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喵呀喵

   

【盾铁】阿尼玛格斯与魁地奇(3490,HP AU,小甜饼)

混更混更啦hhh这个是本子里的文,完售有一阵子了,趁着CE生日先放出来一篇www就是一篇甜甜小甜饼(笔芯

前情提要:Steve把Toni拐到圣诞舞会上,还和她交往了。他们俩现在都七年级了。

(前文是同样是HP AU 3490的圣诞舞会,但是那篇写的不好我不想放链接了咳)


Steve在寝室里发现了一只小飞鼠。

这不是他第一次遇见这个小东西了。就在他六年级,还在想方设法把暗恋对象拐到圣诞舞会上时,就好几次发现这个不到巴掌大的棕褐色小毛球跟在他身边,还从自己手里讨过面包屑。不过,Steve已经有半年没见到它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伸出手,把小飞鼠轻轻抓起来,放到左手手心里。那小家伙好像还没睡饱,被强行从温暖舒适的枕头边拿起,不太高兴地动了动,用与它的体型相比相当大的眼睛瞟了瞟Steve,就转了个身子,用屁股对着他,继续睡。

“别这样,你到底是谁的宠物啊?你是魔法生物吗?还是只是一只在禁林里安了家的小老鼠?”

Steve没有起床气。实际上,早上是他最活跃、话最多的时候。现在室友们都在睡觉,他施了闭耳塞听咒,然后就开始不停地对小飞鼠说话,锲而不舍地折磨了它十几分钟。在发现对方既不想理他也不准备离开时,Steve无奈地叹了口气,把小家伙顶在头上,带上扫帚离开了。

清晨五点半的霍格沃茨还在寂静中,魁地奇球场上却已经有几个身影在盘旋。看到Steve,其中一个人跳了下来,叫道:“吾友!”

“嗨Thor,好久不见。”Steve微笑着伸出手,尽管做好了准备,还是被Thor过于热情的拥抱震的后退了一步。头顶的小飞鼠差点摔下来,冲Thor发出愤怒的“吱吱”声。

“哦不。”Steve马上哀嚎了一声,“呃,Thor,别,这不是我的宠物,它的主人可能会不高兴……”然而,Thor已经饶有兴致地把小飞鼠抓了下来,用另一只手逗弄着,弄得小家伙肚皮朝上,身上的毛都乱成一缕一缕的。

别误会,Thor从来不虐待动物,但是他的过分热情真的很容易让小飞鼠这样的小动物吃不消。

“此物非汝所有?”Thor的大嗓门一出,小飞鼠的毛都炸了起来。

“对,没错。”Steve福至心灵,“这是Toni的,所以……”

Thor听了,严肃地点点头:“然。吾不应随意触碰朋友之妻的爱宠,此物应归还于汝。”

Steve松了口气,赶紧接回来给小东西顺毛,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去纠正对方的措辞。

唔,关于最后一条,也可能是故意的,对吧?

又过了几分钟,睡过头的Bucky和Sam(“Steve,你居然没有叫我们起床!”“抱歉抱歉……”)也赶到了,天上飞着的队员们降落下来,围到了一起。Steve看着他的队伍,脸上忍不住带上了笑容。

这是他在霍格沃茨的最后一年。六年级时因为三强争霸赛,球队一整年没有进行过训练。因此这也是成为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的队长后第一次带领队伍参加比赛。不论胜负,他都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在跨上扫帚前,Steve把头上的小飞鼠抱下来,放在了观众席上,还特地给它盖上了一块金红色的小毯子。两个小时的训练结束时,Steve发现观众席上已经零零散散地坐了几个人——包括他那万人瞩目的拉文克劳女友。

“Toni?”Steve让队友们去换衣服,自己飞到观众席才降落,“你什么时候来的?这么早,睡够了么?”

“唔……还好。”Toni揉揉眼睛,把刚才一直在折腾的一个小爪子一样的东西收回口袋里,“反正实验也没灵感,出来吹吹风。”

“是吗?什么实验?”Steve问,“就是刚刚那个爪子吗?”

