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虫铁】奶香四溢(ABO,奶香味Alpha虫)

梗源来自眠狼太太的微博……真的是奶味Alpha(跪)

警告:非传统ABO,私设多,没有肉【。

忘了打广告:有点甜


Peter Parker是个奶香味的Alpha。用梅的话说,他闻起来就像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宝宝,一杯热好的牛奶,或者是一桶刚刚开封的奶粉。

这没什么,说实话,总比榴莲味好一点,对吧?而且与Omega不同,Alpha通常能更好地控制自己的信息素,发[he]情期也来的和缓的多。因此即使奶味有点破坏一个男子汉的形象,只要Peter多加注意,也不会对他的生活产生什么影响。

但问题是,这是“通常情况下”。而Peter就恰巧站在了这种情况之外。他十岁那年就因为被一只变异过的蜘蛛咬了一口之后经历了性别分化,或许是当时年龄太小,腺体还没来得及发育完全,从那天起,他的信息素再也没有成功收起过,走到哪里都带着一股奶香。更要命的是,Peter的信息素天生比较浓郁,扩散的也很远。很多时候,就算他极力收敛,那股味道还是能飘到走廊那一头。如果不幸赶上发[he]情期,整个学校都会被笼罩在一股奶味里,让人怀疑自己误入了什么奶制品的加工厂。

为此,Peter在学校一直处于一种比较尴尬的境地。Alpha们都不愿意带他一起活动,觉得他身上的味道很娘气,以Flash为首的几个人还处处针对他。大部分女孩子倒是很喜欢他,据说是因为“暖烘烘的,像只小奶狗一样”。不过这可让Peter高兴不起来:Flash他们的嘲笑声更大了。

“你知道吗Ned,我以后要做个送奶工。”在他们拼乐高时Peter说,“这样就再也不会有人问我:嘿小伙子,你是刚刚弄洒了一袋奶粉么?真的,刚刚那个问我路的奶奶就是这么说的。”

Ned很给面子的忍住没笑:“嗯……往好处想想,至少你的信息素没什么压迫性,也不会勾引Omega发[he]情。”

“哦,等到我有这个需要时,这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Peter叹了口气,在Ned终于笑出声的背景音中捂住了自己的脸。

学校里受点欺负没什么,Peter不那么在乎。但当他穿上制服,准备去做纽约人民的好邻居蜘蛛侠时,这一身奶香味可就太没有说服力了。尤其是在他因为剧烈运动而控制不好自己的信息素时,连来自反派的嘲讽都是围绕着他“闻起来像个宝宝”这种东西开展的。这让Peter的自尊心经常会受到挑战。

而如果说有什么比这还糟糕的事情,“因为见到偶像太过激动而发[he]情期提前”绝对可以高票上榜。

关于这一点,Tony觉得自己挺无辜的。他只不过是在日常保护纽约的战斗中遇上了这个自称蜘蛛侠、穿着一身连Stark大厦楼下的保安都不会穿的“制服”的家伙。对方看起来年龄挺小的,战斗时有些鲁莽,Tony就想着提点他一下。正好Peter的梅姨是Tony的旧相识,他就在某天顺路拜访了一下,随便编了个借口,把Peter带进了卧室里。谁想到他们说了没两句,眼前的小孩脸上就开始出汗,密闭的屋子里奶香味愈发的浓郁,让Tony觉得自己简直像是个掉进了牛奶桶里的小动物。

“发[he]情期?”Tony挑起眉。Peter自己也意识到了问题,脸上烧的更厉害了,恨不得这就化身蜘蛛侠去吹吹纽约街头的风冷静一下。但Tony只是看了看他,眼睛里带着点促狭的神情,打开了窗户。

“抑制剂还有吗?”

