存在就足够让他开心了。

(译者:通篇是Strider,最后两个Aragorn应该是作者的笔误。)

 

Part 9:亲密——Frodo
一只温柔的手触碰着我的脸颊。
我试图抬起我那异常沉重的眼皮,终于在第三次尝试的时候成功了。床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异常熟悉的身影,他苍老的脸上有和善的笑容。“Gandalf!”我惊喜地喊道。“但是我以为你坠落了。”
他的笑容扩大了。“我确实坠落了。不过我在这里的任务还没有结束,所以我又被送了回来。”我也对他露出微笑,试图忽略身上的各种疼痛。“Sam在哪?他还好吗?Merry和Pippin呢?还有Strider——我是说Aragorn。”我急忙更正道。
Gandalf笑了。“他们都很好,所有人,Gimli也是。Legolas受伤了,不过他现在恢复的很好。”我厚脸皮地咧嘴一笑——这行为感觉很奇怪,不过我把这想法推开了。“不知怎么地,我很怀疑在Legolas奄奄一息时你会说Str——Aragorn很好。”他冲我笑了。“你说的对,年轻人。”
这时Merry和Pippin冲进了房间,直接把我挤进他们的怀抱中。“不能——呼吸了!”我气喘吁吁地说,仍然笑着,然后他们放开我,放声大笑。“我们以为你死了,”Pippin说,像往常一样无忧无虑。“不过,当然,我们现在还没法摆脱你。”Merry替他说完了,向我眨眨眼。
“我想你们了。”我轻声告诉他们。他们严肃起来,又抱了抱我。
Gimli大步走进来,像往常一样粗鲁,不过看到我时,他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在我床边站好。轻声斗嘴的声音从开着的门外飘了进来,我对矮人挑起了眉毛。这次斗嘴的居然不是Legolas和Gimli。是Legolas和Aragorn。
Legolas走进房间,仍然在跟正在他身后的Aragorn柔声斗嘴。即使隔着半个房间,我也几乎能看到他们之间充满喜爱的氛围。Legolas很明显受伤了——他的衣衫上有血迹——而Aragorn正,当然,处在过度保护之中。
看到我醒了,他们停止了拌嘴,脸上同时露出了笑容。Aragorn坐在Gandalf刚腾出的椅子上,温柔地把Legolas拽到他的大腿上。精灵太疲惫了,甚至都没有抗议,只是稍稍在Aragorn的手臂中调整了一下位置,好把头靠在人类的肩上休息。Aragorn低头笑着看着他最好的朋友。
我感到自己悄然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他们那么亲密,就像是亲兄弟一样。



Part 10:争吵Ⅱ——Merry
破晓时分的天空明亮而清澈。
我在Minas Tirith的第七层上闲逛着,享受着温暖的空气在皮肤上的触感,以及这片上彻底的宁静。阴影终于被战胜,而今天就是Strider——Aragorn成为Gondor国王的加冕日。
我醒来时Pippin仍然在我们的房间里平稳地睡着,我决定不去叫醒他。毕竟,他需要睡他的美容觉……不,我在开玩笑。
总之,我现在正漫无目的地闲逛着,并希望自己没有迷路。
我发现自己正在穿过Citadel的走廊,它庞大的体积让我不禁屏住了呼吸。我静静地向前走去,看着正厅两侧很久以前就去世的国王们的雕像。然后我听见了高亢的声音。
我转过身,皱起眉头,沿着一条长长的走廊走过去。我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是我认为我听出了Aragorn和Legolas。到底是——
我面前的门突然猛地打开了,我跳到一旁,险些被撞倒。Legolas冲出了房间。他低着头,但我发誓我可以看见泪水从他苍白的脸颊滑落。他转过拐角,几分钟后,一扇门被砰低关上。
我呆愣在原地。发生了什么?我疑惑着,这时轻轻的抽泣声从里面的房间传来。我犹豫着,知道如果被抓的话我会后悔——十分后悔,然后小心地溜进那个门依然开着的房间。
Aragorn背抵着门跪在那里,肩膀随着他的抽泣颤动着。我战栗着,转过了身。他的痛苦刺痛了我的心,让我也几乎眼含泪水。他和Legolas很亲密,我知道,甚至比我和Pippin还亲密。
我曾经对我的堂兄说过的话现在转回来指向了我自己。“为什么你要看呢?为什么你总是要看呢?”当Gandalf在他看见真知水晶后带他去Gondor时,我这么挫败地喊道。我几乎为我们逆转的身份苦涩而讽刺地大笑起来。
——————————————————————————————————————————
后来,当天下午,Aragorn被加冕为国王。人们为合法的国王的回归而欢欣鼓舞。精灵的队伍优雅地前行着,Aragorn走出来迎接他们。Legolas率领着他们,脸上有柔和的笑容。他和Aragorn轻声交谈了几句,然后Aragorn笑了。他伸出手握住Legolas的肩膀,然后紧紧地抱住了精灵。
我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Pippin好奇地瞥了我一眼。‘什么?’他越过Frodo和Sam的头顶对我做口型。我摇了摇头,没法收回脸上的微笑。‘没什么。’我回答道。他挑起眉毛,于是我叹了口气。‘我之后告诉你。’他厚脸皮地咧嘴一笑。‘你最好这么做。’
我打赌分离一定会深深地伤害到Aragorn和Legolas。

