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盾铁/队长生贺】Present 此时此刻-上(时空穿越/小甜饼)

Summary:内战后的Tony和Steve意外穿越到复仇者联盟初次集结的时候,而这让一切开始变得不一样。


Note:未来的盾铁为Tony和Steve,过去的盾铁为Stark和Rogers。假设Pepper和Stark已经分手,Natasha和Rogers已经是闺蜜关系(咦

 

希望大家喜欢=3=



“很高兴认识你,Dr.Banner,你的那篇反电子碰撞的论文真的是无与伦比,而且我也非常喜欢你失去控制变成一个绿色大怪物的样子——Oh!”

没有人有任何心理准备,一道刺眼的白光突然自房间的一角发出,一瞬间所有人都被晃得睁不开眼。Rogers闭着眼,本能的抓起身边的盾牌,冲那个方向丢了过去。

一声巨响,盾牌又被弹了回来,随即白光也慢慢消失了。他睁开眼。

是两个男人,一个金色头发的,手里也拿着一个蓝白相间的盾牌,以一种保护性的姿态挡在前面。他身后的那个人个子比较矮,脸上有标志性的山羊胡。Rogers忍不住看向Stark。

这感觉太诡异了,就像是在照镜子一样。显然,对面的两个人也是这么认为的。伴随着一片子弹上膛的声音,对面的男人举起了盾牌,Coulson喝道:“你们是谁,为什么假扮成美国队长和钢铁侠的样子?”

“啊,问得好Agent,看来我们有相同的疑问,这样事情就简单多了不是吗。”对面那个钢铁侠说道(哦这个语气),“首先,我们没有假装,我就是Tony Stark,钢铁侠,而旁边这个是货真价实的美国队长。”

“所以你是要说我们身边的这两个是假的吗?”Natasha把玩着手里的小刀。

“冷静点Nat(几人因为这个称呼而挑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都是真的,我们四个,都是钢铁侠和美国队长,除非对面那两个是斯库鲁人——哦你们还不知道这个,忘了它。我和这个大兵,”他指指身边那个队长,“是来自——呃,过去还是未来?这是神盾的飞船吗?好吧,我们来自未来。在时间宝石的帮助下。一个实验意外。”

“我们如何相信你?”Rogers问,“怎么知道你们不是假冒的?”

“这你可问倒我了。”山羊胡子咧嘴一笑,“我可没法证明,不过——没发现另一个我保持着异常的沉默?恐怕我们已经被JARVIS扫描过了,完全相同的生理特征。你们姑且只能这么相信啦,虽然时间穿越有个祖父悖论,不过我猜你们也不想冒杀死未来的自己的风险,这样有点惨烈。”

Rogers看向Stark,对方点了点头,开口道:“所以你们该怎么回去?不,这个任务是你自己的,我不想参与,我似乎还有别的事情要做。话说回来——既然你们来自未来,方便的话能透露一下宇宙魔方现在在哪里吗?当然我自己也能查出来,不过这样能省不少事,你懂的。”

这话问的合情合理,还可以顺便检验他们是不是真的来自未来,Rogers和Natasha也赞同的点点头。然而Steve和Tony脸上同时空白了一下。

“宇宙魔方?小鹿斑比玩过的那个?这个东西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找到它,”Stark指出,“真遗憾,我对自己的记忆力挺有信心的,你和你旁边的老冰棍都不记得了?这是我们这群怪兽的第一次见面,第一个任务,宇宙魔方和Loki的权杖,还记得吗?”

“不。”这次回答的是Steve,“我怀疑我和Tony 的记忆被修改过了,我无法想起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也不记得有关宇宙魔方的任何信息。”

“可能是时间宝石动的手脚,宇宙法则什么的,担心我们改变过去吧。抱歉不能提供什么有用的东西了,不过好消息是,我们还活着,证明你们成功解决了这个问题。”Tony耸肩,“挺好,给我们省了个麻烦,我可以专心研究如何回去了。你们不会只有一个研究室吧?”貌似失去了一部分记忆的Tony仍然熟门熟路的拉开门,揽着Coulson的肩膀走了出去。Stark也耸耸肩,和Bruce离开,一路上能听到两个人在飞快的speaking English.

