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虫铁】有点甜-04.维护

虫铁甜甜甜日常,文章顺序不代表时间顺序,每篇互相之间有联系但是可以独立阅读w

前文戳tag虫铁有点甜

全部文章链接


04.维护

一直以来Tony都认为Peter是个温和的孩子,考虑到他在学校里面对欺凌时一直是一种隐忍的态度。倒不是说Tony赞成他这么做,但他确实以为以这孩子的性格,和谁都是可以很好地相处的。

因此在Peter拒绝帮Steve端盘子时,Tony脸上的表情甚至堪称震惊。

当然啦,Peter也没有硬邦邦地拒绝。他的原话是:“哦抱歉队长,但是你看我手里端着要给Stark先生的咖啡呢,你知道他一直以来对咖啡都有很高的要求,这杯又是刚刚磨出来的,我觉得还是就这么直接递给他的好。”他就这么一路念叨着——从厨房到Tony在的位置也就五米远——把咖啡端给Tony,然后又在他身边坐下,开始兴奋地讨论昨天的训练,完全没有一点要回去帮Steve一把的样子。

端起咖啡杯的时候Tony忍不住瞟了Steve一眼,发现Steve也在看他们这边。对上Tony的视线后他耸了耸肩,随后盘子就被Natasha端走了。

“嘿,Peter。”等到他们进入训练场时Tony一把拽住了他,“我记得你以前挺喜欢队长的?不会是因为打了一架就记恨上了吧,唔说实话我也把他记在小本子上了,不过现在可不是吵架的时候。”

“我没有。”Peter摇头,“我保证,Stark先生,我不会因为和队长打了一架就记恨他的,而且我肯定不会影响到战斗。”

“啊哈,这么说你确实对队长有意见?”Tony挑眉,“到底怎么回事?他抢了你的女朋友吗?”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Peter看他的眼神有些复杂。

一开始Tony觉得大概是磨合问题,然而随着磨合的时间加长,Peter对一些队友的态度变得更加奇怪——也就是对内战的时候站在队长那边的人。这让Tony真的很难怀疑他不是因为内战才这么做。而每次问到Peter时,对方的神情又确实有些古怪。

“我发誓以后一定不要孩子。”在修理Sam的翅膀时Tony嘟囔道,“青春期真的太可怕了。”

“是的Boss,我非常同意您的观点。”他的AI管家温柔地回答,Tony觉得她也怪怪的。如果不是灭霸的事情把他们每个人都搞得焦头烂额,他都想给Peter安排一次测谎再把Friday的数据库调出来看看了。

不过Tony并没有纠结太久。在队伍重组起来的两周之后,他就搞清楚了Peter别扭的原因。可惜过程并不太舒服,因为当时他正被Strange的魔法浮在空中,忍耐着脑震荡带来的晕眩和恶心。在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前,Peter正处在变声期的略显尖利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他冒着生命危险救了那么多个人,受了伤,可你却在抱怨没有人帮你升级箭头!”连正在经历耳鸣的Tony都能听到,他敢说Peter是吼出来的。“难道所谓的复仇者联盟,就是指把一群自私自大的超级英雄们聚集到一起,然后让唯一一个普通人为你们付出一切,再被你们一脚踢开吗!”

接下来的话Tony听不太清,只能听出大概是Clint说了一句“Stark可不是普通人”。然后,Peter又一次爆发了。

“他没有变异,没有注射血清,没有经受过任何训练!他的身体状况甚至不如一些普通人!”Tony觉得Peter现在大概是声嘶力竭了,“他为复仇者联盟做了多少!?他把你们当做队友甚至是家人,你们就这么心安理得的接受,连句‘谢谢’都没说过,是只把他看成一个在‘赎罪’的机械师吗!?”

周围安静了一会儿,Tony的耳鸣在逐渐消退,他能听到Peter喘着粗气,然后Clint嘟囔道:“嘿伙计,别这样,我不是说Stark只是个什么……赎罪的机械师一类的,他被撞到墙上的时候不就是我看到了后才通知了Strange吗。”

Peter没吭声,于是Clint继续说:“我也只是随口一说,毕竟武器升级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这不是冷酷无情什么的,以前……”他突然闭了嘴,Tony的脑子艰难地转了转,才意识到他想说的大概是“以前从来没有人说过什么”。