 

Part 11:见面——Pippin
月亮明亮地闪耀着。
Fellowship的成员们在Citadel的庭院里坐着,享受着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晚。明天早上,我们——Frodo,Sam,Merry和我——就会动身去Shire。我看着Legolas轻松地跳到七层高的墙上,毫不费力地保持了平衡。“Legolas!”Aragorn喊着,听起来既恼怒又被逗乐了。“你会掉下来的。”
Legolas转过身,转了转眼睛,得意地笑道。“只是一个无关痛痒的问题,Aragorn——我们两个谁更容易从树上掉下来?”Gandalf低声说。“他说的对,Aragorn。”人类半嘲弄半恼怒地瞪着他最好的精灵朋友,无视了Gandalf的评论。“我更容易摔下来不代表你不会摔下来。”他的表情柔和下来。“我不想失去你。”
Legolas非常不安地看着下方,轻盈地降落在草地上,然后走到角落里去加入我们其他人。靠近Aragorn时,他在人类耳边低语了什么,短暂地握紧了他的手。
好吧,我们Took一族都有旺盛的好奇心,我猜。
“你第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Strider?”我问道,指着Legolas。他笑了。“那是很久以前了。我猜我那时……七岁?”Legolas点了点头,又得意地笑了起来。“他那时是一个非常欢脱可爱的七岁小鬼。实际上,Aragorn,”Legolas的坏笑扩大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那时候说我很漂亮。”
Gimli几乎被他的烟斗呛到窒息,笑的十分疯狂。“漂亮?”他不可置信地重复着。Aragorn脸红了。“我那时才七岁!”他抗议道。我坐直了,后背斜靠着墙。“告诉我这件事。发生了什么,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好吧……”Aragorn开始道。“我在两岁的时候被Lord Elrond收养了。”一堆嘈杂的“真的吗?”从我们霍比特人这里传来。他点了点头。“是的。从我的兄长们对我说的来看,在见到我之前Legolas已经有十年没去过Rivendell了。而且,理所当然地,”他对木精灵眨了眨眼,“十年里第一次回到Rivendell时,他就让自己受伤了。”
Legolas对Aragorn漫不经心的嘲笑抱以微笑。“我在治疗室里醒来,他就在那儿,看着我。他告诉我别动,自己去叫来了双胞胎——Aragorn的兄长们——然后——”
“然后我说他很漂亮。”Aragorn说完。他的脸依旧因为尴尬而红着。Gimli咯咯笑了。“不过你是对的,伙计。”
这次轮到Legolas脸红了。“哦,Valar帮帮我吧。”他咕哝着。甚至连魔戒被销毁后更加安静严肃的Frodo以及担心着Frodo的Sam都对此笑了。
“那样就可能——”Legolas开始说话了,显然想要摆脱这种尴尬,但是Aragorn可不想给他这个机会。“就「可能」?”他一边说,一边偷着乐,“别说「可能」,说「是」,这样你可能就说出了真相。”
这对朋友就这么开始斗嘴,我露出了一个柔和的笑容。Merry对上我的眼神,轻轻笑了。‘我告诉过你了’,他无声地说道。
Aragorn和Legolas非常亲密——他们已经这样持续了八十年,而且还将继续持续下去。

 

