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虫铁】虫的报恩(MCU,小甜饼,HE)

我转铁受啦,目前主吃虫铁,关注请小心哦

这就是一篇被马大和苏三刺激出来的小甜饼哼唧,离婚组虫铁复出!

01.

“你等会儿。”Tony急退几步,一把糊在了那个像见了肉的狗狗一样扑上来的少年脸上,“你说你是谁?”

“Stark先生,我知道您不记得我了,但是我真的是您六年前在SI的博览会上救下来的一只蜘蛛,我是回来报恩的。”自称是Peter的少年眼神亮晶晶的,看的Tony有点发毛,“您放心,我不会给您添乱的!”

Tony上下打量着他。Peter知道这种有背常理的事情不是Tony这样的人会相信的,因此一边给自己鼓劲,一边做好准备等着对方发问。果然,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Tony开口了。

“FRIDAY,去查查世界上寿命最长的蜘蛛能活多少年。”

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吧!!!

 

02.

“你想多了,小孩,其实接受这个设定没那么困难。半年前我还在和一个甩锤子的北欧神称兄道弟呢。”在得知一种叫捕鸟蛛的蜘蛛寿命长达20-30年时,Tony安抚地拍了拍Peter的头。

不愧是Stark先生!涉猎广泛!

“不过你确定你是一个……一只虫来的?没有在半路遇到个小蜘蛛然后收为仆人什么的?也没有和尚等着把你压到塔下?”

Peter:“……???”这都什么年代了还随便收仆人?哪来的和尚?

看来不是这个世界观的。Tony了然。“那么你是不是什么蜘蛛王国的王子,待会儿我身边就会出现一堆蜘蛛来为我服务,最后还要把我变成蜘蛛和你结婚?”

(这两个梗分别是白蛇传和猫的报恩,大家应该能get到吧?)

在说前半段的时候Peter的面部表情还处在一脸茫然的状态,最后一句话却让他的脸一点点红了起来。而且——Tony敏锐地观察到——不是害羞的红,是激动的红。

“哦,Stark先生,没想到您——”

“不,孩子,我刚刚什么都没说。读书太少是你的错。”博览古今的Tony Stark先生打断了他,敏捷地捧着自己的咖啡杯躲到沙发后面来躲避少年任何可能的过激行为。

“没问题的Stark先生,我真的——”

“不了,不了。我没有恋【喵】童【喵】癖也不缺情人,你要是想报恩……”他的视线落在了手中的咖啡杯上,“喏,就给我接杯咖啡吧。”

“好的Stark先生!”Peter灵巧地翻过沙发,拿过咖啡杯,一溜烟地冲到了厨房。

一分钟后,手上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糖奶均符合自己喜好的咖啡,Tony享受地闭上眼睛,觉得要接受这么个小破孩的报恩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03.

——前提是他不要再给自己捣乱了。第三次被求知若渴的蜘蛛少年打断思路,Tony揉了揉眉心,暂时放下了给Rhodey制作的辅助装置。

“Stark先生,反应堆的原理到底是什么?”Peter手里握着那个上面刻着“Tony Stark has a heart”的反应堆,大声问。

“那是最原始的版本了,别碰,小心钯中毒。”Tony叹口气,认认真真地给他解释了一遍制作过程和原理。反应堆不算是Tony最伟大的发明,只不过是他脑子里随随便便灵光一闪出的点子,也已经超出了大部分人的理解能力。

不过,面前这个小孩倒是聪明得很,一点就透。而且不得不说,他脸上那种真诚的崇拜让Tony很受用。

“下次这种问题直接问FRIDAY,我把权限开放给你,想看什么自己查。”或许可以把他培养成个助手,没有Bruce之后的日子还是挺无聊的。Tony想。

“可是我想听Stark先生讲啊。”Peter凑过来,笑嘻嘻的。

这小孩莫不是真要泡我??蜘蛛这个种族都这么奇特吗??Tony翻了个白眼,把桌子上的一大堆零件推给Peter,指了指空中拆分的构造图,问:“会做吗?”

