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盾铁】我要结婚了,可是我忘记了眼前的男人是谁|小甜饼一发完

哼哼,那今天就先不和你离婚了

苏三起解:

一个关于Tony在婚礼前夕忘记结婚对象是谁的故事。


入坑一周年纪念文,感恩每一个为我点过红心,留过评论的小天使们




我要结婚了,可是我忘记了眼前的男人是谁




我要结婚了,对象是个有着金发碧眼的英俊男人。


他在牧师念完无聊的誓词后毫不犹豫地回答了“Yes”,义无反顾地将自己推进了婚姻的坟墓里,而当牧师把问题推给我的时候我犹豫了,因为我记不起来站在我面前的男人是谁。
我在三分钟之前走进结婚礼堂,他出现在我的面前,一头金色的短发和一张美国甜心式的脸蛋显得比阳光还要耀眼。他笑着叫我的名字,就像是我们之间亲密无间那样。可是我不知道他是谁,只能任由Clint推搡着我把我推上了红地毯上。 


一个小时前我被Pepper从睡梦中暴力地揪了起来,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隐约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来不及仔细思考自己究竟忘记了什么,一套白色的西装礼服就被狠狠地砸到了我的头上。


那看起来像是一套结婚的礼服。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发生什么事情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Pepper诧异地看了我一眼,双手环在胸前,摆出那一副熟悉的似笑非笑的表情,让我有些毛骨悚然,“我以为你顶多只是会忘记什么时候应该睡觉什么时候应该上班,结果你连自己的结婚日也能忘记?”


“结婚?”我瞪大了眼睛。我要结婚?和谁?Pepper吗?可是她没有穿婚纱,还是哪位一夜情的对象?用钱没有摆平吗?


似乎我的反应不在情理之中,Pepper狠狠地往自己的额头上拍了一巴掌,发出了一声夸张的叹息,“老天,Rogers会气疯的。”


Rogers?那又是谁?


我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脑海,发现自己似乎并不认识以为名叫“Rogers”的姑娘。或许这是中间名?只是那位姑娘没有告诉我而已?我喜欢玩这种猜测别人中间名的消息,只不过“Rogers”听起来不太像一个中间名罢了。


在Pepper的坚持下,我换上了那套很符合我品味的白色西装,然后任由Clint把我塞进了那辆红色的兰博基尼里。


司机是Natasha,我表示有些担心。


 


一切的发展都有些诡异,我想起昨天晚上大厦里发生的事情,隐约觉得脱不了干系。


当Loki伴随着一道类似于全息投影一样的光效出现在大厦里的时候,我花了三秒钟的时间快速思考是召唤盔甲防身还是大喊Steve,然后笑着朝酒柜走了过去,“怎么了,斑比?回到Asgard后后悔没有尝尝我这里的好酒了吗?要不要来一杯?恩伯尔1990。”


酒吧柜台的下面有一个报警装置,只要摁下去,不出一分钟复仇者们就会以最快的速度集中到大厅里。


Loki眨了眨眼,我的手伸下去的时候摸到了一条吐着信子的黑曼巴。


“别那么紧张嘛,蝼蚁,我只是听说你明天要结婚了想来送个礼物。”


我淡定地将手里的毒蛇甩了出去,那条蛇在地上翻滚了几下,化成一道绿色的烟消失不见了。


“得了吧,我可不相信你能送出什么好东西来。”我耸了耸肩,从柜台中取出那瓶1990年的恩伯尔,打开瓶塞后倒上了两杯,“不过仙宫的酒可以考虑一下,我一直想试试把那家伙灌晕了是什么样的。”


“事实上,比起礼物来这更像是一个赌。”Loki眯起那双漂亮的绿色眼睛,嘴角咧开的弧度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但是,你敢接受吗?”