Steve被留在原地,和其他人大眼瞪小眼。他看起来有一点尴尬,但是身体几乎是完全放松的——这不太正常。虽然美国队长似乎总是可以快速的赢得一个团队的尊敬并领导他们,但是他几乎从来没有真正融入过哪里,尤其是沉睡了70年后在这个陌生的时代醒来,他总会不自觉的紧绷身体,预防一切可能到来的问题。而这个未来的家伙,他看起来完全信任这个刚组建起来的“团队”,并对置身其中感到轻松和愉悦。

还有一点不太寻常的地方,不,倒不如说这个才是Rogers最在意的。从未来的自己放下盾牌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Steve的左手上……

门又被推开。“Steve?”来自未来的Tony Stark站在门口,“你不和我一起来吗?”

“当然。”这么说着,Steve露出了显而易见的开心的笑容。“不过我认为你应该先吃点东西,Tony,然后睡一会儿,你已经二十多个小时没有睡觉了。”

“Steve闭嘴,伟大的Tony Stark不需要睡眠。而且我还得收拾这个摊子呢。以防你忘了,就是因为某人闯进我的实验室拖我去睡觉,才会导致我输错了一个参数把我们搞到这个鬼地方来,连脑子都不是属于我自己的了……”

在他们的声音远离后,Natasha把头转向Steve。

“所以你们还是称呼对方的名字了。而且,闯进Stark的实验室去叫他睡觉?”黑寡妇露出一个迷人的笑,“看来你没有看起来的那么讨厌他。你手上的戒指是他送给你的吗?”

明知道对方只是在活跃气氛(还有调侃他),Steve还是忍不住回嘴。

“闭嘴,Nat。”

*                               *                              *

Tony坐在一大堆机器前,正凭借自己的记忆复原实验过程,迷人的手指灵活的舞动着,把键盘敲的噼啪作响。Steve坐在角落里,眼神随着他的动作而移动。

这不是他第一次看Tony工作的样子(并被此深深吸引)。他经常会去工作室叫Tony出去吃饭/睡觉/洗澡/(听从Pepper的命令)开会,或者在Tony仍然被允许待在工作室的时间段里在角落里做自己的事情。一开始他以给每个复仇者画像为借口赖在那里,而在他们变成一对超级英雄夫夫之后,Tony就给了他最高权限。

但是那是在内战之前的事了。

那场足以载入史册的超级英雄大混战已经过去了半年。两个月前政府和内战双方都选择了妥协,政府派了一个所谓的临时特别行动小组,索科威亚协议名存实亡,逃亡在外的英雄们得以回到纽约,而Tony邀请他们再一次住进复仇者大厦。在又一次从外星人手中拯救地球后,他们度过了尴尬的磨合期,重新变成了一个紧密的大家庭。

但是Steve和Tony一直没能回到内战前的样子。他们已经坦白了自己的想法,对彼此道歉并原谅对方。他们像以前一样叫对方的名字,Tony会说俏皮话,Steve会努力让他保持健康的作息,他们会在电影之夜坐在一起,吃掉桌子上的爆米花。

但是事情还是不一样了。他们,用Clint的话来说,“不再随时随地、不分敌我的散发着闪瞎眼的光芒了”。他们的对话总是会变成尴尬的沉默,目光不再频繁的交汇,他们甚至不再吵架了。

Steve知道,他把Tony的反应堆打碎,并把他仍在西伯利亚时,就打碎了Tony好不容易与外界建立起的感情与信任,让他重新缩回了自己的壳里。Tony通常不会付出自己的感情,而一旦付出就会倾尽所有。和Pepper的分手曾让他心碎,是Steve让他一步步走出来。这次,Steve自己成为了那个让Tony自我封闭的原因。

而Steve自己,在西伯利亚的事情之后,也不得不重新审视他与Tony的关系。他们仍然爱着彼此,但是有时候,他会感到疲惫。

“Cap?”Tony伸了个懒腰,从屏幕前离开,Steve抬头,用询问的眼神看过去。“这个,”他指着屏幕上的一段数据,说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专有名词,而Steve假装自己听懂了,“我怀疑这个东西和他们在研究的那个宇宙魔方或者权杖有关系,得去一趟那边,你要一起吗?”

“当然。”Steve点点头。

*                               *                              *

Stark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被Dummy踢过了才会答应和这帮人一起拯救地球,看看他们现在的样子吧,除了他之外,其他人要么是准备制造武器的不比邪恶势力好到哪里去的局长,要么是随随便便被人利用的蠢货,除了在这里吵架简直没有任何用途。

还有这个吉祥物一样的老冰棍,穿着星条旗四处乱晃,以为自己代表了什么绝对正义的势力,还想教训他来着。他了解自己,看那个自称来自未来的人看那个老冰棍的眼神,他以为他们已经是那种可以托付性命的关系了。而现在,他真搞不懂未来的自己脑子出什么问题了。Rogers一把打开搭在他肩膀上的手。

“Big man in a suit of armour, take that off ,what are you?”

