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虫铁】共白首

警告:主要角色死亡

梗源:微博上的新年第一刀(图有点大,放在最后了)

全部文章链接


Peter在马里布的别墅里醒来。

他感到有些疲惫,于是仍然裹在被子里不肯出来,但睡意已经一点点离他远去了。十分钟后他叹了口气,翻身坐了起来。窗户大概是没关严,一丝丝凉风吹过,让他禁不住抖了抖。

“Parker先生,早上好。现在是西部时间5:35,您的入睡时长为4小时20分钟,是否考虑再休息一会儿?”Friday的声音适时响起。

“不用了,Friday。”Peter摆了摆手,赤脚踩在了地板上。初春的天气仍然有些寒冷,Friday迅速调高了地板温度并拉开了窗帘。太阳还未升起,别墅周围也没有其他建筑。Peter望着只有点点路灯的窗外发了会呆,然后转身走向了浴室。

“今天有什么安排?”他把牙刷塞进嘴里,低着头,声音变得有些含糊不清。

“上午在洛杉矶分部视察,同行的有Harley Keener和分部负责人。下午回到纽约,晚上参加位于复仇者基地的聚会,”她停了停,又补充道,“还有,由于您的遗嘱被泄露,近期都要做好面对记者的准备。”

“啊哈,”Peter做了个鬼脸,“虽然我很想知道是谁泄露的,不过……记者大概还不是最麻烦的。”

“您是在担心Keener先生的质问吗?”

“对啊,毕竟我没和他商量过。”Peter耸了耸肩,“天呐,当初我最讨厌Tony不和我商量就准备好一切,现在我也开始这么做了。你说这是不是因为我和他在一起太久了?”

“从科学角度讲,大脑的构成会对个体决策产生影响。”Friday回答道。Peter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帮我订一份早饭,好吗?”

他拿起了剃须刀,Friday便应了一声,不再说话。在Peter第一次试图打理自己的胡子时,他几乎把山羊胡剃成了一个大三角,不得不给自己贴上了假胡子。从那以后他每次都会很小心地对着镜子,一点点把胡子修成和那人一模一样的样子。其实不难,毕竟他已经做了十年。即使一开始手抖得不成样子,现在也已经熟悉到麻木了。

放下剃须刀后他又仔细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然后他一只手抵在镜子上,轻声说:“早安,Tony。”


他在Stark工业的洛杉矶分部见到了Harley。

这只是一次普通的总部视察,尤其是在Peter卸下CEO的职位后。但他能明显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时不时放在他和Harley身上,尽管后者神色如常,像是从来没有听到过任何消息。

而就如Friday所说,在他们踏出分部的大门时,早就围在那里的记者迅速包围了他和Harley。

“先生,听说你刚刚确立了遗嘱,是这样吗?”

“你在遗嘱里把SI的所有股份都留给Keener先生,请问你为什么这么做?”

“你是否如传言所说身体虚弱,所以才急忙立下遗嘱?”

“你与Harley Keener有什么关系?你们是不是在Kenner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你是否出于某种特殊原因才决定将股份转移给他?”

“嘿,这位女士,我不知道你在暗示什么,但我敢肯定如果你继续说下去就会收到法院的传票。”Peter瞪着最后那个发问的记者,“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选择Harley的唯一理由就是他和你相反,是一个靠才华而不是胡言乱语谋生的年轻人。”

在这么说的同时,他还打量了一下女人欠佳的身材,脸上自始至终挂着点讥讽。

“十分钟后新闻头条就会是SI董事长恋[he]童,侮辱女记者一类的了。”在他们钻进车里时Harley说。

“Tony应该不会在乎吧。而且她那么说你,Tony也会这么说的。”Peter笑了一下。

“确实。”Harley想了想,也笑出了声。然后他很快收敛了笑容。

“我还以为你会生气,冲我发火一类的。”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后,Peter说。

“我确实有点生气,但我没法冲着这张脸发火。”Harley看着Peter,轻声说,“我知道你没有别的选择,但是我想说,如果是Tony在这里……他会选择把这一切留给你。”

“我知道。”Peter说。

但他不是他。


那天晚上,Peter和Harley出席了在复仇者基地的聚会。

超级英雄们每年聚会的传统是在和灭霸的战争后确立下来的。最初只是为了庆贺胜利、哀悼同伴,而现在随着老一辈的英雄们逐渐淡出第一线,聚会有了更多团圆的意味。Peter本人就已经有半年多的时间没有参与任何任务了,因此当他出现时,很多年轻人的目光都放在了他身上。

“看啊,钢铁侠。”他听到了他们小声说,“他是复仇者联盟的创始人之一,也是初代复仇者里仅剩的人类了。”

