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盾铁/队长生贺】Tell you a story

我有毒,我有罪,我早就想好了要大盾生日的时候发,结果我就给忘了……幸好老美现在还在7月4日www卡着人家7.4的最后一分钟发www

仍然是收录在本子里的文哈=3=

警告:非盾铁的第一人称视角,有虐,是不是BE看个人理解(我觉得明明很虐啊!但是好多人都觉得是甜饼!)

以及突然想给一年前的虐文打个广告:时间逆行

 

我是在到达纽约的第三天,见到了曾经的美国队长Steve Rogers。

自从十年前卸下美国队长的身份,Steve Rogers就不再接受任何采访或谈话。我本来没有抱多大希望,甚至差点错过了他回给我的邮件。

“你好。”他冲我笑笑,脸上的表情温和又有点拘谨,“你就是Adiel吧?”

我点点头,在这位复仇者的元老面前也忍不住紧张起来:“是的,很高兴见到你,Rogers先生。”

“叫我Steve就好。”

他就像个高中生一样,腼腆而有礼貌,很难让人联想到这就是战场上果敢的美国队长。我曾在心中树立起一个美国队长的形象,但是顺着他的话聊了几句后我发现,他并不像传言中的那样古板老派、正直的让你想起你的祖母。实际上他有风趣的一面,对现代科技也并不苦恼。他甚至在手机里装了一两个小游戏。

“现在已经很少能遇到喜欢这款游戏的人了。”我把手机还给Steve,他微笑着接过来,“它很有年头了。”

“是啊。”我说,“大概有三四年了吧?”

“差不多。”Steve点点头,“我就是从三年前开始玩的。”

“三年?”这可让我有点惊讶。毕竟这只是一款曾经很火爆的消消乐,我很少听说有人会在这种简单的手游上耗费一年以上的时间。

“唔,我是个长情的人。”Steve解释道,“可以这么说吧。”

我笑了笑,随口附和几句,便准备进入今天的正题。

“Steve,我想你今天会同意和我见面,肯定是看到了我的邮件吧?”Steve点点头,我继续道,“是这样的,我准备为钢铁侠,也就是Tony Stark先生出一本传记,因此想请你讲一讲他的故事,你们的故事。你可以以任何形式、任何顺序讲出来,当然,也可以是片段式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这些内容我在邮件里已经提到过,Steve点点头,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

“其实,从看到你的邮件开始,我就一直在思考,该如何讲这个故事,但是直到现在也没有得出结论。”

这并不少见。讲故事不是念出写好的发言稿,很多被访谈者的叙述都是颠三倒四的。但是没关系,这就是我这样的人出现的目的:帮人们完善他们的故事。

“这没什么。”我安慰他,“你可以从任何地方讲起。如果你想不到一个好的开头,那么我可以提供几个问题,你来回答。”

Steve犹豫了一下,说:“那么,你问吧。”

我的本子上列着几个问题,在争得Steve的同意后,我打开了录音笔。

“在你眼中,Stark先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你知道的,世人对他的评价褒贬不一,但大多数人只是人云亦云。我敢说,很少有人像你一样了解他吧?”

Steve点点头。“Tony他……他是个很好的人。他是我见过的最勇敢、最聪明的人。他只是个普通人,却选择了用生命保护人类。是他让复仇者们真正凝聚在一起……他是个真正的英雄。但是他也是最让我生气和担心的人,固执,死要面子,明明在乎身边的每一个人,却总要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一个人把所有责任担下来。我……抱歉。”他又露出歉意的笑,“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种感觉,对一个人太了解了,反而会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他。”

因为这个人的形象太鲜活了,会让人觉得,所有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

我表示了赞同,决定把这个话题推到一边。

“听说你和Stark先生的初遇并不那么愉快,是吗?”

Steve脸上露出些怀念的表情,“我和Tony第一次见面,用不愉快形容都是很客气了。实际上,如果不是Loki逃跑和Coulson假死,我们可能当场就打起来了。

“那时候我刚醒来没多久,还完全不能适应21世纪。我怀念我的老朋友们,也试图去寻找他们或者他们的后代,总想在活着的人身上找到我熟悉的影子。现在我已经学会不要太相信别人对一个人的评价,但是当时……你可以想像,当我‘发现’Howard的儿子是那样一个傲慢无礼的混蛋时,我内心有多恼火。而Tony,他擅于把自己装成一个这样的混蛋,而且从来不会解释。

“和Tony的见面让我坚信了他只是在逞英雄,想博得更多的关注。因此当我发现他置所有人于一种危险的境地,只是为了有趣而用电笔刺激Banner博士时,忍不住和他吵了起来。后来我们被心灵宝石影响,发展成了一场所有人的大混战。我对Tony说了很多……不怎么好听的话,后来这被证实是我对一个人做出过的最错误的评价。他不是个会趴在铁丝网上让队友过去的人,他会自己一个人前进……因为他总是想要凭一己之力保护所有人。”

铁丝网指的是什么,Steve并没有解释,但是大概能推断出来。

“那么,是什么让你对他的印象改变了呢?当然,这个问题太大了,先说一说纽约大战的事情吧。那场战斗后你们的关系就在改善了,是吗?”