理智告诉我,这一定是个陷阱,我应该召唤出自己的盔甲,狠狠地朝着邪神的脸上来上一发激光炮,又或者继续兜圈子等复仇者们发现异常。


“Tony Stark无惧于任何挑战。”我斩钉截铁地回答。


但是没有等我询问清楚那是一个什么赌,就见那家伙伸出右手在我面前打了一个响指,于是我的视野从他那张得意的笑脸转移到了吧台上。


“结婚愉快。”这是我在失去意识之前所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情。


我猜想应该是那家伙的小魔法让我忘记了自己的结婚对象——也就是面前这个金发甜心是谁,但是当务之急显然不是找Thor追究那个法术应该怎么破解,我必须马上回想起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谁。


于是记忆回溯到了一个星期之前,所有的记忆凝聚到了那一枚样式简单但却不失大气的钻戒上,拿着它半跪在我面前满脸紧张的人正是那位金发甜心。


哦,好吧,我还以为即使结婚对象是个男人,求婚的那一个也应该是我才对。场景看起来也不大气,是在大厦不远处的那个中央公园里,身后的喷泉外加满地被惊起的白鸽,我甚至有些担心鸟屎会掉在我那身昂贵的西装上。


“Tony,你愿意和我结婚吗?”金发甜心忐忑地问道,一双蓝得有些惊心动魄的眼睛紧紧地黏在我的脸上,似乎害怕我不小心说出什么反对的字眼。


我想我一定认识了这家伙很长的时间,甚至很爱他,所以才会在傻愣了几秒之后迫不及待地大声说“我愿意”。哦,这段回忆我宁愿还是忘记了的好,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被恋人求婚的小姑娘一样。


周围响起围观群众热烈的掌声,期间夹杂着不少照相机快门的声音,然后我和眼前这个男人狠狠地拥吻在了一起。


 


时间回放到了更久之前,那次我和Bruce的实验,好脾气的博士兴奋地讲解着自己的发现,眼镜的双眼似乎散发着某种诡异的光。都是些我听不懂的专业术词,虽然都是科学家,但是隔行如隔山,他所说的那些东西对我来说就像是天书一样难懂。


于是我的目光穿过他身后的玻璃窗户,和一双漂亮的蓝色眼睛对视着,旁若无人那样。即使只是回忆都会让我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的那种暧昧的气息,还有那人眼底那种浓烈到让人窒息的爱意。


SteveSteveSteve


实验结束后我和男人疯狂地拥抱在了一起,甚至接吻的时候牙齿磕在一起的疼痛感也没能让我们分开,然后我们缠绵着打开了一间不属于我的卧室门,拥抱着倒在了那张整洁的大床上。他迫不及待地脱下了自己的紧身T恤,露出了那一身夸张而具有爆发力的肌肉,紧接着就苦恼于我腰间的皮带……


嘿,打住打住,Tony Stark!现在可不是让你回忆这些的时间,在婚礼上回忆那些棒极了的做爱经历不会对现在的状况有任何的帮助!


我急忙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略过,开始回想一些更早的东西。


那应该是一场战斗结束之后,我身上的盔甲有些破破烂烂了,脸上的伤口还剧烈地抽痛着。但至少这是一场胜利,就和往常一样,钢铁侠总是能狠狠地踢爆那些坏家伙的屁股。这应该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而我却只感觉到“whoops,糟了”


“Tony!我说过多少遍,行动的时候要听我的只会,这样蛮干只会惹出大麻烦来!”男人穿着一件星条旗的彩色戏服,虽然遮住了脸,但是从露出的眼睛还是能够看出是那位金发甜心。他双手环在胸前,眉头皱在一起,就像是在教训小宝宝的鸡妈妈一样。


这种态度向来能引起我的不满,果不其然,我翻了一记白眼,学着他的样子把双手环在胸前,“Come on!Steve,我有自己的分寸,况且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这场战斗能那么轻松结束吗?”


“你不应该这样不顾自己的安全往上冲,这样只会让我更担心。”


“得了吧,我又不是娇滴滴的小姑娘,还需要你的保护。”


“Tony!”


