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盾铁/冬铁】Long way home(教父子,身份梗,洗脑,HE)

Summary:这是Steve的教子失踪的第15年,也是他的亲如手足的好友失踪的第22年。

然后他发现他们搞到了一起【并不

 

Note:之前提到的脑洞,基本走队2和钢1两条线,和剧情重叠的部分我会快速掠过的w,结局盾铁,冬铁更偏亲情向

Chapter 1

 

Steve知道自己在做梦。

 

他穿过花园的小路,向一栋传统样式的别墅走去,似乎是刚刚结束任务,身上还穿着带着硝烟气息的制服,盾牌背在后背,头盔已经被解下来拿在手里。这幅样子并不适合与许久未见的家人的见面,Steve思索着要不要先洗个澡再让Jarvis通报自己的到来。

然后在他打开大门的一刹那,一个堪堪到他大腿那么高的小孩就钻过门缝跑了出来,随着一声“STEEEEEEEEEEVE!”一头扎进Steve的怀里。

俯身抱起这颗棕色的小炮弹,Steve拨开男孩额前零散的碎发轻轻吻上去,感觉自己心里的温暖仿佛要溢出水面。

“Tony,你怎么光着脚就跑出来了。”把男孩又往怀里拢了拢,Steve走进大厅,对旁边站着的老管家Jarvis露出一个微笑。

“我在窗户那边看到你回来了。”Tony像小猫一样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来不及穿鞋了,不然你肯定要跑去洗澡,我要做今天第一个给你抱抱的人。”

下一秒Steve已经换了一身居家的服装,坐在餐桌旁。昏黄的灯光让每个人的面容变得模糊,但他可以确信Howard,Maria,Peggy和Bucky坐在旁边,每个人都给了他一个拥抱。而他四岁的教子坐在他的腿上,手里拿着一个经过简易包装的礼物盒。

“Daddy说你明天会去参加一个纪念仪式,所以这个礼物只好今天就给你了。”Tony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笑容,Steve拆开盒子,里面是一块绿色的板。

“电路板。”在Tony解释之前,Howard已经忍不住开口,“这是Tony做出来的,他在我的实验室捣鼓了一周,没有任何人指导他。”

Howard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骄傲。他并不擅长表达自己对儿子的感情,因此这难得的夸奖让Tony忍不住在Steve的腿上挪动了一下,竭力不让自己笑的太开心。

而Steve,他简直要说不出话来。

“天呐,Tony。”他放下电路板,“这简直,太了不起了。你才四岁,Tony,你真的是个天才。”

“这没什么。”男孩仰起头,得意的笑道,“只不过是一块电路板,我以后还会做出更厉害的东西。但是你可以留着这块,我在上面签了名,以后就会有无数人要求你把这个卖给他们——Tony Stark做的第一块电路板!”

桌子旁充满了温暖的笑声,Steve也笑了。

“那我可要好好期待了,大发明家。”

下一秒,欢声笑语的人们不见了,Steve发现自己在一辆列车上,Bucky在他面前坠落。

他还没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双脚又接触到坚实的地面,一辆黑色汽车撞毁在道路一侧的树上,几个神盾特工站在汽车旁,抬出两具他过分熟悉的身体。

他又一次回到Stark家的宅子,Tony站在他面前,血顺着被打破的额头和胸口的洞流出,像一个被吊起来的破碎的布娃娃。

“Steve,你为什么不救我?”

 

Steve喘着粗气从床上跳起时,天已经大亮,放在床头的老式手机告诉他现在是六点。Steve像往常一样沿着街头晨跑,但是直到他回到神盾提供的屋子里给自己准备早餐,那个被染红的小男孩仍然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他打开电视调到早间新闻,Obadiah Stan的脸出现在屏幕上,看起来是最近的一次采访。

“在昨天的采访中,Stark Industry的现任CEO Obadiah Stan指出,距离SI的创始人Howard Stark去世已经过去了15年,由于Howard生前留下了明确的遗嘱,其所持有的股份本应该由其独子Anthony Stark继承,但是在Howard夫妇去世的当天,Tony Stark也神秘失踪,这部分股份便一直由公司的其他三大股东代为管理。

“关于Tony Stark的下落,其教父Steve Rogers,AKA Captain America,曾声称他是被臭名昭著的间谍组织九头蛇绑架,但是自从13年前几名九头蛇俘虏的证言以来,美国队长再也没有拿出其他有力的证据证明TonyStark仍然活着。这让公众不禁质疑,美国队长是否仅仅是不愿意承认教子死亡。这种把私人感情带入工作的方式无疑影响了结果的公正性。

“正如Stan指出,公司最大的股东一直由他人代理无疑会给SI——美国最大的武器制造商——的运作带来诸多不便。他承认近期会向法院提交裁决申请,正式注销Tony Stark的股东身份,其股份由其他股东接管。

“Stan还公布了SI最近的一系列动向……”

Steve关掉电视倒在椅子上,觉得头更疼了。

 

“Cap?”注意到对方的心不在焉,Clint伸手在Steve眼前挥了挥,“你还和我们在一起吗?你昨晚是遇到了多辣的妞在会让你今天在Nat面前还能对她念念不忘?”