他打开了一扇门,走了进去。里面是一个更小的聚会,坐着几个身影。在Peter进门的一瞬间,所有目光都放在了他身上。Peter礼貌地和他们打了招呼,然后坐在了梅身边,坦然地接受他们的注视。他看到Pepper垂下眼帘,避开了他的目光。

不管过了多久,她都无法做到直视Peter的眼睛,就像Peter也无法直视镜子里的自己,无法直视那双焦糖色的眼睛。

那是在对抗灭霸的战斗中,受到无限宝石的影响,Peter与Tony陷入了昏迷。而等他们醒来时,两个人已经莫名其妙地交换了身体。

“哇哦,我都快克制不住自己爬上天花板的欲望了。”Tony熟练地给自己套上蜘蛛套装。在看到Peter有些傻乎乎的表情时,他翻了个白眼。

“嘿,别用我的脸做这种表情。”他拍了拍Peter的脸(“哦Stark先生这可是您自己的脸!”),“别开玩笑了,这是仅有的机会,我们当然不能缺席。Friday会指点你该怎么做的。”

那时他们为了胜利已经牺牲了太多人,无法再割舍钢铁侠和蜘蛛侠这两个战斗力。于是他们来不及解决身体的问题,就又一次踏上了战场。

然而仿佛是来自神明的嘲讽,那一次战斗最后的爆炸,让“Peter Parker”永远留在了16岁。

刚刚作为“Tony”醒来,被告知“Peter”已经确认死亡时,Peter疯了一样地跳起来冲进停尸房,找到了那个男孩的尸体。他看着面前这张以前每天都会在镜子里看到的脸,感到迷茫。

既然Peter Parker已经死了,为什么我还在这里?

既然Tony还活着,为什么他看不到他,感受不到他?

他愣愣地伸手去碰那个男孩的脸,一片冰凉。

为什么不是我?他喃喃道。为什么躺在这里的不是我?

他伏在男孩的身上,终于放声大哭。

尾随在他身后的梅温柔却不送拒绝地把他拉开,带回了病房。等她端着食物回来时,男人已经安静了下来,只是看着天花板发呆。

“Peter?”梅轻声问,“你还好吗?”

男人仍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突然轻笑出声。这笑声把梅吓了一跳,她伸出一只手,盖住了Peter的,问道:“Peter?”

“我没事,梅。我没事。”Peter仍然笑着,“我只是突然发现,原来对Tony来说,他的笑声是这样的。”16岁的少年躺在床上,用47岁的男人的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一滴眼泪从指缝间滑落。


他成为了Tony Stark。


最初这并不容易。在别人叫他“Tony”或者“Stark先生”时,他会本能地四处寻找,随后才能强压下心里的失落,意识到对方是在和自己讲话。久而久之,交谈对他而言变成了一场酷刑,每一次对话,每一个称呼,都在提醒他自己失去了什么。他变得孤僻又充满了自毁倾向,在战斗里横冲直撞,像极了Tony以前不顾一切的样子,但在真的受了伤时又会责怪自己没有好好保护Tony的身体。

然后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开始习惯,变得麻木。他能去模仿Tony应付记者的样子,能够在洗漱时看一看镜子里的自己,甚至能够在梦里梦到两个人的相处。但那梦太短暂了,梦里的Tony在一点点变老,而梦里的Peter Parker永远是那副16岁的样子,再也没有长大。梦醒了,他还是要走出去,作为Tony Stark活着。

没人知道他是Peter Parker,来自皇后区,喜欢吃德尔玛先生的三明治和拼乐高积木。没人知道他根本不擅长清洁能源,也不知道如何管理公司,而他被推到这个位置时才16岁。

没人知道他尚且称得上短暂的一生里只爱过一个人,而那份爱情还没来得及绽放就凋谢,只剩下他一个人,守着一个空荡荡的躯壳。

 “Tony的身体确实在一点点衰弱。”在面对来自Thor的关心时Peter笑了笑,“但是别担心,我会好好保护他的。”

他的脸上始终挂着微笑,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就像没人知道他为什么宁愿被媒体嘲讽老态龙钟,也不愿意染黑那一头白了一半的头发,没人知道他总是会在睡觉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然后做出一个牵手的姿势,拉住另一个人的手,道一声晚安。

像是共白首。

——END——

梗源:

看到这个的时候,虐的我的心啊(捂胸口

但是其实我觉得我写的不够虐,希望没毁了这个脑洞吧_(:з」∠)_

其实往好了想,至少Tony年龄大了身体也不好,Peter不会孤单太久_(:з」∠)_

评论(18)

热度(172)

  1. Bifrost就算是喵呀喵 转载了此文字
  2.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就算是喵呀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