看看,这就来了吧。

Tony和Steve到达门口时,正好听到了这句话。两个人一下子都站住了,里面的人就像没看见他们一样,继续他们的争吵。Steve的脸色有点僵硬,混杂着震惊和不快,Tony则更接近于面无表情,他抬起手,似乎是想推门进去,而Steve突然一把握住了Tony 的手。

“等等,Tony…”

Tony转过身看他:“Cap?你不是想替过去的自己道歉吧?事实上我们连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发生过都不知道不是吗,所以就不用管这个……”

“不行,Tony。”Steve迅速组织了语言,“不管我们是不是真的第一次见面就这样吵过,Tony,但是我还是要说,你不是他说的那种人。”他直直的看进对方的眼睛里,“你不是个懦夫,你也不是自私的人,Tony,你是我见过的最伟大、最慷慨、最富有牺牲精神的人,你为我们这个团队付出了很多,也许我曾经不了解你,但是这之后每多了解你一分,我都会更加为说出这番话的自己感到耻辱,你……你是个真正的好人,Tony。”

蜜糖色的眼睛眨了眨,然后好人Tony笑出了声,Steve的耳朵一下子红透了。

“老天,抱歉,Steve,我不是在笑你……你刚刚是给我发了好人卡吗?”

“什么?”Steve显然没听懂这个笑话,露出了那种Tony称为老冰棍专属的迷茫表情。

“没什么。”笑意仍然挂在Tony的脸上,这让Steve感到安心,他很久没见到他这样笑了。“只是,Steve,你这番话说的太突然了,我还以为你要向我表白。”

Steve的脸更红了。“我以为我三年前就做过这件事了,Tony,不过如果你想再听一遍的话我也不介意。”

被反调戏回来的Tony几乎露出一个震惊的表情,一时间没接上话,里面的争吵似乎也暂时告一段落,空气陷入了尴尬的安静。然后Tony突然说:“我也很抱歉,你不是我说的那种人。”

“什么?”声音太小了,连超级士兵的四倍听力都听不太清楚。当然Steve其实猜了个大概,但他有点忍不住想让自己的丈夫再重复一遍。

Tony狠狠瞪了他一眼,正要开口,爆炸声响起,玻璃碎裂,剧烈的震动让屋内和屋外的所有人摔倒在地。

警报声几乎同时响起,Stark和Rogers推开门跑出来,Tony和Steve也从地上爬起。Rogers看了Tony一眼,不无担忧的问:“你带盔甲了吗?”

“什么?”Tony揉了揉被撞得发晕的脑袋,“从技术层面来讲只带了一部分,不过够用了。别瞎担心了Cap,我听到Fury咆哮着让你们赶紧去三号引擎那里呢。”

“你是怎么进入神盾的通讯线路的?”Rogers嘟囔了一句。这可是Tony Stark,登上飞船不到一个小时就破解了神盾所有的机密文件,黑进线路什么的应该也就是挥挥手的事吧。但是没穿盔甲的Stark也就是一个普通人,Rogers有些担心他的安全问题。

“没事的老冰棍,”Stark冲他挥挥手,“我比你想象中的牛逼多了,而且不是还有另一个老冰棍呢吗。现在三号引擎更需要我们,如果再坏一个引擎我们就要掉下去了。”

Rogers点点头,握紧盾牌,跟在Stark后面向三号引擎的方向跑去。

“艹,这个时间的你不会看上我了吧?”Tony咧嘴一笑,Steve瞪了他一眼,“好了好了,你知道我是开玩笑的。现在Cap,我们该去哪里?”

“就算我说让你找个安全的地方待着你也不会听的是不是?”

“亲爱的,你真了解我。”

Steve叹了口气。“按照他们的说法,Clint似乎被Loki控制住了,他对神盾的母舰足够了解,恐怕这场袭击就是他带领的。这样他们的目的应该有三个,破坏飞船,权杖,和把Loki带出去。”

“权杖刚刚已经被炸飞了,恐怕现在已经落到肥啾手里了。”

“So,Loki.”

“You’re the boss.”


——TBC——


不,这篇文只是分上和下,并不走正剧,就是谈谈恋爱搞搞基什么的(你够

评论(2)
热度(96)
© 就算是喵呀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