Peter拼命点头,赶紧翻箱倒柜地去找抑制剂。但是由于他的发[he]情期本来还不该来,抑制剂被压在柜子最下面。这就意味着要找出抑制剂,Peter不得不当着Tony的面把自己乱成一团的柜子一点点清理出来。这让Peter感到更加尴尬,信息素也不受控制地放出更多,直到他闻到了一点属于Omega的信息素。那味道就像是晒在阳光下的衣服,暖烘烘的,让人忍不住想把头埋进去大口呼吸。

他真的这么做了,直到Tony在他脖子上扎了一针才反应过来,慌慌张张地松开手:“我,我,Stark先生,对不起我我我……”

“好了好了,冷静。”Tony无奈地抬起手,Peter就像只训练有素的小狗一样闭了嘴,这让Tony有些好笑地看了看他,“没什么,刚刚你的信息素太浓了,我又快到发[he]情期了,才有点不受控制。你也只是遵循了本能而已。”

钢铁侠是个Omega,这不是什么秘密。而Peter能想到的一个Alpha可以对Omega做出的最无礼的事情之一就是当着人家的面突然发[he]情,然后还做出这种求[he]欢的动作。还有什么比这更差的第一印象吗!面对从小到大的偶像,Peter觉得自己已经欲哭无泪了。

“你那是什么表情?就像我刚刚毁了你清白一样。”眼看着Peter要解释,Tony只好赶紧安抚他,“开个玩笑,我不是说这没什么了吗?我敢说你根本想不到那些真正想对我求[he]欢的人都做过什么,放心吧,我能分辨出来你是不是故意的。”

小奶狗耷拉下耳朵,仍然一脸闷闷不乐。Tony难得感到有些发愁:难道是我真的太久没有接触过小孩子了?

“唔,其实我是想来向你发出个邀请,”Tony说。Peter猛地抬起头,Tony觉得自己看到了一条拼命甩来甩去的尾巴。

“加入复仇者怎么样?当然你现在还不够格,不过如果你感兴趣,可以开始参加一些训练,有需要的时候也可以请求复仇者联盟的帮助……”

“我愿意!我愿意!”

“冷静点孩子,你的信息素又爆发了。”

Peter就这样成为了复仇者的预备役。虽然他现在因为年龄问题还不会参与危险的任务,但已经获得了随意进出大厦的权限。这对Peter来说简直像是圣诞节,因此只要有机会,他就要在大厦露个脸,哪怕是在训练场被揍翻或者因为打扰了Tony的工作被赶出去也没关系。

而关于Peter信息素的问题也没能藏住,在他走进大厦的第一天就被发现了。

“铁罐,你买牛奶了?”在欢迎会上,最初的介绍环节过后,Clint问,“我怎么闻到一股好大的牛奶味?”

当时他们所有人都坐在公共休息间里,窗户没开,Peter的心情又正处在激动的状态,信息素也就比平时浓一些。知晓真相的Tony看了看Peter略显窘迫的表情,没有直接戳穿:“就算我买了牛奶,也不会在欢迎会上拿出来。难道这里是一群小学生吗?”

“恐怕这不仅仅是牛奶味。”Natasha说,“Clint,动动脑子。”

“不是吧,真的是信息素?”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Peter身上——他是他们中唯一一个还没有暴露过自己信息素味道的人。在队友们的注视下,Peter的耳朵红了,Clint笑出了声。

“天呐,铁罐,Peter,”他向Peter点了点头,“你知道我的,我不是在嘲笑你,但是——你会把这里变得像个幼儿园的。”

“鹰眼,回去随便找个小学生守则,把团结同学那一条抄一百遍。”Tony冲他抬了抬下巴,然后一把揽住了Peter,“嘿Peter,别听那蠢货的话,我们不歧视牛奶。”

“是啊,我们连三岁的小孩子都不歧视。”Natasha指了指Clint,冲Peter笑了笑,“欢迎来到复仇者。”

他们说的没错,复仇者里确实没人歧视奶香味的信息素。不仅如此,在加入复仇者联盟后,Peter甚至开始庆幸自己有这种信息素。原因无他——Tony很喜欢这味道。

他从来没说过这一点。“钢铁侠喜欢奶香”就像“蜘蛛侠是奶香味的”一样太不超级英雄了,但是Peter能感觉到。每次因为训练而信息素爆发之后,Tony都很喜欢把他叫到工作间。餐桌上他总是坐在Peter旁边,电影之夜时也会把Peter拉到他身边的沙发上。Peter想,大概就和Tony喜欢甜甜圈一样,一切甜味的东西都让他欲罢不能。

他做过实验。在他故意多放出一点信息素时,Tony的表情看起来会更享受,像只懒洋洋的猫。他们偶尔的争吵通常也持续不了多久,因为双方都会不自觉地放出信息素,那感觉就像是午后太阳下的一杯牛奶,实在是让人提不起力气去做别的事情。

