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星铁/虫铁/皮皮铁(?)】你究竟有几个好Peter(段子)

突然想到Peter和Peter重名的问题,然后我就在想,这个cp是叫“皮皮铁”好呢,还是“PP铁”好呢……

然后我就边想边笑了一整个晚上……

然后本文纯属娱乐,这是我头一次敢肯定自己ooc了(捂脸)反正就是个段子大家看着开心就行(捂脸)

起初,这事并没有那么复杂。

Tony从来不在乎称呼问题,并且惯于给他人起绰号。认识Peter不到一个小时,他就在心里给这小伙子安上了“睡衣宝宝”的绰号。后来为了回敬对方的“Stark先生”,他又称呼Peter为“Parker先生”。

Peter确实是个精力旺盛又讨人喜欢的孩子。在Tony有意识地与他多一些接触后,他很快就寸步不离地跟在Tony身边,与Tony的关系也愈发密切。因此,Tony几乎是毫无察觉地就改了口。等到他意识到时,他们已经互相直呼对方的名字了。

后来他认识了另一位Peter——Peter Quill,带着他的银河护卫队一头栽进了地球。老规矩,他给船上的每一个人都起了个名字,只不过给这位Peter的格外多一些——大多是关于音乐和飞船的,其中他本人最喜欢的是“怀旧金曲”。

Peter Quill也是个好相处的讨厌鬼,他们很快就熟络起来。即使银河护卫队有大半的时间都飘在宇宙中,他们也会视频通话。有时候Tony想一想都会觉得不可思议。他用了四十多年的时间,只获得了几个朋友。而现在队伍解散了,他的好友圈反倒更加繁忙了。

因此当某一天,星爵提出他们可以使用更加亲昵一点的称呼时,Tony一口答应了。

其实直到这时,一切都还很正常。就像之前说的,银河护卫队绝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地球上,而蜘蛛男孩也不会在Tony与人聊天时贸然闯入。

事情是从某日Peter Parker留宿后开始偏离轨道的。

那天晚上Tony照例泡在工作间里,Peter也被获准参观。这应该是个(对Peter来说)美妙的二人世界,但银河护卫队对地球上的时间是没什么观念的。因此就在Peter和Tony准备离开工作间回去睡觉时,他们发起了视频通话。

“嘿,Tony!”视频一接通,Peter兴高采烈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好久不见!你看起来不错。”

“因为没有人用飞船砸穿足球场。”Tony随口调笑道。在Quill的脸占满屏幕时,另一位Peter已经自觉地准备离开。Tony用余光看到了他收拾桌子的动作,于是喊了一声:“Peter!”

他本来想告诉男孩不用折腾,Friday会收拾的。但在话出口之前,他已经同时听到了两声回答。紧接着,三张脸上同时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而整间工作室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Tony:“啊哈,有时候还挺难区分的是吧……那个,睡衣宝宝,你把东西放在那里就好。”

他冲男孩挥了挥手,自认为已经圆满解决了问题。谁知道下一秒,Peter突然一个箭步冲到了他身边,一脸可怜兮兮泫然欲泣的模样看着Tony,问:“Tony,你怎么又开始叫我睡衣宝宝了?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啥?”Tony被他吓了一跳,“什么都没有,我只是为了区分一下你们两个。”

“那为什么我是睡衣宝宝?”Peter撇着嘴,看起来要多可怜有多可怜,“我在学校里的时候,他们排挤我,就故意叫错我名字……”

他难得在Tony面前显得这么弱势,倒是激发了Tony潜藏的父爱:“好好好,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Peter。”

他甚至给了Peter一个抱抱。少年就靠在Tony肩头,冲着屏幕的方向做了个鬼脸。

另一位Peter:“???”

把男孩哄出工作间,Tony松了口气,重新回到视频前,就看到Peter一脸严肃,一副深思熟虑后的表情,说:“Tony,我决定去地球小住一阵子。你愿意收留我吗?”

如果能够回到过去,Tony一定会一个掌心炮轰飞这个毫无戒心地点头的自己。

Peter说到做到。一周后,他就带着两盘磁带,出现在了复仇者基地。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开始了。

一开始Tony还觉得挺有趣的。这两个人都坚持对“Peter”这个名字的所有权,拒绝接受任何其他称呼。早餐时喊一句“Peter给我杯咖啡”,马上就有两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摆在Tony面前。要是说一句想吃甜甜圈,很快也会收到两盒不同分店的产品。这种事半功倍的效果让Tony非常享受。

不过大部分时候,他们还是挺麻烦的。

适逢暑假,两个Peter都闲在家里,于是整天围着Tony打转。有时候Tony想和某人讨论一下新战衣的设计,或者是聊聊最新的宇宙见闻,总会把另一个没什么用的也召唤过来。直接的肢体接触可以有效区分,但Tony实在是懒得像个猿人一样每天在屋内奔跑。如果不叫名字或者是派Dummy去拉人,就会一个都叫不来——在这方面,两位Peter也算是非常心有灵犀了。

最过分的是有一次,Tony叫Peter过来,聊一下他的作业。然后一抬头,又是一大一小两个人站在门口。

Tony:“……那行,这样吧,Peter你给Peter讲讲作业。”

Peter:“……”

Peter:“???”

后来他们真的讲起了作业:小的那个讲,大的那个听,一边听还一边做笔记。

没办法,毕竟以地球的标准判断,赫赫有名的星爵是个连小学都没上过的文盲。

那天Tony倚着门框,笑的直不起腰。但晚饭时他还是一脸严肃地警告Peter们:他的耐心是有限的。

这份有限的耐心在他因伤昏迷、从医院里醒来时彻底消失。

说实话,刚从昏迷中醒来,有两个人守在他身边这件事还是很暖心的。但接下来的喋喋不休的盘问可就不怎么让人开心了。

“你到底梦到了谁?”其中一个Peter问。

“对啊,你昏迷的时候一直在叫‘Peter’。”另一个Peter补充道。

Peter:“叫的是我。”

Peter:“我倒觉得是我。”

Peter:“才不是,你在他心里就是‘怀旧金曲’。”

Peter:“你也就是个‘睡衣宝宝’。”

他们像两个幼稚鬼一样争了一会儿,然后居然同时把矛头对准了Tony:“你说,你到底有几个好Peter!?”

Tony:“……”名为理智的弦断裂了。

“行吧,Quill先生,”他慢悠悠地说,“帮我拿杯水好吗?”

Quill先生:“……”

Peter:“耶!”

Tony:“还有Parker先生,帮我削个苹果,谢谢。”

Parker先生:“……”

“从今天起,你们分别有两个称呼可供选择。”Tony咧嘴一笑,“Parker先生或者Quill先生,睡衣宝宝或者怀旧金曲。好了先生们,解散。”

Peter & Peter:“……”

番外:

Peter:“亲爱的,以后我们的孩子绝对不能继承我们的名字,好吗?”

Tony:“???你想多了。卧槽,放手!”

评论(59)

热度(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