“没错。”Steve点点头,“战场是很容易让人冰释前嫌的地方。尤其是我们从来没有进行过任何训练,却配合的那么默契时。而且战斗的时候,也没有时间去考虑别的事情。

“当那个虫洞合上,Tony掉落下来时……有那么一阵子,我真的以为我们已经失去他了。紧接着他就睁开眼睛,问我们有没有亲他。”可能是想到了当时的场景,Steve的嘴角上扬,“后来也是他出面收拾残局,在不同的势力间斡旋,才让我们避免了被法院或军方逼问。”

“所以,这就是友谊的开始吗?”

“算是吧……不过那个时候,我们充其量是不会一见面就吵架了。Tony带着Bruce回到Stark大厦,Thor把Loki押送回阿斯加德,我和Nat为神盾做事,Clint则处于被监视的状态。名义上我们虽然成立了复仇者,但当时还是各自为政。

“后来我、Nat和Sam破坏了九头蛇的计划,神盾也跟着解体。Tony出面把很多神盾特工都招进了SI,也向我、Nat和Clint发出了邀请,让我们和Bruce一起住进Stark大厦。当时Tony本人还住在马里布,基利安的事件后他做了反应堆摘除的手术,才和Thor一起正式搬进了大厦。他甚至把大厦外面的字母换成了Avengers——我还为这个和他争论过来着。”

“你们争论的是什么?”我好奇地问。Steve做了个鬼脸。

“我认为不应该这么张扬的把复仇者挂在大厦外面,这样很容易招来攻击,而且很丑。”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过Tony认为这纯属多虑,没有人不知道复仇者住在这里,挂不挂名字都没法阻止他们来找死。他还威胁我,再敢说他的大厦丑,就让Jarvis给我停一个月的电梯。我知道他不是认真的,但是我当时正在想该怎么在保证可以随时出任务的同时增加锻炼,这句话给了我灵感,于是接下来的一阵子我真的没有用过电梯。”

“天,那得每天跑多少层台阶啊?”我瞪大了眼睛,“复仇者大厦可是有六七十层吧?”

“这对我不是什么难事。”Steve笑了笑,“只是相当于晨跑的时候多跑几圈而已。差不多一周后,有一天,我半夜被噩梦惊醒后在大厦里乱转,就发现Tony在公共休息室,正一边吃三明治一边和Jarvis聊天。

“我听到他说:‘老冰棍还坚持爬楼梯吗?’Jarvis说是的,他就嘟囔着,难道被冻过的人脑子会变蠢吗一类的,最后嘱咐Jarvis,让他找个机会告诉我可以继续用电梯,‘要是让美国人民知道他们的队长在爬楼梯,大概SI马上就会倒闭,Jarvis你也会被捐给隔壁的幼儿园’。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会关心别人的一面。后来他发现了我,马上又带上了那副玩世不恭的面具。但是如果要说的话,大概就是那一次之后,我对Tony的印象才真正有了改变。

“Tony并不是真的对一切都漠不关心。他只是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更不擅长接受别人的善意,一点点正面的感情都会让他像刺猬一样竖起身上的刺。想要和Tony相处,就必须要看到他尖刺下面的东西。然而,一旦他真的让你看到了那些柔软的部分……你就很难再离开他了。我不喜欢在背后腹诽别人,但是我确实曾经很疑惑为什么Pepper和Rohdes会留在Tony身边。等我明白过来时……”他耸了耸肩,“就已经很难不再满脑子都想着他了。”

“看来你很早就爱上他了。”说实话,我有些惊讶。我曾经仔细研究过复仇者联盟成立后的事件,在我看来,这两位复仇者的领导人之间的爱情,更像是Tony Stark单方面的一厢情愿。

“看不出来,是吗?”我没想到Steve居然看透了我的想法,他却摆了摆手拒绝了我的解释,“不,我就是随口一说。我也看过八卦小报,你知道的。奥创,内战,我总是站在他的对立面……但这不意味着我不爱他。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当你身为一个超级英雄时……很多事情,不是简单的一句‘我爱你’就可以解决的。”

他低下头,自嘲的一哂。“奥创的事情,在我心里种下了不信任的种子。而内战……”他握紧了手里的杯子,“是我错了。”

