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百日企划第2天/虫铁】无疾而终

警告:主要人物死亡

我发誓我本来准备发一篇HP AU的虫铁糖,但是似乎大家吃糖吃惯了,对刀子的呼声更大一些,所以……但吃了的又都说其实不虐,所以我也不知道该不该标虐了,反正最后有主要人物死亡,大家自行理解吧~
不过仔细想想,按照MCU的设定和走向,这篇文里的就是最可能发生的结局……所以虫铁没有想象中那么甜的(你走

Peter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Stark先生的。

大概崇拜、仰慕与爱慕的界线本来就比较模糊,连何时变质都分不清。只是在某一刻看着自己手机里存的Tony的照片,Peter非常突兀地意识到,他是真的喜欢上了Tony Stark。

他在床上躺了五秒钟,消化了这个事实,然后拎起书包出门。

那是他被告知自己申请了“奖学金”的第二天,Happy要带他出发去柏林。他想象了一下与钢铁侠并肩作战的样子,忍不住翘起嘴角。

结果现实总是比较骨感。一个经验不足莽撞有余的少年闯进这样一场混战里,没留下什么永久性的后遗症已经是美国队长手下留情。但他还是被打的很惨,好不容易支撑着站起来,又被Tony一巴掌拍下。

后来看着Tony明显更加难看的脸色,他觉得自己应该更努力些的。

*                         *                         *

回到纽约的两个月里,Tony都没有联络过他。Peter时常在联系Happy时给出这样那样的暗示,但对方显然不大乐意搭理他,所有暗示都石沉大海。

Peter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以至于被人从水里捞出来时他吓得睁大了眼睛,一句“Tony”卡在舌尖,绕了两圈,又悻悻地咽下。

“Stark先生已经离线。”

盔甲没有一丝留恋地飞走,Peter站在原地,感到一丝挫败。

大概像Tony Stark这样的人永远无法主动体察到少年人敏感纤细、渴望证明自己的心思。不被重视的感觉让Peter愤怒,做出了一些他自己都没想到能做出来的叛逆举动。然而当盔甲打开,里面的男人走出来时,Peter后退了两步,与愧疚一同升起的还有喜悦。

他信任我。Peter在心里反复咀嚼这几个字。但我没有做到信任他。

于是又变成了霜打的茄子,Peter交出战衣,在梅问起时将头埋在她怀里。

*                         *                         *

后来Peter回味整件事情的经过,才从中品味出一点来自长辈的溺爱。Tony想给他最好的,最好的战衣,最好的教育,甚至是最好的成长环境。其实效果最好也最痛苦的成长往往是一夜间的,伤疤永远留在身上,提醒着自己过去的愚蠢和身上的责任。但Tony不舍得。他更希望Peter像所有这个年纪的小伙子一样犯点无伤大雅的错误,然后一点一点的,时间会带给他成长。

Peter也确实成长了。他拒绝了Tony的邀请,回去做他那好邻居蜘蛛侠。

而就在那天晚上,新闻上铺天盖地,写着Pepper与Tony的婚约。

所以那扇门后是有的人,是不是?如果他没有拒绝Tony,今天宣布的新闻就该是蜘蛛侠加入复仇者联盟,是不是?

那Tony和Pepper,是不是就……Peter捂住脸,告诉自己不必再想。

或许他应该找个地方哭一场,可事实上他不想哭。早在意识到自己喜欢上Tony时他就知道,这最终会是一场无疾而终的单恋。

*                         *                         *

去破坏别人的感情或就此疏远对方好像都不是Peter的风格。他愈发想要站到Tony身边与他并肩作战,似乎只有这种方式才能让他正大光明地接近对方,享受一点哪怕仅仅止步于亲情的疼爱。

可惜他还未来得及按照Tony的期望循规蹈矩地成长,就猝不及防地被卷进了战争。

这是一场首先针对超级英雄的战争。没人知道Peter的身份,只要他就此不再穿战衣,自然有那些比他年长的英雄去顶着。可他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莽撞和谁也没想到的行动力,穿着蜘蛛侠的战衣站到了那个他一度拒绝了的基地大门前。

数月前邀请他时,Tony是真心实意的。现在拒绝Peter,也是真心实意的,甚至比之前来的更不留余地。他先是晾着Peter,又把他叫进来让他彻彻底底地领会了一次Tony Stark式的刻薄。但是没用,Peter固执地站在基地里不肯离开。最终还是和他年龄相仿的Wanda把他领了进去,让他去厨房吃个晚餐。

