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虫铁】有点甜-番外:Parker先生的三次告白

番外放出啦,大家情人节快乐!等着吃各位太太的粮!(开心)

前文戳tag虫铁有点甜

全部文章链接


番外:Parker先生的三次告白

第一次告白发生在Peter八岁那年。

八岁的Peter还不是纽约的好邻居蜘蛛侠,而只是一个普通的小男孩。和所有其他小男孩一样,Peter想成为一个超级英雄。而在所有超级英雄里,他最喜欢钢铁侠。为此他还和邻居家穿着美国队长套装的小孩打了一架,就因为他们都认为自己支持的英雄才是最厉害的。

“他居然说钢铁侠的坏话!”在梅上药时,Peter还气鼓鼓的,“Tony Stark是全世界最酷最聪明的人了!”

“好啦好啦。”梅给他贴上创可贴,一脸无奈,“以前给你讲美国队长赶跑九头蛇的故事时你不是很喜欢吗?这么快就移情别恋啦?”

小男孩转了转眼睛,嘿嘿一笑:“我那时还不知道Tony啊!而且现在我也喜欢美国队长,只不过我最喜欢钢铁侠了!”

自从上一次的Stark工业博览会以来,Peter就成了钢铁侠的大粉丝。他在课本的角落里涂上金红色的盔甲,攒下零花钱去买Tony的海报,甚至开始借阅关于机械的书籍,告诉他认识的每一个人,自己以后要成为钢铁侠那样的人,加入SI为他工作。作为一个八岁的孩子,Peter的热情真的是异常持久。因此在某日Peter放学回家,告诉梅他要去参观Hammer工业时,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不是讨厌Hammer吗?”她疑惑地问。Peter算是个爱憎分明的孩子,对于这位长期在各种场合嘲讽Tony的Hammer,他一直是没什么好感的。

“老师的要求。”Peter也闷闷不乐的,“明晚有Hammer工业博览会。”

梅准备安慰他两句,但Peter很快又兴奋地跳了起来。

“我知道了!我要戴钢铁侠的头盔和手甲去!我还要好好看看Hammer的东西,我要证明他一点都不比Tony好!”

Hammer要是看到有人在他的博览会里穿钢铁侠的东西,大概会被气哭吧。梅哭笑不得地想。那个头盔和手甲是Peter这一年的生日礼物,他很喜欢,也宝贝得不行,平时都舍不得拿出来。这一次倒是毫不犹豫,这架势简直像是去示威的。

或许是套在头盔下,Peter真的有了一种自己就是钢铁侠的感觉。因此在其他人都忙着逃走时,他站在原地,对面前的盔甲举起了自己的掌心炮。玩具手甲上的“掌心炮”只不过是个会发光的灯泡,可是接下来真的有一发掌心炮轰飞了盔甲。Peter吓得跳了起来,转过头,就看到自己身边站着一套金红色的盔甲。发现小孩在看他,里面的男人抬起面甲,露出了标志性的小胡子,冲他挤了挤眼睛:“干得不错,孩子。”

“钢铁侠!”Peter惊呼出声,“哇!我是你的大粉丝!我……”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Tony一把捞了起来,飞到了空中。突然腾空的感觉让Peter又一次惊叫出声,但这次喜悦的成分居多。

“我居然被钢铁侠抱起来了!我飞起来了!这太酷了!!!”Peter喊道,“太酷了!钢铁侠,我一直是你的大粉丝!你是我最喜欢的超级英雄,我以后也要成为你这样的人!”

“哇哦,那可真不错。”Tony正忙着清理后面的追兵,还要分出神来应付Peter,“不过做钢铁侠有点危险,你能不能……”

“我不怕危险!”Peter仍然在兴奋地大叫,“我愿意帮你!”

“好孩子,但是我需要你现在把这个头盔摘下来,你……”

在面对偶像时,行动永远是快过脑子的。一听到Tony的要求,Peter毫不犹豫地摘下了头盔,随即就被迎面而来的冷风呛的咳嗽了起来。Tony被他这一惊一乍的动作吓了一跳,只好伸出一只手挡在他面前,让风稍微小一点。

“我摘下来了!”一缓过来,Peter马上又喊道,“可是为什么要摘下来呢?”

“……”虽然Tony自认确实不会和小孩相处,但是这个孩子也未免太让人摸不着头脑了,“好,那现在我要把你放到门口那里,你要马上回家……你知道怎么回家,对吧?”

“当然知道!”Peter的语气很自豪,“但是,但是我不能留下来帮你吗?”

“不行。”看到小孩失望的眼神,Tony只好又安慰他,“你现在还小,我需要你长大了再来帮我,怎么样?”

“好吧……你会记住我吗?”他们很快就落到了地面,Peter跳了下来,远处的带队老师已经看到了他们,正急急忙忙地跑过来,“我叫Peter,我非常非常崇拜你!”