Part 12:嫉妒——Faramir
我曾经嫉妒他们。
请不要以此来评判我。
你知道,我刚刚失去了我的兄长,那种疼痛的悲伤至今仍让我无法承受。他每晚都在我的梦里出现,而通常我醒来时会发现泪水无声地滑落到被褥上。Éowyn很担心,但即使是她也无法抚慰我。
我第一次看到他们在一起是在Elessar的加冕典礼上。他们比朋友还要亲密,这是很明显的。他们就像亲兄弟一样。
当我接到消息说Legolas的父亲King Thranduil发动了对Gondor的战争时,我正身在Minas Tirith。Legolas传来消息后Elessar悲痛地哭泣着,即使是Queen Evenstar也无法安慰他。他的视线短暂地在我身上停留了一秒,但是我转过了身,泪水在我眼中涌现,因为他眼中的悲伤与我的如出一辙。
Elessar率领士兵投入了对精灵的战争之中,但是我知道战场上的每一秒都如同锯齿状的匕首一样刺痛着他。当Legolas倒在Andúril下时我看见了他的极度的痛苦,于是我要求撤退。
我不知道Legolas是怎样活下来的,但是城中的居民们都谣传说Valar亲自来接他去the Halls,却被这对兄弟间的爱感动的退了回去。爱居然能深到换回死者,这在以前是从没有听说过的。
听到他们谈论这件事情时我哭了,因为我想起了兄长去世那天我做的梦。他在坠落,我是唯一一个把他维系在这片土地上的东西。我记得我恳求他,‘不要放手。你怎么敢!’他只是看着我,森林绿的眼中盈满哀伤。‘我很抱歉,弟弟。’他轻声说着,放开了手。
三天后,我看到了河水中精灵小船上他的身体,知道那个梦已然成真。
几天后,Legolas过来找我,他深蓝色的眼睛在月光里镀上了一层银白。“Faramir,是什么在困扰着你?”
我摇了摇头,试图抹去心中的悲伤。“没什么,hir nîn。”
他对我皱起眉。“我能看见你眼中的悲伤,从我第一次注视你时它就在那里,并且在我和Elessar出现时更加凝重。”
我叹了口气,越过Pelennor的墙头向外看去。“你和the King让我想起了我和我的兄弟,只有这样你们才是完整的。”
他的脸上露出了理解的神色。“你的兄长并没有真的离开,至少对于那些仍然记得他、爱着他的人来说不是的。他一直在你心里陪伴你。”
这时Elessar呼唤了Legolas,于是他安抚地握了我的肩膀一下,就转身轻盈地向theKing在花园中休息的地方跑去。我思索着Legolas的话,注视着Anduin河如同一条闪闪发光的银带一般蜿蜒着流淌在这片土地上。
现在我理解Legolas的话了。悲伤永远不会褪去,但是总有一天我会再次见到我的兄长。
这样想很奇怪,但是Legolas的生命远比Elessar的悠长。精灵的心无法承认悲伤,但总有一天Legolas会不得不这么做的。



 