在他做出一个足够猥琐的表情之前,Natasha踢了他的屁股。

“别傻了Barton。Cap,你没事吧?”

“我没事,”Steve有点不好意思的点头,“抱歉,我只是没休息好,不该走神。我们刚才说到哪了?”

“Iron Man。”Natasha在屏幕上点了点,重新调出第一张图片,“今天凌晨三点,我们又一次接收到了他发来的密文,技术组一直到半个小时前才破译成功,是一系列坐标,主要位于阿富汗的沙漠,还有一些关于交易和武器装备的资料,是关于一个叫十诫帮的恐怖组织的。”

“这个组织主要在阿富汗活动,当地居民和政府深受其害,但是没什么国际影响力。”Clint接着说,“神盾对他们没有过多的关注,但是考虑到Iron Man传递的信息通常与九头蛇有关,我们现在假设十戒帮与九头蛇是合作关系,或者至少进行过一些交易。”

“Fury认为我们最好去看看,方便的话可以顺手消灭他们的几个据点,就当为国际反恐事业做贡献了。”Natasha用手指卷着头发,Clint做了个鬼脸。“十戒帮是一群沙漠里的老鼠,他们对那片沙漠十分了解,窝藏在大大小小的山洞里,阿富汗政府进行了几次扫荡,美国军方也出兵援助过,但都收效甚微。Fury认为Iron Man既然能找出这么多据点,就算不是本地人,也至少在那里待过好一阵子,说不定他就是十戒帮的一个叛逃者或者做过卧底,我们去那里或许可以找到有关Iron Man的信息。”

“Fury已经爱上他了,说真的。爱到不能自拔。”Clint说,“还有技术组的那帮人,他们都爱死他了。从Iron Man第一次给我们传信息到现在已经快一年了,技术组还是没能追查到他的窝在哪里,没有他的一点信息。上次一群精英特工把一个地下基地围了个水泄不通,结果冲进去之后发现那是个九头蛇的基地,Iron Man把这个基地的信息传到Fury的电脑上,但是他们没能解开,他就用了这么一招把我们给引过去了。”

Steve没有参与那次行动,但是他听说过。神盾打了个猝不及防,俘虏或击毙了一群九头蛇特工,但是之后Fury还是脸黑的像锅底(以他的肤色能做到这点实属不易),而技术组的人跪了一周的遥控器,据说他们宿舍里写着Iron Man的扎针小人都快装满衣柜了。

“我也同样深深爱着你。”独眼特工头子的声音从三人背后传来,Clint看起来想尖叫,而Natasha的表情说明她早就注意到了Fury但是看Clint的好戏非常有趣。

“我总是忍不住质疑你作为一个特工的素养,Barton。”Fury面无表情,“IronMan对我们来说就像一个幽灵,敌我不明。这是一个变数,而变数意味着危险,他随时可能变卦,传给我们一份足以毁掉整个神盾甚至整个美国的陷阱。”

“迄今为止他的情报都是正确的。”Steve指出。

“越是如此我们越要小心,因为我们在对他产生依赖。”Fury道,“而我已经受够这种状态了,Captain,这一次去阿富汗的行动很重要,你们的首要任务就是收集一切有关Iron Man的信息。如果不能揭开他的身份或者把他抓回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下杀手。”

Steve眉头紧锁盯着Fury,而对方的回视证明他不会改变命令。

“看来这就是为什么你能成为这个特工头子。”他不无讽刺的回答道,“命令收到,Natasha,Clint,带上两组特战队员,我们走。”

 

与此同时,在跨越了十个小时的地球另一头,天色渐沉,一个长发男子正沿着混乱的街区前行。现在正值夏季,男人却穿了一件长袖外套,鸭舌帽的帽檐压的很低。他抄了很多小路,好几个混混跃跃欲试,但是最终都没敢下手。最后男人走进了一条死胡同,他熟练的攀上一棵树,翻进了旁边的院子里。

屋子里没有人,男人把帽子放在桌子上,推开一旁的书架,沿着里面的楼梯走下去。越接近底端,叮叮当当的敲打声和谈话声就越清晰。他拉开门,里面的两个男人放下手头的活计看向他。

“嘿,你回来啦。”那个年轻一点的蹦过来,一把抢走了他手上的袋子,看也不看就拿出里面的东西塞进嘴里,然后一边咀嚼一边发出模糊的声音,长发男子并没有费心去听具体内容,反正大概就是“饿死我了”“怎么这么晚”一类的。

“一切正常吗?”年长一些的人扶了扶眼镜,长发男子点点头。

“我们这边也是。”猛灌了一大口咖啡,青年抓起身边的手提箱,长发男子也拿起角落里的面具和武器。

“那么,是时候让Iron Man出场了。”

 

——TBC——

关于美国法律的那一段是我结合中国相关规定编的……不要在意

还是没忍住发出来惹……希望有人看嗯quq

评论(8)
热度(90)
© 就算是喵呀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