气氛开始变得尴尬了,Tony在心里叹了口气,然后动了动身体,发出了一声呻吟。

“Stark先生!”立刻有人窜到他身边,试图去扶他。Strange把魔法慢慢撤下,于是Tony就着Peter的帮助站了起来,假装自己刚刚不是因为试图起身却失败而发出呻吟。

“呼。”他其实还觉得昏昏沉沉的,但是仍然坚持自己去桌子前拿了瓶水。Peter一直紧跟着他,在他的手抖了一下从瓶盖上松脱时,他一手握住水瓶,另一只手把盖子拧了下来。

“嘿孩子,放轻松,我还没瘫痪呢。”他半真半假地抱怨了一声。Peter站在他身边,一只手虚扶着他,尽量让Tony把身体重量压在他自己身上。Tony思考了一下他现在的身体状况,然后愉快地决定接受他的帮助。

他就这么在Peter的搀扶下喝了几口水,强忍着反胃的感觉咽下去,然后一扭头,发现他的队友们就这么站在那里看着他,尤其是Clint,神情复杂到让Tony觉得自己刚刚大概是被查出了什么绝症。

“这是在干什么?”他用手比划了一下,然后不得不用另一只手抓住Peter以防跌倒,“我以为我们还没干掉灭霸,现在还不是在庆功宴上玩一二三木头人的时候。”

但是没人理他——好吧,即使是他们现在又重新组成了队伍,Tony也很久没试图开玩笑了。

“好吧。”Tony开始觉得有点烦躁了,“如果这里没人需要马上给我递上一封情书或者要求一个约会的话,就原地解散吧,怎么样?”他在Peter的搀扶下转过身,然后又想起来什么一样转回头:“对了,等一会儿大家伙恢复了,让Bruce过来找我,关于今天和我们交手的那个黑矮星*,我觉得……”

(*灭霸手下的黑曜五将之一)

“Tony。”Tony愣了一下才意识到是Clint在叫他。他看向Clint,只见弓箭手的脸上带着点少见的局促。“我不知道你刚刚听到多少,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

“所以你盯着我这么半天就是想说这个?我还以为你想亲我呢。”Tony摆了摆手,“我对你们刚刚说了啥一无所知,你懂的,脑震荡一类的,所以我觉得我现在最好回去休息一下……啊Bruce亲爱的。”他对着一边穿衣服一边走进来的博士勾了勾手,“我还没来得及准备实验室,不过我们很快就可以……”

“你刚刚不是说要去休息吗?”Clint突然说。Tony看了他一眼:“这个嘛……严格来说我并不真的需要休息,刚刚那只是……一种委婉的表达方式,实际上我觉得如果你不这么……直接的话,它会显得更有用一些。”

“我觉得你需要休息。”Clint固执地重复道,“你已经不是这个屋子里唯一一个聪明的人了。”

“对于知道我‘曾经是’这一点,我非常荣幸。”Tony欠了欠身,“但是我……”

他没能把话说完,或者说没能逻辑通顺发音清晰地说完,因为接下来一阵恼人的头痛夺取了他所有的精力。等到他再一次恢复清醒时,已经躺在了地下基地不算柔软的床上,床边摆着一盒药和一杯水,已经脱下蜘蛛侠套装的Peter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电脑屏幕的光照在他脸上。他看起来在很专心地做什么,因此Tony没有出声,而是继续试图和已经减轻了一些的脑震荡后遗症和平共处。

“嘿蜘蛛侠。”Clint打开了门,Tony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而迅速闭上了眼睛,“他还没醒?……好吧,如果晚饭前还没醒的话就叫醒他,我听说他一整天没怎么吃东西。”

“好的Barton先生。”Peter说。他的语气已经温和下来,“对不起,我……我知道每个复仇者都付出了很多,我不应该……”

“不,不,别道歉……你知道吗。”Clint的声音带着点笑意,“你对我们很冷漠,一开始我们都以为是因为内战,Scott和我还抱怨说你太小心眼了不适合做超级英雄……现在我发现我们猜测的大方向没有错,只不过在具体原因上出了问题。”他顿了顿,说,“但我想我必须收回我之前的话,你会是个好的复仇者,也会是个好的……”Peter笑了一声,“总之,我们有个活计——不会太久——需要一个能爬上天花板的人帮忙……你愿意吗?”

Peter犹豫了一下,说:“好。”

等他们的脚步声都消失,Tony睁开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天花板。

——TBC——

emmmm有点想赶在slo出个小料,但是不知道能不能写完唉……也不知道会写多长哈哈哈哈

评论(17)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