Part 13:家人——Arwen
温暖的空气带来一丝秋天的气息。
“Nana,Uncle能和我们一起来吗?求你了。”
我瞥了一眼一旁强忍住笑意的Aragorn。自从几年前Eldarion见到Legolas后就一直坚持要叫他Uncle——他是这么解释的,“任谁都会觉得Legolas是Ada的兄弟。”
“或许吧,ion nîn,”我说,“你可以问问Legolas他愿不愿意去。”Eldarion点点头,眼神闪耀地冲去找那个精灵了。
Dol Amroth的王子Imrahil邀请Aragorn去做客,“并带上你的家人,”他在信里补充道。而Eldarion,不用说,认为这意味着Legolas也要去。毕竟他早就把Legolas看做Aragorn除了血缘关系以外一切意义上的兄弟了。Imrahil对于Legolas的到来很是惊讶,但他很好地掩饰住了这份惊讶。
我们四个沿海洋的方向向下走去——这是Eldarion第一次看见海。泛着泡沫的浪花有一些冷,但是那个七岁的Peredhel已经爱上了大海。我笑着看着他向我和Aragorn甩水。Legolas坐在远离海滩的一块岩石上。
“看着他一下,”过了一会我对Aragorn说。“我去取点东西。”回来的时候我发现他们三个都泡在水里。Legolas看起来比我过去几个月见到的都要开心。
一只白色的海鸥猛地从我们头顶掠过,张开黄色的喙鸣叫着。
我看见Aragorn转向Legolas想问他怎么样,但是在他叫出Legolas的名字之前,Legolas就昏倒了。
Aragorn和Eldarion尖叫起来。
Aragorn把Legolas带离水面,让他躺在沙滩上。过了一会儿,精灵动了动,睁开眼睛并在Aragorn身上聚焦。人类低下头。“对不起,”我听到他说。“我这么做太蠢了。我应该了解的更清楚的。”我猜他就是那个一下子忘记了精灵的Sea-longing而让Legolas下水的人。
Legolas摇了摇头。“你过多地责备自己了。”
Eldarion走到他们身边。“Ada,”他的声音里充满关切。“Uncle会好起来吗?”
Legolas坐了起来。“我很好,tithen pen。”Eldarion点了点头,轻易地相信了他的话,就又回到水边了。
“我不明白,Lassë,”Aragorn说,他的声音很轻,Eldarion无法听到。“那Sea-longing正在折磨着你,我能看出来。但是你仍然留在这里。”
“我是为了你留下来的,Estel。”Legolas轻柔地抬手滑过Aragorn的脸颊。“在这样牢固的纽带维系着我的情况下我是无法离开Arda的。”Aragorn闭上眼,一滴泪水从脸颊滑落。他想要开口,却被Legolas止住了。“不要道歉,mellonnîn。我不会对此后悔的。”
对Legolas来说拒绝Sea-longing几乎等同于放弃永生。但他愿意这么做,只为了他的兄弟。

 

Part 14:占卜——Galadriel
星辰在头顶闪烁着明亮的光彩。
秋分前后的月亮正盈满四分之三——是个占卜的绝佳时机。我想着,在银水罐中盛满了小瀑布流下的水,然后把它倒入盆中。我等待着,直到水面陷落,然后向内凝视。
“显现Gondor,”我轻声说,话语在微风中飘散。“显现the King和他的家人。”
水面荡起微波,影像浮现出一片美丽的森林。我意识到这是木精灵们在Ithilien的居住地。
周围的鸟儿似乎安静下来。水面发出了微光,我发现我能听到镜面内的响动。两侧的灌木丛发出沙沙声,同时传来一些人类交谈的声音。“他们不属于这里,”其中一个说道。“我们来给他们个教训。”另一个附和着。
我不需要等太久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一些身着黑衣、手握弓弩的人蹑手蹑脚地潜入森林。在一阵寂静的僵持之后,一个看上去是领头的人下令放箭。
夜的宁静被凌乱的箭雨打破。一些精灵轻盈地跳下树,小心地躲避着箭,在那些人类能伤害任何人之前夺下了他们手中的弓箭
场景转换,那些人类被带到King Elessar面前接受审判。人皇的眼中满是克制着的愤怒和怜悯。“你们心中的愤怒让你们试图把合法居留在Ithilien的精灵赶走。他们与我虽没有血缘关系,却情同手足。然而既然你们没有真正伤害到他们,你们会被从轻发落。从今以后你们会被驱逐到Auduin河以西的地方。”
场景再度转换,我看到Legolas恳求他的父亲。“一定有别的方法的!”
“吾儿,不要让你对他的爱蒙蔽了你对人类罪行的认知。”Thranduil轻柔地回答道,明显忽视了他给自己的儿子带来的痛苦。“我只是在努力做对我的人民和国家有益的事。”
图像有一瞬间的模糊,然后又变得异常清晰。Gondor的士兵正在与Eryn Lasgalen的精灵交战。我屏住了呼吸,震惊于Thranduil竟然采取如此激进的做法。只因为Elessar仅仅流放了试图进攻Ithilien精灵的人类,而没有处决他们……!
场景逐渐褪色,在完全消失前我听到Legolas说:“我是为了你留下来的,Estel。在这样牢固的纽带维系着我的情况下我是无法离开Arda的。”不知怎地,我知道这已经是自那场战争之后的很多年了。我自己苍白的映像从水中显现,表情惊讶。
我回忆起了那个我自己在大约两个世纪前做的预言。“两个人,没有血缘关系,却情同手足,他们的羁绊如同大地一般不可撼动,死亡也不足为惧。兄弟并肩,会将和平重新带给Arda。”
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预言中的兄弟就是Aragorn和Legolas