“对。”Toni得意地挺了挺胸,“有点像麻瓜口中的人工智能。我叫他‘Dummy’,他有一定的自主意识,但是总体来说,要服从我的命令。”

“就像个家养小精灵?”他们离开了观众席,慢慢向更衣室走去。

“拜托,这可比家养小精灵激动人心多了。”Toni不屑道,“至少家养小精灵是从他们妈妈肚子里出来的,Dummy可是完全由魔法制作的。当然啦,我不否认他能做的远没有一个家养小精灵多,因为他太笨了,连拿本书都会掉。”

Toni又滔滔不绝地说起了Dummy的其他事情,其中的一大半Steve都听不懂,只是默默点头。不过这没什么,Steve已经基本习惯了女朋友的智商比自己高出一半以上的事实了。

“对了。”关于Dummy的话题告一段落时,Steve想起了一件事,“Toni,你来的时候有看到一只小飞鼠吗?”

Toni摇摇头。“观众席那么大,那么小的东西怎么能看到?新买的宠物?”

“不知道是谁的,今天早上在寝室里发现的。”Steve解释道,“它好像不想离开我,我就把它带出来了,训练的时候放在了观众席上。”

“寝室?早上?”Toni挑眉,“这是去夜袭了吗?”

“Toni……”Steve无奈,“我告诉Thor那是你的宠物,你记得别说漏嘴了。”

Toni哼了一声,同意了。

 

Steve是被脸颊上毛茸茸的触感惊醒的。

一开始他以为是Toni。他的女朋友经常会干这种无厘头的事情,比如深更半夜出现在他床边,或者暑假的时候突然幻影移形到他卧室里,就为了吓他一跳。Steve觉得有点好笑,于是酝酿了两秒钟,猛地睁开眼睛瞪向左边。

结果,他没看到Toni,却被眼前庞然大物一般遮住了大半边视线的爪子和毛吓了一跳。Steve猛地坐了起来,就听到一声很轻的落地声,眼前已经恢复了正常。他低下头,发现在被子里已经蜷成一团睡的正香的,正是前几天那只失踪了的小飞鼠。

所以刚刚这货就是摊平了身子睡在他脸上的?而且睡的太开心了,尾巴晃来晃去还把他弄醒了?

Steve瞪着它看了很久,终于拎起小飞鼠的尾巴,威胁性地晃了晃。小飞鼠在半空中动了动,睁开眼睛,颇为无辜地看着他。

“你到底是来干什么啊?”Steve完全不为所动,把小飞鼠放下来,戳了戳它的肚子。小家伙马上翻了个身站起来,然后一溜烟地爬上了Steve的肩膀,钻进了他上衣兜里。

“喂,你别装死,快出来。”兜里的团子动了动,用爪子拍了拍他的胸口。Steve无奈,只好先去洗漱。在他脱掉睡衣时,小飞鼠又利索地爬出来,然后被他抓了起来。

“你到底有没有主人?”小飞鼠摇摇头。

“那你是想把我当主人吗?”还是摇头。

“那你想做什么?”Steve无奈,“和我玩?”

这次,小飞鼠点点头。趁着Steve一时语塞,它快速挣脱了束缚,又一次钻进了对方的口袋里。

“喂喂,我可是要去上课的。”Steve低头看着鼓出一小块的口袋,想着要不要用魔法把小东西抓出来。然而这个想法刚露头,小飞鼠就把头探了出来,两只爪子抱在一起,活脱脱露出了一副求饶的表情。

“你……算了。”Steve叹了口气。他拿起魔杖,敲了敲口袋,里面刚刚还露出一个头的小飞鼠身形闪了闪,就与背景融为了一体,只有形状不太规则的口袋证明了它的存在。

“给你施了幻身咒,待会儿记得安静一点。”Steve嘱咐道,“千万别被麦格教授抓到。”

小飞鼠“吱”了一声。Steve叹了口气,拿起书包走向了食堂。

球队每周二周四的早上不训练,大家也都抓紧机会多睡一会儿。因此尽管第一节是变形课,Steve和Bucky还是卡着时间到达了食堂。甫一进门,Bucky就竖起他的Natasha雷达,准确无误地奔着斯莱特林长桌去了。Steve扫视了一圈也没有找到Toni,只好在内心腹诽了一下老友的见色忘友,走到了格兰芬多的桌子旁。