Peter不吭声,三下两下就拼好了一个关节递给他,脸上带着点少年式的得意。

“那就照做吧。”Tony满意于自己教学的成功,准备下楼找点零食吃,却被一个飞奔过来的身影拦住了。

“您要去哪?”Peter问。

“这是我的房产,我想去哪就去哪。”Tony瞪着他。

“我要跟着您!我是来报恩的!”

“快点把那玩意儿拼好就是报恩,我得让Rhodey快点适应。”

“不行!我……我们种族有规定,报恩期间必须和被报恩者寸步不离!”

“寸步不离?包括睡觉?早上一起打个飞机?”

“……不,不能超过20米!”

事还挺多。Tony又翻了个白眼。“这里一层楼有4米,我去两层楼以下的厨房吃点东西,不算违规吧?”

哎呀,把距离说那么远干什么。Peter懊恼,却只能点头。Tony看着他一脸完全不加掩饰的小表情,觉得有点想笑。

半个小时后,Tony端着一杯咖啡和几块华夫饼回来,Peter已经拼好了一只腿,正在往自己身上比划。见到Tony,他放下手上的东西,蹦过来拿了一块华夫饼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Stark先生,关于这个机械腿的东西问题,我觉得……”

Tony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04.

出乎Tony意料的是,Peter竟然不会做饭。

“你不是来报恩的吗?”Tony抱怨道,“怎么能不会做饭?”

“我只会用蛛丝把猎物缠起来。”Peter老老实实地交代道,“但是恐怕不适合用来做我们的晚餐。”

Tony脸上写着大大的“你知道就好”。

“呃……Stark先生,相信我,我可以学,我学的很快。”Peter觑着对方的脸色,竖起手指保证道。

Tony不想理他,让Friday把外卖列表投放到大屏幕上。外卖没什么意思,但是Peter上窜下跳,兴致很高,Tony也就懒得管了,直接让对方负责选择吃哪一家。Peter选了披萨,外卖到达时他们还在工作间里讨论应该做什么改进,拎着披萨的盒子大眼瞪小眼了片刻,最后决定随便扯个垫子坐在地上,用黑椒牛肉味的披萨填满整个工作间。

反正偌大的复仇者基地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没有人来要求他们必须洗洗手坐到餐桌上去,没有人会突然出现把食物抢走,也没有人会吃着吃着突然变绿或者大笑着用锤子砸穿什么东西。

复仇者已经在一周前四散离开,Vision被他派去给美国队长擦屁股,Rhodey还在医院,而Tony执拗地搬进基地里,收拾残局,保护纽约。

如果不是今天战斗时这个耍着蛛丝的蜘蛛小子突然出现,Tony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会一直这样走下去。

 

05.

Peter很吵,全身上下充满着他这个年纪的人该有的活力。Tony本来也是喜欢热闹的,但是在做了这么多年超级英雄,经历了那么多悲欢离合之后,他竟然也会觉得就那么一个人待着也很好。尤其是现在复仇者联盟名存实亡,更加让Tony感受到了危机的靠近,他需要全身心地投入工作,用工作保护他关心的人,也用工作麻痹自己。

然后Peter就这么冒冒失失地闯了进来,嚷嚷着要报恩,把复仇者基地搅的一团乱。甚至在Rhodey出院、Vision回来后也承认,这个精力旺盛的小子真的不好收拾。

“说真的,你从哪捡来这个小东西的?”Rhodey还在适应腿上的装置,跌坐在地上,“他一天到晚住在基地里,不需要回家?”

“谁知道呢。”Tony耸耸肩。他给Peter改进了装备,包括新的蛛丝发射器和能飞的制服,少年兴奋坏了,揣在怀里就跑进了训练场。从Tony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他正趴在房顶,然后张开双臂一跃而下。

这个距离,目测有50米了吧?

“我觉得他还不错,聪明,有点特异功能,还很崇拜你。”Rhodey笑道,“你没准备让他加入联盟,对吧?”

“为什么不呢。”Tony蹲在他身边,任Rhodey自己慢慢站起来,“蜘蛛侠的名号早就响彻纽约了,与其让他自己出去找死,还不如让他加入联盟,至少有个训练的机会。”

“也对。”Rhodey点点头,“我们现在确实非常需要帮手。你和队长他们还有联系吗?”