我知道我们总会谈到这个话题,也不由得紧张起来。他没有看我,而是眼神有些涣散的看着墙上的一幅画,陷入了回忆中。

“并不是指法案。即使再让我回到过去,我也不会支持索科维亚法案。它损害了超级英雄的自由。但是——当时我的反应过激了。

“那时我们的关系已经很稳定了,但是立场的不一致让Tony紧张起来,又想继续一个人解决所有事情。他在背后做了大量的努力,却一句话都不愿意解释,只是撂下一句话,让我们都签署法案。我早该知道他会这么做,如果我像往常一样去追问他,哪怕是,如果当时事情不是那样一连串的发生,再给我一点思考的时间……”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如果他们能坐下来好好谈谈,解释清楚自己的观点,一起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或许内战就不会发生,事情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但是,没有如果。

“Tony做了什么又会做什么,这是很容易想到的事情。但是当时我也很紧张——这件事情牵扯到了Bucky,而他就是杀害Tony父母的人。我总是担心Tony在知道真相后会要求Bucky付出代价,因此一直没有告诉他。而这……也是我做过的最错误的决定。”他低下头,搅动着咖啡杯,“或许我从来就没有真正信任过Tony。

“Zemo的计划成功了,我带着Bucky和其他队友去了瓦坎达,只留下Tony、Vision、Rhodes和还是个孩子的Peter继续保护纽约。那一年里我经常在电视上看到战斗的场景,看到Tony在接受采访时难以掩盖的疲惫的表情。他们承担了本应由我们完成的工作,而我就像个懦夫一样,只敢偶尔躲过美国政府的追捕,去追查九头蛇的踪迹……上帝啊,我甚至还给他寄了封信和一个手机。

“Tony没有主动联系过我,后来我开始时不时给他发短信——Friday告诉我他每一条都读了——但是他从来没有回复。他仍然关注着我们的动向,给我们提供信息,帮我们躲过敌人或政府的探查……这些我都是很久之后才知道的。

“Tony一直在和政府谈判,想让他们松口。终于在灭霸宣布了入侵的决定后,美国政府同意正式解除我们的通缉令,并允许我们回国,条件是一举一动要在政府的监视下。

“很多人不想接受这样的条件,但是大敌当前,我们只能先忍耐下来。Tony尽量让我们过的舒服一点。他把派来的士兵和特工拒之门外,这样至少在大厦里,我们能拥有私人空间。

“一年的时间让我们可以想的足够多。Tony有他做错的地方,但我们也不是完全正确的。尤其是我。我想和Tony和解——有一阵子我甚至还幻想过,我们会回到以前。但Tony毫不留情的打碎了我的幻想。

“‘我们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了,队长。因为信任不是橡皮泥,而是块玻璃。即使粘到一起,也会永远留着一道裂痕。我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信任你,把后背交给你了,正如你也不可能再那样信任我。告诉我,难道你从来没有担心过,我会某一天突然让Barnes偿命吗?’

“他是对的……他总是对的。我考虑过放弃,让这一切都结束。但是我不想放弃,而我看得出来,Tony也不想就这么结束。

“内战后,我们做噩梦的频率都更高了。有一次我放弃了再睡一会儿的想法,Friday告诉我Tony也难以入睡。于是我带上画板走进了工作间,陪他一起熬到了天亮。我没有说话,Tony也没有把我赶走……就像我们以前那样。

“这样的相处又发生过几次。有时候我在公共休息室里看电影,Tony也会出现。我们也会说几句话,不再像我们刚回到大厦时那样冷淡。我知道,我们的关系已经开始缓和。

“我们并没有多少时间,灭霸的入侵开始了。

“这是我们遇到的最强的敌人,也是最惨烈的一场战争。灭霸利用无限手套和宇宙立方,扭曲了宇宙的规律……有新的队友加入,战争中我们也失去了一些朋友,甚至有人提出过放弃。但是最后,我们还是赢了。

“那场最后的战斗让周围都变成了一片废墟。爆炸声停止时,我看到Tony从空中坠落。

“没有人能接住他,他的盔甲做了几次减速,但最后还是摔在了地上。

“我知道那一下摔的不轻,但是有盔甲在,Tony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地面上的路并不好走,等我赶到,一把扯下面甲时,Tony已经醒了。看到是我,他只是挑了挑眉,问我:

“‘看来这次没来得及亲我,是不是,老冰棍?’