他饿的不行,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抓起一块面包和一杯南瓜汁。兜里的小飞鼠大概是闻到了食物的味道,马上就抛弃了他们关于“不被人发现”的约定,手脚麻利地爬了出来。Steve咽下面包,一边灌了一口南瓜汁,一边把另一只空出来的手伸下去。感觉到有东西压上来时,他尽量不动声色地抬起手,让小家伙爬上了桌子。

如果被人知道他把老鼠放到餐桌上,还是一只来路不明的老鼠……Steve缩了缩脖子,已经预料到了可怕的结局。

“呃,嘿,队长,早上好。”在Steve拿起一块煎蛋时,有人向他问好。他抬起头,意识到是对面的Peter Parker——格兰芬多队新的找球手。这孩子哪里都好,就是话太多,而且总对Toni有一种莫名的热情和崇拜,搞得Steve总是忍不住保持警惕。

“嘿Peter,早上好。”

“哦,哦哦,啊哈,队长,早上好。”

Steve:“……你刚刚已经问过好了。”

“是啊是啊。”Peter看起来却没有一点不自在,“嘿队长,你知道吗,昨天早上训练的时候你真的是太棒了!对拉文克劳的战术简直完美,还有那个海星倒挂,你就那么挂在上面,把球门挡的严严实实的!还有,你居然会朗斯基假动作!你甚至不是找球手!我保证每天都去练习,我昨天晚上就练了好久,然后……哇队长,那是什么?”

Steve已经摆好了一张认真脸准备等他说个十几分钟,没想到对方却突然转移了话题。他愣了愣,顺着Peter的视线看过去,就在自己的盘子边发现了块漂浮在空中的起司蛋糕。

这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Steve纳闷,正准备用魔杖戳一戳,就看到那块蛋糕自己抖了抖,随即凭空失去了一部分“肉体”,露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豁口。他愣了两秒钟,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居然是他几分钟前才放在桌子上的小飞鼠顶起了蛋糕!

幻身咒可以将施咒时目标身上的衣服等物一同遮掩起来,如果施术者强大,也可以达到完全隐身的效果,却不能阻止他们自己作死——比如现在这只不知道是用了什么神秘力量举起一块蛋糕的老鼠。Steve觉得,自己算是切切实实体验了一把什么叫“鸟为食亡”。

临近上课,长桌上的学生都是三三两两的坐着,一时间除了Peter没有人看到这个诡异的场景。Steve马上挥了挥魔杖,用无声的飞来咒把小飞鼠吸到了怀里,然后连着那块它死不放手的起司蛋糕一起装进兜里。

一直到变形课上,Steve把小飞鼠塞进桌洞里时,那块蛋糕仅剩的部分还飘在空中,然后被小东西三口两口吃了个干净。Steve无奈,只好施了个清理一新,把衣服上和桌洞里的碎屑清理干净。

“那是什么?”Bucky瞟了一眼,好奇地小声问。

“一只小飞鼠。”Steve说。

“幻身咒?”

Steve点点头。Bucky看上去还想追问些什么,但是麦格教授已经开始布置任务了——他们要用无声咒把桌子上的茶杯变成动物,越复杂越好。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学生们大多只是不停地捅来捅去,不时有只成功了一半的茶杯落在地上或者飞到半空中。Steve低下头看着面前的杯子,他的左手放在桌洞里,能感觉到一个温热的绒球爬到他手心里,肚皮随着一呼一吸而鼓动着。

这一下免不了会分心,Steve手一抖,茶杯直接长出了三条长短不一的腿,当即欢脱地跑了两步,直接摔到了地上。他赶紧挥挥魔杖,把碎片拼接到一起,准备第二次尝试——然后,茶杯凭空消失了。

“老兄,你怎么做到的?”Bucky还以为他已经开始秀技了,不由得羡慕嫉妒恨地看过来。

开玩笑,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把杯子变没了。Steve只好高深莫测的一笑,准备找机会小声变一个茶杯出来。就在这时,一团棕色的毛球爬上了桌子,舒服地伸了个懒腰。Steve一愣,才意识到,八成是他那不太熟练的幻身咒失效了。

“哦,看来Rogers先生已经成功了。”麦格教授的声音响起,“虽然只是一只老鼠,但是用时很短——格兰芬多加五分。”

 

