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虫铁】嗓子痛是对话唠最好的惩罚(小甜饼,暧昧向)

混更混更,之前发在小号里的,现在既然这个号已经完全放飞自我了就把文搬过来了,小号就销号吧www



Peter嗓子不太舒服。

这不是什么大事,对于Peter这种级别的话唠来说,嗓子不舒服是常有的事,吃块润喉糖就行了。但是这次的春天,Peter却在保卫纽约以及一大箱巧克力之后遇到了一件非常悲伤的事情:他说不出话来了。

“嗓子疼了有几天了吧?”校医院的医生打量着他,脸上写满了“让你作死”的不赞同,“没看医生也没吃药,就含了两块润喉糖?”

Peter点点头,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昨天还去开派对了?”医生一边打字一边问。

这个真没有。Peter赶紧摇摇头。他只不过是……又在和反派打架的时候多说了几句话而已。

几分钟后,Peter拿着几盒药,踢踏着步子走出了校医院。迈出校门时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复仇者大厦的方向。

像往常一样,他混进复仇者们的专用电梯,等着Friday把他带到Tony的工作间去。但是在和头顶的摄像头大眼瞪小眼看了半天之后,Peter才意识到一个问题:这台电梯是声控的,Friday需要同时识别他的面孔、体态和声音才可以运行。

“Friday?”说话实在是不舒服,于是Peter用气声小心地问道,“你能听到吗?”

“……”女管家沉默了一会儿,回答道,“是的Parker先生,如果我开启最高灵敏度的战时防御模式的话。您生病了吗?”

“唉嘿嘿,是有点,但是没什么大事,保证不会传染给Stark先生的。”他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Friday:“……不Parker先生,您还是抬起头来说话吧,我刚刚是读了您的口型。”

“啊,是哦,抱歉……Friday你居然还会唇语?”Peter又抬起头来,眼睛闪闪发光,“你真是太厉害了!”

这句话换个说法就是Stark先生太厉害了,于是Friday没理会他。“只是个安装包而已,我也是前两天才下载的。”

为什么突然想起下载这个?Peter还没来得及问出口,电梯就已经“叮”的一声停了下来。他走出去,发现Friday没带他去工作间,而是来了休息室。

“Boss现在没有工作。”看出了他的疑问,Friday主动解释道,“Potts小姐来了,他们正在一起做饭。”

什么?和前女友,大白天,一起做午饭?Peter脑中已经浮现出了两人在狭小的厨房里挤在一起,脸上带着笑容喂对方吃东西的样子,心中警铃大作,于是拔腿就跑,直接冲进了厨房。

“Peter?”正在打开烤箱门的Pepper听到声音,好奇地转过头,“你怎么来了?”她这么一问,本来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的Tony也抬起头看了过来,挑起了一边眉毛。

事实证明,Peter实在是想多了。Stark家的厨房一点都不小,而且有一个擅长做饭的前女友在,没有一个男人会有动力去碰一碰菜板的。就他观察到的来看,所谓的一起做饭,大概也就是Pepper忙碌,Tony像个米虫一样在旁边等饭。

“我是来找Stark先生训练的。”借口早就已经想好了,说出口的时候,Pepper却疑惑问他:“你怎么了?现在没有人睡觉,不用那么小声说话。”

Peter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Pepper愣了愣,随即反应了过来。

“你嗓子哑了?”她把披萨放进去,然后几步走了过来,“感冒了?发烧了?”

“没有没有。”Peter赶紧摇头,“就只是发炎了。”

“真的?”Pepper还有点怀疑,“你和Tony最近经常见面,又一起发炎,真的不是被传染了什么吗?”

“Stark先生的喉咙也不舒服吗?”Peter马上抓住了重点,担忧地越过Pepper看过去,“他还好吧?”

“没什么大事,话说多了,给他个教训。”

这话一出,Tony就不高兴了。他用力拍了拍桌子,张开了嘴。

“你们以为现在这个局面是怎么来的?我要是不去和那帮老头子吵架,通缉令能撤下来?”

当然,说话的不是他自己,而是读了他的口型的Friday。男人的脸配上女管家没什么感情的声音,听起来很是诡异了。

午饭结束后Pepper就离开了,只剩下Peter和Tony摊在沙发上,无所事事地玩手机。

之前他们每次见面不是训练就是任务,要么就是给高中生辅导学业。这意味着他们没怎么交流过正事以外的东西,也意味着他们之前每次见面,都是有人在滔滔不绝地说话的。而现在,两个人都因为发炎而声音沙哑,Pepper离开前又勒令他们绝对不可以去训练场,总是靠Friday又太麻烦……

Peter刷了一会儿Twitter,给好几个要求复联解散或Tony Stark伏法的人回复了准备好的反驳长图,然后戳开了短信界面。

Peter:Stark先生。

Tony秒回了一个单字的“嗯”。

Peter:我们是不是不应该这么颓废地躺在这里。

Tony:要不然你想做什么,哑剧吗?

