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虫铁】有点甜-07.思念

祝我家药苏 @药苏 生日快乐!=3=

虫铁甜甜甜日常,文章顺序不代表时间顺序,每篇互相之间有联系但是可以独立阅读w前文戳tag虫铁有点甜

全部文章链接


07.思念

大三那年开始,Peter陷入了一种极度忙碌的境地,这与对他期望极高的导师和他辅修的有机化学双学位有很大的关系。即使那一年他退出了大部分社团,甚至缺席了一部分巡逻,还是每天被死线追着跑。以至于尽管他就在纽约上学,从大二暑假到毕业的两年里,他居然只在两次圣诞节和暑假勉强回基地住了一阵子,总共也不超过一个月,期间还每天抱着电脑赶论文,或者在实验室里进行各种实验。

从16岁那年SI的实习开始,Peter基本维持着每周至少两次出现在基地里的频率,这还是他第一次忙到没时间在Tony身边打转。一开始,Tony对此感觉非常良好。身边少了一个叽叽喳喳还总想动手动脚的小子,他的研究进展都快了很多。

但很快,在一个人端着咖啡杯站在工作间里时,他发现自己开始想念Peter在他身边的感觉,即使那孩子已经逐渐沉稳,不会再像青少年时期一样大呼小叫了。

客观地说,Tony并不认为“思念”这种感情有什么丢脸的。在他过去的人生中也会时常思念很多人,甚至包括Howard。Tony Stark是有心的,也是有这些柔软的一面的。只是他惯于压抑这些感情,把自己团成一团后将肚皮藏在身下,然后竖起尖刺面对外界的一切。

而Peter不同。他总是友好,总是热情。他能轻松地说出想念,在他们每一次见面、视频通话甚至是发短信的时候,即使Tony从不以相同的句子回应。在他们共同被分离折磨时,总是Peter先提出视频的邀请,即使他忙的其实根本没时间大段的聊天,也会把Tony的对话框放在左上角,然后戴上耳机听着那边的每一个动静,从咖啡杯与桌子的碰撞声、盔甲上的敲打声到Tony对三只机械手臂的斥责声,就好像两个人只是在同一间屋子里做自己的事情,一转身就可以把另一个抱个满怀。

这话他对Tony说过,被对方随便回应了几句。只有Friday的监控知道,那一整天Tony时不时就会突然笑起来,意识到的时候又赶紧平静下来,然后过一会儿还会再笑出来,工作进度整整慢了一倍。

Peter就像是耐心的猎人,跪在地上伸着手,让他逐渐习惯他的存在,然后一点点舒展身体,亮出肚皮。而现在Tony觉得,猎人Parker已经开始揉他的肚子了——具体表现为,在Peter又一次说“我想你了”时,Tony脱口而出道:“我也是。”

这话一出口,Tony就想让Strange倒退一下时间阻止他自己。但是Peter脸上骤然明亮的笑容让他又放弃了这个想法,只好忍受着对方比平时更激动的滔滔不绝,直到Peter突然安静下来,然后乖巧地喊了一声“Potts小姐”。

完了。Tony想。Pepper肯定是听到了。

在打败灭霸之后,Tony终于向医生和队友们妥协,承认自己的身体状况并不那么良好,可能会影响到任务完成情况。他出任务的比率开始减少,大部分时候也是远程操纵盔甲上场,以至于陷入了一种无所事事的状态。因此,他以比以前更高的热情投入了SI科技的研发和复仇者联盟的外联活动上,Pepper也开始更频繁地给他递送各种文件或日程安排。

他想的没错。在给他解释了文件的内容后,Pepper说:“你有个长假。”

“我知道,一年360天。”Tony说,“挺舒服的假。”

Pepper叹了口气:“得了Tony,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最近没什么需要忙的,你可以去看看Peter。我听说他昨天刚刚回到学校了。”

“唔,听起来不错,可是我没有……”

“Tony。”Pepper打断了他,“我们离NYU连一个小时的距离都没有。而且,Peter一定会很高兴的。”

Tony不吭声了。Pepper懂得面对他要见好就收的道理,因此没有继续劝说,很快就离开了。

在他们谈话时,Peter出于礼貌关闭了视频。考虑到他们今天的视频还不到两分钟,Tony决定发出一个新的视频邀请。Peter接通的飞快,Tony敢说用时不超过一秒。

“你们聊完啦?”他笑嘻嘻地问。

Tony点了点头:“研发部那帮智障,上报了不知道什么东西……你现在忙什么呢?”