 

Part 15:一起——Eldarion
“Eldarion!”母亲急促地呼唤我。
我忍着笑大步走过Citadel来到我那明显被惹恼了的母亲身边。我觉得我似乎知道她想问我什么了。
“你今天有见到你父亲么,ion nîn?”她的耐心很显然在逐渐减少。我努力保持着一张正直的脸。“不,Naneth,我今天没有见到过Ada。”我诚实地回答道,尽管我很清楚他在哪里。
就在不久前,我的父亲——Gondor的King AragornElessar——还在抱怨有时候他快被这种宫廷生活压扁了。我们刚刚结束了一场——Valar原谅我——满是废话的会议。Legolas淘气地眨了眨眼睛,随口建议Aragorn“从国王生涯中休息一天。”
母亲以一种非常不皇后的方式转了转眼睛。她大步走开,无声地咕哝着。我发誓她在纠结当她抓到Aragorn时该怎么处置他。
我努力忍住大笑,直到母亲走出了听力所及的范围内。父亲真的已经盘算这个很久了。
——————————————————————————————————————————
黄昏降临,我的担忧逐渐增长。尽管Ada恼怒于成为国王的种种限制,但这种天黑后仍然逗留在城外的行为不像是他会做的。
我急忙找到了母亲。“Naneth,”我喊道。母亲抬起头。“Ada在哪?”
她皱起眉。我知道她正在试图用精神感受父亲的位置,我听说有的精灵能做到这一点。“我不知道,ion nîn,”她最终承认道,眉头因为担忧而皱起。“我无法感受到他。”
这时父亲的管家Faramir出现了。“夫人……要我派人出去寻找Lord Elessar吗?”他轻声问道。Naneth考虑了一下,点点头。Faramir鞠了一躬,然后离开了。
——————————————————————————————————————————
几个小时后,Faramir带着Ada和Legolas回来了。Beregond还有Faramir的另一个游侠正扛着他们。他们被包裹在几层斗篷里,但是扔在微微颤抖着。
Faramir轻声和Naneth交谈着——从我能理解的来看,Ada和Uncle一不小心落在了雪堆里。如果孤身一人,那么他们可能已经因为体温过低死亡,但是在一起,他们二人结合的温度让他们坚持到了获救。
我露出了微笑。Ada和Uncle无数次依靠对方活下去。对他们任何一个而言,仅仅是对方的陪伴就足以点亮灰暗的心情。

 

Part 16:最终——Caralas
树叶在微风中沙沙作响。
我轻松地跃上作为岗哨的树,安顿在一根较高的树枝上,目光在树木河流之间流转。从这里看过去,越过波光粼粼的Anduin河,Minas Tirith只是视野中一块模糊的光影。我知道,这座城市中住着Elessar,这片殖民地的首领的结义兄弟。
树枝尖端的蓓蕾含苞欲放,轻柔地刷着我的脸颊。我的思绪飞到了几年前的战争中去。想到夜色下埋伏在我们的居住地的人类时我微微颤抖了一下。Elessar驱逐了那些意图攻击我们的人类,但是King Thranduil认为他们应该得到更严厉的惩罚。
仍然寒冷的大地上传来的阵阵蹄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抽出弓箭以示警示,然后轻轻跳到地面。“站住,”我命令着,声音并不严厉,“你是谁?”
那个骑手摘下了兜帽,额上金线和银线编成的环显示着他的身份。“Caralas,大家都以为你会认识你堂弟的最亲密的朋友。”Elseear轻笑道。
“请原谅,大人。”我微微鞠了一躬,“例行公事,我需要确信您的身份。”
Elessar发出了铃声一般的大笑,拒绝了我的道歉。“我理解,这没什么。”
他继续向内部走去,我又回到了树上。我听见我的堂弟惊讶地向Elessar打招呼。“什么风把你吹来了,Aragorn?我以为你肯定——你是怎么逃脱的——被国王的事务淹死了呢。”他只是在开玩笑,我能听出他声音里的笑意。
Elseear回应时的声音听起来就没那么愉快了。“我有些事情必须要对你说,私下里。”
在他们的对话声逐渐消失时我思考着Elessar的话,我猜Legolas把他带进了Henneth Annûn。到底是多么重要的事情才能让Elessar忽视一天的工作来找Legolas呢?
当太阳逐渐沉下地平线时,Elessar回到了他刚刚拴马的地方,仍然轻声与Legolas交谈着。我堂弟的声音在颤抖。“Aragorn,如果你一定要这么做的话,我也没有办法让你脱离你的轨迹。”他听起来像是刚刚哭过一样。
“Amin hiraetha,Legolas,”Elessar轻声说。“但是一切都会有终点……首生子们应该更了解这一点。”他叹息道。“Namárië,gwadornîn。”
“Ind nîn nîr an lle,”Legolas喃喃道。“Namárië。”
就在这时,似乎是一阵冷风吹寒了我的心。Elessar那些话的唯一解释……就是他知道自己要死了。
从Ilúvatar到人类,世人皆认为永生是一份礼物。但是我知道我的表弟自从二百年前遇到Elessar时就不这么认为了。他永远不会忘记,有一天——一年内或者百年后,因为战争或者由于时间——他和Elessar会被永远地分开。