Peter:……

Peter:不如我们来打游戏吧。

Peter:我知道有一个游戏最近很火。

Peter:叫“八分音符酱”。

Tony:那是什么?

Friday:一款靠声音操作的小游戏,详细信息请见:「链接」

Peter:……哇,Friday你好。

两个人明明紧挨着躺着,却非要用手机聊天,还都打字飞快。这也就算了,Friday嗓子又没哑,也非要用短信掺和一脚,仔细想想简直是浪费话费。

一分钟后,Tony快速地看完了游戏简介和视频,拉着Peter坐了起来,严肃地看着他。

“Peter。”他(用气声)说,“这是一款用声音操作的游戏。”

Peter点点头,Tony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所以,你对我们现在的状态有什么期待吗?再说,就算我没哑,也不会嚎成那个鬼样子去玩一个游戏的。”

他愤怒地敲了敲平板的屏幕,Peter赶紧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他们这么相顾无言了一会儿,然后Tony叹了口气,让Friday放下大屏幕,去下载那个该死的游戏。

“Boss,恕我直言,您和Parker先生目前不适合玩这样的游戏。还是您想用一些可以制造声音的物品帮助您进行游戏?”

“没关系Friday。”Tony抬起头对着摄像头微微一笑,“这点小事情爸爸还是可以解决的。”

十分钟后,Tony和Peter合力,从Friday的电路里扯出一根线,连在了一个小的扩音器上。

Friday:“……Boss,我不认为……”

然而游戏已经开始了,她一说话,里面的小人马上眯着眼睛跳了起来。Peter仰头倒在地上发出无声的大笑,然后又被Tony拽了起来。

“没关系亲爱的。”他说,“你可以读一篇小说,或者唱首歌。”

“我可以为您从网上……”

“不不不,爸爸要的是你读。”

Friday:“……”她从来没有这么渴望Jarvis回来。

无奈,AI管家开始了她屈辱的一个下午。她的声音保持平稳,音量高低的按钮则掌握在Tony和Peter手里,以确保小人可以跳过障碍。

不过,为了报复他们,Friday读的全都是热门的笑话或喜剧的剧本,让他们两个既想笑又笑不出声。

等着反派们难得安静的一天到了日暮西垂时,Peter和Tony都脱力一般摊在地上。如果去翻电脑上的游戏记录就会发现,他们在玩腻了八分音符酱之后(Friday:谢天谢地)尝试了不只一种游戏、电影,还有十五分钟的3D建模和即兴战术讲解。

现在他们都四肢摊开平躺在地面上,Tony说了句什么,Peter没听见,只听到Friday回复道:“Boss,这没什么,您需要放松。”

Tony没有再说什么,大厦里一下子安静下来。Peter躺在那里纠结着,只觉得四肢都有些呆不住,又紧张又兴奋。他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手脚并用地爬过去,小心地贴到了Tony身边,把胳膊搭了上去。Tony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于是他胆子更大了一点,干脆直接把对方抱了个满怀。Tony侧过头看了他一眼,还是没说话,脸上却勾起一抹微笑。

维持着这个姿势的后果就是,两个人都毫无悬念地睡着了。最后还是任劳任怨的Friday把他们叫了起来,叮嘱他们吃药,又点了外卖。

大厦里静悄悄的,除了偶尔的咳嗽声,基本就只剩下物品碰撞的声音。Peter一直磨蹭着不想走,但是实在找不出理由了,最后还是背起书包,一步三回头地走向了电梯。

在他一只脚跨进电梯里时,Tony清了清嗓子,说出了今天的第一句话。

“好了孩子。”他的声音有点哑,“我给你梅姨打个电话,就说你在这里补习吧。”

Peter一听,腿还维持着迈出去的姿势,头已经猛地转了回来,也哑着声音,大声回答道:

“好!”

后来自然是什么都没有做。不仅仅因为Peter是个未成年,还因为这两个人都非要在嗓子需要保护的时候大声说话,整个晚上不得不在咳嗽、热水和止咳糖浆中度过了。

——END——

感觉自己也是很坏了233


评论(6)
热度(129)
© 就算是喵呀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