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虫铁】Reality

一篇我看完妇联三就有了脑洞然而现在才写出来的文(。)

全员存活,Tony无数次逆转未来取得胜利(请无视如何逆转未来这个硬伤)的设定,这个设定吧…你们懂的

是HE

就…祝大家腊八节快乐⸂⸂⸜(രᴗര๑)⸝⸃⸃


1.

Tony正在开视频会议。

 

他觉得很无聊。显示器另一边的那群政/客正在扯皮,一会儿哭诉自己被灭霸揍的多惨,需要怎样的帮助,一会儿又互相推诿,指责他人救援力度不够,照这样下去二十年也清理不完废墟的瓦砾。

 

这是联/合/国级别的会议,扯来扯去无非就是想给自己多拿点利益。Tony自认为对政/治没什么兴趣,他连神盾局的烂摊子都懒得接,更别说去跟世界各/国分蛋糕了。但是“鉴于复仇者联盟在抗击灭霸一战中做出的巨大贡献”,哪怕Tony是个只会玩手和转笔的背景板,他也必须得出席。当然,要是能顺着美/国的利益发表点观点,那就更棒了。

 

“Stark先生对此有什么看法?”

 

“?”Tony茫然地转了转头,Friday迅速在他耳边总结了一下刚刚那些人的发言。Tony一边心不在焉地听着,一边在脑袋里划拉出几个糊弄人的回答——在会议开始前,Pepper刚刚严正警告过他绝不能像欺负议/员和Hammer一样欺负联合/国的大佬们,这导致Tony连转转脑子的兴趣都没有了。

 

“我认为……”他开始胡言乱语。一边说,一边假装不经意地抬起头,去看面前的人。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穿着普通的运动衫的男孩抬起头,冲他一笑,又指了指两人中间的投影,无声地做口型:无聊。

 

Tony没有回答,甚至连面部表情都没有一丝变动,只有头脑在转动。

 

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Tony转着笔想。我有听到门开的声音吗?

 

在脑内搜过一圈后,Tony发现自己没法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干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很快把视线移到了屏幕上,就好像刚刚只是在伸个脖子。

 

几分钟后,等他又一次抬起头时,男孩已经不见了。

 

那天的会议开到很晚,终于宣布结束时,已经无聊到开始长毛的Tony一秒钟都不愿意多等,连句拜拜都不想说,直接“啪”地一下关闭了摄像头。

 

他揉了揉肚子,觉得自己饿得要死,于是喊道:“Friday……”

 

“Boss?”Friday等了许久,发现Tony并没有接着给出指令,而是盯着面前的三明治发呆,便解释道:“这是Parker先生拿来的。”

 

“Peter?”Tony愣了一下,他拿起三明治,犹豫了一秒钟,一口咬了下去,感觉到熟悉的香味在口腔中蔓延。

 

所以,Tony若有所思,这个是真的。

 

 

2.

 

三明治做得很普通,是初学者的水平。以Tony丰富的经验来看,最多三四次之后,这三明治就能发挥出德尔玛先生一般的水平。

 

“Friday,”吃饱喝足后的Tony推开卧室的门,嘱咐道,“下次通知我。”

 

“下次Parker先生来送三明治时通知您吗?”

 

“唔……对。”Tony说,“还有……”

 

声音在看到自己床/上一个鼓起的包时戛然而止。

 

“嘿Tony。”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从被子里探了出来,“我来给你暖/床!”

 

Tony:“……”

 

他神情复杂地看了看开着冷气的空调,又看了看床上的Peter Parker,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绕到床的另一侧。就算是钢铁侠也是有理由在被会议摧残了一天后放松一下的,但就在他准备屏蔽Friday然后躺下时,突然意识到自己多此一举地绕这么一圈,肯定已经引起了Friday的怀疑。如果这时候屏蔽她,基本就坐实了自己“又犯病了”这件事,那明天Pepper那里一定有他好受的。

 

颇为遗憾地揉了揉脸,Tony一头躺倒在床上,抓起被子,眼不见心不烦地蒙住了头。

 

没过两秒钟,被子被人掀开,Tony睁眼一看,Peter正笑嘻嘻地看着他。

 

“这样蒙着头对身体不好啊,Tony。”他靠的近了些,问:“三明治好吃吗?本来队长让我叫你去吃晚饭的,但是Potts小姐说一定要让你完整地开完会,所以我就给你做了三明治。这好像是我第一次自己做三明治,之前都是买德尔玛先生的,他的三明治太好吃了所以我总是不想自己做,但是以后我可以去向他学,你觉得他会同意吗?虽然这是商业机密但是毕竟我是蜘蛛侠嘛,听说他女儿很崇拜我……”

 

Peter喋喋不休地说了半天,Tony早就把眼睛又闭上了。不过他脸上并没有不耐烦,反而听得很认真。

 

毕竟他不知道下一次幻觉会什么时候出现,心里其实多少有点不舍。

 

“Tony……”看着对方连个回应都没有,Peter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不理我?”