 

Part 17:预见——Elrohir
清风在树木间低语。
Elladan和我策马飞奔的更快,希望我们不会太晚。在我们飞奔着穿过Anduin河时,我的思绪飘到了那个几天前我做的有着奇怪预言的梦。
——————————————————————————————————————————
黄昏降临,西边的天空上,长庚星正在升起,像一颗钻石一样在夕阳火红的背景下闪闪发光。
太阳逐渐落到地平线以下,Minas Tirith的墙壁被映成了玫瑰红。两匹白马在城市中急速穿行,几乎没有停顿。骑手在第七层下马,匆匆赶向国王的房间。
那王子在门口轻声向他们问好。“Uncle……我父亲一直在等你。”Legolas颤抖地吸了一口气,他的手战栗着,走进了房间。
那房间向西,最后一缕残阳透过广阔的窗户斜斜地照入,将房间染成了橘色。国王躺在床上一动不动,Legolas飞快的穿过房间,轻吻上他挚友的额头。“Aragorn,”他低声呼唤着。
Aragorn颤抖了一下,银蓝色的眼睛睁开,盯着Legolas。“Gwador nîn,”他喃喃道。“你为什么要哭?”
Legolas迅速擦去他苍白脸颊上闪烁的泪光,坐在床边。“你为什么非要问呢?”人类没有回答,哀伤的凝视着Legolas。“你知道的,”Aragorn提醒他。“你知道在我的儿子有能力整顿国务时我就会放弃我的生命。你也知道我在Arda的时间就要走到尽头。我只是个人类,尽管我是你的兄弟。”
“你还很年轻,Aragorn。你仍然拥有很多岁月。”Legolas轻声说。“你没有必要现在就放弃生命,gwador。”
Aragorn摇了摇头。“人类终有一死,”他重复道,“我的时间已经来临,gwador。”他叹息道,“但我不能就这么留下你然后自己安详的离去。”他抬起手,拭去精灵脸上的眼泪。“一开始我叫你追随海鸥的呼唤。留在这里让你痛苦,但是你这么做了。但是你不必就在这里,看着我变得年老虚弱。你在百年前就可以远航,并永远记住我那时的样子。”
Legolas闭上双眸,让泪水肆意滑下。“我不能离开你,”他只是这么说道。“或许这是我的错,但我并不后悔。Amin khiluva lle a* gurthaar* thar——在你二十岁那年我这么向你保证过。我会一直追随着你,直到死亡及以后。”
Aragorn露出了微笑,眼神里有暖暖的爱。“Amin mela lle, Lassë。”
——————————————————————————————————————————
我被猛地从回忆中拽出,发现First Gate的门卫正在询问口令。“预见。”Elladan回答道。
到达第七层时,Gimli满脸沉静地对我们打招呼。“Gimli,是不是Aragorn……”我问不下去了。
“你怎么知道的?”他的声音里担负着悲伤。
“我梦到了,”我解释道,“Legolas在哪?”
他重重地叹息道。“啊,没人能告诉你。他已经在消失了,Elrohir。恐怕这份悲伤对他来说太过沉重了。”
Legolas已经认识——并爱着——Aragorn超过两百年了。我痛恨于去设想他现在正在承受的痛苦。

 

