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虫铁】盖了这个戳,你就是我的汪了(汪喵设定,甜甜甜)

被眠狼太太的奶狗虫和喵铁萌的不要不要的!!!!希望此文能有这二位的十分之一萌就够了/////

Peter的爪子总是黑乎乎的,这是个身边的动物和人类都知道的事情。作为一只有着白色泛着一点红色皮毛的拉布拉多幼犬,他的爪子真的脏到令人发指,每次梅都威胁说再这样下去就要把他丢掉或者关在笼子里,又每次败在Peter摇起来能把地板扫干净的尾巴和恳求的眼神上。

“你到底是去哪里了啊?”梅无奈地放好温水,给Peter洗了个澡。Peter兴奋地摇着尾巴,梅问一句他就“汪”一句。

“你这是回答我了吗?”

“汪!”

“好吧好吧,下次不能再这样了。”

“汪汪!”

“别装可爱,上次你也是这么回答我的。”

Peter凑上前,讨好地用鼻子拱了拱梅的脸。

把主人哄开心了,Peter终于得到了允许,在吃过晚饭后再次被梅带出去散步。

他们住的公寓附近有一个公园,很多人会把自己的宠物带过来一起玩耍。Peter对此轻车熟路,梅刚刚把他的绳子解开,他就一溜烟地跑没影了。

“嘿兄弟。”一只罗威纳犬凑了过来,“要不要和我一起拼积木?”

“不了Ned,我今天——”

“——要去找Stark先生,是吧?”Ned接到,“说真的Peter,这都快两个月了,你哪次真的找到他了?”

“但是——”

“——但是你每天都给他留言,而你知道他一定会看到,是吧?”

连着两次被抢话的Peter不太高兴地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随便找了个水洼,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的脚爪踩进去,又伸出来,踩在了草坪上。如此反复几次,他的爪子马上就又变成了裹着水和泥的一坨,连Ned都不太想靠近他了。

“这样真的很无趣唉。”Ned趴在地上,无聊地甩起尾巴。

从他这个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不远处和一群女孩子一起玩耍的女神Liz。Peter显然也知道这一点,用促狭的目光看向Ned。

“不、不是指这个。我们总要有点兄弟间的、属于男人的运动啊!”Ned一下子跳起来,不满道,“赛跑,游泳,接飞盘!哪个不行!?”

“那也要等我发完信息。”Peter说,“把纸给我。”

Ned觉得这一点也不酷。每天晚上先是避开主人,像野狗一样翻垃圾桶去找纸,然后把自己的爪子弄的脏脏的,在纸上面胡乱踩一通…………真的,太不酷了。

等到整张纸上都是凌乱却没有重叠的脚印后,Peter叼起纸,蹲在马路旁。

Peter是在两个月前遇到了Tony。当时他八个月大,被Flash的嘲笑激怒,一气之下跳上树枝去抓他。结果Flash扑腾扑腾翅膀飞走了,Peter却被困在了那根离地面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树杈上。Ned和梅当时都不在旁边,Peter害怕地在趴在上面,动弹不得,不住地发出呜呜的声音。

Tony就是在这个时候从天而降。

“这是哪来的小奶狗?”

Peter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四处张望了很久,才在自己头顶上找到了那只孟买猫。

Peter以前很少和猫接触,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和一只猫说话,紧张地连自己现在被困在什么地方都不记得了。他结结巴巴地解释了事情的经过,就看到孟买猫伸展了一下身体,从高处跳了下来,直接落在了Peter旁边。

那真的是一只很漂亮的猫,毛色乌黑,四只爪子却是白色的,脖子上挂着一个蓝色发光的铃铛,蜜糖色的大眼睛看着Peter,后者一下子觉得浑身燥热,忍不住伸出了舌头。

“你很热?”孟买猫疑惑。

“不不不,不热不热。那个,我叫Peter。”

“Tony Stark。Stark是我家那个老头子的姓。”

作为一条狗,Peter不知道Stark意味着什么。但这只猫居然有姓氏,真是太酷了。在Tony以一只猫的专业视角指点Peter该如何爬下去的过程中,Peter一直在心里酝酿着该如何进一步搭讪。结果他还没来得及在Tony面前露一手,就被前来寻找的梅发现了,不仅被从树上抱了下来,还被打了几下屁股。

“你是怎么跑到树上去的?知不知道我找不到你很着急?”