 

Tony不吭声。

 

男孩不死心,贴在Tony耳边问:“你不好奇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你让我说什么?温热的气流吹在耳朵上,Tony忍不住抖了抖,腹诽道。说我什么都知道,甚至和你该做的都做过了?被Friday发现我又对着空气说话,肯定又是麻烦。

 

他有心不理那个小混蛋,可是小混蛋不依不饶,直勾勾地盯着他。在瞟向Peter那个方向四五次之后,Tony干脆眼不见心不烦,一翻身,冲着另一头睡觉去了。

 

这么多年来,他已经在睡眠方面小有成就,沾上枕头不到五分钟就能睡着。不管梦里到底怎样惊天动地,至少能维持住一个虚假的表象。因此Tony没有注意到,身边的男孩收起了笑脸,嘴角微微下撇,看起来竟然有些阴沉。

 

 

3.

 

难得的一夜无梦,第二天一早Tony就醒了过来,第一时间看向自己身边,在发现上面空无一人时,不由得松了口气。

 

“Friday,现在基地什么状况?”他心情愉快地走进浴室,把自己拾掇干净,问道。

 

“现在是早餐时间,早餐已经准备好了。”Friday回答道。

 

“棒极了。”Tony走到餐厅,发现大家基本都已经坐在餐桌或者沙发上。他给自己夹了吐司和炒蛋,想了想,还是决定加入团建活动,于是在沙发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他旁边坐着的是在地球暂住、一大早跑来蹭饭的星爵。对方显然仍然对Tony在灭霸一战中的表现印象深刻,叽里呱啦地说个没完。Tony不太想理他,在嘴里塞满了吐司,心里默默吐槽:难道叫Peter的都是话唠?

 

这么想着,他感到身边的沙发向下沉了一点。一转头,就发现另一个Peter坐在那里,咧着嘴冲他笑。

 

有那么一瞬间Tony愣在那里,目光毫不掩饰地上下打量着Peter Parker。年轻的蜘蛛侠身上穿的是Tony在战争结束后才设计出来的一套战服。其实这套服装外观的设计早就存在Friday的系统里,只是Tony以前从来没有机会做出来,而Peter……也从来没有机会穿上。

 

这是头一次,Peter以Tony并不曾亲眼见过的形象出现。这让Tony的心沉了沉。他的病可能加重了,Tony想。甚至开始捏造记忆以外的Peter……难道是精神分裂的征兆?

 

想到几十年后Peter可能会以一个中年大叔的形象出现在自己的幻想里,Tony忍不住笑了一下。

 

Peter很久没有看过Tony这样的笑容了,一时间竟有些坐立难安。他扯了扯身上的制服,像往常一样笑道:“谢谢Stark先生,这套制服酷毙了!”

 

Tony转了转眼睛,移开了视线,没理他。这个举动像一盆凉水一样浇到了Peter身上:不行,还是不行。

 

其他复仇者们说话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都分出心来悄悄看他们。

 

“Tony,”Peter抓住Tony的手,“我看了Helen的介绍,太复杂了,或许您可以陪我去训练场练习一下?”

 

Tony还是没理他,只是低下头,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被Peter握住的手腕。

 

整个公共休息室完全安静下来。过了一会儿,Natasha叹了一口气,轻声说:“Tony,Peter对你说话呢。”

 

直到这时,一直安静着的男人才有了动作。他眼中的疑惑只是一闪而过,随即便反应过来,应道:“唔,刚才走神了——没问题,现在吗?”

 

Peter盯着Tony的眼睛,点了点头。

 

Tony“嗯”了一声,表示自己需要先调试一下场地数据,起身离开了。

 

一直到Tony的背影完全消失,Bruce才收回视线,转头担忧地看向Peter:“还是不行吗?”

 

“不行。”Peter摇摇头,声音却很冷静,“只有在有其他人提醒的时候,他才能意识到……我并不是他的幻觉。”

 

 

4.

 

Tony是在第36次逆转未来时,第一次出现了幻觉。

 

当时灭霸还没能集齐无限宝石,他们带着幻视,靠着Strange制造出的隔离屏障(第27次逆转时他自己的创意,经由Tony的转述,每一次都更加完善),像丧家犬一样到处躲藏。他们走到一个荒凉的星球,那一晚Tony负责守夜,在洞口的不远处,他看到了Peter。

 

那一次像往常一样惨烈,在和灭霸的两次遭遇战里他们失去了几个队友,其中就包括Peter。Tony的意识很清醒,他只愣了一秒钟,就知道自己可能是出现了幻觉。以防万一,他还让Friday扫描了一下洞穴附近——什么都没有。

 

Tony没有告诉任何人。现在这样的情况,不可能有时间来给他治疗脑子。男孩只是偶尔出现,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有时候会冲他笑。

 

这样也好。Tony想。至少是鲜活的样子,足够支撑着他走下去。

 

那之后的每一次重启,幻觉都会出现。

 

第52次逆转时,幻想出来的Peter开始和Tony对话。

 