Tony很少问Peter这样的问题——这种显得有些亲密的闲聊时才会问的问题。Tony Stark有一副天生的伶牙俐齿,但他其实并不擅长那些日常生活中才会出现的真正的闲聊。

你把我搞得像个恋爱脑的青少年。Tony在心里抱怨道。我恨你。

Peter显然听不到他内心的活动,已经亮着眼睛开始讲他这一天的见闻,还有明天要做的实验和整理的录音稿(“这东西简直不是人做的”)。

“你可以让Friday帮你做。”Tony说,“最多半分钟。”

“啊?”Peter愣了一下,“哇,我完全没想过这个……不了不了,我还是自己整理吧。”

“天呐Peter,你是第三个对我说过这么多‘不’的人,前面两位分别是Jarvis——人类的那个——和Pepper。”Tony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悲伤,“我觉得你再努力一下,就可以超过Jarvis了。但是别想了,你是不可能超过Pepper的。”

“我、我只是不想总依赖你。”明知道这人是故意的,Peter还是结巴了一下。Tony摆了摆手示意知道了,然后很快,他们又回到了那种安静的相处模式。Peter需要处理数据,很快就全神贯注地投入到了任务中。而Tony看着屏幕上这孩子的脸,叹了口气。

“你觉得,劳斯莱斯幻影和奥迪A8,哪个更好?”在他们挂断视频前,Tony突然问。

“什么?”Peter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对他这种穷学生来说,勉强知道这两种车的大概价格已经是媒体宣传的结果了,他怎么可能去考虑它们的性能问题?

“难道说还是宾利更好?”看他一脸无语,Tony反倒找到了乐趣。他接连报了几款豪车的名字,终于,Peter忍不住问道:“Tony,你这是要做什么?我没记错的话,你的车库里好像是有这些车的……”

“明天有点事,需要出去……展现一下自己的财力。”

炫富吗……Peter有些无语,但还是配合地分析了一下:“那应该选最贵的吧……不过你车库里最贵的车可能反而知名度低,所以也要结合受众选择吧?”

“啊,不错的建议。”Tony一脸认真地点点头,“那就劳斯莱斯吧。”

说完,他居然就挂断了视频。Peter瞪着只剩下数据页面的屏幕愣了一会儿,忍不住笑了出来。

“嘿Peter,你在啊。”室友David推开门回来,看了看他的表情,笑道,“怎么,又是刚刚和男朋友视频完?”

为了不让室友知道他在和大名鼎鼎的Stark聊天,Peter一般都是趁对方还没回来的时候结束视频。面对室友的调侃,他点了点头,脸上还挂着点每次结束视频都带着的傻笑。

“什么时候也让我们见见。”David冲他挤了挤眼睛,举起手上的塑料袋,“喏,我点了外卖。”

“下次一定找他来吃饭。”但是你们一定会被吓死的。Peter道了谢,接过外卖,心里想道。

第二天傍晚,Peter刚刚整理好录音稿,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Parker先生吗?”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你点的外卖到了。”

“什么?我没有点过外卖。”Peter疑惑。但随即,电话里的人报出了他的全名和地址,菜品也是他和David常点的。难道是David点了?电话里的人说他已经到楼下了,Peter只好抓起钱包和手机先下了楼,然后迎面遇上了David。

“嘿David,你有没有点过外……”

“Peter!你看外面停着的车!”David打断了他,然后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把他带到了已经围了一圈人的宿舍楼门口。

“什么?”Peter还完全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被兴奋的David拽着挤进了人群。随即,一辆眼熟的劳斯莱斯幻影就出现在Peter眼前。

不是吧?Peter的眼皮猛地跳了一下,眼前已经浮现出了Tony当初把他拽到讲台上当助手的场景。但很快他发现车里并没有人,不由得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感到了一丝失望。

应该就只是同款而已。Peter想。David还在兴奋地围着车打转,这小子对各种型号的汽车情有独钟,这一款又不是随处可见的,Peter估计他还要再看上一会儿,和他打了声招呼就开始找他的外卖。但他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送外卖的,打电话回去也关机了,不由得困惑地回到宿舍。

“难道是恶作剧?”打开宿舍门时Peter自言自语道,“可是为……什么……”

在看到椅子上坐着的人时,他瞪大了眼睛。

“Tony!?”

“呦,Peter。”许久不见的小胡子富豪饶有兴致地翻着他的教科书,冲他挥了挥手,“好久不见。”

“我……你……”Peter卡了壳,“你……那辆劳斯莱斯真的是你的?”

“别这样Peter,你就想问这个?”Tony客气地翻了个白眼,“好吧,车是我的。本来我是想就这么从车里走出来告诉他们我要找PeterParker,不过我猜这样我们整个晚上都会变得一团糟,所以我放弃了这个想法。你知道我不得不给Strange打了个电话才成功进到楼内的吗?我……”

下一秒,Peter抱住了Tony。太久没见,这热情的举动反倒让Tony不太适应,但他还是很快抬起胳膊,也抱住了Peter。

“这次是个拥抱。”Tony沉默了一会儿,轻声笑道。Peter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好吧好吧,Tony,我也想你了。”

——TBC——

评论(2)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