“这是内战之后他第一次用这样调侃的语气对我说话。你知道的,我们刚刚并肩作战——或许Tony已经决定再和我试一试了呢?我脸上肯定是露出了很蠢的笑,因为Tony翻了个白眼。

“我把他扶起来,告诉他我去找Strange。他看起来不太想让我走,但是还是同意了。

“我不是个喜欢幻想未来的人,但是在我转身离开的那几步里,我确实忍不住想了很多。一切都在好转起来。我想到,Tony的身体不好。等到灭霸的事情结束,应该让他逐渐退出最危险的那些任务……我甚至想到了我们退休以后会住的那种,老式的带花园的小房子。”

Steve脸上带着微笑,眼睛里有一点点水光闪过。

“然后我听到了盔甲撞击地面的声音。那时我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转回头去看。

“我永远也不会忘了那一幕。

“Tony倒在地上,盔甲仍然穿在身上。他的眼睛还睁着,头歪在一边,不过几步路的距离,我却听不到他的呼吸声。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只记得跑到他身边,然后徒手撕开了盔甲,露出那里面的Tony……我见过足够多的伤口,一眼就能看出,太晚了。

“法师们还在修补被扭曲的宇宙,救护车被堵在十几千米外。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抱着Tony坐在那里,听着他的心跳声一点点消失不见。”

我知道那一幕。美国队长跪在废墟里,怀里抱着钢铁侠残破的身体。他抬起手,覆上爱人的眼睛,然后在他唇上印下一个吻。

这张照片的主人成为了那一年普利策奖的获得者。也是这张照片,激起了战后的普通民众对政府的不满。他们走上街头,为那些为了保护他们而战斗的超级英雄们索要他们应得的权利。

“我失去了Tony。除了遗嘱,他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甚至直到最后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原谅了我。这成为了一个魔咒,每当我想起这件事,就会问自己这个问题……但是,永远也不可能找到答案了。

“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灭霸事件的一年后,Steve Rogers卸去美国队长的身份,选择了周游世界。他去了很多偏远的地区,给很多人带来了希望。

最初有很多人不理解他,指责他不负责任,逃避现实。但是Steve,他就像奔跑的阿甘,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追随他的步伐,找到值得为之奋斗的东西。

而恍惚间,那场让他痛失所爱的战争,已经过去11年了。

“我能问个问题吗?”我脱口而出。Steve点点头:“当然。”

“有很多人试图采访你,都被拒绝了。为什么你会选择接受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作家的采访?”

Steve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看到过你的照片……不知道你记不记得,15年前,我们见过面。”

“当然记得。”我有些惊讶。15年前,是美国队长和钢铁侠从暴徒手中救出了我,并把失去双亲的我送进了他们资助的福利院。正是这段儿时的际遇,让我萌生这个念头,想要写出这样一本传记。只是我没想到,Steve本人居然还会记得自己那么久以前帮助过的小女孩。

“Tony很喜欢你。”Steve轻声说,“你有一双漂亮的眼睛……很像那个人。”

我终于控制不住,泪水夺眶而出。

 

那之后,我和Steve又见过几次面,询问了更多的细节。十个月后,传记正式出版,我给Steve发了一封邮件,想要寄一本给他。

Steve的回复三天后才到达。他解释说,自己现在正在斯里兰卡的一个偏僻的城镇。如果我想给他留一本书,可以直接放在复仇者大厦的信箱里。

我问他接下来准备做什么。Steve说,他在这里遇到了Bruce Banner,这次大概会留的久一点。然后他会随便选个地方,开始下一段旅行。

“你总在外面旅行,什么时候回家呢?”

“已经回不去了。”我想起当时Steve脸上的表情,带着疲惫和无奈,“是Tony给了我一个家。我不是没有尝试过重新开始,但是……没有Tony的地方,就不是家。”

把书带到复仇者大厦的那一天,我遇到了蜘蛛侠——Peter Parker。看到我,他露出了一个温和的微笑。

“Adiel,是吗?”他说,“正巧遇到你了,我有东西要给你。”

在我疑惑的时候,他递给我一张素描纸,上面画着金红色和蓝色的两个人。我思考了很久才意识到,这是我被送进福利院的第三年,刚开始学习画画时,执意给素描上了色之后送过来的“作品”。

我想要Steve和Tony的签名,但是当时,内战已经爆发了。而这幅拙劣的作品也随着小孩子兴趣的转移而一起被忘在了脑后。

现在那幅画的右下角上有两个签名。

“Tony的签名是他在收到时就签下的,Steve的那个则是他这一次出发前签下的。”Peter解释道。

眼前的景色模糊起来。我郑重的道了谢,又低下头去看那幅画。

画上那两个小人正手牵着手,脸上带着笑容。蓝色的那个头边有一个对话框。

Tony,我给你讲一个故事。从前有两个超级英雄,一个叫美国队长,另一个叫钢铁侠。他们是最好的朋友,也是彼此的爱人。他们做了很多好事,救了很多人。

后来呢?

后来,他们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啦。

——END——

Adiel:Ornament of God

所以……虐吗(星星眼)如果客官觉得虐,请记住,都是 @micaryn 的错,都是因为她克扣我的喵粮,我才会报复社会(叉腰)

觉得虐的话请不要打我(抱头)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下一次混更真的要等到马大本子完售了(你走)

评论(17)
热度(106)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就算是喵呀喵 转载了此文字
© 就算是喵呀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