通常Tony能做到不被其他人发现,大家也都没什么精力去担心他的精神状况。巨大的压力下,每个人都多少有一些不正常的表现。

 

幻觉多多少少对Tony的生活产生了影响。有时候他刚逆转到一条新的时间线上,一不留神就出口调戏了还在暗恋他的真正的Peter,把小孩搞得面红耳赤。在这些催化下,他和Peter之间的关系也一次比一次暧/昧,到后来还真的搞/了几次战地爱情,甚至被那刚成年的小破孩上过本垒。

 

然而不管发生了什么,到最后那孩子总会死在他面前。最终能留在他身边的,只剩下他自己的幻觉。后来,或许是麻木了,就连幻觉也不再出现了。

 

其实到最后一次的时候,Tony已经不太确定这是自己第几次逆转未来了,只能猜测没有达到三位数。这一次很顺利,他们完全掌握了灭霸和无限宝石的弱点,前两次的意外情况也没有出现。最后击败灭霸时,几乎没有损失任何一个队友。

 

当时Tony和Peter分开行动了,前者守在地球,后者则去了泰坦星。在确定了人类一方最终获胜后,隔着因为距离太远而延迟许久的视频通话,Peter向Tony保证马上回家。

 

从泰坦星飞到地球只要不到半天的时间,然而Tony没能等来Peter,等到的只有一句飞船遇袭,Peter失踪。

 

蜘蛛侠的制服不是航天服,在茫茫宇宙中失踪,已经相当于和死亡划上了等号。

 

当时Tony的表情其实有些茫然。他们在这一条时间线上还没来得及发展出什么关系,但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两个走得很近。其他人都在安慰他,银河护卫队也承诺会继续寻找。但Tony想,他大概就是留不住Peter的。

 

这已经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他不能再用宇宙中一半的生命冒险,来重启时间线了。

 

从那一天开始,Tony脑内埋着的那个定/时/炸/弹/爆/炸了——他又一次出现了幻觉。

 

 

5.

 

Peter到达训练场时Tony已经做好了准备。大概是听到了Friday的提醒,他脸上的表情比早上柔和很多,和Peter的相处也非常自然,就连Peter自己也看不出与以往有什么区别。

 

但是他知道,只要自己离开Tony的视线,哪怕只有几分钟,Tony就会迅速忘掉刚刚的事情。直到下一次有谁提醒,他才会想起来,Peter其实还活着。

 

Peter当时很幸运地抢到了一艘救生舱,在里面维持着最低生命指数被冻了半个多月,才被附近路过的商船捞上来。等他终于回到地球时,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直到那时他才知道,在他失踪后,Tony出现了很严重的心理问题。他开始频繁地出现幻觉,甚至在众人的注视下若无其事地与幻想中的Peter对话。最难办的是他对自己的状况有清醒的认知,态度良好,绝不改正。

 

直到Pepper哭着在他脸上扇了一巴掌,他才退了一步,同意接受心理治疗。

 

或许是因为对这些幻觉已经足够熟悉,治疗很快便取得进展。有那么一阵子,Tony确实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没有看到任何幻觉。

 

然后,Peter活着回来了。

 

Tony固执地认为这个Peter也是他的幻觉,因为答应了Pepper不再和幻觉对话,他完全无视了Peter。这一次,心理治疗也没有用了,复仇者们用了很久的时间才让Tony相信Peter确实还活着。即使如此,他仍然无法分辨幻觉与现实。

 

Peter看着Tony映着屏幕蓝色光芒的侧脸,抿了抿嘴唇。

 

其实几个月过去,Tony的状况已经好一些了。至少在有人提醒的时候他能认识到Peter的存在,也能和他正常的交流。如果有Friday的帮忙,一切都会简单许多,但Tony一直没有这么做。

 

可能在他潜意识里仍然认为,Peter已经不在了。

 

反正……已经有那么多次了。

 

复仇者们没有对无数次被逆转的时间没有任何记忆,只有Strange隐约窥到一角,已足以看出那么多次结尾的惨烈。

 

Peter不敢去想。

 

 

6.

 

Tony感受到了一个拥抱。

 

原本他正在观察数据,准备根据这个对制服再做一些调整,注意力也从Peter身上移开了。其实这时他正有些恍惚地思考着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些——难不成数据也是自己幻想出来的?

 

后颈上温热的呼吸把他带回了现实。

 

“Peter?”Tony若无其事地敲着屏幕。

 

Peter不吭声,就只是紧紧地抱着,力道放的很合适,两个人的身体紧贴着彼此,没留下一丝空隙。

 

“会好的。”过了很久,Tony才听到Peter的声音,因为把头搭他的肩膀上而显得闷闷的。

 

“会好的。”他又重复了一遍。

 

Tony又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Peter在说什么。

 

“……嗯,会好的。”他在Peter两条胳膊组成的空间里艰难地转了个身,抬起手,也给了男孩一个拥抱。

 

“至少我知道,现在这个,是真的。”


——END——


嗯…要相信,会好的


很少这么虐铁铁,居然感到一丝快乐(?)

评论(8)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