……


这段记忆也还是跳过吧,没有任何的帮助。类似的经历似乎也不少,我只是粗略地带过了一下。严格来说我还是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爱上一个罗里吧嗦像是鸡妈妈一样的男人,虽然说这家伙有一张美国甜心式的脸蛋和棒极了的身材,但是始于颜值忠于情感这种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百思不得其解。


我开始尝试着去回想每一次战斗过后的场景,想要从中间找到任何一丝我会爱上他的原因。但是绝大多数的记忆都是因为我的不听指挥和乱闯乱撞所发生口角,又或者是伤痕累累地相视一笑……


我得承认我喜欢这种感觉,但现在显然不是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


我在回忆中看到了一副不一样的画面,那是一片战后的废墟,或许是金发男人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太过动人心魄,又或许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过后彼此之间意识到了些什么。总之,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一把拽下男人的衣领,迫不及待地吻了上去。


男人呆愣着目光看着我,直到一吻结束,才呆愣愣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问我,“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你即将面临一个选择,是接受这个世界上最聪明也最富有的人的告白,还是接受世界上最伟大的钢铁侠的告白。”


男人歪着头思索了片刻,一本正经地回答,“我可以贪心一点两个都选吗?”


 


记忆像是一张被有序打散的拼图,我能够完整地将它拼凑起来,但是却依然感觉缺少了什么东西。于是我尝试着去回忆一些微小的细节,记忆顺着时间线一点一点往回行驶,他替升级装备忘记吃饭的我端来午餐,深夜十二点将依然没有睡觉的我强硬地拖出工作室。


我喜欢工作之余抬头看见桌子上的那杯温热牛奶,尽管始终受不了牛奶里面的那股腥气,但是每一次都会微笑着喝完。我喜欢在无聊的战后会议上偷看他的时候发现他也正侧头看着我的时候,那双眼睛里总是会浮现像是干坏事被家长抓包的小孩那样的窘迫。


时间最后流转到了三年前的一个夜晚,我依稀记得那天是纽约大战的前夕。


我穿着金红色的战甲飞到他所在的位置,伴随着夸张到极致的AC/DC的音乐。一记激光炮将正准备偷袭男人的Loki轰飞,然后以一个炫酷的姿势在他身旁降落。


“Cap。”


“Stark。”


他有礼貌地冲我笑了笑,画面定格在了那个连阳光都会显得逊色的笑容上。


我整理了一下目前所能得知的线索,第一,他和我一样,是超级英雄,复仇者联盟的一员,第二,我很爱他,爱到了随时可以为了他放弃自己生命的程度。


可是我忘记了他是谁。


我从来没有那么强烈地渴望过能想起一个人的名字,大脑甚至因为用力过度而有些隐隐作痛。


老天,我要结婚了,和自己梦寐以求的那个对象,但是我却记不起站在我对面的人是谁。


他究竟是谁?叫什么名字?


SteveSteveSteveSteve……


我不知道……


SteveSteveSteveSteve……


他是谁?


 


Steve!


我感觉到了一道光源在一片混沌中绽放开来,像是他笑起来的时候一样温暖而明亮。


 


“你愿意吗?Stark先生?”


我抬起头,对着白发苍苍的老神父露出一个笑容。


 


“是的,我愿意。”




-end-


苏小三的碎碎念时间:


不知不觉中入盾铁坑已经有一整年的时间了,思索了很久写点什么东西来纪念一下,最后选择了这篇和我的第一篇盾铁文相似的梗。这一年的时间里曾经被认可过,也曾经被质疑过,有过很多朋友,也经历多不少分别。坐在电脑前想了很多关于这一年内发生的事情,思绪很多,但是却不知道应该怎么下笔。


入盾铁以来,写的第一篇同人叫做失忆这件小事,第一个长篇是《我死了》,这同时也是出的第一个本子。认识的第一个太太是 @比哈特的马大哒 ,第一个愿意为我画图的太太是 @风橙子 ,第一个(假)CP还成天闹离婚的是 @就算是喵呀喵 ,最感动的一件事情是三月中旬,生了一场大病,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过,而马大虽然什么都不知道却依然对我不离不弃。还有很多很多的第一次一时间没有办法去一一细数,每一个愿意陪伴在我身边的人,我都会一直铭记在心。


很幸运能够加入到这个圈子里,也很开心有人能喜欢我写出来的东西。希望下一次九月三日,我还能在这里像大家表白,爱你们哦❤




再说句题外话,上次有姑娘私信问我我死了会不会二刷,在这里想问问各位的意见,二刷本应该会比一刷简洁很多,当作一个小料本来出,相对而言价格也会便宜很多,如果有想要的,可以私信或者留言,凑够十本我就自己开淘宝预售。

评论(13)
热度(493)
© 就算是喵呀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