即使是在狼吞虎咽,Peter也能察觉到很多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

他留了下来。

一开始只是做点杂事,照顾伤员。他们需要搬家,目前的基地太过眨眼。于是精力旺盛的少年做了监工,指挥Tony的那些人工智能上天入地,想方设法地尽量把重要的东西搬到其他地方。

但他们没有时间彻底转移。放弃基地的那天其他人先离开了,只有Tony带着Peter,在这个改建了没多久的地方安放炸[和]弹。炸[蟹]弹爆炸的时候他们正飞在空中,像在看一场地面的烟火。

“嘿,孩子。”Tony的声音被盔甲过滤,听起来和他平时并不一样,“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把自己卷进了战争。”

Peter感到一丝不悦。为什么总把我当孩子?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赌气似地大喊。Tony笑了。

“我很确定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只是不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

*                         *                         *

Tony又一次说对了,Peter并没有预料到自己会面对什么。

人人都知道战争造就英雄,但热血上头的少年人很少会意识到这样的塑造意味着什么,也不会去思考这些被塑造的人真正追求的是什么。

而Peter,当他在灭霸的进攻中偷得一丝喘息的空间,或者在战友的守护下得以睡一个安稳觉时,会分出一点时间思考,如果那时他没有留下来,现在会是怎样。

最后他得出了结论。如果让他看着别人承担自己的责任,他会瞧不起自己。

然而即使是在战场上,Tony也竭尽所能把他保护起来。有时候Peter会抗议,但更多时候他会顺从,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那样的实力,不该去添乱。

在他们已经开始反攻的某天,Peter和Tony都受了伤,留在基地里休息。Peter从充斥着尖叫的梦中醒来,意识到自己饿了,准备去找点吃的。

在听到Pepper的声音时,他的脚步顿住了。

战争开始后,他们的亲属都被尽量保护了起来。Pepper仗着自己的身体被绝境病毒改造过,以一种不输给黑寡妇的气势住进了基地。但大部分时候她只是待在基地里,就Peter所知,她和Tony大概有一个月没有见面了。

“你知道自己是个混蛋吗Tony?”

他只听到这一句,随即意识到这样的偷听不仅不道德,也很容易被Tony知道(Friday无处不在),便退到了角落。一直到Pepper离开,他才走进去,给自己拿了一块面包。

“你们吵架了?”他装作若无其事地问。

“你听到了?”Tony正给自己的面包抹上果酱,看起来不太在意,“不算是吵架,嗯……是她单方面凌[和]辱我。”

Peter笑了出来。

“这种时候你不该笑。”Tony用面包向Peter的方向点了点,语气严肃,“你又没有谈过恋爱……女友都是不讲道理的,未婚妻更甚。”

说罢他吃了口面包,咀嚼了一阵子,又开口:“好吧,忘掉我刚刚说的话,我总是忘记她并不是我的未婚妻。”

“什么?”Peter要感谢餐桌上并没有饮料,不然他可能为这场战争增加一个伤亡名额。

“别往外说,这事没公布……不过你没注意到我们俩手上都没戴戒指了吗?当然现在就算是公布了也没人理了。”Tony耸耸肩,“我们的订婚来的有点冲动,这得怪到你头上……看来你猜到了,很好。总之我们当时并没有准备好……但是也不是在做秀。我们刚刚经历了分手和复合,但是导致我们分手的原因并没有真的解决,所以我们都还在适应。但是没多久灭霸打了进来,Pepper觉得……觉得她真的不能接受我这样时刻处在危险中,而她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要从其他人口中才能听到我的消息。所以,又一次,和平分手。”

“即使战争结束你们也不会……呃,复合了吗?”

不要问的这么急切,Peter Parker!这样显得你别有用心!