最后这个问题来的突然,Tony顿了一下才说:“前两天来了个快递,里面有一封信和一个手机。”

Rhodey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事。”Tony摆摆手,让对方不要再搜肠刮肚地想什么安慰的话了。

“每次被Peter缠住的时候你确实像是没事了一样。”Rhodey揶揄道。

不说还好,这么一提,Tony想起来对方一副“报恩就是要和你结婚”的样子,更头疼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就看到远处的Peter突然朝自己飞速跑了过来。

敌袭?FRIDAY没给出任何警报,Tony就奇怪地看着对方跑到自己面前。

“怎么了?”Rhodey也好奇地问。

“呃……我刚刚突然感受到了蜘蛛感应,它让我赶紧回到你身边。”Peter摘下头套,一脸严肃,“20米啊,您还记得吧?”

我记得啊,是你自己一激动就把这个设定给忘记了。

Vision抱着快递盒子飘进来时,就看到他们新进的小孩一脸严肃地站在Tony身边,而好不容易站起来的Rhodey已经笑的又一次瘫坐在地上。

人类果然奇怪。他在心里给人类打了一波地图炮,飘走了。

 

06.

Peter在基地里住了一个月的时候,Tony开始赶人。

“不管你之前是用什么借口跑出来的,现在都该回去了。”

Tony指挥着他的盔甲们,试图在不对房子或蜘蛛侠本人造成永久性伤害的前提下把那个死死抱住墙壁不撒手的小屁孩拽下来。对方倒是宁死不屈,用蛛丝把自己粘在墙上。

“我来报恩前和家里打过招呼了。”Peter辩解,“而且我还没报恩成功呢。”

“那你快点报,我们从此一拍两散两不相见。”

“这样啊,那Stark先生你比较喜欢在下还是——”

“Friday,把这面墙拆下来,作为给Parker先生的饯别礼,一起丢到阿拉斯加去。”

“Stark先生您不能这样对我!……啊,快看,布鲁克林区出现了恐龙!”

于是那一天的Peter和之前及之后的每一天一样没被送走,纽约的居民一抬头还是可以看到两道红色的身影一闪而过,忙着拯救世界。

 

07.

Peter在基地里从七月赖到九月,终于被Tony一脚踢了出去。

“小朋友还是乖乖回去上学吧。”Tony把他的新装备塞进书包里丢给Peter。

Peter委屈,他想告诉Tony蜘蛛不用开学,但是最后想了想后果,觉得自己大概还是需要回去上课的。

“我周末还可以来吗?”他抓紧书包带,觉得报恩报成他这个样子也是没谁了。

Tony丢给他一个轻飘飘的眼神。

“你觉得自己现在已经不用训练了是吗?”

Peter发出一声欢呼,而今天的钢铁侠,也在避免让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恋【喵】童【喵】癖。

 

08.

后来Tony觉得,该把这小蜘蛛再捉在身边养几天的,省的一放出去就把纽约搅的天翻地覆。

年轻人正义感强,又一直有点渴望证明自己的鲁莽,Tony看出来了,拍拍肩让他不要关心这些复杂的事情,没想到小孩居然背着自己行动了,还差点闯祸。

“要是今天有人死了怎么办?你想背上这些性命吗?”

Peter扁扁嘴,Tony叹气。

“我告诉过你了,不要管这些事情,这是大人该处理的。”

“我……”Peter终于辩解道,“我不是小孩子,我也不想被你当做小孩子。我能处理这些事,我想站在你身边。”

“哦,用你高超的蛛丝缝合技术帮助我吗?”Tony讽刺道,“他们都觉得我是疯了才会相信一个14岁的孩子。”

“Stark先生,我15了。”

“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把装备还给我。”

 

09.