格兰芬多球队并没有太多的练习时间,很快就迎来了他们的这一场比赛——对抗拉文克劳的。

这一天注定要过的不太顺利。先是一大早上就没有找到这几天都会睡在他床上的小飞鼠,早上吃饭的时候被人塞了一块金丝雀饼干(Peter留下了照片),然后在走进更衣室时Steve才被告知,拉文克劳一下子换了两个队员。

“可怜的Brown和Johnson。”Peter一边换衣服,一边倒豆子一般的交代着情报,“以为自己做出了福灵剂,就准备试试……昨天晚上就进了校医院,现在还没出来。”

“你怎么知道的?”Steve一直很好奇,为什么Peter总能打听到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消息。然而Peter只是颇为无辜地看着他,说:“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换人了——守门员是Bruce Banner。”

“Banner?”Sam问,“他看起来可不是那种会喜欢魁地奇这种运动的人。”

“确实。不过我听说他小时候中过恶咒,身体可以变成普通人的两倍大。”Peter一本正经地说,“做个守门员最合适不过了。只要他堵在那里,没有球能进去。”

不知道为什么,Steve的第一反应是,这么做是犯规的。

“那追球手呢?他们还差了一个追球手啊。”

“关于这个,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不知何时混进格兰芬多更衣室的Natasha说,“好消息是,Banner确实是拉文克劳的守门员,但是他没中过恶咒,也不会变大。”

话一从Natasha嘴里说出,就显得很有说服力。Steve点点头,问:“那坏消息呢?”

斯莱特林女王给了他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

“新换上来的追球手和我们都很熟。”她说,“是Toni Stark。”

认真的?一直到和拉文克劳队的队长握了手,Steve看着站在队伍中的Toni,还是觉得有点懵。他只知道自家女朋友扫帚玩的不错,却完全不知道对方也会打魁地奇。而且……

他守在门柱前,看着红色的鬼飞球在拉文克劳的三个追球手间传送,意识到……Toni真的打的不错。

都说脑子聪明和魁地奇这种竞赛项目的表现是两回事,不过Steve还是发现,即使突然间遇到队员的更换,拉文克劳队也没有显得手忙脚乱。配合上的默契度自然是差了不少,但是他们在战术的选择和应用上都做的不错。

“哦——现在鬼飞球在那个Stark手里。”一个慵懒又傲慢的声音传来,不紧不慢地开始解说战局。在场的两个队伍都愣了一下,Toni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差点把鬼飞球扔到看台上。

“梅林的裤子啊。”Peter说,“他们居然选了LokiLaufeyson做解说员?我可以给自己弄一副耳塞来吗?”

“不可以。”Steve斩钉截铁地拒绝了他。Toni已经带着鬼飞球冲到了离球门不远的地方,他不得不集中精力,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其实情侣骤然在比赛中对上是件挺尴尬的事,至少对Steve来说,他既不想让Toni不高兴,也决不愿意拱手让出第一次胜利,甚至还想在对方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然而Toni看起来没有丝毫的不自在。她抱着鬼飞球,快速地从Steve面前掠过,然后在Sam和Bucky的夹击下不得不抬起扫帚躲闪。

就在观众们以为鬼飞球马上会交到格兰芬多手里时,Toni动了。她猛地弯下身子,将鬼飞球抛给了下面的另一个拉文克劳追球手,后者则在接到的一瞬间就投向了球门。他们传球和投掷的时机不能说不好,但是还是被Steve看了出来。他用一个漂亮的后空翻躲过了飞过来的游走球,扑住了那个鬼飞球。

“波科夫诱敌术……我是说,失败了的那种。”Loki的语气里带着嘲讽,“Rogers这人大概偶尔也能走点狗屎运……友情建议,如果扫帚都还没骑稳,就不要尝试新鲜的玩法。”

看台上拉文克劳和格兰芬多的观众们同时发出了不满的嘘声。Steve看向Toni,发现她脸上并没有恼怒的神色,只是在飞过击球手Hank McCoy身边时大声喊了句什么。后者会意,几分钟后,一个被大力击出的游走球就撞向了解说台,逼得Loki猛地躲闪开来,险些坐到地上。

比赛就这么不温不火地进行着。拉文克劳到底还是略逊一筹,开场不到十五分钟时,比分已经变成了70 : 30。这分差还不够大,两个找球手都在空中盘旋,搜寻着金色飞贼的踪迹。