Tony没回答。他需要赶紧把剩下的盔甲带走,因此只是拍了拍Peter的头,就飞走了,在空中留下一道光。而站在原地的小孩就抬头看着那道光,直到被差点哭出来的老师抱住。

Tony Stark这个名字,就这样留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印记。

 

第二次,也是Peter最懊恼的一次,发生在战场上。

那是Peter第一次亲历战争,也是他第一次近距离了解超级英雄们。这与内战时大家还念着情分的打斗没有丝毫相似之处,他们在灭霸的进攻下节节败退,经历了太多鲜血、伤亡甚至屠杀。每个人都紧绷着神经,更何况Peter还只是个16岁的孩子,巨大的压力已经快要把他压垮了。

在这样的状态下,他几乎把对Tony的感情当成了自己的救命稻草。只有在试图为Tony做些什么时,他才能短暂地把整个世界的安危从自己的肩膀上移下。但那并不能减轻他的负罪感。在很多个失眠的晚上,尤其是在Tony受伤时,他总会攥紧战服,把头抵在墙上,质问自己为什么不尽全力,为什么这么弱小,甚至无法保护自己身边的人。

每当这时,他就会想:不如让Tony知道吧?让他知道他对自己的长辈抱有这样的感情,让他生气,说不定再一次收回他的战服,把他赶出去自生自灭……

然而这份有些偏执的感情,在他狠狠摔倒地上时,只剩下了满满的遗憾。

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呢。Peter想。这可怎么办啊。

他内心倾诉的欲望突然溢了出来,于是在盔甲落下,里面的人跪到他身边摘下面甲时,他张开嘴,尝到了满满的血腥味。

“Tony……对不起。”他说,“我喜欢你。”

其实若干年后Peter再想起这件事时,简直想一巴掌把那个过去的自己扇晕过去。太自私了,如果自己真的就那么死了,难道要让Tony余生都背负着这份感情吗?实际上他在说完这句话后真的心跳骤停。后来Strange告诉他,Tony在看到他掉下去后就疯了一样地联系法师,等Strange赶到时,Tony正在给Peter做心肺复苏,整张脸连嘴唇都是白的。一直到Peter当晚脱离危险,他的手都还在颤抖。

而Peter在清醒过来后立刻就后悔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Tony。他仗着年轻,在床上躺了五天就“出院”了,而这五天里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刻意为之,Tony一次都没来探望他。Peter正常出现在基地的各个角落后Tony的态度一如既往,反倒是他自己太过尴尬,时常会刻意避开Tony。

在他受伤后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联盟就拟定了一套大胆的作战策略,由Tony做诱饵。后来Peter才知道,他的受伤给Tony带来了很大的刺激,也是他力主要实施这个计划的。这让Peter内心的愧疚成倍增加。Tony昏迷了三天,他就在Tony床边守了三天。以至于Tony醒来时看到他都吓了一跳,催他赶紧去睡一会儿。

Peter没有回答,而是叫来了Helen。在医生们检查的期间,他就守在门边。等到Helen宣布他现在只需要休息之后,他又搬了把椅子坐在床尾,把胳膊搭在椅背上看着Tony发呆。

“……干嘛这么看着我?”Tony闭着眼睛躺了一会儿,发现自己睡不着。他只要醒了就不会再用止疼药,现在伤处都密密麻麻地疼着,干脆睁开眼睛去找Peter,却发现这小孩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你伤好全了吗?要是错过踢灭霸屁股的机会可不要哭啊。”

“我有休息,每天晚上都有睡觉。”Peter辩解道,“只不过我这几天……没怎么收拾自己,才显得很憔悴。”

“随便你吧。”Tony咕哝了一声,想要翻个身,却扯到了伤口,疼得龇牙咧嘴。Peter被他吓了一跳,差点一脚把椅子踢翻,急忙跑到床边,一把按住了Tony。

“Helen不是说不要乱动吗?”他掀开被子,紧张地去检查Tony身上缠着绷带的地方,“看起来没有裂开……我该拆开绷带看一看吗?”

“好了好了,别浪费药了。”Tony拍了拍他的胳膊,“又没出血,不用拆。”

“没出血也不能乱动。”Peter低声埋怨着,帮Tony靠在垫子上,把他的被子掖好,又给他倒了杯水。他显然并不常照顾人,但却很认真,一直低头看着手上的东西,不再看Tony。等到把一切做完,他又把椅子摆回原位,重新坐了上去。这次两个人交换了角色,Tony一直看着Peter,而Peter则开始盯着地板。

最终,是Tony叹了口气:“你不用这么做,这不是你的错。”

“我不是因为自责才这么做的。”Peter轻声说。他抬起头,直视着Tony的眼睛。“我对您说过的一切都是认真的,我是真的喜欢您。”

