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虫铁】只有你-03(非典型灵魂伴侣AU,HE)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灵魂伴侣AU,然而虫铁互不为灵魂伴侣的故事。

Note:目测五章左右的连载,不虐但是可能也不够甜,主Peter视角,大部分时间都没在谈恋爱(。

前文戳tag虫铁只有你

全部文章链接


03.

“好像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第二天午休时间,Peter和Ned坐在食堂的角落里,共享了情报,“似乎只能从James Brown身上找突破口了。”

Ned想了想,说:“你可以跟踪他,还可以让Karen帮你入侵监控追查他之前的行踪。但问题是……”

“问题是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通过什么方式得到了操纵倒计时的方法。”Peter接上他的话,叹了口气,“而且事情已经过去快一周了,很多监控录像都不会保存那么久。”

况且即使监控真的拍到了……他们也不一定能认出来。

“我让Karen帮我排查了一下Brown的社会关系。”Peter用叉子搅拌着盘子里的紫甘蓝,说,“很复杂。他算是半个混混,杂七杂八地交了一堆朋友,最常去的地方就是酒吧。”

“你现在还没有见过他?”

“没有,回家太晚会被May骂死。”Peter耸了耸肩,“自从知道我是蜘蛛侠后,她整日提心吊胆,我现在去哪里都要和她报备……我不想让她太担心。”

他们望着盘子里的食物,同时叹了口气。

“今天下午下课吧。”Peter说,“我这身衣服,跟踪起来不太方便。找个机会把定位器放上去。我昨晚改造了一下,加了窃听功能,Karen可以帮我监控他的状态。”

“幸亏有她帮忙。”Ned长舒了口气。Peter笑了笑。

Karen……也是Stark先生造出来的。

 

Brown的生活乏善可陈。这是Peter跟踪了两天后得出的结论。

一切都像Karen的情报那样。Brown有一份正经工作,下班后就和他那些朋友出去玩,最后总要回到酒吧一醉方休。两天的监视让Peter积攒了一堆无法上交给警察的关于Brown先生如何破坏公共秩序的证据,除此之外他一无所获。调查没有任何进展,对信任了他的Avery的愧疚和不愿意轻易屈服的固执让他每天都活在水深火热当中。

困扰Peter的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Karen那晚对他说的话。只要他得出空闲时间,“追求”二字就会不断回响在他耳边。而每次就要摸出手机时,手腕上残酷的现实又会给他当头一棒,让他感到头疼不已。

“不如……还是直接去拜访他一下?”在听完Karen那份结束于“Brown走进酒吧”的汇报后,Peter转着手上的笔,叹了口气。

“他看起来可不像会合作的人。”随便找了个借口留宿的Ned皱起眉,“而且我们手上没有任何证据,就是警察上门也没有用。”

“是啊,我知道。”Peter又长长地叹了口气,“我们可能……不能采用通常的手段解决问题。”

“要我为你开启增强审讯模式吗?”Karen适时地开口,“就像上次那样?”

“上次?”Ned好奇地问。

“不,不不不。”Peter捂脸,“我就是因为上次的经历,才迟迟不准备直接拜访Brown……”

“从数据判断,通过谈话让一个人提供信息的方式有三种:诚实交流,威胁,欺骗。”Karen说,“从已有资料判断,Brown先生的智商略低于平均水平,而且他现在正处于醉酒状态。”

Peter眨了眨眼睛。他之前并没有想到这种方法,不过……值得一试。

 

事实证明,套一个智商不高的醉鬼的话比想象中的简单。

一个小时后,Peter和Ned乔装打扮,拿着Karen以高效率伪造出的证件,混进了皇后区的一间酒吧。Brown已经喝了不少,趴在吧台上,调戏每一个经过的女性。他的朋友们似乎已经找到了什么新乐子,就把他一个人甩在了那里。Peter和Ned没费什么力气就把他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这混混就像他在脸书上展现的那样有表现欲,Peter隐晦地表达了自己已经听说了Avery的事、并且想效仿他的意思,又夸了他两句,他马上就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自己癞蛤蟆吃到天鹅肉的经验。

“——说到底,这帮女人就是只信灵魂伴侣。只要让她们相信你就是她们的灵魂伴侣,这事就搞定了。”最后,他得意洋洋地总结道。

“说得对!”Ned马上凑过去和他碰了个杯,“可是这种事……不都是神的安排么?我们能怎么办呢?”