鬼飞球又被抛到了Toni手中。Steve紧盯着她的一举一动,然后——

“哦……我要是Stark,现在就会小心一点。”Loki淡淡道。

一个游走球以刁钻的角度向着Toni的后背撞了过去,观众席上发出了阵阵惊呼。Toni后背毕竟没长眼睛,不得不一个树懒抱树滚躲开,鬼飞球也成功落在了Sam手中,三秒钟后就被投进了拉文克劳的球门。与此同时,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的找球手同时开始向一个方向加速——

“拿到了!”Peter手里攥着金色飞贼,兴奋地大喊起来。

格兰芬多球队的成员们都欢呼起来,很快围到了Peter身边,唯有Steve仍然呆愣在球门前,只觉得刚刚那颗悬在半空中的心这才缓缓落了下来,只剩下胃部隐隐的不适感提醒着他,刚刚那一幕是多么的惊险。

半空中的Toni已经重新找到了平衡,飞到Steve身边,冲他眨了眨眼睛。

“你真的玩的很不错。”她说,“我开始怀疑这是个阴谋了,为了让我近距离观赏你英勇作战的性感身躯,然后被你迷的晕头转向,有效杜绝一切……”

她没来得及接着扯淡,因为Steve凑过来,一把抱住了她。

“呃,咳。”被突如其来的拥抱震惊了一下,Toni脸上本来就带着运动带来的红晕,现在变得更红了,“别这样Steve,这可是魁地奇,游走球什么的再正常不过了。再说,我这不是躲开了么?好歹对你的竞争对手有点信心啊。”

Steve说了什么,Toni没听清。

“你说什么?”

“我说……”Steve听起来闷闷不乐,“我要让Thor加大训练量了。”

“……”Toni有些哭笑不得,“难道你更情愿他放水?不说这个了,我们再这样抱下去,你那小找球手就要疯了。”

Steve转过身,发现Peter比刚刚抓到金色飞贼时还要激动地在扫帚上手舞足蹈,手里还抓着个相机——梅林啊,难道他比赛的时候也把这玩意挂在脖子上?

不过确实,他们这样的举动已经引来了围观,Steve只好松开了Toni。

“好啦好啦。”Toni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有点得意地说,“今天晚上给你个惊喜。”

 

庆功会结束已经是晚上八点了。Toni说过要给他一个惊喜,但是既然对方没有说具体的时间,Steve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收拾收拾,去了级长的浴室。

诺大的浴室里难得只有Steve一人,于是他也乐的清闲,把浴池的水放满,舒舒服服的在里面游了一会儿。在他停到池边准备打上洗发液时,胳膊碰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他疑惑的低下头,然后,又一次被震惊了。

失踪了一整天的小飞鼠正飘在水里,一双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不知道是蒸汽还是什么的影响,脸上居然露出了一点人类可以称之为害羞的表情。

“你怎么在这里?”Steve赶紧把它从水里捞出来,“你是怎么进来的?这几天你都去哪了?”

小飞鼠不吭声,还是愣愣地盯着他,看的Steve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你别这么看着我……话说回来你是女孩子吧?就这么进男浴室合适吗?”

小飞鼠还是没回答,但是这次脸上写满了赤裸裸的“你脑子有病吗动物分什么男女浴室”的表情。Steve干咳了一声,把它放在了旁边的台子上。

“你知道吗,你这个表情让我想起Toni。”Steve嘟囔着在头发上揉出一团泡沫,“就是我女朋友,总喜欢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话说回来,突然出现在我浴室里这种事情,还真像是他干的出来的……”

他冲掉泡沫,正眯着眼睛找毛巾,就有一双手给他递过来一条。

“谢谢……咦。”浴室里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吗?Steve疑惑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刚刚他口中的女主角正蹲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他。

Steve:“……”大概没有比这更大的惊吓了。他愣在那里两秒钟,确定面前的女生不是幻觉,才惊慌地后退一步——

“Toni!?你怎么在这里!?”