Part 18:梦境——Elladan
我被一个奇怪的声音惊醒。
我滑下床,木地板在脚下有些冰冷。我走到甲板上,微风把我的一缕黑发吹到了脸侧,我不耐烦地拨开它。Legolas正站在船首,夜幕映衬着他苍白而纤细的身形。
我向他走去,故意弄出了一些响动。“Legolas?”我柔声问道。他跳了起来,试图擦去脸上的泪痕。“Elladan。你应该在睡觉。”
我对此微微一笑。他第一次去Imladris的时候,是我负责告诉他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我确实应该在睡觉,”我赞同道。“但是我担心你……我听到你在哭。”
Legolas虚弱的一笑。“我很好,Dan。”他轻声说。“只是……在回忆。”
我皱起眉,为早些时候要求他加入我们给Gimli讲故事这件事而内疚了。“抱歉,Lassë。我不应该问你关于……Aragorn的事情的。”
他拒绝了我的道歉,试图不在听到我们的gwador的名字时退缩。“没事。这些都是美好的回忆……”他的声音逐渐弱了下去,又一次陷入了回忆。“我做了一个有趣的梦……”他突然喃喃道。
“给我讲讲吧。”我的好奇被激起了。
他眺望着平静的海面。“记得……Aragorn——”他畏缩了一下。“23岁的时候,我父亲禁止他踏入Mirkwood的边境吗?”
我点点头。在我父亲弄清楚Aragorn悲伤——不,这已经超过了悲伤——的原因后,曾经为这个大发雷霆了好一阵子。他差点忧郁而死。
“梦里的内容我记不清了……只记得Aragorn——”又畏缩了一下——“回到Imladris后是怎样向Elrond发火的。‘如果是Elros你会做什么?如果是Celebrian呢?’”在提及Aragorn的话时Legolas的呼吸颤抖了一下,与他的悲伤斗争着。“然后……我梦到Elrond对Ada说,‘Aragorn爱Legolas胜过爱他自己。他们谁也无法失去对方独活。’”
“你……你梦到了这个?”我终于理解了。“Legolas,你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件事!你是怎么——?”
“或许我应该知道,”他轻声说。“我从来不理解梦境。”他补充道,眼神中恢复了一点惯常的活力。
我笑了一下。他和Aragorn都告诉过我在他们小时候就梦到过对方,甚至在他们还没有见面的时候。“或许,等我们到Tol Eressëa的时候,你可以和Lord Elrond谈谈。”我建议道。他点点头?“或许。”他附和着。
“你应该试着去睡觉,Lassë。”
“马上。”他说。
我父亲曾经说过他从来没有见过哪一种羁绊比他们之间的更牢固。至少,我冷酷的想,这羁绊还没有夺去Legolas的永生。但是说不定那样才是最好的。
这很讽刺,Aragorn宁愿死亡——这很痛苦——也不愿意让Legolas承受痛苦。但是只有Aragorn的死亡才能带给Legolas这样的痛苦。

 


Part 19:重聚Ⅱ——Glorfindel
太阳跃出了海平面。
随着太阳的在天上的逐渐爬高,水面闪耀出一片橘色。我漫无目的地站在白色的沙子上,面带忧虑,眉头紧锁。
Estel,Elrond的养子,正让我十分担心。他太安静了——忧郁——一点也不像那个我记忆中永远阳光的男人。我猜他想他那至今仍未航向Valinor的挚友Legolas了。
「两个人,没有血缘关系,却情同手足,他们的羁绊如同大地一般不可撼动,死亡也不足为惧。」
这对朋友至今已经共同跨越了无数障碍——种族,年龄,死亡——但是这些现在都不重要了。在克服了这么多之后,他们还能跨越这最后的障碍么?一个人类来到了Valinor……但是这是否会是Valar绝对航行的催化剂呢?Legolas能够失去Estel独活,而不是消逝于悲伤么?他能够践行他对挚友最后的承诺吗?
说实话,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
我把手搭在眉毛上,在烈日下遮住双眼。一个模糊的黑影在地平线出现,并且渐行渐近。眯起眼——这动作对我的锐目而言有些陌生——我认出那是一条船的轮廓。
我微微怔住,注视着远处的物体靠的更近。那确实是一条船……正在向TolEressëa的方向驶来。
在我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时,我已经从海滩冲向了那依偎在两处山坡之间的Lord Elrond的家。“Hir nîn Elrond!”
那Noldor精灵抬起头,有些惊讶。他的妻子LadyCelebrían,以及Estel也看向我。“Glorfindel,冷静一下。”Elrond说,“发生了什么?”
我做了一个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最后一艘灰船正在驶来……在中午之前就会到达。”
我不用看就知道Estel愣在那里,灰眼睛诧异地睁大。他几乎停止了呼吸,试图去理解我刚刚说的话。
——————————————————————————————————————————
我舒适地栖息在树冠处,看着Elladan和Elrohir扑进他们父亲的怀抱中。然而Legolas却在他们身后的地方犹豫着。这时Elrond看到了他,并招手示意他上前。
Legolas在Elrond身前跪下,尊敬地低下头。“Hirnîn。”他喃喃道。
年长的精灵握紧了Legolas的上臂,让他站起来。“没必要这么做,Legolas,”他说,“我谢你都谢不过来了。”然后,出乎Legolas的意料,Elrond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
“H-hir nîn?”Elrond松开他后,木精灵结结巴巴的问道。“我……我不理解……”
“Estel,”Elrond轻声叫道。“过来。”
人类做了个深呼吸,让自己镇静下来,然后从树下的阴影中走到Elrond和Legolas身边。他站住,摘下了兜帽。
Legolas差点昏过去,如果不是Estel及时抓住了他。那精灵紧紧抱着他的人类挚友,喜悦的泪水汹涌流下。“Estel……”我听见他一遍一遍地叫着。“Estel……”
“你到家了,Lassë。”Estel只是这么说道。