“我知道你是认真的,不然我也不至于这么头疼了。”Tony把杯子放回去,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Peter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只好眼巴巴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脸上带着点“你说什么我都会照做”的顺从。

“我不能现在给你答复。”Tony说,“不,这不是‘看你表现’的意思,我看起来很像是肥皂剧女主吗?我的意思是……你现在还小,所以……”

Peter的表情从忐忑不安到惊讶,然后他咧开嘴,笑了起来。

 

第三次表白——或者说,求婚——的时候,Peter还处在宿醉的后遗症中。

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莫名其妙的狂欢,Peter不常喝酒,因此也从没有机会鉴定自己的酒量。被队友们起哄闹了一次之后Peter终于给自己下了最终判决,就是以后都要离酒远远的。

复仇者们有最好的醒酒药,但大概是Peter这第一次体验来得太猛烈,醒酒药都没能有效地解决问题。他只好忍受着缓慢又绵延不绝的头痛度过了一整天。

如果说有什么不适合求婚的情形,宿醉绝对算一种。他自嘲地想。而如果说还有比这更不适合的情形,那就一定是……弄丢了其中一只戒指。

“Friday。”他第无数次向人工智能求助,“你真的没有看到我的另一只戒指吗?”

“没有,Parker先生。”Friday回答道。

Peter又在沙发上下翻找了好久,终于认命地趴在沙发上,叹了口气。

他对醉酒之后的事情都没什么印象了。根据Friday提供的信息来看,他就是抱着Tony躺在了沙发上。而且从他后来在沙发缝隙里找到一枚戒指来看,他的戒指就应该是掉进缝隙里了。但是他把沙发翻了个底掉,甚至让Friday扫描了一下沙发内部,都没有找到另一枚戒指。

其实他也怀疑过是其他人拿走了戒指,但Friday大方的提供了全部视频,整个晚上到第二天早上他身边就只有Tony。至于是不是Tony拿走了,就无法证实了,因为监控的角度正好被沙发背挡住了,看不到缝隙里发生了什么。

虽然这么怀疑自己的男朋友不太好,但是……Peter设想了一下,觉得如果Tony看到了戒指,真的能做出偷偷拿走这种事。而且这种情况下问Friday是没用的,Tony肯定会禁止她说实话。

犹豫了一会儿后,Peter下了楼,在工作间找到了Tony。后者正在设计新的武器,Peter凑近了去看,是新的蛛丝发射器。

“唔……Tony?”他向前一步,把手搭在了Tony的腰上,“你今晚有时间吗?”

“不太有。”他的男朋友转过头,冲他挤挤眼睛,“除非你说说我们要去做什么。”

这副表情简直是直白的向他宣告了犯罪事实,Peter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一只手环住他的腰,另一只手伸进了他的衣服口袋里。他的动作故意放的很轻,Tony被他痒的“咯咯”笑了起来,坦白道:“在另一边。”

另一边的口袋里,静静躺着一枚朴素的指环,内侧刻着Peter& Tony的字样,Peter把它拿了出来。Tony的左手正不停在腿上敲打着,Peter轻轻握住了他的手,将指环套在了无名指上。

Peter曾经无数次地设想这一幕,关于他将戒指套在Tony的无名指上。但在他的设想里,往往伴随着鲜花和烛光晚餐,配上优雅的古典乐,或许还有意外的惊喜。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两个人身上都穿着宽松的居家服,站在工作间,身边只有三只机械臂,既不会拉小提琴也不会鼓掌尖叫,就连Friday的歌单里都只有AC/DC。

他们两个没有什么真正的纪念日,等待成年的时间里一切都像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地就走到了一起,仿佛一下子就跳到了老夫老妻的阶段。Peter总觉得他们之间好像欠一场正式的告白,为此他策划了很久。而这是他所能想到的最不适合求婚的场景,最不适合求婚的宿醉,以及最不适合求婚的、早就被另一半得知的戒指。但在把戒指套紧的那一刻,Peter仍然感到内心膨胀起一颗气球,仿佛刚刚完成了什么举世无双的成就。

Tony被他马上就要热泪盈眶的样子逗笑了,还沾着点咖啡的手在他衣服上下摸了摸,很快搜出了另一枚戒指。而他还没来得及去抓Peter的手,后者就飞快地抬起来,递到了Tony面前。

两枚戒指都戴好后,Tony说:“现在,你可以亲吻你的新郎了。”

Peter“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们在被Friday调暗的灯光下接吻,然后Peter抱住了Tony,紧紧贴住了对方的脸。

“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

“没有吧,你昨晚也就说了三百多遍。”

“天呐,太丢脸了。”Peter扶额,“但是我都不记得了。我可以再说一次吗?你还没听烦吧?”

“还凑合吧。”Tony哼了一声,“我对此的承受能力超出了你的想象。”

“Stark先生,我爱你。”

“我也爱你,Parker先生。”

——END——

评论(7)

热度(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