他悄悄用手肘捅了捅Peter,后者马上叹了口气,跟着说:“她实在是太美、太动人了……要是得不到她,我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

以Peter的性格,与其让他当个满口脏话的小流氓,还不如做个求而不得的文青。但……听了这番话,Ned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发自内心地觉得这位好友入戏太深。

显然,对面的男人也觉得挺有意思。他咧开嘴,露出满口黄牙,笑了好一阵子,最后一拍桌子,大喊道:“Paul!Paul呢!?”

他的声音之大,足以让酒吧另一头的人都听见,一大半的客人向他们投来愤怒的注视。Peter和Ned脸涨得通红(也可能是因为喝了酒),Brown则像是没看见一样,又扯着嗓子喊了两声。

“他在楼上呢。”终于,站在他们旁边的酒保慢悠悠地说,“肯定关着门,听不见的。”

Brown骂了句脏话,然后晃晃悠悠地站起身,冲Peter和Ned努了努嘴:“等着,我去叫他……”

几分钟后,一个陌生的男人坐在了他们身边:“你们就是James的朋友?我是他的表兄,Paul。”

那是个和James Brown完全不一样的男人,没有蓬乱的头发和胡子,衣着整洁,身上甚至带着点精英人士的气息,一看就受过良好的教育。

Peter:“……”虽然有个能正常交流的人是件好事,但他们只做好了糊弄傻子的准备,现在……可能会露馅啊。

他硬着头皮打了招呼,干脆直入主题:“嗨。你就是能帮我们解决灵魂伴侣问题的人?”

Paul点点头,打量了他们一会儿,突然问:“还没成年吧?”

Peter正想喝口酒壮胆,被这一问吓了一跳,差点把酒喷出来。

“放心,我不会报警的。”见Peter这种反应,男人用指关节敲了敲桌子,笑道。

Peter犹豫了一下,又问了一次:“你能帮我操纵倒计时吗?”

“算是吧。”男人点点头

其实问题问到这里就可以了。Karen一直在录像,这已经可以作为证据交给警察或Stark先生,让他们调查Avery的事,而Peter就算是完美完成任务了。但那一瞬间Peter甚至没有考虑过这一点,而是有些急切地脱口而出:“怎么做?”

话一出口,Peter感到如坠冰窟。

或许是他的态度让男人相信了他的真诚,男人又说了些话,然后把一小瓶液体放在了桌子上。但Peter什么都不记得了。一直到Ned把他拉出酒吧,他吹着夜间纽约的冷风,攥紧了手里的瓶子,才勉强笑着应付了Ned关切的询问。

他想要Tony,想和他在一起,哪怕是用上欺骗的手段。

他以为在看过Avery的样子后,他就完全不会想到用这种方式将自己和Tony绑在一起。但原来从得知存在操控倒计时的方法时,他就一直在尝试这么做了,只是他不愿意承认而已。

他心里藏着一头野兽,远比他以为的要贪婪。

 

那天晚上,等他们溜回Peter家时,已经是十二点了。Ned似乎想对他说点什么,但夜色已深,为了不被May发现,他还是闭了嘴,只是道了个晚安。

“晚安,Ned。”Peter说。不到五分钟,他就听见下铺传来Ned不大的呼噜声。

Peter完全没有困意。他合上眼睛,眼前就是那一小瓶药水,和Tony冲他露出的笑。他惊讶于自己竟然把他们每一次相处都记得那么清楚。距离Tony出现在客厅的沙发上已经有三个月了,但在他的回忆里还像是昨天那么清晰。

在他的回忆滚动播放到四天前时,Peter想起了Tony关于谁拉黑谁的嘱咐。他坐起身,打开手机的短信界面。与Happy的上一次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十几天前。

Peter犹豫了一下,打上一行字:Happy,晚上好。

 

收到Friday的提示时,Tony正在修改训练场的模拟系统,对其中针对Peter的部分进行进一步改进。

“Boss,Hogan先生收到了Parker先生的短信。”Friday说。

“唔,”Tony一边敲着代码,一边问,“他说了什么?”

“‘Happy,晚上好’。”Friday回答道。

“就这些?”Tony有些惊讶地抬起头,“他的手不是在打满一百个词之前都不会停下的吗?”