打败了秃鹰的那一天,Tony看着Peter固执的表情,终于答应不再把他当成小孩子,而是看做地位平等的战友。

“想通了?”Rhodey看着他笑。

“不懂你在说什么。”Tony也笑,皮笑肉不笑。

“战友这个词多好啊。是战友,就不算洛丽塔了。”

“15岁本来也算不上洛丽塔了吧。”

“地位平等是与长辈谈恋爱的第一步啊。”Pepper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笑眯眯地拿走了Tony手上的甜甜圈,“Peter在做饭呢,别吃零食。”

“亲爱的,你从哪儿冒出来的?”Tony夸张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Peter在做饭?我记得他不会做。”

“我还知道你们点了两个月的外卖呢。”Pepper白了他一眼,“Peter回去之后专门学的。这么可爱的小朋友,你要是不想要就赶紧挑明了——不过我看你的样子可不像不想要。”

Tony沉默,一直到香味从厨房飘过来,Rhodey起身准备去享用大餐了。

“你觉得他是认真的?”Tony问。

“为什么不是呢?”Pepper反问。

Tony语塞,半晌才说:“你不觉得荒唐吗。”

“你居然也有觉得荒唐的一天?”Pepper拍了拍他的肩膀,心情一下子变好了,“放轻松吧,爱情这东西,谁说的准呢。”

Tony不吭声。

“虽然你确实刚刚经历了一场失败的恋爱——”Pepper凑过来,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别这么患得患失的,去吃饭吧。”

 

10.

事实证明,脑子聪明又坠入爱河的单身汉还是单身汉,虽然这位单身汉芳龄15,苦练了一个月的厨艺还是刚刚过了“能吃且不难吃”的分界线。

Tony倒是把自己那份吃的干干净净,然后揪着Peter开始挑刺。然而Stark先生本人也不会做饭,两个人说着说着,最后变成了对如何做出好吃的饭的大讨论。讨论到激烈之处,Stark先生非要撸起袖子亲自尝试一番。

“做饭也不过就是不那么精密一点的科学实验罢了,FRIDAY,你去把米其林三星餐厅的菜谱都拷出来,Peter我们去Bruce的实验室检验一下怎样让化学反应……”

Peter点着头跃跃欲试,最后两个人都被看不下去的Pepper一巴掌打了回来。

“去洗碗。”

女王一声令下,两个人圆润地滚了。

洗碗机就立在旁边,Tony和Peter充其量也就是简单擦了擦盘子就塞进了洗碗机里。

“Stark先生。”Peter凑过来,笑,“听说您周末要去瓦坎达。”

“记得提醒我把你的权限缩小点。”

“带我一起去吧!”见Tony不正面回答,Peter干脆打直球。

“不行。”Tony回以直球。

“为什么!明明要带Vision去!”Peter摔抹布,“说好了平等对待呢!”

“不带你是为了让你留下来保护纽约,Rhodey只能算半个战斗力,我信不过。”Tony循循善诱,“既然把你看做队友,就要对你的能力有信心,所以我相信你可以承担这样的责任,而不是跟在我旁边做个保镖。”

Peter被这番话感动地眼泪汪汪,周五那天晚上爬上了Tony准备用的飞机,把自己藏好。他本来想着等到了瓦坎达Tony也没办法再把自己甩掉,没想到藏着藏着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都亮了,自己正以一种奇怪的姿势睡在Tony的床上。

Parker先生非常生气,以至于那几天纽约的警察局被塞满了人。

 

11.

Tony从瓦坎达回来没有多久,灭霸就带着他的外星军团入侵了。

那是战争。和它相比,Peter平时对付的那些反派就像是那些玩具枪的小孩。他第一次经历这些,于是又一次把20米的约束距离拿了出来,寸步不离地跟在Tony身边。

决战前的晚上,Tony把经过精密部署的作战图拿出来,给Peter指点。Peter把自己的任务记在心里。等Tony叫他收拾收拾抓紧时间睡一会儿时,Peter的蜘蛛感应没来由地叫了起来,吓得他一把抓住了Tony的手腕。

“Stark先生,您……”看着对方疑惑的眼神,Peter觉得嘴里有些发干,“等到战争结束了,能不能好好考虑一下我的报恩建议?”

Tony愣了一下,忍不住大笑。

“小孩。”他很久没用这个称呼叫过他了,“你没听说过,在战场上千万不能这么说吗?”