在对方回答之前,Steve又进一步意识到了什么,脸涨的通红,然后一下子埋进水里,只露出一个脑袋,然后用手捂住了眼睛——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他突然意识到他们双方都没穿衣服。

“别挡了Steve,我早就看了个遍了。”Toni开心地说,“这么多天以来你在我面前换衣服的时候,也从来没想过要挡一挡啊。只不过这么完整的……还真是第一次见。”

这么多天以来?Steve愣了愣,把手放下来,扫视了一圈四周……果然没看到那只小飞鼠。

天地良心,谁能想到他的女朋友居然是个未注册的阿尼玛格斯!?Steve想起这些天和小飞鼠相处的经历,只觉得想一头撞死在石壁上了。

生气吗?那是必然的,Toni这次玩的太过了。但是现在,热恋中的女友就这么赤身【喵】裸【喵】体地蹲在自己面前,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很难去想别的了。

“你,为什么,不穿,衣服?”Steve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问出了这个问题,Toni却嘿嘿一笑,完全没有任何悔过之心地贴了上来。

“这个嘛……如果我说阿尼玛格斯变成人类的时候都是不穿衣服的,你信吗?”

“麦格教授可从来没有光着身子出现在教室里。”一双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Steve觉得自己已经要疯了。

“那就不要管这么多了。”Toni轻笑着凑到Steve耳朵边,故意把气息放的绵长,“说实话,我们在一起都有一年了……你比较喜欢禁林还是天文台?”

 

Steve和Toni单方面的冷战大概持续了“事后”那一天的时间,不到晚上,他就被抱着一个巨大的盾牌来讨好的Toni气的笑出了声,然后无奈地挥了挥手,和对方一起去吃了晚饭。

在Steve把最后一口汤塞进肚子里时,Toni凑了过来,冲他“嘿嘿”一笑。

“……别。”Steve警惕地放下勺子,“每次你这么笑的时候,准没好事。”

“别这么早下结论啊。”Toni脸上笑容不减,“我是想和你商量个事。”

“什么?”

那天晚上宵禁前,他们出现在了魁地奇球场。

“你确定要这样做?”Steve仍然有些担忧,抬起眼睛看向自己的头顶。小飞鼠回以一声响亮的“吱”,把尾巴垂下来在Steve眼前来回晃,搞得后者忍不住笑了出来。

“好吧好吧,那就……”他把握好扫帚的方向,“三,二,一,跳!”

棕褐色的身影一跃而下,在空中张开了与背色一致的飞膜。Steve挥起魔杖,空中骤然吹起一阵强风,裹着小家伙冲了下去。他自己则催动扫帚,紧跟在身后。他们在空无一人的球场上滑翔、尖叫、大笑,最后一起落在草坪上。

“怎么样?”Steve还没停稳,就听到小飞鼠发出兴奋的“吱吱”声,顺着他伸出去的手爬了上来,大爷似的拍了拍他的胳膊。

“再来一次?”Steve挑眉。

“吱!”

他们一直玩到宵禁,才狼狈地躲开费尔奇的追捕,回到了格兰芬多塔楼。Toni还维持着小飞鼠的形态,懒洋洋地缩在他怀里,动都不动一下。

“你不回去吗?”这话问的够不解风情,Toni瞪了他一眼,Steve只好耸耸肩,“我这不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吗……来吧。”

一回到宿舍,Toni就迫不及待地爬上了床,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Steve无奈地摇摇头,只好把明天要用到的东西先准备好,才躺倒了Toni身边,有一搭没一搭的摸着对方的毛。

“我才想起来,你们有一双一模一样的眼睛。”他轻声道,“真不知道我以前为什么没有发现。”

Toni睁开眼睛看着他,Steve笑了起来。

“我知道你为什么要溜进这里来了……如果我是阿尼玛格斯,大概也会试图跑进女生寝室。不为了别的……就是单纯的想在你身边。”

哪怕是想找个地方发呆,也希望躺在身边的那个是你。

小飞鼠在他脸上拍了拍,目光里全是满满的对这种色狼行径的谴责。Steve笑了笑,给她盖上一条金红色的小毯子。

“睡吧——我就在这里。”

——END——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剩下的那一篇是虐文,该什么时候放出来呢……(托腮)

给明天的考试攒人品所以放了甜饼!快夸我!等马大本子完售我就又可以混更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走)

总之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比哈特=3=

评论(6)
热度(96)
© 就算是喵呀喵 | Powered by LOFTER