Friday没吭声,她对老板这些俏皮话已经习以为常。Tony也没再说什么。五分钟后他结束了工作,伸了个懒腰,然后突然问:“Friday,没有收到新的短信吗?”

“没有,Boss。”Friday说。

Tony磨了磨牙:“来,连线一下Karen,让我看看他在做什么。”

Friday没有像往常一样放出投影,而是一板一眼地回答道:“Boss,16天前您曾说过,除非紧急情况,否则不允许我再获取Karen的数据。”

“我说过?”Tony挑起一边的眉毛。

“是的。”

“那我现在收回那句话,Friday,联系Karen。”

“抱歉Boss,16天前您还说过,本条命令不得随意撤销。”如果Friday是个人类,现在大概就是在做鬼脸,“除非您现在改写我的程序,否则我是不会执行命令的。”

Tony:“……”

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试图当场改写她的程序,但还是克制住了。

“Boss,如果您想知道Parker先生在做什么,为什么不直接联系他呢?”Friday问,“您有他的号码。”

说完,像是为了防止Tony忘记,她还贴心地把那串数字投放到了对面的墙壁上。

发条短信或者打个电话,对有手机的人来说都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尤其是对拥有Friday的Tony来说,他甚至连字都不需要打。但Tony却靠在椅子上,盯着那串数字看了很久,手指不自觉地在膝盖上画圈,像是有两股势力在看不见的地方纠缠。一直到Dummy端来了一杯咖啡,他才开口,对Friday说:“好姑娘,把我的手机号发给他。用Happy的号。”

他吩咐完,从Dummy的爪子里接过咖啡,刚刚递到嘴边,手机和Friday的提示音同时响起:“收到Parker先生的短信。”

“咳,咳咳!”差点被呛到的Tony咳了几下,把咖啡杯放到一边,惊讶道:“这么快?”

大概是为了回答他的疑问,Tony的手机上已经自动跳出一个立体的蓝色屏幕,上面写着:Stark先生?这是您的号码吗?

“对。”Tony说。Friday会自动把他的话变成文字发出去。而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新的提示音又响起了。

忘了说,我是Peter

Parker

抱歉这几天没有联系您

联系Happy

学校的事情

太多了

我只是想告诉您,我真的非常荣幸

能得知您的号码

我一定会小心

保管

您还没睡吗?

Tony:“……”他有点理解Happy想要屏蔽这小子的愿望从何而来了。

“为什么他要把短信分成这么多条发?”Tony忍不住问道,“套餐用不完了?等等,这句不是短信,别发出去。”

“好的,Boss。”Friday说,“人类在紧张、激动等情绪下可能会出现操作失误,Parker先生以往的习惯也是将短信拆分成短小的句子发送。”

“……好吧。”Tony撇了撇嘴,“问问他怎么还不睡。”

现在已经是十二点半,确实过了高中生该睡觉的时间了。

手机响了一声。

我这就睡!

“困了?”Tony笑了笑,“我还以为你想来个通宵夜谈。”

是的Stark先生,我一点都不困。

Tony扶了扶额,脸上的表情很是无奈,嘴角却是上扬的。

“睡觉吧,高中生。”他说,“明天上午九点,Happy会去接你。明天的训练包括初始数据采集,睡眠不足小心出现失误。”

这一次那边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回复道:好的Stark先生,明天见。

一秒钟后又收到了一条:我已经准备好了!

Tony盯着最后那条短信,有些疑惑地眯了眯眼睛,从中读出了一点点欲盖弥彰的味道。

这小朋友不会是忘了吧?这个念头出现了不到三秒钟,就被Tony从脑海中抹去了。要让Peter Parker忘记什么与超级英雄有关的事情,那么大概明天Hulk就要在中央公园跳钢管舞了。

在Tony那第二天一早全部忘记了的梦里,Hulk真的穿着他那条最喜欢的裤子跳了一晚上钢管舞。而在Tony看不到的皇后区的某间公寓里,一个15岁的高中生脸上带着痛苦和喜悦交织在一起的扭曲表情,在Karen的指点下做起了训练。

——TBC——

嗯……仍旧压缩与虫铁无关的主线,然后虐不起来的(捂脸)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评论(12)

热度(117)

  1. all铁扫文站就算是喵呀喵 转载了此文字
    未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