 

Part 20:幻象——Haldir
微风低语着穿过丛林。
我顺着暖风飘荡着,仍然——在两个多世纪之后——对我虚幻的存在感到不适应。由于我是在战争中殒命而非在对Arda感到厌倦时航向西方,现在我是栖息在Tol Eressëa的少有的几个精灵鬼魂之一。在我逝去的不久之后,我便意识到我只会在希望别人看到我时现身。我并不经常使用这种力量。
风把我带到了小岛另一端Elrond的儿子们嬉戏的海岸上。那对双胞胎,尽管他们已经至少一千岁了,还是和以前一样孩子气。Aragorn和Legolas,Elrond的养子们,正在残忍地报复他们。他们的笑声可以温暖每一个听到的人的心。
Legolas停止了甩掉头发上的水的动作,那发丝在正午明亮的阳光中闪着金光。我希望在他们面前保持隐形,所以我可以陷入自己的思绪中。
我仍然清晰的记得那场在Helm*s Deep的命运之战,记得我的弓箭手们是如何被Saruman的军队无情的杀戮。但是我也记得友情,不仅是在这两个被收养的Elrondion之间的。
——————————————————————————————————————————
我和弓箭手们在Elrond和Galadriel的命令下赶到了Helm*s Deep,Legolas刚刚向我们简短地介绍了一下作战计划。刚刚在Legolas的坚持下去休息的Aragorn在我们准备出发去堡垒为战争做准备的时候悄悄走了进来。“Legolas。”他低声叫道,脸色苍白,语气颤抖。
那精灵在听到Aragorn的声音时立刻转过头,并为游侠脸上显而易见的悲痛皱起眉。“怎么了,Estel?”
人类颤抖地呼吸着,没有正视他的眼睛。“我……我梦到你……死了。死在这次战争中。”
木精灵眼中的警惕只短暂地一闪而过,紧接着他就走上前安慰地抱住他的友人。“没事的,Estel。”他轻柔地安抚人类。“我会小心的。”
“万一……”人类强忍住泪水。“万一这不只是个梦呢?你知道的,我的梦中曾不止一次有过预言的幻象。”
Legolas犹豫了一下。“Estel,不要再想了,”他最后说道。“说不定这会让你正好在战场上奥克斯攻击你的时候分心,我就必须去救你,然后你的梦境说不定就会成真了。”
Aragorn只是更紧地抱住了Legolas,一声哽咽压抑在精灵的衣衫中。“Amin hiraetha,”过了一会儿,他喃喃道。“你说的对,Lassë。”
——————————————————————————————————————————
看起来Aragorn误解了他的梦,那个战死的精灵其实是我。不过从我看到的(以及从Galadriel的话)他们之间的友情来看,我知道一方的逝去会让另一个痛苦不堪。


——END——

此文确实是到这里就完结惹……虽然觉得这个结束怪怪的但是作者打的是已完结。


评论
热度(14)
© 就算是喵呀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