果然Tony也打趣了一句:“怎么,你是想追Pepper吗?”随即不等Peter支支吾吾地回答,他就继续说道:“不会了。Pepper本来可能在期待我的退休,不过……死亡才是超级英雄的退休计划不是吗?我是钢铁侠,永远都会是。不过我们还爱着彼此,兄弟姐妹之间的那种。”

餐桌上安静下来,他们开始对食物发动攻击。但Peter心里一直在辗转反侧,像他小时候第一次在全班人面前做展示一样,既紧张,又期待着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Stark先生。”他开口。

“什么?以及你可以叫我Tony,你不觉得Stark先生这个词非常不适合战场上用吗?太长了。”Tony随口开了个玩笑,但是Peter没笑。

“Stark先生……Tony。我刚才问那个问题,确实是因为我想追人。”

Tony的脸上空白了一秒钟,随后他回忆起了刚刚他们的对话,露出一个有点惊讶又有点想看笑话的笑。“认真的?据我所知Pepper不喜欢你这种毛头小子,至少也得像我这样……成熟。”

“Potts小姐的眼光很好。”Peter谨慎地斟酌着字眼,“我也喜欢您这样的。”

“那你也……”Tony顿住了,“什么?”

他本来就大的眼睛瞪的更大了,Peter甚至从中捕捉到了一丝震惊。他不会蠢到以为Peter说的话有什么其他意思,因此与其说是在让Peter重复,他更像是在质问对方。但Tony很快镇静下来。

“Peter,你还小,或许你分不清……”

“您16岁的时候分不清亲情和爱情吗?”Peter打断了他的话,“您会想和您父亲在一起,以一种情人间的方式相处吗?”

“什么?”这话真的有点倒到Tony的胃口了。他16岁的时候和Howard……还是算了。

Tony本人学不会循规蹈矩,对自己的魅力又有清醒的认知,因此这份爱情本身并没有让他觉得不可接受。但正是因为两个人之间身份、地位、年龄的悬殊差距,让他竟然从来没有想过这个还未成年的小家伙会喜欢上他。

“Peter,我……”

“您先别着急拒绝我。”Peter又一次打断了他的话,感受到了自己手心的冷汗,“您不能用那些客观的差异拒绝我……因为您从来没有从一个情人的角度评价我,这样拒绝不公平。”

Tony点点头,认同了他的观点。

“所以……等到战争结束,您能不能认真地考虑一下?”

*                         *                         *

Peter觉得,故事讲到这里,其实就可以结束了。镜头可以永远留在那个闪着昏暗灯光的地下基地的厨房,而不必跟着故事的主人公们再次站在阳光下、战场上。

Tony明确地表示过,他不能拿Peter的感情开玩笑,因此这个决定必须要等到战争结束、一切回归正常的时候再做出。毕竟战争不可能持续一辈子的是不是?

但这不妨碍Peter开始用他不够成熟的、对待情人的态度对待Tony,并且不断地在Tony面前暗示:我不会改变主意。

被后世收录进教科书的那场决定了战争走势的战役,在他们当时看来只是又一场策划周全却不能保证结果的进攻。Peter又一次给熬夜修理武器的Tony送去一杯咖啡,然后在旁边打打下手。

“明天就只有水了。”Peter说,“这是最后一杯咖啡了,虽然是速溶的,不过……”他做了个鬼脸,Tony笑了笑,接过来。

“Peter,我说过我会考虑,就不会反悔。”在他们滚去睡觉前Tony说,“你不必这么……殷勤。”

那时候他是怎么回答的?Peter记不清了。这样的对话在Peter告白后时不时就会出现,对话的双方都差不多习惯了。所以他当时大概就是随口说了几句什么,把话题岔开。

但是Tony失言了。他在第二天冲上阴云密布的空中,和一颗无限宝石一起炸成一朵绚烂的烟花。

Peter当时就站在下面。他想他大概这辈子也不会想看到烟花了。

半个月后,战争结束。幸存的人类站在满目疮痍的地面,开始重建家园。

又一个月后,Tony Stark和其他在战争中牺牲的超级英雄们一起享受了国葬。他不是唯一一个没有遗体的,但Peter看着空空荡荡的棺椁,总是觉得这一切并不真实,好像Tony Stark只是厌倦了做超级英雄而玩了个假死,待会就会出现在葬礼现场,嘲笑他们脸上的泪水。

他甚至在葬礼后留了很久,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Peter对着眼前的墓碑,嘴唇蠕动了一下,最终没有说什么,只是俯下身,轻轻贴了上去,告别了他这一场无疾而终的单恋。

——END——

糖党莫慌,改明儿就把糖发出来www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www祝百日计划顺利~~~希望小伙伴们都早日码完233

评论(37)

热度(289)

  1.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就算是喵呀喵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