“啊?”Peter愣。我也没上过战场啊我怎么知道。

“嗯……大概就是,这么说了就很容易出事。”Tony煞有介事地点头,“比如,在战场上说等战争结束了就回老家结婚,第二天就很容易被炸死。”

眼见着Peter的脸色越来越白,Tony又大笑起来,承认自己是在逗他玩。

“你们蜘蛛应该加强对人类文化的普及了,等战争结束……”

还没说完,就被跳脚的Peter一把捂住了嘴。

少年手心凉凉的,还带着晚餐压缩饼干的渣,直截了当地糊了Tony一嘴,Tony本能地伸出舌头舔了舔,一下子就舔到了对方的掌心。

作孽啊。看着Peter一下子涨红的脸,Tony在心里感慨。虽然我一生撩人无数,但这一次真的不是故意的。

嘱咐对方好好睡觉,Tony就要离开,然后又一次被拦住了。

这次还升级了,是被抱住的。

“战前用言语干扰战友的心理状态,还撩完就跑,Stark先生,您得负责。”

小孩瞪着自己,脸上写着大大的“碰瓷”。

后来还是挨在一起睡了,硬邦邦的地下基地的地板一点都不舒服,第二天醒来,两个人都死死抱着对方。

 

12.

不能说什么的,本来是Tony插科打诨惯了随口一说,他自己也没当真。可是真被一炮轰下来的时候,他还是有点想穿越到头天晚上扇自己一巴掌的。

长时间精神高度紧张,Tony直接昏了过去。FRIDAY紧急接管了盔甲降落到地上,好歹没受重伤,但是满身的血,看着怪吓人的。当然,这些都是其他人后来告诉他的。

“Peter当时抱着你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我们都以为你去见你老爹了呢。”Clint心安理得地啃着来探望的众人带的苹果,把那天的事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

这算什么?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可是我男朋友只知道抱着我哭?Tony腹诽。

复联众人来了又走了,最后Peter才进来,一屁股坐下,眼眶还红着,不吭声。

Tony无奈,哄了半天,最后答应给Peter点补偿。

“那,我要报恩。”小蜘蛛说。

你怎么还记着这事呐。Tony无奈,说:“好吧。”

却见小孩的眼睛马上亮了起来,一掏兜——呦,装备都准备好了。

Peter爬上床,动作多少有点扭捏。Tony却笑了,在被轻柔地推倒时开口,语气温柔。

“Peter啊,档案里的出生日期是真的吗?”

“什么?”Peter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个问题的用意,点点头,“是的吧?”

然后下一秒,天旋地转,他被人毫不留情地踹到了地上。

“我不和未成年人上床。”Tony慢条斯理地系上扣子,说。

大骗子!!你自己破【喵】处的时候也没成年吧!!年轻单纯的小虫觉得自己的感情被玩弄了。

“我现在说蜘蛛15岁就成年还来得及吗?”

“显然。快回基地给我把FRIDAY接过来,我快无聊死了。”

Peter一步三回头地离开,Tony靠在床上,摸着被剃了个干净的下巴,露出一个微笑。

钢铁侠不会普度众生。六年前的博览会上,他没有救过蜘蛛,倒是曾经抱起一个傻愣愣地站在那里的孩子,把他送回到他阿姨手里。

那孩子头上带着钢铁侠的头盔,在骚乱停止后还专门跑出来找他,让Tony给他签名。

Peter喊着要报恩的当天,所有的资料就走进了FRIDAY的存储器。Tony想着小孩漏洞百出的谎言,点下了保存。

但他还是留下了Peter。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Pepper来探病,问他。

“唔……早恋是不对的?”

Pepper打了他一巴掌。

 

13.

还有什么好说的,虽然当初只是像救其他无数人一样救起了你,但既然你要报恩,我接着不就好了。

 

后来,在Peter成人礼的那一天被折腾到两天下不来床的Tony觉得,是时候考虑退货了。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其实我之前开了个小号写虫铁来着………………反正只写了两篇文,干脆把小号废了吧(捂脸)

评论(38)
热度(445)
© 就算是喵呀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