Peter只能愧疚地低下头乖乖被训,余光却瞟向Tony。

“我还能见到你吗?我的意思是,你会经常来这里吗?”

“这里?不,不会。猫一般是不会出来玩的。”Tony甩了甩尾巴,看到对面的小狗一下子耷拉下去的尾巴和耳朵,感到一丝丝罪恶感。

“这样吧Peter,看到那边的那个男人了吗?很胖,穿西服的那个,对,就是他。你要是想给我什么信息,就塞进他的公文包里吧,他是我给你的联络员。”

Tony并不是在糊弄Peter。Happy住在他隔壁,每天下班后会在公园里休息几分钟,全神贯注地吃个三明治。Peter和Ned就是趁这时候把纸塞进他的公文包。

而Tony第一次听到隔壁传来关于“为什么我的包里会有这么一张全是狗爪印的纸”的抱怨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没想到他真的这么干了。”Tony把纸丢在地上,感到一丝震惊,“我刚刚居然还去翻了Happy的垃圾桶,你不会想知道一个单身男人的垃圾桶里都有什么的。”

“确实不想知道。”Pepper梳理着自己的毛发,“说真的,我觉得他有点喜欢你。”

当这个偷纸的行为持续了两个月后(后来Tony都是主动在Happy发现之前把纸偷出来),Pepper终于拍了Tony一巴掌,说:“Tony,去找他。”

“Pep……这是条十个月的小狗。”

“再等八个月而已。别和我说不同种族不能谈恋爱。”Pepper不为所动,“我只知道你们俩这么折腾只是浪费时间。”

Tony把纸塞进垃圾桶。

“所以你能看出Peter在说什么吗?”

“emmmm他晚上吃了油条?”

“那是闻出来的。以及,那很有可能是Happy吃的。”

于是第二天,Tony从树上跳下来时,Peter正准备踩进水坑里。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这么干,这样一定会挨骂。”

听到声音,Peter和Ned都吓了一跳。

“Stark先生!”Peter激动地汪了一声,一脚踩了下去。但他显然不在意,一溜烟地向Tony冲过来,狠狠舔了他几口。

Tony:“……”

他被Pepper理好的毛又被小东西舔乱了,有点生无可恋。

“好了好了。”他推开Peter,给自己先洗了把脸,“我今天是来告诉你,以后别给我寄爪印纸了,我不是每次都能在Happy发现之前看到,很快他就会揪出你了。”

“哦……”小奶狗又把耳朵耷拉下来,整只狗都显得委屈极了,也不知道这么大一只拉布拉多是怎么做到的。

“Stark先生,我保证不会给您带来麻烦,我……要不您告诉我您住在哪里,我去找您?”

“我住的地方远着呢,梅能让你出来?”Tony故意问,果然看到Peter更沮丧了。

“不过呢——”他拖长了声音,“以后我会尽量出来。”

小狗精神了,耳朵也支愣起来,尾巴开始在地上做扫地运动。

“我不能每次都出来。”Tony有点好笑地拍拍Peter的爪子(脑袋太高了他够不到),“不过我会尽量,好吧?……Peter!放开我!”

等Peter终于舔够了,Tony的毛已经彻底乱成了一团,这下回去肯定要被Pepper骂了。Tony气的磨了磨爪子,又不太忍心真的挠下去。

“Peter,等我一下。”

一分钟后,Tony轻巧地踩着步子回来了。

“Peter,低头,闭眼睛。”

Peter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照做了。他觉得有什么软软的东西按上了他的额头,等到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Ned一脸目瞪口呆。

当天晚上,准备领Peter回家的梅又一次捏起他的爪子训斥他。

“怎么爪子上又这么脏?Peter,明天的香肠没有了!还有,你额头上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爪印?你和谁打架了?”

一直到给Peter洗澡的时候,梅也没弄明白,为什么自家小狗的脑袋上会有那么一个工工整整的清晰的猫爪印,根本不像是打了架,反而像是在……宣示主权一样。

——END——
其实Tony额头上也被Peter盖了一个爪印,但是孟买猫太黑了,连Pepper都没看出来。

这也是群里掷骰子输了的产粮惩罚23333希望大家喜欢www

评论(23)
热度(281)
© 就算是喵呀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