“天呐铁罐,求求你们了。”Clint呈大字型躺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冲他们挥挥手,“下一次再有人来炸纽约,我们就直接把你们丢出去。我敢打赌反派们会因为懒得动弹而缴械投降的。”

在Tony反唇相讥时Peter一边回味着刚刚信息素的味道,一边偷偷去看他脸上的表情。那带着点得意的坏笑像那个光屁股小孩的箭,干脆利落地把Peter的一颗少男心戳成了八瓣。

他开始给自己策划一场表白,为此咨询了很多人,设计了无数场景,准备了很多服装,最后却都败给了一样东西:他的信息素。

“唔,说真的,Peter,烛光晚餐很好,西装很棒,但是……你闻起来就像是刚刚离开岗位的幼儿园老师。”被他请来演练告白的Liz说,“这让整个场景……很不协调。”

“我就知道……”Peter趴在桌子上,感到绝望。

“或许你可以换个思维呢?”看他这么沮丧,Liz提议道,“你知道的,不是所有告白都要这么正式。你说你们同居了,对吧?也许就是某个普通的午后,约他去公园散步,穿一身普通的休闲装呢?”

这场景和Peter本人倒是挺搭,但……他可不觉得Tony会愿意“在某个普通的午后去公园散步”。

那次演练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Peter回到大厦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晚餐已经结束,Steve和Natasha在看电影,其他人大概是在自己的卧室。

“Tony在工作间。”Natasha转头看了看Peter,好心提醒道,“他看起来心情不太好。”

心情不好?Peter有些纳闷。为了谨慎起见,他没有直接进入工作间,而是在门口敲了敲门:“Stark先生?”

Tony很快就把他放了进去。他看起来确实不太高兴,只是抬起头看了看Peter,一句话都不说。Peter快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确认自己最近没有做什么惹谁生气的事,也没有隐瞒受伤情况。于是他觑着Tony的脸色,悄悄提升了信息素的浓度。

在奶香味覆盖工作间时Tony的表情像是柔和了一下,但很快,他的表情又冷下来,看起来心情更不好了。

“约会怎么样?”他低着头,随口问道。

“约会?”Peter一愣,“我没有……”

“那姑娘是叫Liz吧?”Tony打断了他,仍然低着头,“我看到你们了。”

Peter愣住了,觉得脑子有点乱,脱口而出道:“您看到我们了?”

这次Tony抬起头看了看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但Peter能从他波动的信息素中读出他的不爽:“你们选在了主干道附近,当然可以被看到。不用这么惊讶,我又不会阻扰你们。”

Peter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终于确定了自己的判断。他忍不住裂开嘴笑了起来,奶香味变得更加浓郁。这让Tony又一次抬起头,挑起眉毛:“你怎么……”

下一秒,他被一把抱住了。

“其实如果您前天经过那里,还会看到我在和Ned‘约会’。”Peter轻笑出声,声音因为衣物的阻拦而有些模糊,让Tony觉得有些痒,“我为这个排练了好久了,总是找不到合适的方式……唔,”他顿了顿,说,“Tony,你想来一杯牛奶吗?”

Tony:“……”

见他半晌没回话,Peter终于忍不住松开了这个拥抱:“还是太隐晦了吗?对不起,我也想不到该……”

Tony看着奶香四溢的小奶狗脸上可怜巴巴的表情,叹了口气,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

“如果Clint这个大嘴巴问起,就说我们在练习如何让纽约的反派因为懒得动而失去战斗能力。”Tony凑到Peter耳边,午后阳光和奶香交缠在一起,四周的空气都像棉花糖一般又甜又软,“忘了告诉你,这一次确实赶上了我的发[he]情期。”

他恶作剧一般冲着Peter的耳朵吹气,后者身子猛地抖了一下,慢慢抬起手环住了Tony的后背。

“现在让我尝尝你的牛奶吧,Parker先生。”

 

当然随后,Peter用实力证明了自己虽然奶香四溢,也是条小狼狗。

——END——

我觉得我这也算是耍流[he]氓了,写abo还不写肉(捂脸)

Peter真的是,奶香四溢又攻气十足(跪)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3=

评论(74)

热度(1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